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三十一. 他来了

一千一百三十一. 他来了

    伦敦——这座历史悠远的城市永远不会被忘记的一段时光终于到来了。

    曾经的“日不落帝国”,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国土,甚至是自己的首都会面临一次这样的战争。即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伦敦也不过仅仅只有遭到德国人的轰炸而已。

    然而这一次是什么?这一次是全方位的进攻。

    1966年10月17日,“伦敦大决战”终于爆发了!

    无数的飞机、无数的坦克、无数的大炮在伦敦展开了生和死的对决。他们当中曾经参加过这次战争,并且能够侥幸幸存下来的人,永远也都不会忘记这场战争的可怕,他们永远也都无法忘记自己曾经经历过了一些什么。

    颤抖的大地可以证明,浓烟弥漫的天空可以证明。

    双方从一开始就摆出了决战的架势,几十万人拥聚在并不大的战场,疯了一般的和几十万只野兽一般在厮杀着。伦敦在落泪,英国在落泪。

    可是眼泪并不能够带来胜利,真正的胜利是用钢铁换来的。那些炸弹、导弹,才是这块战场上的主旋律。那些早已忘记死亡的士兵,才是这次决战中决定性的因素所在。

    10月17日下午,轴心*“新海狮计划”总指挥,德意志帝国杰出的军事天才埃尔温.隆美尔亲自到达前线,负责指挥这次决战。

    对于隆美尔这位帝国的天才来说,在此前他从来也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出现在伦敦,并且指挥这次对这座历史名城的攻击。可是这一切现在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激动的了。

    绞杀在一起的士兵,战火遍布的战场,在隆美尔的眼中看起来是如此的壮观。他感谢神奇的上帝,让自己居然一连参加了三次世界大战。而且这三次战争,一次比一次更加波澜壮阔。即便现在就死去,隆美尔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只是,现在的他必须要摒弃这样激动的心情。让自己整个人都投入到这场战争之中。

    为了胜利——轴心国的胜利——德意志帝国的胜利!

    最残酷的战斗考验着双方指挥官的耐心和决心,血淋淋的战场考验着双方士兵的精神和意志。战斗到了这个地步,武器、兵力上的优势反而变成了次要的,太多太多的因素将决定着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

    对于盟军来说不利的一面是,此时的伦敦非但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城——所有的增援力量都在路上被牵扯住了,而且最让他们头疼甚至恐惧的是,他们必须要面对来自伦敦城内本身的威胁。

    那些无处不在的地下抵抗组织,那些随时随地都在准备起义的英国人,每一份每一秒都在折磨着芬顿政府和美国人原本就已经变得脆弱无比的神经。

    伦敦在此时此刻就好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火药桶。谁也不知道这个火药桶什么时候会爆炸。就如同在考文垂一样,大起义就在突然之间爆发了,而且来势是如此的凶猛。根本让人难以抗拒。那么伦敦呢?

    一颗火星。仅仅只需要一颗火星而已。而这颗火星来的是如此迅速,完全超出了芬顿政府和美国人的想象。

    1966年10月17日夜19点。

    一天激烈的战斗刚刚结束,轴心*的空军也难得的没有出现在伦敦的上空,甚至轴心国的炮兵也都停止了轰击。原本喧闹无比的战场一下变得安静起来,安静的甚至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女王陛下,您可以开始演讲了。”德意志帝国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微笑着说道。

    “真的可以让伦敦的每一个人都听到吗?”说实话。一直到了现在伊莉莎白二世还不太相信自己的演讲能够在伦敦响起。

    “这是亚力克森男爵亲自说的。”希特勒的脸上带着微笑:“我想,男爵所有的承诺都已经得到了兑现。”

    伊莉莎白二世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是啊,那个神奇的男爵还有什么事情是他无法办到的呢?

    伊莉莎白二世拿出了自己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演讲稿......

    ......

    战争史上无比神奇的一幕再度在伦敦上演了。在1966年10月17日夜19点这个时间,所有伦敦人的电视机、收音机,乃至于街头上的高音喇叭里都同时传来了大英帝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声音:

    “英格兰的同胞们。现在,你们听到的是我的声音。伊丽莎白.亚历山德拉.玛丽.温莎。最后的决战已经爆发,就在我们的首都,当我被那些叛徒赶出这块土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一定会回来的,但我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我的臣民们,那些叛徒打着所谓的民主自由的旗帜愚弄着我的臣民,但我却相信你们能够做出真正的选择......民主和自由一直都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里,我们从来都不需要谁来用强迫的方式告诉我们需要什么,告诉我们该走什么样的道路。这才是独裁,真正的独裁。而那个自封为英格兰总统的人,他正在变成了一个让英格兰陷入可怕战火的罪犯。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就在现在,就在此时此刻!我们必须要让自由和荣耀重新照耀英格兰的土地......”

