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二十二.攻进南安普顿

一千一百二十二.攻进南安普顿

    愤怒之城南安普顿!

    33名英国人遭到了屠杀,这一消息迅速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传遍了南安普顿,英国人内心的怒火完全被调动出来了。即便那些之前抵抗意志并不强烈的的英国人,此时也终于坚定的站到了“自由军”的一方。

    全城都被武装动员起来了。每一个英国人在此刻都变身成了一个最坚强的战士。

    这一情况是美国人或者加拿大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全城的动乱,让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到战争中。整个加拿大52步兵师都被牵扯在了南安普顿。

    唐坦纳有些惊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了这一步。但是现在却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了。

    淅沥沥的雨水一直没有停过,而即便这样,也无法阻挡住轴心国军战争的步伐。

    在前一天的战斗中遭遇到了挫折的罗密欧,得到了新的增援——SS骷髅师的“骷髅枪骑兵”!斯特鲁普少校所指挥的这支部队,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表现出来了惊人的战斗力,他们完全有可能成为战争中决定胜负的一枚重要棋子。

    而且,更好的情报也开始传出,南安普顿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内乱正在这个城市发生。盟军的精力受到了极大的牵扯,他们能够用在第一线的部队只有一个美军的装甲师。

    罗密欧和斯特鲁普少校知道,在城里的亚力克森男爵正在发挥着自己巨大的、让人难以想象的影响力。

    进攻没有任何间断,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爆发了。无数的德军和女王陛下的士兵,如同一支支利箭一般的笔直的向南安普顿刺去。每一个人都明白,决战的时间已经到了。这——将是他们所能够面对的最好机会!

    唐坦纳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唯一要考虑的是如何渡过这难捱的一天,如何在今天让自己继续成为盟军的英雄!法兰克和他指挥的加拿大人已经指望不上了,万幸的是他还拥有一支后备力量:

    巴克斯少将和他指挥的陆军第6师。

    尽管巴克斯也一直在那强调他的第6师也正在遭受着攻击,但是很明显的第6师的处境还没有那么的艰难。调动部队的命令很快传达给了巴克斯。

    “唐坦纳已经急了,是吗?”王维屹的脸上一直都带着这样的微笑:“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局势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乐观。巴克斯将军,在我看来行动的时间已经到了。”

    巴克斯瞬间就变得振奋起来。

    略有一些理智的人都能够看出,唐坦纳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在苟延喘息了,随着轴心国军越来越多部队的到来,以及遍及南安普顿全城的动乱,唐坦纳再也没有回天的办法了。

    而在这个时候,谁能够取得更多的战功谁就能在未来的英国政府中占据更多说话的权力!

    巴克斯希望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

    “在美军的侧面发起突然攻击!”王维屹仔细看着墙上的南安普顿地图:“不加丝毫保留,把第6师全部投入战场。动作一定要快速、迅捷,不给唐坦纳任何喘息的时间。同时命令我们的部队,也不保留一兵一卒的进攻攻击!”

    周围的人精神大振,大决战的时候终于到了!

    第6师迅速开始行动起来,其前导部队在“莫约尔中校”下达战斗命令的20分钟之内便迅速开始向指定地点开拔。而英国人的举动很快也引起了唐坦纳的注意。

    无论怎样,唐坦纳都是一个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指挥官,一支部队异常的调动总能引起他的注意。而从第6师前进的轨道来看,绝对不是来对美军进行增援的。

    “你在那里做什么,巴克斯将军?”在电话里唐坦纳的口气非常严厉。

    巴克斯很清楚这是绝对无法隐瞒的,他笑了笑:“唐坦纳将军,我是一个英国人,是吗?”

    我是一个英国人,是吗?当巴克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坦纳就知道一切都完了。但他的心里却还保留着一丝幻想,他控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柔和一些:“巴克斯将军,你必须明白你肩膀上所担负的责任,你必须明白芬顿总统对于你的信任......”

    “我当然明白我所担负的责任。”巴克斯的回答非常平静:“这个责任是女王陛下给予我的信任......我认为我毫无悬念的会遭到指责,比如军人的荣誉或者忠诚什么的,但我并不在乎。在我们说话的这会,我想我的部队已经开始了攻击。”

    “轰”的一声,当巴克斯放下电话的时候,第6师对美军的进攻也正式开始了!

    这是让所有美国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被用来当成总预备队使用的英国人居然叛变了!

