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二十七. 卢克准将的悲剧

一千一百二十七. 卢克准将的悲剧

    “莫约尔中校”的重新归来,让伦敦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氛围。

    早就在此前已经被布置好的各条战线开始被一条看不见的线串联在了一起,所有人都以这条线为中心开始紧密的活动起来。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大时代的大幕已经开启,没有人能够躲避命运的宣判。

    最混乱的大概就是芬顿政府了,现在从所谓的芬顿总统到下面的任何一个官员,他们都担心会出现什么可怕的状况。

    只有来自美国前来接替情报工作的卢克准将依旧保持着充足的信心,在他看来,战争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只要美国政府没有宣布停战,战争就会一直进行下去。

    哪怕现在最坚定的战争支持者威廉总统正在接受着被弹劾的命运也是同样如此。

    卢克准将是个有些疯狂的战争论者。在他看来,任何一名军人,只有通过战争才能够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否则,就算有一天他能够成为五星上将那也是毫无意义的。

    这种奇怪的想法纠缠了卢克准将半生,一直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为止。

    卢克准将仿佛从这次大战中嗅到了让他狂热的味道,他无数次的请求自己被派往前线,但是很可惜的每一次都没有能够让他如愿。然后一直到了战争的末期,他才终于真正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机会。

    他并不在乎时间是早还是晚,哪怕明天战争就会结束,他也同样会以狂热的心态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他对自己的工作是满意的,来到伦敦的第一天,他就成功的揭穿了几乎被每个人都相信的“莫约尔中校”的真面目,虽然被“莫约尔中校”逃脱,但是在卢克准将看来这不过是自己精彩生涯的开始。

    认真的说,卢克准将的工作还是非常出色的,而且他对于自己的工作似乎有一种狂热。他一天24个小时几乎都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着那些繁重的情报工作,在这一点上,他毫无疑问是称职的。

    他也成功的破获了几个地下抵抗组织,抓捕了其中的不少成员,但是这一切却都无法让他满意。那些人在他看来无非都是一些小虾米而已。一条真正的大鱼也都没有。

    轴心**的脚步正在离伦敦越来越近。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在这个城市,而频繁活动着的游击队,也让对于伦敦的防御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卢克准将的身上承担了太多的压力。他必须要在伦敦决战爆发之前最大程度的解决掉这些麻烦。

    而希望,大约就在那个代号为“金枪鱼”的奥拉维茨基身上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奥拉维茨基做的非常出色,他成功的打进了地下抵抗组织的内部,也正是依靠他送回来的情报,才让卢克准将能够轻松的破坏了几个地下抵抗组织的分部。

    但是,卢克准将丝毫没有满足,他再三告诉奥拉维茨基,自己需要的是大鱼。非常大的鱼!

    “您如果需要大鱼,我想我可以满足您的要求......”在那部红色的秘密电话响起后,卢克准将听到了奥拉维茨基的声音:“我发现了地下抵抗组织的秘密基地,而且,在这里我还看到了您一直想要抓捕的莫约尔中校。”

    卢克准将整个人的精神一下被调起来了,现在。没有什么比“莫约尔中校”更加能够刺激他的了。他知道这个混迹在美国人和英国人中的中校身上一定承担着什么重要的使命,而且这个间谍的身份和地位一定非常之高。但是自从这位中校暴露后,他就失踪了,完完全全的失踪了。就好像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存在一般。

    但是此刻,他又从奥拉维茨基的嘴里听到了这个名字......

    “莫约尔。啊,我想我们暂时还是称呼他为莫约尔吧。”奥拉维茨基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平静:“整个伦敦,乃至整个英国的地下抵抗组织都是由他来领导的,他的势力非常庞大。原来我们是没有抓捕他的可能的,但是现在却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两天后,莫约尔会召集一批地下抵抗组织的头目在郊外举行一次会议,会议的内容是在伦敦策划一场大型暴动......”

    奥拉维茨基仔细描述了一副让卢克准将怦然心动的场景......卢克准将甚至能够想象到神秘的“莫约尔中校”和一大批的地下抵抗组织成为自己俘虏时浑身颤抖的一幕......

    “他们的防卫力量并不是很强大......”奥拉维茨基继续给予着卢克准将以充分的信心:“大约只有几个人负责会议的安全......”

    “这恐怕不太可能吧?”卢克准将听到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迟疑:“莫约尔中校和那些地下抵抗组织的头目都是重要人物,难道他们会不关心会场的安全吗?”