    “该死的,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芬顿暴跳如雷的叫了起来,愤怒让他看起来是如此的可怕。

    完全难以相信,被严格控制的电视台和电台,为什么会同时播放出伊莉莎白二世的演讲?在这样的时候传出这样的声音,对伦敦的保卫战来说将会是非常致命的。

    “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通信部长擦着满头的汗水回答道。

    简直奇怪到了极点。电视台和电台一直都被严密的控制着,可是这样该死的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用什么样的方式传出来的?

    “我想您无法怪罪他。”威尔金斯总理叹息了一声:“这让我想起了在德国、在法国也曾经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一旦这样的声音响起,凭借完美的力量是无法阻止的。”

    芬顿看起来非常不满意这样的回答:“总理阁下,我需要的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威尔金斯总理沉默了一下:“如果您一定要合理的解释,那么我想只有一点,他来了。”

    “谁,谁来了?”芬顿完全没有明白过来。

    威尔金斯总理的脸上忽然出现了恐惧。他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所有的人在一瞬间都安静下来了......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他来了——男爵来了!

    这个历史滚滚车轮中不老的男爵,这个战场上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失败的传奇——来了!

    尽管这里的人知道他们迟早会面对这位男爵,但却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原本就绝望的心情,在这一刹那变得更加绝望起来。纵然现在没有炮声和轰炸声,但这里的英国人却仿佛看到了整个伦敦正在燃烧。

    他——来了!

    “我们必须要让自由和荣耀重新照耀英格兰的土地......”伊莉莎白二世的声音还在那里传播着:“坚定的信仰,永远不会磨灭的精神,这些在所有英格兰人的心中从来都没有消失过。现在,我们不是为了某一个政权而战,我们是为了自己而战。这。将是英格兰土地上的最后一战,这,将是让英格兰重新回到自由荣耀的最后一战。每一个人——我希望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明白这一点。我。伊丽莎白.亚历山德拉.玛丽.温莎。以承上帝洪恩的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及其他领土和属地女王,英联邦元首,国教的捍卫者的名义命令你们——战斗吧,为了我们伟大的英格兰!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每一个可以拿起武器的英格兰人,战斗吧!我和你们在一起。自由和荣耀与你们在一起!”

    “女王万岁!英格兰万岁!”

    在蒙灵顿爵士的庄园里,当听完了这些,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终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激动情绪。

    “女王万岁!英格兰万岁!”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如此说道。

    “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最终到来......”斯蒂芬公爵也罕见的激动起来:“而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我们的决心,没有!先生们,女王陛下的命令已经下达。现在,就让我们创造属于我们的光荣吧!亚力克森男爵。你呢?你加入我们吗?”

    王维屹淡淡的笑着:“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加入了你们。先生们,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胜利的到来了。祝福英格兰呢,祝福德意志,祝福被我们紧紧握住的胜利!”

    斯蒂芬公爵朝蒙灵顿爵士点了点头,爵士站起了声,目光从那些地下抵抗组织领袖的脸上一一扫过,然后用坚定的声音说道:

    “我宣布,伦敦大起义开始!”

    1966年10月17日夜,20::00。在伊莉莎白二世讲话的一个小时之后,伦敦大起义爆发了!

    所有的地下抵抗组织都参与到了这场大起义中,他们出现在街头,对着他们的敌人开枪射击。他们出现在伦敦,建立起工事,让枪声重新在伦敦响彻。

    就和他们一样,女王陛下的讲话同样振奋着每一个伦敦人的心,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义无反顾的加入到了大起义的行列之中......

    为了胜利——为了他们期盼已久的胜利!

    现在,盟军完全的乱了。他们考虑到了伦敦的不确定因素,但却没有想到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居然那么快的就爆发了。

    成千上万的英国人让伦敦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战场。无数女王陛下的追随者,用他们的满腔热忱投入到了进攻之中。

    万岁——女王!万岁——自由英格兰!