    第6师太熟悉南安普顿的一切了,他们知道美军的防御薄弱点在哪里,他们也更加清楚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展开进攻。而对于唐坦纳为首的那些美国人来说局面则已经到了无可收拾的一步。

    在正面,是越来越强大的轴心国军,而在自己的身后,是满城起来反对美国人的英国人——这其中就包括了巴克斯所指挥的第6师!

    原本还井然有序的美军部队,在短短的时间里便陷入到了可怕的巨大混乱之中......从第6师的袭击开始后,美军F连迅速遭到歼灭,一整个连队居然没有一个生还者。

    “以女王陛下的名义——进攻!”

    这句话响彻在南安普顿,响彻在大街小巷,响彻在参加起义的每一个英国人的耳边......

    “我想我们大概完蛋了。”这是唐坦纳将军唯一能够说的话了。全城都是起义的英国人,而在数分钟前,他得到了另一个他更加不愿意听到的消息:德国武装党卫军SS骷髅师的主力全部到达战场!

    他向盟军驻英格兰的总司令甘德拉将军做了汇报,包括南安普顿的起义以及第6师的叛变。而他的报告就好像一只重锤狠狠的砸在了甘德拉将军的脑袋上。身为总司令,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唐坦纳将军,我希望你和你的士兵能够明白南安普顿对于整个英格兰之战的重要性......”甘德拉将军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说出了自己曾经无数次重复过的话:“哪怕还有一丝希望,也绝对不能够放弃南安普顿!我会尽可能的命令援军快速到达的。”

    “我想等到援军到达的时候能够看到的大概只有我的尸体了......”唐坦纳绝望的放下了电话。

    什么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弃,什么援军尽快到达,根本就是狗屁。在轴心国军向伊斯顿发起攻击后,盟军乱成一团,到处调动兵力,而在这个时候,以法国军队为主的轴心国军,迅速开辟了第二战场:

    朴茨茅斯!

    是的,朴茨茅斯,原本盟军想象中的登陆战场。现在,这里大量的军队已经被紧急撤出,应对突发战局,就在朴茨茅斯军港兵力减弱的时候,那些该死的法国人出现了!

    也许之前盟军并没有把法国军队的战斗力看在眼里,可是在这特殊的时候,法国军队甚至可能变成决定战局胜负的一支决定性的力量。

    而且各地陆续爆发的地下抵抗组织的攻势,也牵扯住了盟军大量的兵力,之前原本要派到南安普顿的增援此时寸步难行就是最好的例子。那么,甘德拉将军所说的援军又在哪里?

    镜中花水中月一样的许诺人人都可以做出的......

    “将军,C连阵地遭到完全突破。敌人的攻势非常强大,我想我们顶多还能支持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唐坦纳喃喃地说着:“命令,各线部队收缩兵力。同时让法兰克将军就地构筑防御,我想很快巷战就要爆发了。”

    巷战,在很多时候都是杀伤占据优势兵力一方的手段,但是在南安普顿却显然是不合适的。南安普顿遍地可见的起义者,将会变成轴心国军的眼睛,而盟军呢?他们将在这里处处遭到打击。

    可是唐坦纳却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将军,是否可以考虑撤退?”

    听着副官小心翼翼的提出的这个建议,唐坦纳苦笑了一下:“我当然也想撤退,可是现在却太晚了。第6师已经封锁住了我们撤退的路线,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南安普顿如果这么轻易的就丢失,会给整个英国战局带来灭顶之灾的。”

    副官不再说什么了。其实这个时候的唐坦纳将军正在传递着一个强烈的信息:他们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希望!

    下午1点,轴心国军终于攻进了南安普顿,盟军转入了全面的被动巷战之中。而正和唐坦纳将军之前的担心完全一样,在南安普顿的那些英国人成为了轴心国军队的眼睛——成为了他们的指路者!

    唐坦纳抛弃了所有的幻想,在他给部下下达的命令中只有一条要求:所有的人都必须死战到最后一刻,除非希望全部断绝才允许投降。而为了表达自己坚定的决心,他把自己的司令部设立在了目标非常明显的市政府大楼里。

    从这一点上来说唐坦纳完全担的伤“勇敢”这两字所能表达的意思......

    ......

    “恩斯特元帅,请允许接受我的敬意!”斯特鲁普少校举起手,向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恩斯特.勃莱姆行了一个最标准的举手礼:“万岁——恩斯特元帅!”

