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二十一. 愤怒之城

一千一百二十一. 愤怒之城

    “英格兰自由军”的声势没有得到任何缓解,反而开始向整个南安普顿蔓延。

    法兰克率领的加拿大人当出现在南安普顿之后很快便发现了不对。

    他们处处遭到袭击,那些游击队利用对当地地形的熟悉以及民众的支持不断打击着这些外来者们。原本意想中轻松的战斗却演变成了步步维艰。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法兰克就损失了超过20名的手下。

    尤其是在夺取了警察局后,“自由军”拥有了大量的武器和充足的弹药,他们甚至还有了两门老式的迫击炮,这对于加拿大人来说是非常让人头疼的事情。

    而且,更大的麻烦来源于南安普顿当地人对于“自由军”的支持。他们狂热的、毫无理由的站在了“自由军”的这一方,坚定的为他们提供着一切必须的帮助。甚至,他们也加入到了对加拿大人的直接袭击之中。

    南安普顿的枪声彻夜未停,双方居然提前开始了巷战。

    那些和职业军队交火并没有多少经验的游击队员,在经过了实战演练之后,积累起了不少的经验,他们已经渐渐的不再畏惧这样的战场,渐渐的变得越来越有信心起来。他们往往会占据一幢位置非常有利的房子,在那里不断打击着敌人,当实在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的时候,他们才会从容的从另一个方向撤离。

    往往费劲千辛万苦占领了那幢建筑的加拿大人,会发现他们在这里居然什么也都没有得到。

    这个时候的法兰克和他的部下,完全变成了瞎子一般。他们根本不知道主攻的方向应该在哪里,根本不知道要战斗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他们找不到愿意为他们带路的人,找不到愿意帮助他们的当地人。而那些该死的游击队,却随时随地可以在任何地方对他们展开袭击。

    法兰克现在开始感觉到,派加拿大人来对游击队进行镇压也许是个巨大的错误了。可是老实的说唐坦纳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巴克斯的部队同样也在遭到攻击,能够抽调的部队只有加拿大人了。

    这些让人头疼的游击队啊。

    法兰克组织起了庞大的兵力向重要据点南安普顿电视台发起了猛攻,拥有充足弹药的游击队,居然在电视台坚守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撤离。加拿大人辛苦的占领了这里。可是,当他们的主力才一离开,游击队又鬼魅似的出现了。薄弱的守军在游击队的冲击下,以及在电视台内部英国人的帮助下很快被迫撤离,电视台再一次落到了游击队的手里。

    而刚刚经历了独闯警察局这一壮举的安诺,再一次做出了让人震惊的举动。在加拿大人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的情况下,安诺决定接受南安普顿著名记者迈克尔在电视台对他的专访。

    他并不害怕什么,即便自己落到了政府军的手里,即便自己被那些政府军杀死,如果能够充分表达出自己的理想,如果能够充分唤醒所有的英国人,那么自己的一切冒险将全部是值得的......

    ......

    “安诺先生,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你是一个勇敢的斗士,我们同样也知道,在组建‘英格兰自由军’前您只是一个中学教师,是什么促使您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

    在外面连天的炮火中,迈克尔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女王陛下的流亡以及英格兰的沦陷。”安诺回答的非常快速,尽管这是没有任何提纲的一次专访:“在女王陛下流亡,非法的芬顿政府控制了英格兰的权力,以及美国人侵入后,我就认为让我深爱的土地已经沦陷了。这里是英格兰的土地,必须由英格兰人来管理,而女王陛下的王位是得到英国宪法和全体英国人承认的,任何人在不经过英国全体公民公决之前没有权力迫使女王离开这片她也同样深爱的土地......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走上了这条道路,无数正直的英格兰人都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

    “您的英勇让我钦佩。”迈克尔接口说道:“有传说您得到了某些势力的支持,是这样的吗?”

    “我得到了上帝和女王的支持。”安诺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显得非常圆滑:“当然,我还得到了所有正直的英格兰人的支持。而现在,我需要更加多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够促使我们走向新的胜利。”

    外面响起了“轰”的一声爆炸。迈克尔观察了一下安诺,但在这个游击队的领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畏惧:“让我们做一个假设,您已经取得了胜利,那么您准备怎么对待那些美国人和加拿大人?”

