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三十四. 美国人的投降

一千一百三十四. 美国人的投降

    (新书已经开始上传。书名《都市之兽王》,书号3198578,或者在《无限之军事基地》推荐作品里的传送门也能进入,敬请支持!)

    __________

    甘德拉将军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投降!

    他并不愿意战争继续进行下去了,在他看来这已经毫无意义。之前他要的无非就是为自己和士兵们争取到更大的好处,但是现在看来即便这一点他也无法做到了。

    “莫约尔中校”——亚力克森男爵早就已经把一切都牢牢的控制在了他的手中。

    既然这样的话,那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继续抗争的了。如果所有的命运都有人为你安排好了,那么还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呢?他只是简单的对部下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出乎意料的是,美军的军官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的。

    看来,他们早就不准备战争再继续进行下去了。

    甘德拉将军整理了一下军装,然后拿起了那部红色的电话,这部电话,能够直接联系到轴心*的总指挥部。当电话通后,他要求直接和恩斯特.勃莱姆元帅通话。在等待了几分钟后,“莫约尔中校”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甘德拉将军。”

    “你好,元帅阁下。”甘德拉将军的声音还算比较平稳:“我想,我不应该叫你莫约尔中校,而应该叫你恩斯特元帅吧?”

    “是的,我是恩斯特.勃莱姆。将军先生,你做好准备了吗?”

    甘德拉将军苦笑了一下:“您猜的没有错。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战争不该再继续进行下去了。我和我的部下们都是这样看待的。您说的没有错,我早晚会来找您的。您赢了。”

    “不,是我们赢了。”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投降没有什么可耻的,我赢得了战争,而你却保证了你的士兵们不用再流血牺牲。他们会回到自己家乡的,我保证。你也会回到美国,当那一天来到的时候。我想迎接你的是你已经能够下地走路,和已经改过自新的儿子,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是啊,这有什么不好的呢?”甘德拉将军叹息了一声:“两个小时之后,美军的战争将会停止。”

    “那么。我会下令所有的攻击都暂时停止。甘德拉将军,两个小时后见。”

    “两个小时后见,恩斯特元帅。”

    通话就这么终止了,简单,非常的简单。

    甘德拉将军看了一下自己的部下们,眼眶里忽然湿润润的。

    这对于任何一位将军来说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一个指挥官失去了他原本寄予无比厚望的战争。最终以投降的方式完成自己的使命,这算是什么呢?

    他又向威廉总统汇报了此事,威廉总统没有指责甘德拉将军。他只是告诉甘德拉将军,他快要在任何他自己觉得必要的情况下做出任何他自己觉得必要的选择。他不会为此担负上任何的罪名。同样的,威廉总统他也祝甘德拉将军和所有的美军将士们好运。

    一切的障碍都已经被排除了。

    1966年10月20日凌晨1::00,盟军驻伦敦总指挥官甘德拉将军宣布。所有驻伦敦之美军士兵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就地等待轴心*士兵对军营等军事设施的接收。

    属于美国人的战争结束了!

    与此同时,轴心*也向伦敦宣布,他们接受美国人的投降,同时要求轴心*士兵、游击队、以及所有参加起义的英国人应当保持秩序,不许对投降之敌人造成任何伤害。

    战争结束仅仅是一个方面而已,在战后,还有许多事情等待着胜利者。这其中就包括与美国的战后谈判,以及国家的重建问题。在这个时候疯狂的报复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伦敦的枪声安静了下来。

    而当这一消息传到所谓总统府的时候,这里还在继续坚持抵抗的每一个官员都呆若木鸡,他们完全想不到会出现如此的结局。在他们看来,美国人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战斗到底,一直战斗到最后一个士兵为止。

    可是,他们却投降了?不,这些该死的美国人,这些卑劣无耻的美国人!他们出卖了盟友,出卖了英国人的利益!

    “如果现在甘德拉站在我的面前,我发誓我会枪毙他的!”芬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威尔金斯苦笑了下,现在可不是枪毙人的时候,而是应当考虑一下如何尽快的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外面虽然还有两个师的兵力和相对来说比较坚固的阵地,但是谁都知道仅仅凭借着这样的力量是无法阻挡住敌人的前进的。他们会被敌人的炮火撕成碎片。

    况且,谁能够保证那些英国官兵依然保持着忠诚呢?

