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九. 南安普顿之战

一千一百十九. 南安普顿之战

    外号“血色蔷薇”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6旅放下了武器。

    在这场战争中,他们蒙受了巨大的伤亡,但他们选择投降的时间却并不晚。恩里克上校和他的士兵们给自己选择了一条自我救赎的道路。

    而随着“血色蔷薇”的失败,南安普顿的大门已经被完全打开了。当得知了这一消息之后,唐坦纳将军并没有责怪恩里克上校,如果是自己处在那样的绝境上,自己也一样会投降的。一个军官在任何时候做出的抉择,总是有他的道理的。

    现在,唐坦纳考虑的并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如何应付几个小时之后就会到来的决战。

    南安普顿绝对不能丢失到敌人的手里,否则这将会给战争带来难以挽回的影响,而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唐坦纳还是对能够成功防守住这个城市充满了信心。他还拥有一个装甲师和一个步兵师的力量,还拥有充足的装甲车和大炮。只要能够在这里继续坚守上一段时间,那么他可以确信,在增援到达之前,战争的局面将会发生改变。

    现在唯一让他头疼的事情,只是在南安普顿那些英国人的情绪问题。

    在轴心**到达后,很明显这些早就对盟军心存不满的英国人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在此期间甚至发生了几起针对美军的暴力袭击行为。尽管没有给美军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但冒出这样的苗头显然是唐坦纳不愿意看到的。而且更加让他头疼的是,他还不能用武力的形式对南安普顿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否则这将引起英国人的激变。

    每每想到这些问题,唐坦纳总是觉得有些自己的精力不够用了。

    还有那天不断出现在头顶的敌人飞机,天天都给盟军带来损失,它们似乎连一分钟的时间都不愿意耽搁。不停的将炸弹一枚枚的扔到南安普顿,不停的摧残着这个城市的抵抗决心。或者说的更加准确一些,是不停的摧残着美国人的抵抗决心。

    盟军的空军呢?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空军到哪里去了?起先它们还能够和敌人的机群战斗。但随着损失的不断增加,盟军空军正在迅速失去制空权。而这是最让人担心的。制空权对于整个战争来说意味着什么,唐坦纳再清楚不过了。随着“血色蔷薇”的失败,盟军对于南安普顿的支援已经变成了零星的出现,对战局不能起到任何的帮助作用。

    唐坦纳实在想不出随着敌人“新海狮计划”的开始,盟军的处境为什么会被动到了这样的境地。

    1966年的10月12日,随着黎波斯顿之战的结束,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出现在了南安普顿。女王陛下的旗帜正在南安普顿的战场重新飘扬。而在南安普顿,有人发出了巨大的欢呼,传单也开始频繁的出现在了这个城市。

    ——让我们为了女王陛下而战!

    这样的口号被南安普顿越来越多的英国人所知晓,他们秘密的集结起来。秘密的制定行动计划,秘密的准备迎接女王陛下军队的到来。

    天佑女王——天佑英格兰!

    对于唐坦纳来说,倒也不是全部都是坏消息,在11日夜,第一支增援部队终于到达了南安普顿。那是法兰克少将指挥的加拿大陆军第52师,这也是加拿大在英国唯一的一支部队。

    “现在局势非常混乱,我们的指挥部里早就不知所措了......”法兰克如此告诉唐坦纳:“轴心**忽然在伊斯顿进行登陆作战,完全打乱了我们之前的部署。大量的部队和装备都拥挤在普利茅斯,让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重新做出部署。唐坦纳将军。我必须诚实的告诉你,短时期内南安普顿的防御力量不会得到明显加强,但是这一消息必须被严格保密......”

    唐坦纳默默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一点不用法兰克交代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毕竟消息一旦传开会对军心造成严重影响的。

    “当然,也不全都是对我们不愉快的消息。”似乎是要宽慰唐坦纳,法兰克接着说道:“有两只部队正在从阿金塞和赫摩尔亨克调动,这是原本做为预备队使用的。它们的指挥官已经得到了甘德拉将军的命令,一切顺利的话,将会在明天晚上到达。”

    唐坦纳轻轻出了一口气,无论敌人的攻势多么强大,起码自己坚持到明天晚上还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将军,您的电话,是甘德拉将军打来的。”

    唐坦纳心里“咯噔”了一下,他隐隐的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他接过电话默默的听着,默默的点头,然后又默默的挂断了电话。当他转过身子的时候,满脸都是苦涩。

    过了许久他叹息了一声:“看来明天晚上我们等不到增援部队了......从阿金塞和赫摩尔亨克出来的部队,都遭到了游击队的袭击,而且是规模很大的袭击。你能够想象吗?游击队居然动用了武装直升机和坦克、该死的,他们到底是从哪里获得这些装备的?我们的军队都蒙受了损失,他们的指挥官认为在游击队的威胁没有解除之前他们无法按时到达南安普顿......”

