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二十四. 失去信仰的军队

一千一百二十四. 失去信仰的军队

    法兰克将军死了,他用自杀的方式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当消息传到唐坦纳耳朵里的时候,这位美国人的将军只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也许用不了多少时候,自己就和见到法兰克将军了。当然,是在一个自己并不想去的地方。

    南安普顿市政府大楼外的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轴心国军的进攻一浪高过一浪,美军抵抗的非常顽强,尽管他们知道失败已经只是时间的问题,但只要那一分钟还没有到来,他们总是要顽强战斗到底的。

    这是一个士兵的责任和荣誉。

    在歼灭了加拿大第52步兵师后,轴心国军的兵力开始收缩,大量的力量被用到了市政府大楼一线。而他们的指挥官强纳尔将军也曾经和唐坦纳通过电话,提出了投降的建议,但却被唐坦纳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一个加拿大人尚且能够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军人的荣誉,又何况自己这样一个美国人呢?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那些敌人小看了自己。

    从这个时候开始,唐坦纳也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如果仅仅从这一点来说唐坦纳还是值得人尊敬的。

    几乎所有的力量都被唐坦纳用到了正面的战场上,在他的身边已经仅仅只剩下了一个连的兵力。不过唐坦纳并不在乎,如果外面都无法顶住,难道仅仅凭借着一个市政府大楼就能够阻挡住敌人占领这里的脚步吗?

    在这点上唐坦纳还是非常聪明的。

    从下午开始,轴心国军的攻势明显的加强了,他们的装甲车不断喷吐着猛烈的火力死死的压制住美军,而他们的士兵看起来却并不急着立刻夺取这里。敌人的用意已经非常明显了,要用强大的炮火攻势彻底的从心理上摧毁美军。

    唐坦纳也并没有闲着,他不断的给自己的部下做这动摇,甚至不惜编造虚假的情报来蒙蔽自己的部下,尽管他知道自己这么做迟早都有曝光的一天的。

    可是,现在他已经顾不到这些了。能够多拖延一分钟对他来说也是好的。

    15:00,两架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市政府大楼的天空,它们毫不怜悯的向着地面扫射下了密集的子弹,甚至还发射了一枚导弹,当场造成了几十名美军士兵的死伤。

    平心而论,唐坦纳满腔的怒火根本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发泄,从什么时候开始美军的力量居然单薄到任人宰割的地步了?曾几何时,每一个美国人都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才是这片土地上的主宰,没有任何人可以挑战他们的权威。但是现在一切却都已经改变了。

    唐坦纳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既然这样那么就把一切交给上帝去评判吧。

    可惜唐坦纳所期盼的上帝一直没有出现,出现的,是最强大的德军SS骷髅师的士兵们!

    轴心国军终于把他们的王牌部队放到了战场上,而这也意味着最后的总攻即将开始。在向甘德拉将军的汇报中,唐坦纳仔细描述了在南安普顿发生的一切,仔细的告诉了他们战场上的真相,然后他对甘德拉将军说道:

    “希望你能够照顾好我的妻子和孩子,我知道当最后这一切到来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司令官先生,也许我该提前和你说再见了。不,我想最准确的说法是我应该提前和你说永别了......”

    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甘德拉将军许久后才放下了手里的电话:“我很早以前就认识唐坦纳了,他是一个勇敢而忠诚的军人,当他说出战争已经无法逆转的时候,那么我们谁也没有办法了。”

    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们面面相觑,他们太清楚南安普顿一旦丢失伦敦会面临什么了......

    “难道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芬顿小心翼翼地问道。

    甘德拉将军绝望的摇了摇头:“除非有奇迹发生了,但是我想奇迹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会出现的。总统先生,我想我们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芬顿还是有些不甘心:“新到达英国的两个美军装甲师呢?他们难道不能被派来应急吗?”

