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十六章 岌岌可危

第九十六章 岌岌可危

    谷内,随着一条条沟壑燃烧成火龙,八极离火阵渐渐形成。

    此时,山谷外层的石柱都烧成赤红色,并且飞出一道道火线,和沟壑内日耀石形成的火光连接起来,交织成巨大火网,把山谷天空都给封锁住。

    谷内炙热的高温,烤的人几乎承受不住,众人都是汗如雨下。

    好在谢静璇挑选的位置,似乎恰恰处在八极离火阵的阵眼,那些汹涌的火焰,交织的火网,都没有从这一块儿经过。

    秦烈等人站在那儿,身旁没有火焰袭来,承受的也只是谷内高温。

    他们头顶,那一头头巨大的凶魂在火焰慢慢炙烈后,似乎传出了凄厉惨叫,像是不堪忍受火焰的炙热。

    秦烈仔细观察着,发现谢静璇手中的玉石,内部封印的火苗像是一滴殷红鲜血。

    那鲜血成小雀的形状,当一团火焰被她灵力催发飞出,那微缩鸟雀形状的鲜血,就会缩小一分。

    “朱雀之血,应该是朱雀身上的一滴鲜血!”高宇突然道。

    秦烈一脸讶然,“你了解?”

    高宇神色阴鸷,微微点头,“朱雀一出生就是七阶灵兽,随着年岁增长和力量的提升,朱雀还能持续突破。朱雀是最可怕的火焰灵兽,它的鲜血也是最浓烈的火源,能将任何火属性晶石的炙烈催发出来。”

    见秦烈暗暗动容,高宇又道:“一滴朱雀的鲜血,完全燃烧起来能够将一个水潭蒸发,而且价值连城,对修炼火焰灵诀的武者来说,朱雀之血可谓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朱雀这种传说中的灵兽,常人很难遇到。我们脚下这块大陆都未必存在……”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秦烈愕然。

    点了点头手上的鬼脸戒,高宇低声道:“它告诉我的。从修炼九幽浮魂录起,我就发现它内部有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我在借助于它修炼的时候,有时候能融合一些记忆碎片,获知许多我也无法想像的资料。”

    “原来如此。”秦烈惊奇看向那戒指,然后又扭头看向谢静璇手中的玉石,看向玉石内的朱雀之血,“难怪她要集中所有力量。来催发玉石内的火焰,用里面形成的火苗点燃日耀石。出生就是七阶的灵兽,堪比涅槃境存在的朱雀,它身上的鲜血……想想都觉得可怕。”

    “嘭!”

    一头凶魂冲撞在紫色光盾上,班鸿身躯首次摇晃了一下。他脸上也浮现一丝苍白之色。

    “班鸿大人!”

    “大人!你怎么样?”

    “大人!”

    森罗殿的其余战将,立即觉察到班鸿的异常,急忙低喝起来。

    一抹血迹,从班鸿嘴角流逸出来,他随手擦拭掉,摇了摇头,沉声说:“我没事。不过我无法百分百护住这一块儿了。下面凶魂的攻势,我未必能够全部承受,你们都准备起来,准备替我补漏。”

    “是!”众人齐喝。

    秦烈抬头。眼神一变,“凶魂又在相互融合!”

    原先,在他们头上天空有几十头凶魂,那些凶魂是连续冲击光盾。不断消耗着梁忠、班鸿他们的力量。

    这时候,几十头凶魂中。有一部分停止攻击,而是相互聚集起来,似乎要凝为更大一头凶魂出来。

    众人都抬头去望,然后脸色都沉重起来,意识到下一轮的攻势,将会更加恐怖。

    另一端,和噬魂兽本体相比,要显得极其渺小的梁忠,操控着青月,也正在和它激斗。

    噬魂兽如一座小型肉山,它行动不是特别方便,尤其是山谷内火焰沟壑接连点燃后,留给它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

    在汹涌的烈火焚烧下,噬魂兽皮肤表层的皱褶流出一层奇异的油渍,那油渍像是一层膜,在保护着它的身体。

    青月旋动间,带动起束束青色光剑,那些光剑都是凌厉无比。

    然而,刺在噬魂兽的身上,被那一层油渍形成的膜一挡,看似凌厉可怕的剑光,威力竟然被抵消大半。

    激斗许久,噬魂兽身上不见一个伤口,反而梁忠肩膀被绿色毒液沾上,已经开始酸麻腐烂。

    若非谷内火焰飙升,将噬魂兽给压制着,兴许梁忠还要更惨。

    谷内众人形势不容乐观。

    谷外,独角马所在的区域,赤炎会、水月宗、星云阁、碎冰府的小辈们聚集在一块儿,都是惊异地看着谷内动静。

    “少主,那秦烈……似乎和森罗殿的巡察司搭上话了。”碎冰府的方向,一名碎冰府的武者脸色幽冷,“难道我们真就不动手了?”