    这个传说中神奇的男爵,这个在战场上百战百胜的元帅,此刻就站在斯特鲁普少校的面前。在战场上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畏惧的斯特鲁普少校却忽然发现自己此时的心情是如此的紧张。

    “我也必须表达我对你们的敬意。”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你们表现的非常出色,斯特鲁普少校,我听说你成功的击败了美军的王牌部队‘血色蔷薇’,我想大概我亲自指挥也无法做的比你更加出色了。”

    斯特鲁普少校的心情更加激动起来,他多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听到男爵对于自己的赞赏。

    “还有你,罗密欧上校。”王维屹把目光落到了罗密欧的身上:“我第一次在柏林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从来没有走上过战场的新兵,但现在却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合格的指挥官。我想女王陛下也会为你骄傲的。”

    “感谢您的称赞,男爵阁下。”罗密欧此时的心情和斯特鲁普少校是完全一样的:“我一直都无法忘记您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如果没有您,我想我大概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兵。”

    王维屹笑了笑:“好吧,收起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些恭维话吧......我们虽然已经进入了南安普顿,但是战斗却还远远没有结束。美国人和加拿大人依旧在顽强的抵抗着。先生们,在天黑之前完全切断美国人和加拿大人之间的联系。”

    “是的。”几名指挥官一齐大声回答道。

    此时他们已经非常清楚男爵的作战用意了,加拿大陆军第52师将成为最先被消灭的对象。这支在南安普顿制造了血案的部队很快将被愤怒之城份火焰所彻底的淹没......

    ......

    战斗完全按照王维屹的想法在进行着。随着德国国防军第9师的进入,英国皇家陆军第1师开始和“骷髅枪骑兵”开始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对加拿大陆军第52师的进攻上。

    法兰克已经没有办法指望从美国人那里得到增援了,此时唐坦纳的局面并不比法兰克好上多少。

    蜂拥而上的部队向加拿大人发起了一波高过一波的攻击,层层叠叠涌上来的士兵和装甲车,让加拿大人的每一次战斗都变得是如此的困难。还有那些英国普通民众,他们主动的向女王军提供着一切可能的援助。

    “抓住法兰克,让他接受公正的审判!”这句话还是不断的在英国人的嘴里传出。

    他们无法忍受一个外国人对于英国人的屠杀,而其实他们更加不能忍受的是,这个外国人居然来自于加拿大!这可是英联邦国家的一员,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为其国家首领及象征,而现在他们居然加入到了屠杀英国人的行列中,这让英国人高傲的心理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必须要给予他们一个沉重的教训,必须要教会他们如何对待尊贵的英国公民。于是在这样的心态下英国人所爆发出来的战斗热情是惊人的。

    法兰克也清楚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那些英国人的手里,否则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一个非常悲惨的结局。就算战斗到了最后一兵一卒他也必须要战斗到底!

    站在阵地上的法兰克从望远镜里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一幕:两个被抓住的加拿大士兵,正被一群英国平民殴打着。似乎这些英国人正在从两个加拿大士兵的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法兰克看到,两个自己的部下起初还在躲闪着,但随即便渐渐的失去了这样的能力。他们一动不动的趴伏在了地上,而那些英国人的殴打根本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

    这两个加拿大士兵,就这样被活活的打死了!

    法兰克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上帝啊,如果自己落到那些英国人的手里也一样会被活活打死的......

    “将军,我们的左翼遭到突破!”

    “将军,马鲁尔少校阵亡了。”

    一个接着一个坏消息传到了法兰克的耳朵里,他对此却无能为力,他能够下达的命令只有三个字:“知道了”。

    “知道了”?法兰克忽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悲哀,一个将军,一个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在这样的时候却只能够下达这样的命令吗?这会让自己成为笑柄,会让自己背上窝囊废的骂名的。

    他接到了唐坦纳的电话,甚至都不用唐坦纳询问,法兰克便主动开口道:“没有希望了,什么希望也都没有了,我的阵地很快会被敌人突破,我想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死的。”

    “法兰克将军,我这里的情况和你那差不多。如果真的无法坚持了,那么就向我们的敌人投降吧。”

    法兰克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凄凉:“谁都可以投降,但惟独只有我不可以。我亲眼看到了那些英国人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我会被他们活活的打死。我可以接受死亡的命运,但却无法接受这样的屈辱。所以到了最后一刻,我会用一颗子弹结束我的使命。”

    “那么,我想我只能祝您好运了。”唐坦纳沉默了许久后才说道:“大概用不了多少时候我们就会相遇了,当然,不是在战场上。法兰克将军,你说我们会去天堂还是地狱?”

    “您我不知道,但我一定会进地狱的。”法兰克自嘲似的说了这么一句。

    是的,法兰克此时完全可以确信,自己一定会在地狱里寻找到自己的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