    “他们?”甘德拉将军苦笑了下:“他们将被用作伦敦的最后防御作战。而且,他们的装备还有近一半没有运抵,贸然把他们派出去,只怕南安普顿早就丢了,而且他们还会陷入到敌人的合围中。”

    正当这些英国人和美国人毫无办法的时候,威尔金斯总理的助手走进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威尔金斯总理面前一变,立刻打开了收音机,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而有力地声音:

    “英格兰的士兵们,英格兰的公民们,我是恩斯特.勃莱姆,你们中的许多人都喜欢叫我亚力克森男爵。我就在南安普顿,我就在这个城市看着勇敢的女王陛下的士兵,勇敢的德意志的士兵,和同样勇敢的英格兰民众为了自由而战......24个小时,不,也许只会用更短的时间,女王陛下的旗帜就会重新飘扬在南安普顿,而对伦敦的最后攻击也会很快爆发。现在,在我的耳边响彻的是‘天佑女王’,那嘹亮的歌声让我沸腾,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沸腾。我们渴望胜利,我们更加渴望的是自由和荣耀重新降临在这片土地。现在,我要求你们中的每一个人:还在为芬顿政府而战的英国士兵们,拿起你们的武器向你们最近的敌人攻击......还在迷茫中的英格兰公民们,用你们的忠诚和热血去捍卫你们应有的全部权利......女王陛下热爱这座城市,热爱你们中的每一个人,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更渴望在你们的欢呼声中重新踏足到这片土地上。而现在,就是你们做出抉择的时候了。自由和荣誉属于英格兰,属于德意志,属于我们的神圣同盟!”

    当“神圣同盟”这几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会议室里一点声音也都无法听到。

    是他,是他——所有人心中最害怕的那个人终于还是在英格兰的土地上迸发出了呐喊。原本芬顿政府就已经摇摇欲坠,此时,以女王陛下的呼唤,以亚力克森男爵的名誉,将彻底点燃整个国家的情绪。

    没有人能够阻挡了,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住他们前进的步伐了......

    “我想,除了战争意外,我们还应该做好撤退的准备了。”很久后,甘德拉将军终于开口说道:“此前我们已经制定出了撤退计划,到了实施的时候了,总统先生,总理先生,部长先生,我会命令飞机24小时待命的,一旦局势无法收拾,你们将第一时间离开伦敦。”

    谁都没有说话,他们当然可以离开伦敦,但是之后呢?难道也成为一个流亡政府吗?就和伊丽莎白女王一样?不,他们未来得到的待遇和女王陛下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们只是一群可怜的孤魂野鬼而已。

    然而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谁还能够拿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甘德拉将军此时想起的却是“莫约尔中校”那天对他说的话:“你还会来找我的,而且你会主动来找我的。”

    当时的甘德拉将军对这样的话不屑一顾,但此时此刻他却知道也许自己必须去好好考虑这句话了。他能够想办法撤离芬顿政府的那些高级官员们,可是那么多的美军士兵呢?难道就放任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吗?

    不,出于一个将军的良心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

    就在芬顿政府为了恶劣的局势而六神无主的时候,唐坦纳也明白最后的时刻到了。敌人已经下达了24小时内解决战斗的命令,唐坦纳非常清楚他们有能力办到这些。

    也许,他们甚至不用24小时就能够解决战斗......

    前方战斗的非常艰苦,一个个坏消息不断传到了唐坦纳的耳中,但是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将军对此却束手无策,他手里没有更多的坦克、没有更多的大炮、也没有更多的士兵可以派遣了。

    他还能够怎么办呢?

    在敌人的猛烈攻击之下,唐坦纳几次亲自出现在了前线,让他震惊的是,他看到自己的部队正处在崩溃之中。大量的部队遭到了歼灭,而敌人已经推进到了距离市政府大楼很近的地方。或许下一次只用一个冲锋,他们便能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将军,援军呢?我们的援军呢?”发出叫喊的是德普拉上校,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军官。但是现在站在唐坦纳面前的德普拉,看起来却非常的狼狈。

    唐坦纳并不怪德普拉上校的无礼,因为是自己亲口许诺他们援军很快就会到达的,可是现在眼看着敌人就要冲垮这里的防线了,援军却还一点都没有到来的意思。

    唐坦纳知道没有什么援军,援军永远也都不可能在他们失败之前到达了......

    “德普拉上校,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些真相,但希望你不要把这个信息扩撒出去。”唐坦纳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没有什么援军,所有的援军都已经被敌人和游击队牵制住了。”

    德普拉上校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没有援军?没有援军!该死的,居然没有援军!那么多的士兵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还在坚持,就是因为他们心中还有一丝幻想,认为只要再坚持一下援军就会到来的,可是现在从唐坦纳将军的嘴里自己却居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这让自己怎么和那些还在浴血奋战的士兵们去说?这让自己怎么面对那些死战到底的部下们?

