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三十三. 等待

一千一百三十三. 等待

    (新书已经开始上传。书名《都市之兽王》,书号3198578,或者在《无限之军事基地》推荐作品里的传送门也能进入,敬请支持!)

    ————————————————————

    1966年10月8日,轴心国军开始加大供给力度,成吨成吨的钢铁疯狂的砸向了伦敦。整个伦敦都在战火中燃烧。伊丽莎白二世在这一天罕见的再一次发表了告英国人民书:

    “我们正在蒙受着胜利前的苦难,而这是为了赢得胜利我们必须要经受的......英格兰的臣民们,坚持住,每当黎明前来临的那一刻总会是最黑暗的。我看到了我们的房屋在燃烧,我看到了我们的土地在燃烧,但我也看到了胜利女神正在向我们发出微笑。我爱这个国家,我比任何人都更加热爱这个国家,但是为了胜利,我不惜白金汉宫也在战火中烧毁......毁灭的,我们可以重新建立,只要我们拥有这样的信心......英格兰的臣民们,我恳求你们,拿出你们所有的决心和信心吧......”

    女王陛下的宣言传到了每一个都在苦苦战斗着的英国人耳中。是的,现在整个伦敦都在遭受着巨大的破坏,但是那又有什么呢?比起胜利来,这些完全都可以用自己最坚定的决心去承受。毁掉的家园,一样可以重新建立!

    当读完告英国人民书的最后一个字后,伊莉莎白二世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的沉重。

    “我不认为自己是个称职的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和伟大的维多利亚女王相比。我觉得自己非常失败。一个国家的君主,是不该让自己的首都遭到这样可怕的事情的。”

    “不。在我看来恰恰想法。”德意志帝国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却如此说道:“你带领着英国人民取得了胜利,你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连这都称不上伟大的话,那么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事情是伟大的了。女王陛下,诚如你所说的,毁灭的家园迟早都可以重建起来的。我曾经经历过三次世界大战,第一次,我的国家失败了。德国人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然而我们却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完成了重建。第二次,我们胜利了,可是我们大概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结果让我深爱的国家几乎灭亡。”

    他说到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柏林几乎就落到了敌人的手里,我无法想象如果真的如此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可是幸运的是我们并没有遭遇这样的噩梦,我们成功了,是吗?当战争结束之后。柏林会和伦敦一起完成重建,我们将携手主宰整个欧洲。德国和英国!我保证!”

    “你让法国人和意大利人怎么想?”伊莉莎白二世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想他们大概会提出抗议的。”

    希特勒也笑了,女王大概还没有弄懂自己的意思,但她很快就会明白这一切的......

    ......

    这是英国人民必须忍受的苦难,无论要他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战争能够带来和平,但战争带来更多的却是破坏——无休无止的破坏。房屋在燃烧。每一个英国人的心也在燃烧。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园被焚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去一切。

    但是伊莉莎白二世的话却极大的激励起了他们忍受到底、战斗到底的决心。只要能够迎来光明,那些黎明前的黑暗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在连天的炮火中,他们的抵抗决心非但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增强。每一个人都把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抛掷到了脑后。在他们的心中唯一所想的,只有战斗、战斗、永不停止的战斗!

    有人倒下了。他们再也无法看到胜利到来的那一刻,很快,有人便接替了他们留下的位置,在连天的炮火中将自己的生命投入到了其中。

    10月19日,轴心国军先头部队攻进伦敦,这意味着芬顿政府和甘德拉将军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两种选择:展开巷战,或者投降。

    后一种结果是芬顿政府的最高层不愿意看到的,从他们背叛女王陛下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已经没有了回头路。没有人能够原谅他们,很多时候他们甚至隐隐的觉得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一道道的命令从芬顿总统的办公室里发出,一直到了现在,他还在要求自己的部队继续战斗到底。

    甘德拉将军就在一个小时前再次拒绝了飞机起飞的请求,他的回答还是完全一样的,在目前的情况下贸然启动飞机运送芬顿总统等人逃离这个城市和自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他们还能够说一些什么呢?