    法兰克也不禁苦笑了一下。其实之前盟军指挥部已经意识到了游击队的问题,但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却没有太好的选择。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游击队不会出现在了阿金塞和赫摩尔亨克,可是现在这个希望也落空了。

    而且从唐坦纳的话里,游击队根本不是什么骚扰性的作战,根本就是大规模的进攻。

    “看来,在很长的时间里只能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了......”唐坦纳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防空警报尖利的响了起来,唐坦纳默默的来到了窗户边,看着显得有些混乱的军营,他的心情还是那样的暗淡。总有一个声音在他的心里响起,失败的脚步正在一点一点的走向南安普顿......

    ......

    到达南安普顿的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并没有过多的调整。在罗密欧的指挥下他们迅速对这个城市发起了进攻。

    此时的女王军士兵上下士气高涨,他们所爆发出来的战斗热情就连罗密欧也为之吃惊。要知道就在去年的时候,这支部队才刚刚组建起来。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而随着战争的进程。这支部队却已经成为了女王陛下所能够信赖的最精锐的一支武装。

    一面面飘扬着的旗帜,似乎在那宣告着所有士兵们的决心。一门门张开血盆大口的大炮,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尝敌人血肉的味道。一辆辆整装待发的坦克,正发出咆哮等待着最后命令的下达。

    不需要再做任何的战争动员了,所有的军官和士兵们都知道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1966年10月12日,随着罗密欧的命令,南安普顿大决战爆发了。南安普顿。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在经受了来自空中的轰炸后,现在必须应对来自地面的威胁了。

    所有的人都抛弃了幻想,每一个人都很清楚他们的责任——用战争的方式来结束战争!

    当炮声开始喧嚣。当坦克发出轰鸣,火焰将是这里的主要节奏,枪炮声将是这里的主要旋律。除非有一方率先支持不住而倒下,否则这样的战争乐曲绝对无法停止。

    巴克斯少将非常感激“莫约尔中校”能够提前找到自己,否则现在自己的部队也已经在炮火中蒙受着损失。当然。他知道“莫约尔”绝对不是那个人的真实姓名,可是那又有什么呢?他叫什么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重要的是对方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

    “游击队已经在阿金塞和赫摩尔亨克阻挡住了敌人增援的脚步......”从伦敦赶来的普洛斯喘息了一下:“而在普利茅斯方面,我们也在持续给盟军施加着压力,这也就是说短时间内南安普顿的盟军必须孤军奋战了。”

    王维屹点了点头。他对目前的局面非常满意。一个完整的战争,如果事先经过精密的策划,那么战争的过程看起来激烈,其实是不用付出太多代价的。

    “你的部队还必须等待,巴克斯将军。”王维屹喝了一口巴克斯亲自为自己端来的英国红茶,说实话口味并不怎么样:“我估计今天的战斗将会非常激烈,尤其是在加拿大的部队到达之后,唐坦纳先生会增加许多幻想。啊,巴克斯将军,你对于那位法兰克将军有什么了解吗?”

    巴克斯想了一下:“这是一个对美国人非常忠诚的加拿大人......莫约尔中校,我不认为他有投靠我们的可能。至于他的部队,还是具有一定战斗力的,这支部队曾经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而且在某些战役里表现的非常抢眼,我认为这是夺取南安普顿的一个障碍。”

    “那么就把这个障碍的注意力从战场上调走......”王维屹笑了笑,把目光投向了普洛斯:“普洛斯先生,来南安普顿钱我让你办的事都办妥了吗?”

    “是的,我们已经联系上了南安普顿的地下抵抗组织领袖安诺先生。”普洛斯很快回答道:“现在安诺先生就在外面等待着您的接见。”

    巴克斯每一个字都听的非常清楚,他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安诺和他所指挥的游击队“英格兰自由军”在英国还是拥有一定知名度的,之前盟军也有过几次对“英格兰自由军”的清缴行动,也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但却始终无法把安诺和他的武装彻底消灭。当然,这也迫使“英格兰自由军”的活动不得不转移到了地下......