    “那是女王陛下应该做出的决定。”安诺脱口而出:“但是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会把他们全部赶走。我不会伤害他们,一个正直的英格兰人是不会做出这样事情的,除非那些美国人或者加拿大人还在做出危害英格兰的举动。”

    迈克尔点了点头:“据我所知,大半个南安普顿都加入了对你们的支持中。对于那些正在和你们浴血奋战,或者还在观望的英格兰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感谢所有人对我的支持,你们将让我们坚定胜利的决心。”安诺略略考虑了一下:“至于那些暂时还没有加入我们的人,我想同样表达我的感谢,起码他们没有站到我们的对立面,起码他们没有去帮助我的敌人。英格兰的同胞们,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了,女王陛下的军队和我们真正的盟友现在就在南安普顿外,胜利女神已经站在了我们一方。我们满腔的热血可以在这个时候沸腾了......你们有许多的选择,可以安静的躲在自己的家中平静的等待战争的结束......你们可以当一个墙头草,看到谁占据上风就倒向谁的一方......你们甚至还可以选择帮助我们的敌人去残杀自己的同胞们......当然,你们还有最后一个选择,就是和我们一起坚定的于侵略者战斗......”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和我们在一起战斗,你们会流血,甚至会死亡,但是我相信,当我们取得胜利的那一天到来,你们的家人会为你们感到无比的自豪。他们会指着烈士公墓的某一块墓碑骄傲的说,‘看啊,这是我们的父亲,他曾经为了这个城市的自由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当女王陛下的旗帜在英格兰的每一个城市猎猎飞舞,他们会骄傲的说,‘看啊,在这面旗帜上,有我们父亲的光荣’。南安普顿的英格兰公民们,我想,这才是我们每一个真正的英格兰人应该做的事情,这才是我们每一个真正的英格兰人应该做出的选择!”

    彼得罗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低声在安诺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

    其实不用询问,迈克尔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安诺先生,您的勇敢和镇静让我钦佩,我想加拿大人已经重新对电视台发起了攻击,那么我们这次的采访可以到此为止了,我可不想在胜利之后被人说,看啊,这就是伤害安诺先生的人!”

    安诺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喜欢迈克尔的幽默:“感谢您能够给我这个机会,我想如果没有战争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有上电视的机会。我还想对所有的南安普顿公民说一句话,‘命运许多时候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命运女神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对你微笑’......”

    对安诺的专访很快传遍了整个南安普顿,其造成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尤其安诺嘴里说的那些还在迟疑观望的人,他们中有许多人因为安诺的讲话而放弃了内心的自私与懦弱,勇敢的加入到了“自由军”的行列之中。

    “命运许多时候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命运女神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对你微笑。”

    安诺所说的这一句话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了无数英国人的心中......

    法兰克的压力一下便增加了,他惊恐的发现,此时此刻的他不得不面对整个南安普顿的反抗了。那些出现在大街小巷的英格兰人,他们使用着老式的武器不断的对敌人发起袭击。也许陈旧破败的武器并不能对加拿大人造成多大的杀伤,但是这样的觉醒才是最让人畏惧的。

    而且这些英格兰人在战斗中表现出了足够的智慧,他们会有选择的聚集在一起,然后突然对那些落单的加拿大士兵发起袭击,杀死他们的敌人,夺取敌人们的武器。

    在一个南安普顿随处可见的咖啡馆里,两个加拿大士兵走了进来。

    在轴心国空军不断的轰炸下,这座咖啡馆是为数不多的还保持完整的,而且在战斗如此激烈的情况下,这家咖啡馆居然还在正常营业着。

    两个加拿大士兵已经非常疲劳了,他们需要喝上一杯咖啡,然后好好的休息一下。这家咖啡馆的老板和侍应表现的非常热情,老板甚至亲自为加拿大人端来了咖啡。

    并不是每个南安普顿人都那么反对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的......两个加拿大士兵觉得自己多少找到了一些安慰......