    威尔金斯总理也是同样的想法,他比芬顿总统还要畏惧失败的到来。许多事情,比如整个政府的运转,都是他在一手操办的,如果将来要走上法庭的话,他甚至有可能是第一个遭到审判的人。

    卡帕农部长的担忧倒没有芬顿和威尔金斯那么强烈,不管怎么说,他都只是一个军人而已,他可以为自己辩护,自己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在遵从着政府的命令,这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可绝对算不了什么。

    整个总统府现在都变成了一个堡垒,无数的坦克、机枪安放在了周围。那些紧张的士兵谁也无法知道敌人什么时候会出现在面前,如果在伦敦的枪声还没有停止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就只有战斗到最后一分钟一秒钟。

    在19号上午的时候,又有一支政府军投降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芬顿或者威尔金斯那样想着要抵抗到底的。他们中的许多人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日子可以活,为什么要在已经注定要失败的情况下葬送自己的生命呢?

    9::00。轴心国军总指挥部向还在继续抵抗的所有盟军下达了最后通牒,在1966年10月20日12:00之前,盟军必须无条件投降。他们将确保投降者的生命安全,并且保证将遵守国际公约。如果在事件到来之前伦敦的战斗还没有结束的话,那么轴心国军将不得不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歼灭所有还在继续抵抗的敌人。

    9:10,包括轴心国军总指挥埃尔温.隆美尔在内的所有高级军官,都整齐的聚集在了他们的临时指挥部里。当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后,每一名军官都举起了自己的手。发出了大声的呼唤:

    “万岁——恩斯特!”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现在不用再顾虑到什么了,胜利紧紧的握在了轴心国的手中,他们要做的只是等待着明天的到来而已。

    “恩斯特,我们已经有三支部队进入了伦敦,并且已经控制住了一些重要设施。”隆美尔没有太多废话,很快向恩斯特元帅介绍道:“同时,我们已经明确了敌人总指挥部所在的位置。党卫军骷髅师正在向该地进发。只是目前整个伦敦被破坏的相当严重,”

    “我知道。”王维屹点了点头:“半个伦敦都毁灭在了炮火里。埃尔温,忘记这些,现在我们唯一要考虑的只是胜利。斯蒂芬公爵,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地下抵抗组织和参加起义的英国人全部加入到了迎接轴心国军的行列中......”斯蒂芬公爵显然对自己的效率非常满意:“从兰斯那里传来了消息,考文垂的敌人指挥官已经下令投降。我们实际上完全控制住了考文垂。而在英国的其它城市状况也大抵如此,唯一还在爆发激烈战斗的只有伦敦了。”

    蒙灵顿爵士来到了地图前:“诸位,这里是芬顿建立的所谓总统府,还算好,他还没有狂妄到把自己的总统府设立在白金汉宫。这里聚集了大约超过两个师的部队。拥有大量的坦克和大炮,工事相当坚固。如果强攻的话,我并不担心我们是否能够成功,而是这会继续给伦敦带来伤害。男爵阁下,我们是否还有别的办法?”

    “我会尽力的。”王维屹沉吟着说道:“我将命令空军停止轰炸,在地面部队挺进的同时,我还将派出大量的特种突击队。蒙灵顿爵士,我们将尽到自己的努力,但能否在最快速的时间里用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这并不取决于我们。”

    几个英国人一齐点了点头,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人,为什么要到都还看不清战局呢?难道他们认为还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吗?难道,他们真的要让伦敦完全毁灭才会满意吗?

    “恩斯特,甘德拉将军和他的指挥部就在这里,美军驻伦敦的最大基地。”隆美尔在地图上指了一下:“我认为可以考虑一下对其进行劝降了。”

    这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最擅长做的工作,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王维屹却笑了笑:“为什么要进行劝降呢?埃尔温,我不是好战分子,可是对甘德拉这样的人,你必须要让他自己做出选择,我甚至连一个电话都不会给他去的。在伦敦的这些日子里,我和甘德拉将军打了太大的交道,他害怕看到我,害怕听到我的声音,可是他现在却无比希望能够在电话里听到我对他说些什么。”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但我偏偏就不给他一个电话,我会让他等待,在煎熬中等待,然后,他将自己做出应该做出的选择。”

    隆美尔和他的同伴们看了看,完全不知道恩斯特元帅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王维屹太清楚不过了,甘德拉将军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在必要的时候,他会牺牲自己来完成一个军人最后的荣誉。但是,他永远不会拿自己士兵们的生命开玩笑。当战争进入到最后关头,所有一切都无法挽回的时候。他能够做出最正确的抉择......

    ......