    严子骞左臂裹着厚厚纱布,纱布上血迹都渗了出来,他怨毒的眸子在秦烈身上凝聚,“秦烈非死不可!”

    “看现在的架势,巡察司的人不一定能杀掉这头异兽,如果出了问题,我们怎么做?”冯凯压低声音询问,他也是脸色森寒,将秦烈恨到骨子里了。

    “该杀就杀!”严子骞将声音放低,“一旦发现巡察司他们撑不住,找到了机会,我们就悄悄动手!”

    “少爷,不怕巡察司将来追究?”另一人轻声问。

    “我们碎冰府的后台……和巡察司本就有过节,如果上面知道我们能破坏掉巡察司的任务,说不定还会嘉奖我们。”严子骞为了让众人宽心,隐讳道明了内部纠葛,“巡察司是总殿主的人,而我们的后台,是下一界总殿主最有力的竞争者。”

    此言一出,连冯凯在内的碎冰府武者,都是眼睛一亮,再看巡察司他们的时候,似乎已经没有了敬畏之色。

    “你们没事吧?”另一端,屠泽来到水月宗的那诺等人旁边,他看着那名低泣的少女,轻叹一声,说道:“抱歉,不是故意要勾起你们的伤心事,只是为了让里面的兄弟安心,对不起了。”

    “和你没关系。”那诺皱着眉头,瞪了那低泣少女一样,娇喝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她们能被你哭回来吗?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去哭!等活着回到水月城了,你们随便哭多久,现在都给我打足精神!”

    被她一喝,那少女连忙止住哭声,怯怯的站在那儿不敢搭话。

    “我们有三个姐妹被灵兽撕碎了。”那诺黛眉深锁,看着山谷内的动静,平静说道:“希望我们和极寒山脉灵兽间的战斗,能够早一点停息下来,不然我们伤亡还会添加,还会有新的同伴死亡。”

    过来的时候,那诺和那些少女还都是心情雀跃,如放出来的鸟儿一般。

    前期,在石林外围她们一直占据主动,都是她们来击杀灵兽,自己一直没有伤亡,所以她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一天她们也会死……

    现在,经历了从小到大的伙伴,被灵兽当着她们的面咬碎撕吃一事,她们对这场和灵兽的战斗有了全新认识,观念上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应该不会持续太久,毕竟……灵兽的死亡也很大。”屠泽叹道。

    “你们星云阁有两个人被森罗殿巡察司看中,嗯,我恭喜你们。”那诺看向谷内的秦烈和高宇,忽然说道。

    “未必就是好事。”屠泽苦笑。

    他这番话才落,谷内,那边班鸿口吐鲜血,忽然色变道:“我的光盾破碎了,你们坚持住!秦烈、高宇!你们如果有办法,就给我立即施展出来,帮大人再坚持三分钟!只要三分钟就好!”

    话到后来,班鸿浑身颤栗,口鼻都在流血。

    “嘭!”

    那一头由十来个凶魂凝结出来的新家伙,咆哮着,它有着妖魔的头颅,凶龙般的身躯。

    如今它在疯狂冲击着光盾,令紫色灵蛇形成的紫色光盾,化为点点紫光飞溅崩溃,彻底失去了防御作用。

    紫色光盾护罩下方,另外的几层光盾,在它冲撞下也是几欲崩溃。

    其余森罗殿的战将,此刻盘坐下来,浑身光芒冲天,有几人皮肤都裂开来,有血珠子从皮囊内渗出来。

    模样极为凄惨。

    “秦烈!你有没有办法从九霄深处引动一道天雷轰下?”梁忠在那边突然叫喊起来,“雷霆闪电是凶魂的克星,比火焰对它们的伤害大的多!如果你能像当初一样,在石桥上激发一道天雷轰落,就能立即伤到那凶魂,压压它的凶焰!”

    “秦烈!你要有办法就快点!我们撑不了太久!”班鸿吼道。

    “噗哧!”他身旁一名森罗殿的战将,忽然口中鲜血狂飙,眼中神采迅速溃散,软绵绵的倒地而亡。

    “大人!我不行了!”又有一人尖叫起来,如将生命潜力激发,浑身冰蓝色光芒如云朵飞逸出来,融入头顶的光罩中。

    当最后一朵冰蓝色光芒从他体内飞出,他身上就没了一丝生命波动,大睁着眼倒下。

    “两分钟!再有两分钟就好了!撑下去,再撑两分钟!”班鸿歇斯底里狂叫,神态疯狂,一丝丝细微的紫色芒光,被他努力聚集着,想要再次凝为一条紫色灵蛇,可惜他拼尽余力,也不能让那条灵蛇真正形成。

    他已经油尽灯枯。

    “秦烈!不管行还是不行,你都要试试啊!”梁忠怒道。

    秦烈轰然一震,忽然闭上眼,立即坐了下来。

    他开始全力运转天雷殛。

    ……

    ps:ps:弱弱地求下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