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八. 血色蔷薇

一千一百十八. 血色蔷薇

    在南安普顿发生的战争,从一开始便进入了惨烈的状态。

    这是双方两支王牌部队之间的较量:骷髅枪骑兵——血色蔷薇!

    其实从更多意义上来说,战斗到现在已经和战争无关了,双方更加关心的是彼此的荣誉。他们可以忍受失败,但却绝不可以丢失军人应有的荣耀。这是任何一个真正的军人都无法忍受的。

    也正是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尽管战局已经已经对自己不利,但恩里克上校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而在这个时候,在南安普顿指挥着战斗的唐坦纳却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拒绝了向恩里克上校增派援军的建议。

    唐坦纳是个用兵非常谨慎的将军,他绝对不会在战局没有明朗的情况下轻易做出决定。从前线的战斗来看,36旅很明显的已经落在了下风,而如果在这个时候调派用来包围南安普顿的主力的话,必然会遭致不必要的损失。与其这样,不如让恩里克上校和他的“血色蔷薇”尽可能多的拖延时间,尽可能多的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为此,他专门给恩里克上校下达了命令:在无法继续坚守的情况下允许放弃所有阵地!

    实事求是的说,唐坦纳的这个决定其实并没有多少错误的地方,也无法被指责,但是随着战争形势的变化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同的。

    从中午开始,德军明显加强了攻势,斯特鲁普少校和他的“骷髅枪骑兵”得到了新的增援,这让他们的力量一下便得到了极大的增强。而对于斯特鲁普少校的对手来说,他们的力量却依旧在不断的损耗着。

    双方实力的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恩里克上校始终都坚持着“血色蔷薇”的一个信条:“不到最后的一分钟,永远不要轻言撤退!”

    这是一个勇敢者的宣言,但是这样的宣言也往往会给“血色蔷薇”的历任指挥官带来很大的困扰,他们必须忠实的执行这一宣言,否则将会被视为对“血色蔷薇”的背叛。

    尤其恩里克上校更是如此。他忠诚、勇敢,但却又古板、固执,他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前辈的正确性,从来不会尝试去改变一些什么。“不到最后的一分钟,永远不要轻言撤退”,这句话已经在他的脑海里生根发芽。

    面对敌人凶猛的进攻,他投入了手里的最后一支预备队,甚至连他本人也都出现在了最激烈的第一线。能够指责他什么吗?不,你什么也都指责不了,相反每一个指挥官都希望拥有这样一个勇敢的部下。

    只是现在看来恩里克上校的勇敢似乎在今天用错了地方。

    第36旅的多处阵地已经遭到突破,全旅伤亡异常惨重,尤其在失去了空中的保护后,那些可恶的敌人的飞机开始肆无忌惮的肆虐着他们的阵地,整个阵地都被包裹在了浓烟和爆炸中。

    情况变得非常艰苦起来。但即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恩里克上校也根本没有放弃。他下令全旅开始收缩兵力,集中兵力于几个重要的核心阵地,在他看来,他是完全可以坚持到明天的。

    在这块叫“黎波斯顿”的英国土地上他势必可以留下自己勇敢善战的名声......

    但是,此时的轴心国军指挥官强纳尔将军也开始主动发起了变化......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被他下令从左翼开始迂回,绕到黎波斯顿战场的后翼,完成对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6旅的包围。

    恩里克上校和南安普顿都没有能够及时发现德国人的企图......如果说黎波斯顿之战是个悲剧的话,那么这就是悲剧的开始。在现代的战争里,仅仅依靠着勇敢和忠诚,已经无法为自己的国家取得胜利了。

    而为了迷惑敌人,强纳尔甚至还持续的向前线增兵,在一线战场上,除了那些武装党卫军的德国士兵们,还开始出现了大连德国国防军的士兵。而这一新的情况让恩里克上校的内心再次充满了骄傲:自己是在同时和党卫军以及德国国防军开战!就算失败,自己也可以高昂着头颅离开这里!

    “骷髅枪骑兵”从战斗一开始就表现的非常抢眼,而恩里克也把其当成了自己的主要目标,他知道“骷髅枪骑兵”的赫赫威名,那是德军王牌中的王牌。但那又有什么呢?自己的部队同样也是美军王牌中的王牌!