    盟军驻伦敦总指挥部。

    炮声奇怪的稀落了不少,就连一直肆虐在天空的飞机也居然消失了。战场上出现了可怕的平静。大概那些轴心国的人都在等待着最后通牒时刻的到来吧。

    一个多小时前。在军事基地附近已经发现了敌人的踪迹,但是那些敌人同样没有立刻进攻这里的打算,他们唯一做的,只是严密的监视住了这里。

    甘德拉将军放下了自己的望远镜,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看了下刚刚到任不久的参谋长希洛克准将:“参谋长先生,真是遗憾,你就任这个职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是却必须要让你看到这一切。”

    希洛克耸了耸肩:“是啊,所有对于战争浪漫的想法在这里被彻底的击碎了......将军,在我离开美国赴任的时候,我还有过幻想,我想大概我们在一起也能够创造出奇迹来,可是冰冷的现实却永远是那么的残酷。强大无比的盟军被彻底的击倒了,我们失去了全部曾经拥有的优势。现在我在考虑的是。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体面的结束战争呢?”

    “体面?”甘德拉将军冷笑了一声:“这个时候我们还在考虑是否体面吗?唯一体面的事情,是我们在战俘营的时候不会遭受到羞辱。啊,参谋长先生,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可以立刻安排飞机。”

    希洛克有些吃惊:“飞机?您不是说飞机已经无法起飞了吗?”

    “这是对英国人而言的。”甘德拉将军朝桌子上的电话看了一眼:“我们之所以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英国人的原因。当他们把这里破坏的如此彻底之后,难道想一走了之吗?不,我不会让他们到美国去,更加不会让他们对美国造成破坏的。”

    希洛克明白了将军的意思:“将军,我不会离开的。士兵们可以逃跑,但是身为指挥官。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离开自己的指挥位置。我们不是合格的指挥官,但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甘德拉将军感激的朝他点了点头......是啊,他们无法成为合格的指挥官,但起码他们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想到这,甘德拉将军不由自主的又朝桌子上的电话看了一眼。

    “您在等着谁的电话吗?”希洛克有些好奇。

    甘德拉将军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参谋长先生,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么被打死,要么投降。但是那些士兵们呢?他们是无辜的,难道让他们也在战争完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白白的牺牲吗?”

    希洛克沉默饿了下来,这也正是他所一直在担心的......士兵们已经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即便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他们也依然的在忠实的执行着命令,即便他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阵亡。

    甘德拉将军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下达那个命令呢?

    “离敌人发出最后通牒的时间又过去许久了。”甘德拉将军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其实,我已经做好了投降的准备,没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加珍贵的了。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保持最后一丝美国军人的荣誉,我希望电话此刻响起,那头是敌人指挥官的声音,这样,我们能够给自己,也能够给这里所有还在奋战中的美国士兵一个不错的借口。”

    那个“莫约尔中校”,不,应该称呼他为亚力克森男爵,自从他进入伦敦之后,总是如一个幽灵一般不时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当自己最需要听到他声音的时候,为什么他就好像失踪了一样呢?

    假设这个时候他能打来电话,起码自己还有和他讨价还价的资本,起码自己还能为美军争取到投降后最大的利益。但是,电话没有响起,亚力克森男爵再一次的采用了让他摸不着头脑的办法。

    也许,男爵已经猜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吧。

    “或者,我们可以给他们打一个电话去。”希洛克在沉默了一会后说道:“我们可以和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仔细商量一下投降的办法,我想,他们也不愿意在胜利已经控制在手中的时候再让自己的士兵们蒙受更大的伤亡了。”

    甘德拉将军没有说话,他的心中还存在着最后的一丝幻想。会的,下一分钟电话一定会响起来的。对方知道怎么做,绝不能在这最后的时刻还把自己的命运完全让地方所控制着。

    可是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电话好像完全坏了一般一点声音也都没有。而在外面的饿战场上,却更加的安静了,安静到让人觉得害怕。甘德拉将军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中。

    等待,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每一个人都在较量着彼此的耐心。但是对于甘德拉将军来说严重不利的一面是,离开敌人最后通牒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敌人能够充分的消耗时间,但是自己却绝对不可以!

    “他又赢了,是吗?”终于,甘德拉将军打破了这样的沉默:“是的,他又一次的战胜了我。”

    希洛克在那怔了一下,完全不明白将军话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