    卡帕农同样也是如此的想法,他和威尔金斯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对芬顿说道:“总统先生,我认为战争已经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在失去了美国人的帮助之后,如果仅仅凭借我们自身的力量是无法抵抗的。所以,我们或者可以考虑一下和敌人的谈判。”

    “谈判?”芬顿讥讽的笑了笑:“部长阁下,我必须提醒你的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投降,但只有我们不可以,你完全可以想象一旦投降会有什么事情面对着我们。我们会遭到羞辱式的审判,我们会被送到绞刑架。啊,那倒可以为他们节约下子弹了。谈判?你认为那些人会接受我们的谈判吗?他们控制了这里的一切,他们成为了这里的主宰!”

    威尔金斯和卡帕农不再说什么了。也许吧,也许总统先生说的是对的。在这样的时刻,死亡反而成为了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一颗子弹能够结束所有的痛苦,可是,想象一下自己站在审判席上的样子,光是这点就让他们不寒而栗。

    “那么,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呢?”威尔金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芬顿在了想了一下:“把恩多克将军和皮尔斯上校叫进来。”

    当两名将军出现在“总统”面前的时候,芬顿先朝恩多克将军看了下,然后说道:“恩多克将军,我晋升你为上将。”

    突然到来的任命让恩多克怔在了那里,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战争行将失败的情况下,总统先生居然晋升自己为上将吗?他随即听芬顿说道:

    “我想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清楚,战争已经失败了,再也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可是身为英格兰的总统,我绝对不会向那些叛徒和敌人们投降的,我会奋战到底,我会为了英格兰的荣誉战斗到最后一分钟。然后,我会光荣的死去。恩多克将军,我要你做的,是指挥那些勇敢的士兵们,如同我一样和敌人战斗到最后一分钟。你能够做到吗,将军?”

    一刹那,恩多克将军觉得自己热血沸腾,既然总统先生能够做到,为什么自己做不到呢?能够和这样勇敢的总统并肩作战,也将是自己最大的荣耀。

    他身子站的笔直,然后用自己最大的声音说道:“我当然能够做到,总统先生。我会亲自出现在第一线,指挥着我的部队,让勇敢的英格兰人的鲜血染满阵地,让敌人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一直到阵地上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为止!”

    “我感谢你的忠诚和勇敢。”芬顿点了点头:“那么,现在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吧。”

    恩多克将军敬了一个礼,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

    当他一消失后,芬顿的目光很快落在了皮尔斯上校的身上:“上校,准备一支绝对可靠的卫队,我们离开这里。”

    “什么?”皮尔斯上校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几分钟前总统先生还在慷慨激昂的要求所有的人必须死战到最后一分钟,可是一转眼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芬顿冷冷的笑了下:“虽然情况不容乐观,但却并不是毫无机会了,敌人正在忙着接收那些可耻的美国投降者,我们还有机会悄悄的撤离。伦敦虽然丢失了,但是英国依然还有可以提供我们立足的地方。”

    看着皮尔斯上校震惊的表情,芬顿叹息了一声:“上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是懦弱的人,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去死,然而我活着比死了能够产生更加重要的作用。我要继续领导着英国人民战斗到底,你能够做到吗?”

    “当然,我当然能够做到。”皮尔斯上校迟疑着道:“但是恩多克将军怎么办?”

    “他吗?我觉得很遗憾。”芬顿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是一个勇敢的将军,当我们卷土重来的那一天,我会追赠他为元帅的。每一个英国人,都不会忘记他曾经为这个国家做过一些什么。每一个英国人都会缅怀他的。”

    皮尔斯上校完全明白了,恩多克将军被无情的抛弃了,对于芬顿总统来说他只是一个牺牲品而已。那么自己呢?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成为牺牲品?当没有利用价值之后,会不会如同一只破麻袋一样被抛弃?

    但皮尔斯上校并不敢问出这样的问题。

    “好吧,让我们准备离开这里吧。”当打发走了皮尔斯上校后,芬顿满意地说道:“我们不会死在这里的,我们也不会受到什么该死的审判。我们早晚有一天会重新来到这个城市的。”

    威尔金斯和卡帕农在这样的时刻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