    王牌对王牌!

    即便自己真的失败了,但只要能把“骷髅枪骑兵”牢牢的阻挡在阵地之外,他也将获得巨大的荣誉。不,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他心爱的“血色蔷薇”!

    在“血色蔷薇”的荣誉室里,悬挂着每一任指挥官的照片,恩里克上校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把自己的照片悬挂上去,因为他觉得没有战功的照片悬挂在那里是可耻的。然而,当这一次的战斗结束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自己的照片悬挂到荣誉室中最醒目的地方了。

    枪炮声变得更加激烈起来,但是恩里克上校内心的热血也在无可遏制的燃烧起来......

    下午12::30,一直保持着强劲态势的“骷髅枪骑兵”忽然放缓了攻势,这让人有些不解。恩里克上校能够给自己的答案大概只有一个:敌人也同样陷入了疲劳期。

    13:00,在经过短暂休整后,“骷髅枪骑兵”再次投入攻击,而这个时候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到了恩里克上校的耳中:在自己部队的侧后方发现了敌人的部队。

    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指挥官,恩里克上校很快明白这是敌人企图要包围自己。他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在敌人的包围圈没有形成之前立刻撤离战场,但是,这会让正面的敌人趁势追击,同时,如果侧后之敌动作迅速的话,36旅依旧有被包围的可能。第二种选择,是继续指挥部队坚守在这里,一直等到增援部队的到达为止。

    没有多少的犹豫恩里克上校就选择了第二种方案......

    “不到最后的一分钟,永远不要轻言撤退”。“血色蔷薇”的话牢牢的在恩里克上校的心里生根发芽。并且他自己也觉得后一种方案更加可行一些。

    此时,36旅已经蒙受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伤亡,恩里克上校将他们全部都集中到了黎波斯顿的三个核心阵地,并且向唐坦纳将军汇报了目前的状况,请求正在向南安普顿运动的援军尽快到达与自己完成汇合。

    三分之一的伤亡,半天多的时间就蒙受了三分之一的伤亡啊,这让恩里克上校的心在流血。但是这份痛苦他绝对不能在自己部下的面前表现出来。身为一个高级指挥官,冷静不管在什么时候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但是,恩里克上校在此时并不知道正是自己的这个决定彻底葬送了“血色蔷薇”最后的一线生还希望!

    德军的攻势骤然加强了,大量的装甲车和士兵一波波的涌了上来,天空中的飞机和地面的炮火疯了似的加入到了攻击作战之中,在最短暂的时间里,黎波斯顿的三个核心阵地都蒙受到了大量钢铁的攻击,阵地几乎被摧毁大半,而伤亡也骤然增加起来。到了这个时候,恩里克上校开始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决定未必就是正确的了。

    不光如此,南安普顿的局势也开始出现了变化。英国皇家海军加入到了对这个城市的攻击之中。到现在为止,即便唐坦纳想要对恩里克上校增援,似乎也已经有心无力了。

    “我不知道是否还能够继续坚持......”在接到唐坦纳将军的电话之后,恩里克上校罕见的变得迟疑起来:“敌人的进攻非常凶猛,我们的伤亡已经大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但是,将军,我会尽到自己努力的。”

    我会尽到自己努力的——其实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恩里克上校大约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失败。

    15:00,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忠诚成功的完成了对黎波斯顿的包围,至此,素有“血色蔷薇”之称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6旅已经断绝了最后一丝撤退的希望。

    强纳尔是绝对不会让这快到嘴的肥肉溜走的,他迅速下令骷髅师之第三侦察装甲营,第三装甲突击营,第三装甲战斗工兵连全部投入到攻击作战之中,并下达了在22点前歼灭“血色蔷薇”的命令。

    大批的德军出现在了战场,生力军的加入让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血色蔷薇”蒙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恩里克上校已经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了,现在他唯一可以做的,只是希望能够依靠将士们的勇敢来改变这一被动的局面,但是这一希望看起来却又是如此的渺茫。

    炮弹不断的从空中和地面落到美国人的阵地上,一声声的爆炸,似乎是死神在那里发出咆哮。不断的有美军士兵东西啊,鲜血冲洗着阵地,飞溅的泥土和石块埋葬了一个个年轻士兵的生命。

    从这一刻开始“血色蔷薇”的命运便已经被注定了。

    16:00,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在罗密欧的指挥下从“血色蔷薇”的后方发起进攻,这对于恩里克上校和他所指挥的部队来说是致命性的。

    但是让人敬佩的是,即便到了这一时刻,“血色蔷薇”也依旧表现出了强悍的战斗力和勇气,他们在每一寸阵地上和敌人进行着反复的绞杀。“血色蔷薇”这一荣耀无比的称号,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现在从来都是激励他们的源泉所在!