    当安诺进来的时候,表现的非常恭敬,他也同样不知道王维屹的真实身份:“莫约尔先生,我已经接到了斯蒂芬公爵的命令,我和我的自由军从现在开始将完全接受您的指挥。”

    斯蒂芬公爵?这个名字让巴克斯有些吃惊,那些浑身是病的老人吗?是他在指挥着这些地下抵抗组织吗?啊,那些笨蛋的情报机构。在情报里把斯蒂芬公爵描述成了一个毫无威胁,风烛残年的老家伙了。可就是这个老家伙,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改变战争的走势。

    “告诉我自由军的现状。”王维屹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的。我们现在能够动员起来投入战斗的大概有五百名武装人员,这可都是在政府军的围剿下造成的。本来我还拥有更加多的力量。”安诺说到这里有意无意的朝巴克斯看了一眼,似乎在发泄着什么不满:“这些武装人员分散在南安普顿各处,我随时可以将他们组织起来。但是我们面对的问题是缺乏弹药,而且我们的武器也非常的陈旧了。”

    王维屹平静的听着,然后忽然对巴克斯说道:“巴克斯将军,你能够为他们解决面临的问题吗?”

    巴克斯很快点了点头:“当然,我可以向他们提供足够的武器和弹药。安诺先生,我还会为你准备好卡车,当然,卡车司机可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

    “我们有足够会开汽车的人。”安诺冷冷的说了一句。

    他一直都巴克斯这个老对手心存不满。之前在围剿自由军的战斗中,巴克斯所指挥的部队表现的是最卖力的,自由军在他的手上没有少吃苦头,一直都被游击队视为最大的敌人,对于他的痛恨程度甚至超过了那个美国人唐坦纳。

    安诺可不知道“莫约尔先生”是通过什么手段把巴克斯这样的人也拉拢过来的。但他可不想和这样的人合作。不过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一来他确实需要充足的武器弹药,二来斯蒂芬公爵对自己下达的命令已经非常明确了,在南安普顿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服从“莫约尔中校”的指挥。

    可是,等到战争胜利之后自己必须和巴克斯好好的清算一下旧账。

    王维屹可不会想到这个家伙心里在打的算盘:“行动必须要快。必须给予正面部队以最快速和最有力的支援。安诺先生,一个小时之后我需要你的人立刻把巴克斯将军为你们准备的武器弹药运走,在今天晚上,你和你的人必须在南安普顿爆发全面起义,以最大限度的吸引住美国人的注意力!”

    “莫约尔先生,对于您的要求我完全可以做到。”安诺显得非常的有信心:“我的人无时无刻都在做着准备,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投入战争。”

    他不敢在这里耽搁太长的时间,很快匆匆离开了巴克斯的指挥部。

    巴克斯看起来略略有些担心:“莫约尔先生,一旦自由军的起义爆发,如果唐坦纳调动我的部队怎么办?”

    “巴克斯将军,有些担心是不必要的。”王维屹的嘴角露出了一些笑意:“在自由军起义的时候,我想你的部队也同样遭受到了那些‘叛军’的进攻。”

    巴克斯怔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莫约尔中校”话里的意思......

    ......

    炮弹不断的在南安普度喧嚣,一阵阵激荡起的火光将整个战场都完全包裹起来。双方的士兵都在这片土地上进行着舍身忘死的搏杀。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倒下、死去,死神的阴影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边。

    进攻的并不是特别顺利,敌人强烈的抵抗决心在战场上展露无遗。他们并不愿意轻易失去战场,并不愿意把南安普顿这座对英国战争来说重要无比的城市拱手交给敌人。

    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蒙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他们几次的进攻都在盟军顽强的抵抗下遭到了失败。这让罗密欧有些恼火,他希望自己是第一个走进南安普顿的军官。

    要知道,他的身份可有一些不一般,他非但是英**官,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还是王室成员。在对英国的登陆作战里,德国人发挥出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女王军似乎成为了起到辅助作用的配角,这让心高气傲的罗密欧决定用一场接着一场的胜利告诉所有的人,英国人的军队同样能够成为战场上的主角。

    可惜的是对面的敌人似乎并不太愿意配合。他们从南安普顿之战一爆发便投入了大量的精锐部队,在几次的战斗中,那些美军所表现出来的战斗素质和顽强的战斗精神都让他们成功的完成了一次次的防御作战。

    更加让罗密欧觉得有些焦虑的,是罗森爵士的询问。做为女王政府的首相,做为一个参加过全部三次世界大战的老兵,罗森爵士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离开过这个战场。

    罗密欧很坚定的告诉罗森首相,战争正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他唯一要考虑的只是在什么时间夺取南安普顿,而不是是否能够赢得胜利。

    但是罗密欧自己却非常清楚,南安普顿之战的艰苦程度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