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二十九. 将军的悲哀

一千一百二十九. 将军的悲哀

    欧德福德的丢失,让伦敦彻底的失去了最后一道屏障。

    此时对于轴心**队来说,前途已经是一马平川。他们将可以毫不费力的到达伦敦,并且对这个英国的首都发起最后的攻击。

    而这对于伦敦的芬顿政府和美国人来说,结局却是让人震惊的。在他们的计划里,欧德福德虽然必定会丢失,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天不到的时间,不但欧德福德落到了轴心**的手里,就连德纳尔多将军和他的参谋长特拉斯也阵亡了。

    这是一个悲剧,尤其是对于威尔金斯总理来说更是如此。德纳尔多将军是他的亲戚,而且和他的关系非常好,他的忠诚、勇敢,威尔金斯总理都是清楚的。可就是这样的人现在却居然死了。

    战局已经非常危急了,敌人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出现在伦敦。

    大量的军队被陆续派出,整个伦敦市内都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堡垒。战争的机器已经启动,钢铁组成的魔鬼正在这个城市的上空漂浮,一旦张开它巨大的爪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将被彻底覆盖,谁也无法逃避。

    人类的生命在这里显得是如此的渺小,渺小到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一枚炸弹落下,无数的生命就会在血泊中化为肉泥。一颗子弹飞来,一秒钟前还活蹦乱跳的人就会变成失去生命的尸体。

    坟墓——许多人的内心都迸出了这样的一个词——坟墓!是的,现在的伦敦。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坟墓!一旦身处其中,你根本无法挣脱,也根本无法找到离开的大门。

    王维屹一直都在注视着面前的一切。从他第一次踏足伦敦到现在,这座城市在几十年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即便再睿智的人,大约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这座城市会变成钢铁构筑成的坟墓。

    “我真的不想看到这一天的发生。”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可悲、可怜,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我宁愿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战争,而不是用战争的方式。”

    “这句话我认为很有哲理。”王维屹淡淡地说道:“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战争。而不是用战争的方式。恩,我想这句话应该被印在教科书上,可惜现在却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蒙灵顿爵士。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男爵阁下。”蒙灵顿爵士点了点头:“考文垂的大规模起义将在今天夜里爆发,我们亲爱的兰斯管家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您完全不用担心。而在曼彻斯特等几个城市的武装起义也都会在随后爆发。我相信两天之内全英国就会陷入到可怕的混乱之中。而无论是芬顿政府还是美国人都根本无暇来处理这些事情了。”

    王维屹笑了笑,起码这是在伦敦决战之前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始。

    不仅仅只有伦敦,全英国都会变成一座巨大的熔炉,所有的敌人都会在这座熔炉里被完全的融化。无法逃避,也根本没有办法逃避。

    这个时候帕丁森上尉来到了这里,已经有几天没有看到这位上尉了,一见到“莫约尔中校”,帕丁森上尉很快说道:“莫约尔先生。一架专机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伦敦无法继续坚守。专机很快会搭载着芬顿政府的核心官员离开伦敦。”

    “他们不怕被击落吗?”王维屹笑了笑。

    “啊,看起来他们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了。”帕丁森上尉很快回答道:“我想被击落恐怕没有太大的可能。”

    王维屹仅仅是在那里开玩笑而已,他在那里沉默了一会:“我知道了,帕丁森上尉,很感谢你为我带来这样的消息,你会因为你的忠诚而受到嘉奖的。你可以继续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了,专机的时候由我来处理。”

    帕丁森上尉离开后,王维屹朝格里斯罗看了一眼:“你怎么看,爵士?”

    “我想您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考虑了”格里斯罗笑着说道:“我想您大概不会允许这样事情发生的”

    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王维屹笑着想到,这个家伙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自己的身上,王维屹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你好,我要找甘德拉将军,是的,我是他的好朋友,是的,我有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找他甘德拉将军吗?你好,我是莫约尔。啊,不要吃惊,我可没有什么恶意。”

    当听到“莫约尔”这几个字的时候,王维屹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变得惊慌起来:“瞧,甘德拉将军,我们是朋友,对吗?我非常的想念你。当然,我现在就在伦敦,我迫不及待的要想立刻见到你。啊,不,我想你大概没有弄清楚一件事,你无法拒绝我的邀请。一个小时之后我就要见到你。地点就在蒙灵顿爵士的庄园里”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

    “啊,我想这对于甘德拉将军来说是件非常尴尬的事情。”格里斯罗耸了耸肩:“一个美国人的将军,一个负责盟军在英国全部军队的司令官,现在居然连自己的时间都无法安排,这会是一个将军的悲哀吗?”

