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三十五. 最后一支力量

一千一百三十五. 最后一支力量

    (新书正式开始上传。书名《都市之兽王》,书号3198578,或者在《无限之军事基地》推荐作品里的传送门也能进入,敬请支持)

    ——————————————————

    除了所谓的总统府外,整个伦敦都已经逐渐安静下来了。

    在总统府的方向,那些政府军的士兵似乎还想要继续抵抗下去,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而被芬顿给予“厚望”的恩多克将军似乎也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如果历史要让自己的生命在这里结束,那么就让一切归于安静吧。

    恩多克将军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没有增援,没有补给,靠的只是两个师的力量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出现奇迹的可能。

    不过这位将军很明显不是想要在这里创造出什么奇迹,他只是想尽到自己的职责,来报答芬顿总统对于他的信任而已。

    但是,可怜的恩多克将军并不知道他已经被抛弃了。他所为之效忠的芬顿总统已经悄悄的离开了这个战场。

    身为一个军人的悲哀正在于此,他们可以牺牲,可以献出自己的一切,但往往命运却是第一个将他们抛弃的。

    轴心国军并没有立刻进攻这在伦敦敌人最后堡垒的意思,战争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结束了,没有任何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他们可以等待,一直等待到他们自己愿意走出战壕为止。

    也许恩多克将军抵抗的决心是强烈的,但是其他人呢?其他人难道也愿意追随着恩多克将军一起死战吗?

    天色完全黑下来后,芬顿、威尔金斯、卡帕农这些英国政府的最高级官员,在皮尔斯上校所组织起来的秘密小队的掩护下走了。

    他们没有去考虑恩多克将军和那些还在准备浴血奋战的士兵们,他们唯一考虑的只是自己而已。

    说实话,他们有离开伦敦的办法,而且还不止一种。在伦敦决战爆发之前他们就准备好了。这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终于到了开启这一计划的时候了。

    负责保护他们安全的皮尔斯上校,此时此刻的内心痛苦到了极点。他一直都很尊敬恩多克将军,如果必要的话,他愿意和恩多克将军一起死战到底。可是,他现在却不得不服从芬顿总统的命令,卑劣的抛弃了那些还在继续奋战着的同伴们。

    尊敬算是什么?懦夫吗?不,自己连懦夫都算不上。自己只是一个连命运前途都无法掌握,甚至连死都无法死去的可怜虫而已。

    就算真的能够逃出了伦敦,又能够意味着什么呢?和一只耗子一样整天的东躲西藏吗?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

    “不,我绝不能够继续这样下去了。”皮尔斯上校忽然停下了脚步,坚定地说道:“是的。我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

    “怎么了,上校?”他的副官布鲁斯少校有些诧异。

    “布鲁斯,你说我们还有希望吗?”皮尔斯上校问了一声,接着又好像在那里自问自答:“我不会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不会再让我的士兵们继续丧失一个军人呢的荣誉了!”

    布鲁斯少校这次完全明白了上校话里的意思了。

    是的,他也一样感到无比的悲哀。他们算是什么士兵?他们只是一群胆小鬼而已!

    布鲁斯少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上校,我认为您做出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在我看来。战争早就已经结束了,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等待着命运对我们的审判,而不是继续这样逃亡。”

    说完,他朝皮尔斯上校看了一眼:“请下达命令吧,上校,无论您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们都永远的站在您这一边!”

    皮尔斯上校笑了,这一刻他感到自己无比的轻松。是的。他从来都没有这么轻松过,好像一副沉重的担子被彻底卸掉一般:“命令部队停止前进!”

    “包括总统在内吗?”

    “是的,包括总统在内!”皮尔斯上校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同时,控制住包括芬顿总统在内的所有官员!”

    队伍忽然停了下来,这让芬顿总统愤怒不已,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敌人随时随地都会追上来的。当他怒气冲冲的准备质问皮尔斯上校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被监视住了。

    然后,这些政府的高级官员们被带到了士兵们的面前。

    皮尔斯上校朝他们看了看,接着目光便落到了自己部下们的身上:“军官们,士兵们。你们听到什么了吗?啊,也许你们没有听到,但是我听到了,我听到战争已经结束,再也没有那些可怕的枪声和炮声了......我听到了,和平的钟声正在我们这个城市响起......”