    他们一边品尝着美味的咖啡,一边讨论着战争的走向,顺带着还不忘了诅咒一下那些该死的游击队。可是喝着喝着,他们渐渐觉得自己的眼皮变得沉重起来,他们努力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可是不管怎么样也都做不到。再也支持不住的他们一头栽倒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呼呼入睡。

    老板脸上的笑容忽然失去了,他沉稳的来到了加拿大士兵的面前,拿走了他们的武器,然后将其中的一支枪交给了自己的店员:“塞纳,战斗或者屈辱的活着。”

    塞纳接过了枪,能够看的出他的手有一些颤抖。他努力的举起了枪,闭上眼睛朝着加拿大人开了一枪。大概是太过于紧张了,如此近距离的一枪居然还偏离了目标。

    “不要忘记安诺先生的话,‘命运许多时候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命运女神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对你微笑’......”老板表现的要沉着冷静的多,他举起了枪,毫不犹豫的两次扣动了扳机。

    当他离开咖啡馆的时候,有些不舍,毕竟在这里他耗费了许多年的心血。可是没有什么,即便这家咖啡馆最后被毁灭了,这里的主人也为自己深爱的土地战斗过。

    就和每一个正在觉醒并且勇敢的加入到战斗中的英格兰人一样......

    ......

    局势对于美国人和加拿大人来说越来越不利了,在安诺的讲话之后,整个南安普顿已经提前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战场,几乎这里的所有英国人都加入到了反抗之中。在几个小时之内,法兰克所指挥的加拿大第52步兵师的伤亡居然超过了300人。

    这让法兰克恼火、沮丧,和轴心国军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他就损失了那么多的部下,而且动乱丝毫没有平息的样子,反而愈演愈烈。一旦天亮,轴心国军重新发起进攻的话,这会给防御作战带来巨**烦的。

    必须要用更加强硬的手段来对付那些叛乱者们,告诉他们,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30多个被俘的英国人被带到了法兰克的面前,法兰克冷冷的盯着他们,然后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迸出来似的说道:“告诉我,自由军的总部在哪里?你们的同伴都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一个也都没有。

    “告诉我,告诉我!”法兰克几乎是在那里咆哮起来:“否则我会把你们每一个人都枪毙!”

    终于又人开口了:“你要问自由军的总部在哪里吗?你想要知道安诺先生在哪里吗?我可以回答你,自由军的总部就在这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安诺先生!”

    回答的非常平静而镇定,但这却让法兰克倒吸了一口冷气。在这个英国人的脸上,他看不到丝毫的害怕。但是,法兰克却感受到了害怕。这些英国人好像受到了什么魔咒一般,完全把自己的生死忘记了。

    不,这样的情况必须得到坚决而彻底的控制......

    他挥了一下手,十多个士兵举起了手里的枪,法兰克冷冷地说道:“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你们知道的一切。否则,我会下令我的士兵向你们开枪,以平定叛乱的名字!”

    那个最先说话的英国人轻蔑的笑了一下......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就和安诺先生说的一样,即便他们死去,他们的后人也会用崇拜自豪的心情永远的记得他们。

    “命运许多时候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命运女神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对你微笑”!他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

    “命运许多时候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命运女神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对你微笑”!每一个英国人在枪口下都说出了这样的话。

    法兰克几乎是颤抖着下达了开枪的命令......他心里那种不祥的感觉正在急剧升起,盟军已经无法再控制住这座城市了......

    ......

    “敌人开始混乱了,他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够掩盖内心的混乱。”看着一地英国人的尸体,王维屹平静地说道:“从现在开始,南安普顿将成为一座愤怒之城!”

    愤怒之城——南安普顿!

    安诺的整个身子都因为愤怒和伤心而颤抖起来。这些地上的尸体都是自己的同胞,他们为了自由而战,但现在,他们却遭到了残酷的屠杀。报仇,报仇!报仇的怒火充斥着安诺整个身体!

    迈克尔手中的照相机忠实的记录下了这一切,尽管他的愤怒和安诺是完全一样的,但他必须要控制住自己履行一个记者的责任。他要告诉所有的英国人,那些残暴的侵略者到底做了一些什么!

    “安诺,保持你的冷静。”王维屹的声音挺起来还是如此的平静:“这将使所有的人都彻底断绝最后的一丝幻想,他们会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们会知道必须用最坚定的战斗才能够保证自己的生命和自由。即便是那些还在为侵略者效劳的英国人,他们的内心也会因为这次残酷的屠杀而产生动摇。”

    “是的,莫约尔先生,诚如您所说的,南安普顿,从现在开始,将成为一座愤怒之城!”安诺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在,战斗就永远不会停止!”

    永远——只要还有一个人活着,战斗就永远不会停止!

    “命运许多时候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命运女神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对你微笑”!安诺的这句话正在开始得到印证。

    淅沥沥的雨水开始落下,雨水和地上的血水混合在了一起,悲伤的在南安普顿流淌着。

    愤怒之城将在这一刻爆发出她最强大的呐喊之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