    王维屹再一次笑了。的确,自己刚才是有一些过于霸道了可是不管怎么样,他有一点是完全可以确定的,在一个小时之后甘德拉将军一定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王维屹的判断并没有错,只用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甘德拉将军就来到了庄园里,是他一个人来的。

    “我们很早就怀疑你和地下抵抗组织有联系,但却一直没有证据。而且碍于你的声望也并不敢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甘德拉将军的开场白是这样的:“现在不过是得到了证实而已。那么你们准备队我怎么样呢,逮捕我吗?”

    “啊哈,将军阁下。这可不是我应该过问的事情。”格里斯罗轻松地说道:“莫约尔先生正在里面等着你的到来。”

    走进去的时候,甘德拉将军发现自己的脚步是如此的沉重,他宁愿去面对一个魔鬼,也绝不愿意再一次的看到“莫约尔先生”。可惜,当他又一次和这个年轻人面对面的时候,他终于知道有一些事情是无从躲避的。

    “请坐吧,甘德拉将军。”王维屹微微一笑:“你的妻子和孩子现在一切都好吗?”

    甘德拉将军深深叹息了一声:“我的妻子已经有了意识。您向我提供的医生真的非常优秀。至于我的孩子,自从从那件可怕的事情中脱身后,他已经改变了许多。我想我应该真诚的感谢您。”

    “瞧,我很早以前就说过我们是朋友,尽管你一直不愿意承认。”王维屹喝了一口茶:“要喝点什么吗,将军?”

    “不用了。”甘德拉将军面部表情僵硬:“我还有许多事情。开门见山地说吧。你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王维屹笑了笑:“非常简单,帮我控制住那架专机。”

    甘德拉将军面色大变,随即他难堪的笑了下:“什么专机?我并不是太明白您的意思。”

    “我记得以前说过,朋友间是需要坦诚相对的。”王维屹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今天我还是那句话,朋友间不应该有欺骗。我的情报来源非常丰富,这么说吧,我知道一架专机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随地都将搭载着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离开。而负责这架飞机安全的。除了联邦调查局外,主要是又军方负责。具体到某个人。我想一定是你吧,甘德拉将军。”

    甘德拉将军知道自己无法再隐瞒什么了,他勉强的点了点头:“是的,是由我来具体负责。但那又有什么呢?我必须按照美国国内的指示来办,我没有办法操控这架飞机,除非我公然的叛变,但是这对于我来说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是甘德拉将军最后的也是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了

    “我可不会让你叛变的。”王维屹的声音还是如此的冷漠而平静:“但是,你有办法让飞机在特殊的时候产生某些特殊的变化,说的更加明白一些吧,你完全有能力不让那架飞机飞上天空。”

    甘德拉将军沉默了下来,他完全明白了“莫约尔”话里的意思了

    可是,即便他能够这么做,也意味着自己在深渊里更加前进了一步。他努力的想要摆脱“莫约尔”对于自己的控制,一度他甚至以为成功了,但却没有想到,有些事情是他一辈子也都无法摆脱的。

    “我不喜欢和别人有太多的讨价还价,但是对于你却是一个例外。”王维屹缓缓的开口说道:“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合作,除非下一次的时候是你主动找到我的。甘德拉将军,其实做成这件事情对你没有丝毫的损失,那些人都是英国人。你呢?你只是一个美国将军而已,你的责任是指挥你的军队尽可能的去取得胜利。你还能损失更多的吗?不,我可不这么看。另外,我还可以再答应你一件事情。”

    王维屹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我们的军队很快就会出现在伦敦,而且你我都非常的清除,这座城市已经无法继续坚持多长时候了。等到真正失败到来的时候,我会放你离开。你认为凭借你自己的力量就能够很轻松的离开吗?不,你错了,每一个地方都有我的人,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只要我不愿意,没有人可以立刻这里,哪怕芬顿登上了那架飞机也是如此。甘德拉将军,这是我给你最大的优惠条件了。”