    奥拉维茨基似乎笑了一下:“卢克将军,我想您过于担心了,整个伦敦现在都被封锁,盘查的非常严厉,他们无法在城内召开会议,因此只能混出城去。他们怎么把大量的武装力量运送出去?而且他们有恃无恐的是,在城外他们也一样拥有着很大的力量,一旦遇到危险,那些游击队的家伙可以在20分钟内就对他们进行支援.....”

    卢克将军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奥拉维茨基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自己能够在20分钟内结束战斗那么就可以成功的逮捕那些该死的**武装的头目们......

    想到这里卢克将军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了。

    他仔细询问了奥拉维茨基那些**武装头目开会的时间和地点,然后再三交代奥拉维茨基一定要注意安全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现在奥拉维茨基可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他可不希望这位“金枪鱼”先生出现任何问题。

    他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另外一部电话:“我是卢克,让罗杰上尉和帕丁森上尉立刻到我的办公室来......”

    当罗杰和帕丁森上尉出现在他办公室的时候,卢克准将告诉了他们“金枪鱼”的全部情报,并且让他们立刻挑选可靠精干的特工和探员,秘密跟随他去伦敦郊外执行抓捕任务。

    罗杰上尉和帕丁森上尉互相看了一眼,从彼此的表情上他们可以看出对方心里在想什么。这一切一定是“莫约尔中校”安排的,看来。“莫约尔中校”很不满卢克准将,又挖了一个陷阱等待着这个自以为是的将军跳下去。至于那位什么“金枪鱼”。如果他们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倒霉的家伙现在也已经成为了“莫约尔中校”的帮凶......

    可怜的卢克准将这一次大约无法活着回来了......

    ......

    黑夜降临在了伦敦,讨厌的伦敦天气让人心烦,雨从上午下到晚上就没有停过。潮湿的空气让卢克准将严重的不适应。他太怀疑美国了。可是,和工作相比起来这些又算是什么呢?

    罗杰上尉和帕丁森上尉带了二十多名cia特工和联邦探员,而且都是一些卢克准将不认识的陌生面孔。

    “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任务。”罗杰上尉这么解释道:“我和帕丁森上尉仔细商量过了。我们无法确定我们身边的那些人是否被收买了,因为我们临时从别的地方调来了这些人,他们的忠诚完全值得信赖。”

    卢克准将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两个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新的负责人显然考虑的非常周全......只是如果他知道,这些所谓的特工和探员,全部都是地下抵抗组织派来的人,不知道心里会做什么样的感想。

    他们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找到了奥拉维茨基所说的开会的地点,从这里看去,里面闪动着阴暗的灯光。偶尔还能够看到一些人影来回走动。

    黑暗里,一个人急匆匆的朝这里走来,特工和探员们都举起了手里的枪。等到那人走进,卢克准将急忙让他们放下了枪,那是“金枪鱼”奥拉维茨基!

    “所有的人都到了。”奥拉维茨基没有什么废话:“卢克将军,我先你可以动手了。”

    卢克准将点了点头:“等我们攻进去的时候。你可以带一个并不重要的人离开,用来证明你的忠诚,以保证你可以在地下抵抗组织内继续潜伏。”

    卢克准将非常清楚的是,即便抓住了那些地下抵抗组织的头目,他也无法阻止战争的失败。当伊莉莎白二世重新回到伦敦之后。他还需要可靠的人继续潜伏下去。

    比如像“金枪鱼”奥拉维茨基先生这样的人......

    一群人在卢克准将的亲自带领下悄悄的朝会场摸了过去,这些**武装的家伙们大意到了极点,居然连一个守卫也都没有。当来到门口之后,卢克准将做了一个手势,几个特工和探员分散了开来。

    然后,罗杰上尉和帕丁森上尉猛然踹开了门,卢克准将第一个冲了进去......

    “先生们,我是卢克准将。”卢克准将用胜利者的口吻说道:“我相信你们听过我的名字,而我也知道你们是谁,我不希望你们抵抗,我不想看到无谓的伤亡。”

    里面坐着七八个人,他们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只是非常平静的看着这群不速之客。他们的态度让卢克准将也有一些奇怪。再朝角落看去,奥拉维茨基居然没有离开。他对奥拉维茨基使了一个眼色,可奥拉维茨基却还是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卢克准将没有功夫去考虑为什么了,他的目光从这些人的身上一一扫过:“谁是莫约尔先生?”