    枪炮声震动着芬顿政府,那些官员们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了一座大火坑上,熊熊的烈火即将将他们所有人都完全吞噬......

    芬顿一声不响的坐在那里,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该下达什么样的命令。现在他唯一能够做的,或许就是等待着命运的最后审判。

    威尔金斯总理和卡帕农部长也同样说不出什么来,他们知道末日已经到来。面前发生的一切完全脱离了他们能够控制的......

    “镇压,必须立刻镇压!”终于,芬顿抬起了头,他的眼神茫然、绝望,但却又杀气腾腾:“我不会容许那些暴民们那么容易就成功的,不,绝不!命令警察、军队,全面镇压!”

    “总统先生,这会让我们背负上屠夫罪名的。”威尔金斯总理小心翼翼地说道。

    “屠夫?”芬顿冷冷的笑了一声:“我们早就已经背负上了屠夫的骂名。总理先生。难道你认为伊丽莎白重新坐上她的王位之后会放过我们吗?难道你认为我们跑到美国便安全了吗?不,也许我们的磨难才刚刚开始。威廉总统正在遭到弹劾,他随时随地都会下台。一旦停战。我们或者将做为和谈条件的一部分被出卖!”

    威尔金斯总理默默的点了点头。他完全明白芬顿在说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当他们流亡到美国之后,命运便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他们必须提心吊胆等待着,当威廉总统下台后,他们每一份每一秒都有可能遭到新一届美国政府的出卖。

    他们的命运已经和伦敦这座城市牢牢的栓在了一起......

    “那么,就按照您所说的去做吧。”

    威尔金斯总理说完了这句话后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们一定会成为英格兰历史上的罪人的......

    ......

    大起义已经在英格兰爆发。王维屹看着这自己亲手导演的好戏,尽管他已经多次这么做过了,但却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这场在伦敦爆发的战争,最终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结束呢?

    “您在想什么,元帅阁下?”普洛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是一座美丽。并且历史久远的城市,是吗?”王维屹的脸上还是带着那样淡淡的微笑:“伦敦有差不多两千年的历史。它最早的起源在历史上并没有确切记载。不少人认为伦敦是罗马人建立的。不过。考古研究显示,在罗马人到这个地方之前,这里已经有人类耕作、生活、埋葬死者等活动的痕迹。到了公元一世纪,罗马人在皇帝克劳狄的领导下正式在公元43年征服了这个后来成为英国的地方。他们在泰晤士河畔建筑了一个聚居点,取名为伦底纽姆。后来,罗马人在此修筑城墙,并且在城墙包围的地区逐步建立一个具规模的城市。虽然伦底纽姆看来像是拉丁文的名字,但有学者认为,此字源于本来在这个地方生活的凯尔特人所用的语言,意思可能是荒野地方,或者河流流经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指了一下外面:“两千多年的发展,这里已经不再是荒野之地,这里曾经是工业大革命的发源地,曾经是一个庞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帝国的心脏,这里也曾经是无数英国人的骄傲。大约英国人从来也都没有想到过这里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普洛斯,你想到过吗?”

    “我想到过。”普洛斯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我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我听到您回来的消息后,我就告诉自己,我们一定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我们一定能够进入巴黎、伦敦、莫斯科。只是,进入伦敦的时间比我的预想要晚了许多年。”

    “是的,的确晚了一些,但也不是很晚。”王维屹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普洛斯,当战争结束后,整个欧洲的局势都会发生重大的变化。凭借一个德国的力量,我们是不足以和美国这个庞然大物抗衡的,但是一整个欧洲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联合起来的力量将让美国颤抖。许多时候我一直在询问自己什么是和平?均衡的势力才能带来和平。”

    普洛斯并不是很懂,但他坚定的相信既然男爵如此说了就一定能够做到的。

    外面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传了过来,普洛斯悄悄的朝男爵看了眼,他发现男爵丝毫都没有害怕。好像他对这些完全免疫一般。普洛斯觉得此刻自己的内心充满了自豪,德意志有这样的男爵,还有什么奇迹是无法创造出的呢?

    一个德意志领导的统一的欧洲?普洛斯觉得很有趣,为什么男爵总是能够想到这些别人无法想到的事情呢?而普洛斯并不知道的是,为了这一点,王维屹已经考虑了太久太久了。

    一个完整而统一的欧洲,在德意志领导下真正统一的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