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二十五. 巨大的战场

一千一百二十五. 巨大的战场

    发生在南安普顿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大批量的美军选择了放下武器投降,唐坦纳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了。还能够怎么办呢?当一个指挥官失去了所有士兵支持的时候,那么等待他的唯一结局就是失败。

    和法兰克一样,尽管唐坦纳遭到了失败,但他却并没有辱没一个军人的名声,他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枪声逐渐在南安普顿稀落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欢呼。女王陛下的旗帜重新在这个城市飘扬,狂热的市民可以从容的走上街头加入到狂欢的行列中了。

    天佑女王——天佑英格兰!

    当最后一声枪声也已落定,所有的轴心*队都已经进入了南安普顿,他们整齐的排列在一起,然后用肃穆庄严的神情等待着那位神奇男爵的出现。

    南安普顿之战远远没有开战前想象的那么激烈,甚至可以说轴心*用一个相对轻松的方式取得了胜利,而这一切都必须归功于一个人:

    恩斯特.勃莱姆——亚力克森男爵!

    正是他频繁的活动,卓尔有效的工作,冷静有效的策反,才造成了目前的胜利。孤胆英雄并不适合所有的战斗,但是当一个神一般的孤胆英雄存在,那么对任何一支军队、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幸运的。

    “万岁——恩斯特!”“万岁——恩斯特!”“万岁——恩斯特!”

    当被称为“圣——恩斯特”的亚力克森男爵出现的时候,全场都爆发出了这疯狂的呼声。每一个士兵都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甚至连那些英格兰人也都同样举起了自己的右臂。

    不仅仅在德意志的士兵眼中,即便在这些英格兰人的眼中,恩斯特.勃莱姆也成为了一个神一般的化身。

    王维屹冷冷的看着那些放声欢呼的人群,他的脸上看不到多少的喜悦,他一直都在等待着,当欢呼声终于逐渐消失的时候,他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德意志的士兵们、英格兰的士兵们、法兰西的士兵们,女王陛下的臣民们。我今天又在这个城市看到了女王陛下的旗帜飘扬。我看到南安普顿重新回到了女王陛下的统治下,尽管身为一个德国人,我依旧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欣慰。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一个足以让任何人疯狂的胜利。我要感谢所有浴血奋战的将士们,我要感谢每一个努力奋斗的普通英国公民。而我觉得,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更加应该向那些死去的同伴默哀。和敌人奋斗中英勇战死的士兵,被敌人屠杀的平民们。我们必须让他知道我们没有忘记。”

    说完,他第一个低下了头,然后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

    一分钟后。王维屹才抬起了头。然后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听到了你们的欢呼。我也喜欢听到这样的欢呼,但如果你们认为我们已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那么我想你们错了,所有的人都错了。我们并没有取得真正的胜利。南安普顿只不过是无数残酷而艰苦的战斗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真正的胜利,是把我们的旗帜插在伦敦,让我们的士兵昂首走进伦敦,然后用最热烈的欢呼,欢迎我们的女王陛下重新进入这个原本就属于她的城市。让整个英格兰,不遗漏一寸土地的响起‘天佑女王’的歌声......”

    “所以,我命令你们,以轴心*总司令的名义命令你们,前进。继续前进。不要在这里多逗留哪怕一秒钟。进攻,继续进攻,让你们的坦克持续不停的发出咆哮!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就能够在伦敦看到你们!万岁,德意志!万岁。英格兰!万岁,轴心国!”

    最疯狂而热烈的欢呼再次在这个城市响起......每一个人的情绪已经被彻底的调动起来了......

    前导部队在亚力克森男爵的命令下,马不停蹄的离开了南安普顿,他们甚至没有做出过多的调整。不为的别的,只为亚力克森男爵的话还在他们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我们并没有取得真正的胜利,南安普顿只不过是无数残酷而艰苦的战斗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真正的胜利,是把我们的旗帜插在伦敦,让我们的士兵昂首走进伦敦,然后用最热烈的欢呼,欢迎我们的女王陛下重新进入这个原本就属于她的城市......”

    “恩斯特元帅,我想现在我应该把部队的指挥权重新交还给您了。”当看到亚力克森男爵的时候,强纳尔大声说道。

    王维屹却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强纳尔将军,中突击集群将还是由你继续指挥,每一级的指挥官都有他的责任和职权,我不会随意干涉任何一名指挥官的权力。我命令你,强纳尔将军,罗密欧上校,主力在南安普顿进行一天休整,留下部队部分防御,其余全部向伦敦进发!卡车、火车,一切你们可以利用的力量都必须充分的利用起来......”