    这是他最为关心的问题了,“莫约尔中校”这个名字在美国人和英国人中大名鼎鼎,但奇怪的是他却没有一张照片。

    “我是。”一个年轻人淡淡的回答道。

    当听到最关键的人物果然在这里之后,卢克准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莫约尔中校,你好,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见到你。你很神奇,你总是能够从容的出入任何地方,做到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但是很可惜。这次你跑步掉了。”

    他为自己感到自豪,那么多人束手无策的神奇人物,现在终于成为了自己的俘虏......

    王维屹笑了笑:“卢克将军,我也很早就听说了你的名字,你是一个尽忠职守的人。甚至可以说出一个工作狂。但是让人遗憾的是。你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你无法分辨一个情报的真假。”

    卢克准将感觉自己遭受到了侮辱,是的,尽管自己是个将军。但是基本没有什么实战经验,这也是美国最近新提拔出来的一批将军所共有的通病。但是卢克准将认为自己做的已经非常出色了。这个该死的“莫约尔中校”只是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想要彻底的激怒自己而已。

    “啊,也许我的确没有什么太多的经验。”卢克准将轻松地道:“起码和你相比是这样的。然而那又有什么呢?你的经验非常丰富,你可以从容的游走在英国人的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不过非常可惜,现在你还是被我的枪口对准了。”

    王维屹轻声笑了下:“是吗?卢克将军,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你无法分辨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你无法弄懂真正的间谍含义。或者准确的说,是什么叫做双面间谍。金枪鱼先生。你说是吗?”

    卢克将军吃了一惊,他的目光落到了奥拉维茨基的身上。奥拉维茨基也笑了笑:“我想大概的确是这样的,一个双面间谍比一个普通的间谍更加危险,无论对于他效力的组织或者是他本人来说都是如此。”

    卢克准将一下明白了:“逮捕他,注意周围,立刻呼叫增援!”

    他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危险的陷阱。当机立断的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可是奇怪的是,罗杰上尉和帕丁森上尉,以及那些跟随他一起进来的cia特工和联邦探员们谁都没有动作。

    “瞧,我刚才就说过你欠缺经验了。”王维屹忽然冷冷地说道:“逮捕他!”

    然后,卢克准将就看到了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罗杰上尉和帕丁森上尉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当被收缴掉武器的卢克准将被强行按着坐下来之后。王维屹重新恢复了脸上淡淡的笑容:“一个工作勤奋的人,是的,你是一个工作勤奋的人。勤奋的人总会获得命运女神的青睐,可你知道这次你为什么会失败了吗?因为我比你更加勤奋,早在你来伦敦之前,我已经进行了大量辛苦而卓有成效的工作。”

    卢克准将愤怒的盯着罗杰上尉和帕丁森上尉:“叛徒!”

    “不要责骂他们,他们只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王维屹耸了耸肩:“任何人都能够看出,伦敦已经没有守住的可能了,为什么还要陪伴着这座城市一起殉葬呢?我们是不是还有别的选择?比如和胜利者合作?啊,也许我的用词并不是很准确,应该是即将取得胜利的胜利者。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这么做的。”

    卢克准将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人:“我不会和你进行任何合作的。”

    王维屹笑了,非常开心的笑了:“卢克将军,我想你太高估自己了,我根本就没有想要和你合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吗?因为你不知疲倦的工作给我造成了一定的困惑,我觉得我应该除掉你。除此之外,你对我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次卢克准将今天第二次遭到侮辱了。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遭到对方的威逼利诱,让自己背叛信仰,甚至,对方会采用一些残暴的手段。可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一回事。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一个掌握着大量情报资源的高级指挥官居然会被对方如此的看轻?

    “你有的,我都有。”王维屹像是看出了对方在想什么:“可是我有的,你却没有。至于你掌握的那些所谓的情报,不过都是我留给你的,卢克将军,我早就为你设置好了道路,你要做的无非就是在我设计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而已。”

    卢克准将完全的绝望了,他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这样的局面。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谁?”

    “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王维屹淡淡的回答道:“不过我可以保证,等到战争胜利之后,我会在你的坟墓前告诉你我是谁的,可不是在现在。”

    卢克准将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就连自己的最后一个愿望也都无法得到满足吗?面前这个可怕的对手到底是谁?

    卢克准将死了,悲剧性的死了,他一直到死才知道自己其实是个悲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