    甘德拉将军知道对方没有在恫吓自己,是的,这个可怕的家伙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切所有不可思议的事情的,都是在他的手里发生的。这造成了甘德拉将军甚至一度不相信自己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了

    他把底牌都摊到了自己的面前,现在就看自己应当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了

    王维屹并没有急着催促他,而是拿起了茶仔细的品味着。说实话。不管他如何努力,始终也都不知道英国红茶到底好在哪里。

    “真的是最后一次合作了吗?”终于,甘德拉将军试探性地问道。

    “是的,一旦我做出了保证就必然不会改变。”王维屹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但是,你主动来寻求我的帮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希望今天之后再也不用见到你。”甘德拉将军苦笑了一下:“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莫约尔先生,我一次次的违背了身为一个美利坚军人的荣耀,我为自己感到可耻。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

    他疲惫的站了起来。他离开庄园的时候没有回头,他希望自己将来再也不用见到“莫约尔中校”了这是一个将军的悲哀,他无法掌控家人的命运。现在甚至已经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了

    “真是一个将军的悲哀啊。”看着甘德拉将军的背影,格里斯罗如此说道:“我想这会让他的下半辈子都深陷在痛苦里的。”

    “其实在我看来这未必便是悲哀。”王维屹却表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态度:“或许这会成为他一生最重大的转折。他会知道,当一个合格的军人远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格里斯罗点了点头:“啊,男爵阁下。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对美国总统威廉的弹劾已经正式开始启动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美国很快就会被迫退出战争了。”

    王维屹的眼皮不为人知的跳动了一下对威廉的弹劾已经开始了吗?那是自己的儿子,无论他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也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也许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就是自己呆在他的身边吧,可是自己却无法做到这一点

    王维屹定了下神:“我不太了解美国的弹劾制度,大概留给威廉的时间还有多少?”

    “啊,我想不会很短。”格里斯罗接口说道:“在美国,启动弹劾之后的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首先。参议院在接到众议院通过的弹劾议案后,应立即组成审理法庭。该法庭由全体参议员担任陪审”。并由最高法院首席**官主持。接着,在参议院开始审议弹劾议案之日,由众议院选派的议员充当公诉人,向参议院宣读众议院通过的弹劾议案,代表众议院指控总统所犯的应该予以弹劾罪行被弹劾审判的总统,在参议院确定的时间内,向参议院呈交对众议院弹劾议案所指控的罪行所作的答辩接着,就是参议员们进行秘密辩论。在参议院多数议员同意的情形之下,也可以进行公开的辩论。最后就是参议院的投票表决了。这是参议院审议弹劾案的程序,也是整个总统弹劾的法律程序的结尾步骤。按照规则,必须对每一项弹劾指控分别进行投票。只有经出席参议员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才能作出定罪和免职的判决。否则,就应宣布总统无罪。”

    “那就是说威廉还有一定的时间,而且还未必能够被弹劾成功?”王维屹问了一声。

    “时间对他来说的确还有一些。”格里斯罗很快说道:“可是在我看来,这次的弹劾一定会成功的,自从威廉当选总统之后,的确风光了很大一阵子,而且得到饿了居高不下的支持率,但是很快,他所辛苦建立的信任和形象便轰然倒塌了。战场上的不断失败,国内经济的崩溃,黑人们的暴动,让威廉总统的支持率一下跌倒了谷底,在美国,已经没有人再信任这个总统了。”

    王维屹的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威廉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都是因为自己在幕后的策划。他忽然感受到了一种悲哀,也许,这和刚才甘德拉将军的那份心情是完全一样的。

    那是自己的儿子,而自己现在却必须站到亲生儿子的对立面,必须和儿子如同两只野兽一样做着殊死的搏斗。只有当一方倒下之后,这样的搏斗才能够结束。

    “男爵阁下,你怎么了?”格里斯罗似乎发现了男爵的一丝异样。

    在过去,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男爵总是谈笑风生,从来也都没有出现过任何的畏惧,但这次,为什么一个美国总统遭到弹劾那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却让男爵看起来郁郁寡欢?

    格里斯罗可不敢追问下去,也许和维特根斯坦家族有关吧,毕竟所有的人都知道美国总统的名字是威廉.维特根斯坦。而且还有许多人知道,男爵和维特根斯坦家族之间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是真实的原因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而已。

    而这同样也是王维屹心中最大的一个秘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