    “是的,元帅阁下。”强纳尔大声回答道,接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您呢,元帅?隆美尔元帅已经再三交代过了,如果遇到您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您再进行一次新的冒险了。必要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

    下面的他可没有胆子说出来,王维屹却笑了一下:“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将我扣押起来......埃尔温总是担心我的安全,可他并不知道,也许冒险才是我的全部。强纳尔将军,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我会重新进入伦敦,在那里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而同样的,我会在那里迎接你们的到来。”

    强纳尔倒吸了一口冷气,老天,恩斯特元帅居然还要重新进入伦敦?难道他不知道,此时的伦敦已经成为了最危险的地方了吗?可是他可没有办法改变恩斯特元帅的想法,哪怕隆美尔元帅交代过他他也没有胆量那么去做......

    ......

    南安普顿的丢失在第一时间久传到了伦敦,尽管这早就在预料之内了,然而却还是引起了一阵阵的无可遏制的惊慌。要知道,纵然轴心*突然选择在伊斯顿登陆,打了盟军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在盟军的整体作战构思中,南安普顿还是能够坚持上一段时间的。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城市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落到了轴心*的手中......

    伦敦已经完全乱成了一团,每个人都在寻找着离开这个城市的可能,尤其是那些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们。但是,还有一件让他们牵挂的事情,就是至今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的“银河”号上的那些人质。

    一旦他们离开了伦敦,那么他们的家人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对待?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们的这个问题......

    矛盾的心情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而更加多不好的消息也在不断的传来。轴心国的前导部队已经离开了南安普顿,正在迅速的向伦敦进发。也许明天一睁开眼睛。敌人的坦克和大炮就会出现在伦敦了。

    而那些地下抵抗组织的活动也愈发的变得频繁起来。沉寂了一段时候的他们。加大了活动的力度,不断的对盟军和伦敦的一些重要设施发起了袭击。而那些传单,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伦敦飞舞着。

    甚至,有人公然在街上大声唱起了“天佑女王”。而很明显的。那些警察也是心存顾虑的,他们很担心如果制止或者逮捕这些人的话,会引起一些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到处都可以看到形色匆忙的士兵,到处都可以看到匆匆构筑的工事,显然盟军绝不愿意那么轻易的放弃这座城市。这里——已经是盟军在欧洲的最后一个堡垒了。

    甘德拉将军和芬顿政府取得了共识,不管战局进行到了什么地步,他们都将在伦敦进行最后一搏。虽然敌人进军的脚步越来越看,但对于盟军来说却并不是毫无机会。

    起码,那些从普利茅斯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匆匆赶来的援军。还是有机会在伦敦决战爆发后到达战场的,当然,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因为他们这一路上都必须面对轴心*和那些让人头疼的游击队。

    甘德拉将军可以依靠的,是伦敦相对庞大的军队和坚固的攻势。以及比较充分的空军基地。而新到达伦敦的两个美军师,也给了他这样的底气。但是,就在甘德拉将军进行积极备战的时候,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传来了:

    由多名议员发出的对美国总统威廉.维特根斯坦的弹劾已经被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专案研究小组受理,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威廉总统的弹劾正式开始了。

    在美国,威廉总统是最坚定的战争支持者,并且这一度为他赢来了巨大的声望。但是随着战争的进行,失败的消息不断的传到美国国内,威廉总统的声望正在急剧下降。而随着波及整个美国的金融危机大爆发,更加让威廉总统和他领导的美国政府雪上加霜。接着就是随后到来的美国严重的种族危机了。

    现在的美国,几乎就要变成了一个战场,黑人频繁的爆发甚至武装起义,已经让美国政府焦头烂额,他们不得不抽出大量的精力来应对国内的种族危机。而最让人头疼的是,黑人的罢工和暴动,让原本就深陷泥潭的美国经济更加无法自拔。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必要继续进行战争吗?

    大财阀陆续抛弃了威廉,最早的是“纽约同盟”的那些人,接着,被威廉总统视为新的盟友的犹太人财团也对威廉表示出了巨大的失望。还有那些美国中产阶级,频繁的破产让他们再也不相信威廉政府的任何许诺了。

    弹劾一旦开始,便没有办法让这可怕的事情停止下来了......