    “你想要做什么,皮尔斯上校?”芬顿恼火的叫了出来。

    可是皮尔斯上校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身为一个士兵,我们的责任已经结束,我不会离开伦敦,我不会再继续逃亡。如果未来的军事法庭判决我有罪的话,我也愿意接受。起码我不用再整天的提心吊胆了......你们呢?士兵们?你们的决定是什么?继续跟随着他们一起逃亡,还是带着这些人投降?”

    “该死的,我要枪毙你!”芬顿暴跳如雷。

    “算了,总统先生,难道您现在还看不出来吗?”威尔金斯苦笑了一下:“我们就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大概是命运女神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吧。”

    “上校。”一个士兵代表走了出来:“我们讨论过了,我们的家就在这里,父母、妻子、孩子,我们的一切都在这里。如果真的要被宣判有罪,我们起码还知道自己的家人就在不远的地方。上校,做您认为正确的选择吧,我们所有的人都愿意跟随着您。”

    皮尔斯上校笑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他指了一下以芬顿总统为首的那些高级官员们:“那么,请逮捕他们。啊,也许我现在没有资格使用这样的词,但是,我还是命令你们逮捕他们每一个人!”

    芬顿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可是那些士兵们却将他们围在了当中......

    ......

    恩多克将军一直在紧张的盯着前方,他不知道为什么敌人到现在还没有进攻,也不知道为什么芬顿总统到现在还没有新的命令传递出来。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对面出现了,手里举着一面白旗,走路的频率很慢很慢。恩多克拿过了望远镜,接着惊讶的发现,那人竟然是皮尔斯上校。

    见鬼,皮尔斯上校怎么会从敌人那里出现?

    皮尔斯上校站到了将军的面前,恩多克死死的盯着他:“你投降了吗?”

    “是的,我投降了。”

    “你这个叛徒!”

    “不要着急,听我说完,将军。”恩多克表现的是如此的平静:“不仅仅是我投降了,总统府的卫队都投降了。难道您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我会从敌人的那头出现了?不光是我一个,现在总统府所有卫队成员都在敌人那里。”

    一丝隐隐不妙的感觉在恩多克将军的内心浮现了......

    皮尔斯上校怜悯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将军:“因为就在芬顿总统对您下达命令之后,他也对我下达了一个新的命令,那就是让我掩护他们逃跑!”

    “不,这不可能!”恩多克将军大声叫了出来,他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芬顿总统早就做好了决死的决心,不然,自己为什么还要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依旧在这里战斗?

    “将军,你现在可以进总统府里去看一看。”皮尔斯上校怜悯地说道:“你会发现,在那里早就已经空无一人了。在路上,我无法忍受良心的谴责,我无法再让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所以,我带领我的士兵们逮捕了所有的官员们。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敌人的俘虏。您认为您还要继续坚持吗?”

    心中的信仰猛的轰然倒塌了,恩多克将军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小丑一般。他的人生是什么?是一场悲剧吗?他的信仰是什么?是一个笑话吗?

    他绝望的掏出了手枪,皮尔斯上校没有阻止他:“将军,您可以选择用子弹结束自己的生命,那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当然,您还有一个更加痛苦的抉择,就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承担起来,然后和我一起走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起码这样您还可以保全您的部下。”

    恩多克将军怔怔的看着他,好像第一次认得皮尔斯上校一般。

    他忽然笑了笑,然后扔掉了手里的枪:“上校,你是一个睿智的人,远远要比我更加睿智,而且,你还是一个比我远远勇敢的人。既然你已经做好准备了,为什么我不能这样呢?”

    “起码,在坐牢的时候我们还能一起结个伴。”皮尔斯上校笑着说道。

    “但是,即便身为战俘还是必须遵从军官的礼仪。”恩多克将军放声大笑了起来,所有的郁闷和被抛弃的感觉随着这样的笑声而被一扫而空:“可以去告诉轴心国的那些指挥官了,伦敦城里最后一支抵抗力量也已经决定放下武器!”

    伦敦城里最后一支抵抗力量也已经决定放弃武器!

    这一天,可怕的战争终于缓缓落下了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