    “德普拉上校,请保持你的冷静。”唐坦纳叹息了一声:“其实,法兰克将军和他指挥的部队是我们最后能够得到的增援了。但是士兵们的战斗热情却不能因此而被浇灭。上校,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苦衷,我希望你能够知道有许多事情都是迫不得已。而我更加希望的是,在这样的请款下你还能坚守一个军人的荣誉。”

    荣誉?德普拉上校的心里冷冷的笑了一下。什么才是荣誉?难道要让所有的人都战死在这里才是所谓的荣誉吗?那些都是生命,他们为了军人的荣誉已经在谎言中坚持到了现在。

    还要他们做什么?为了这场毫无希望的战争继续在谎言里死去吗?这对于那些士兵来说公平吗?

    “我不害怕死亡,将军。”德普拉上校努力遏制着自己的愤怒:“从战斗开始的第一分钟我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却不是这样的方式。士兵们不该继续被蒙蔽了,他们的命运和前途应该由他们自己来选择。战斗、死亡、或者投降。”

    “不,你没有权利这么做!”唐坦纳恼怒的叫了出来。

    德普拉上校冷冷的笑了一下:“我有权力这么做,你可以无视士兵们的死亡,但是我不可以。我必须要让他们知道所面临的处境。他们有自己的妻子,有自己的孩子,他们中没有人想战死在这里。是的,他们都只是一群普通的士兵,但他们同样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力。将军,你可以现在就逮捕我,甚至可以现在就枪毙我,但是你无法永远掩盖真相......”

    说完,他没有再多看唐坦纳一眼就大步离开了这里......

    唐坦纳的手伸向了枪,但是迟疑了许久的他终于还是没有勇气拔出自己的枪......也许德普拉上校说的是对的,士兵们不该再继续受到欺骗了。他们该有自己的选择。

    天空中,淅沥沥的小雨一直都在那里下个不停......

    ......

    不出意外,当听到他们其实是被抛弃的一群后,所有的美军士兵都停止了战斗,他们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就和德普拉上校一样,他们内心的震惊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他们觉得自己是一群傻瓜,当他们被政府完全抛弃的时候,却还生活在一个可怕的谎言里。他们中的许多同伴都已经倒下了,将自己的生命留在了这个其实和他们没有太大关系的土地上。但是他们得到了什么?出卖!除了出卖还是出卖!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让这样的悲剧一次次的显现呢?

    “你们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德普拉上校的口气听起来是如此的沉重:“我不会强迫你们做什么,更加不会让你们去白白的送死。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们每一个人,南安普顿的战争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24小时之内我们就会失败。在我们的对面,是远比我们强大的敌人,他们可以轻松的突破这里,然后杀死他们能够看到的每一个美国人。唐坦纳将军没有给我们选择的机会,甘德拉将军也同样没有给我们选择的机会,可是,我却可以给你们这样的机会,生或者死。”

    士兵们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德普拉上校苦涩的笑了笑:“是的,这就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悲剧,而且还很有讽刺。我们的信仰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我们以为拥有的一切却在突然之间轰然倒塌了。我们还能够说什么呢?先生们,选择吧。”

    士兵们继续保持着可怕的沉默......忽然,有一个士兵站了起来,就这样站了起来,也许这个时候在某个地方正隐藏着敌人的狙击手,子弹随时随地都会击暴他的头颅,可是他根本就不在乎:“上校,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真相了,如果继续为您战斗,我们会感到非常荣幸的,可是,我无法继续再在这样的谎言下战斗。我想放下我的武器,我还有父亲和母亲正在等着我回去。”

    “我尊重你的选择,士兵。”德普拉上校点了点头:“你可以放下你的武器了。”

    士兵把手里的枪放了下来,然后拿出了一块白色的手绢挥动着离开了阵地,他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而且他可以确信德普拉上校是不会在自己的背后开枪的。

    接着,又有一个士兵站了起来,然后又是一个。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军士兵选择了放弃,就连那些轴心国军队的士兵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德普拉上校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士兵们离开了,唐坦纳也同样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士兵离开了。还能够多说什么呢?他什么也都无法多说。从这一刻开始,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

    就和他即将失去南安普顿一样。他回头看了一眼市政府大楼,大楼好像也在对他发出讥笑。唐坦纳苦涩的笑了下,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悲哀的呢?

    王维屹也一样看到了面前发生的事情,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当一个士兵,当一支军队完全失去了信仰的时候,这将会是必然的结果。

    而发生在南安普顿的惨烈的战斗,到了这个时候也终于可以真正的结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