    甘德拉有些灰心,可是他很快强迫自己振作起来。不管国内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只要结束战争的命令没有下达,自己就必须要战斗到底。这可是一个军人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

    甘德拉将军和芬顿政府乱成了一团,但是在蒙灵顿爵士的家中,这些女王陛下的臣民甚至已经在考虑用什么样的方式欢迎女王陛下的回归了。就连斯蒂芬公爵也公然出现在了蒙灵顿爵士的庄园里。

    这个老奸巨猾,一直深深隐藏着自己的公爵,此刻已经不必再顾虑什么了。那些监视他的探员们早就离开了,现在谁还有空管一个老家伙在做什么事情?况且,总得为自己留下一条退路吧?一旦女王陛下回到伦敦。以斯蒂芬公爵的声望和地位来说,他很快就会得到女王陛下重用了。

    何必在战争已经进入尾声的情况下再得罪他呢?

    几个杯子里倒满了酒,意气风发的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大声说道:“先生们,各位尊敬的先生们,我们期待已久的时刻即将到来。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在忧心忡忡,我们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担忧,为英格兰的前途命运担忧。我们非常迷茫,不知道我们的努力能够换来什么样的结果。但是,今天我可以自豪的告诉你们。我们的任何担忧都是多余的。女王陛下的军队和我们的盟友。已经占领了南安普顿。并且正在向着伦敦奋勇推进。先生们,很快,我们就将在伦敦迎来我们的士兵和坦克。干杯!”

    “干杯!”所有的人都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杯子。

    格里斯罗微笑着看向斯蒂芬公爵:“公爵阁下,您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吗?”

    “啊。我看我们已经变成公然的聚会了......我想芬顿派来逮捕我们的警察大概已经在路上了......”斯蒂芬公爵的话引起了一片的笑声,没有人会担心有警察或者什么联邦特工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现在他们最应该考虑的是他们自己的命运。斯蒂芬公爵转动着手中的酒杯:

    “我很高兴,我也很自豪,在我的一生里,我一共经历了三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我们取得了胜利,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居然和德国成为了盟友。而第三次世界大战,对于英国来说就更加奇妙了。啊哈,谁能够想到挽救我们的居然是德国人?我觉得,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德国朋友干上一杯。”

    几个杯子再次举了起来,斯蒂芬公爵抿了一口:“现在。有些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了,我们的朋友,亚力克森男爵之前一直都在伦敦活动着。”

    一阵低低的惊呼响了起来,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上帝啊,亚力克森男爵,这个神奇的男爵居然一直在伦敦?

    “我暂时还无法告诉你们他是用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活动的......”斯蒂芬公爵淡淡地说道:“但是他给予了我们巨大的帮助。我们许多被捕的同伴都是他营救出来的,我们许多成功的行动都是他在暗中策划的。他甚至把美国人和芬顿政府的那些人物玩弄在鼓掌之中。我总是在想,感谢上帝,他是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我们的敌人。”

    又是一阵的笑声响了起来,斯蒂芬公爵也笑着说道:“我这个老头子可是认真说的。如果我再年轻上二十岁,我会毫不犹豫的跟随男爵去一起进行那些神奇的、不可思议的冒险。即便我现在这个年纪,和男爵单独谈过几次话后,我也觉得浑身都迸发出了战斗力。那么,先生们,一个德国人为了我们都在进行着如此的努力,我们还有什么资格不为自己而战呢?兰斯先生,我亲爱的管家,告诉我你都做了一些什么?”

    “是的,公爵阁下。”做为斯蒂芬公爵昔日的管家,兰斯先生恭恭敬敬地说道:“当对伦敦进攻的第一声枪声响起,在考文垂就会爆发大型武装起义。我想这次起义的规模在英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们会在考文垂牵扯住敌人至少一个师的兵力。虽然这对整个战局并没有重大影响,但我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我对于英格兰的忠诚。”

    “不,这具有很大的影响。”斯蒂芬公爵很快说道:“兰斯先生,你成功的牵扯住了敌人的一个师,也许还有更多的部队,考文垂如此。曼彻斯特如此,在英格兰的每一个城市都是如此。我们的敌人除了要面对轴心国强大的兵力,而且还必须面对层出不穷的起义。我们要把伦敦变成战场,要把整个英格兰都变成一个巨大的战场!”

    每一个人的情绪都被斯蒂芬公爵调动起来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候公爵的话简直让他们热血沸腾,他们恨不得现在立刻就投入到战争之中。

    而这,也正是斯蒂芬公爵和所有人希望看到的:

    把整个英格兰都变成一个巨大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