    人可以死,但却绝对不能屈辱的死去!

    随着轴心国军的逐步压缩,“血色蔷薇”的阵地越来越小了,到了18:00的时候,三个核心阵地中的两个已经落到了敌人的手里,全旅伤亡、被俘、失踪过半,剩下的士兵和伤员只能龟缩在了最后一个狭小的阵地里。

    枪声暂时停止下来了,但是每个美军士兵都很清楚,当下一次枪声响起来的时候将是对他们命运审判的最后一战!

    恩里克上校看到无数的伤兵正在阵地里发出痛苦的呻吟,他们缺乏必须的药品和足够的医生,面对这一情况恩里克上校也毫无办法。他不是魔术师,无法变出伤员们所需要的一切。

    “上校,您的电话,德国人那里打来的。”

    恩里克上校判断这是一个劝降的电话,那些德国人大概是太小看自己了吧,哪怕到了最后的时候自己也绝不会投降的,但他还是接过了电话,他要听听那些德国人会说出什么样可笑的话来。

    “我是斯特鲁普少校。”

    “我是恩里克上校。”

    “上校,您好,我必须要说明的是,我不是来劝降的,因为我曾经听说过‘血色蔷薇’和你们的那句名言,我想你也会断然拒绝我的投降建议的。”

    恩里克上校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是的,对方虽然是敌人,却还是能够了解自己的。

    “上校,我向您提出一个建议,今天一天的战斗让我们彼此都付出了很大的损失,也有了大量的伤员,而据我所知,您的伤员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因此我建议您把那些伤员全部从阵地里送出来。”

    恩里克上校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斯特鲁普少校的声音继续响起:“您可以放心,运送伤员的士兵我们绝对不会扣押,而且我们会暂时停止进攻两个小时。”

    “你们愿意放弃宝贵的时间?”

    “是的,和生命相比时间是次要的。您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拒绝我。但是我希望您能够仔细考虑我的建议。”

    “不,我相信你,斯特鲁普少校。”恩里克上校的回答非常肯定:“一个能够提出这样建议的人绝对会信守自己的诺言。身为一个敌军的指挥官,我必须要对您的绅士行为表示感激,真希望能够看到您。”

    “我也非常希望能够看到您。”

    电话被挂断了,当“血色蔷薇”的美军士兵们从恩里克上校的嘴里听到这一消息后,他们就和上校一样无法置信。这可是战争,谁都知道战场上的一秒钟对于胜负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德国人却还是甘愿牺牲这一宝贵的时间,而为的,却只是为了挽救敌人的生命。

    他们死战到底的战斗意志开始在不知不觉中降低了......

    重伤员被送出了阵地,德国人信守了自己的诺言,他们非但没有扣留那些运送伤员出来的美军士兵——尽管这对下一次的战斗是非常有利的,而且他们还迅速对伤员们进行了及时的治疗。

    回到阵地里的美军士兵把他们遇到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同伴们,原本就在开始减少的决心变得进一步减弱起来。

    “战场上的绅士”这一传说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而现在的敌人却给他们演示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绅士。和这样的敌人作战,即便死战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呢?

    伤员的运送工作仅仅只有进行了一个小时,当斯特鲁普少校的电话再次到来的时候,恩里克上校说道:“少校,你现在可以进攻了,我们的伤员已经全部被运送出去了。”

    “不,两个小时,我承诺过两个小时之后进攻。”斯特鲁普少校回答的非常坚定:“一个绅士做出的诺言是无法轻易改变的,哪怕为此要蒙受上非常重要的损失我也愿意。上校,趁着这段时间你应该好好的休整一下你的工事,并让你的士兵得到充分的休息,因为下一次的进攻将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进攻!”

    恩里克上校完全相信,在他的内心里忽然便升腾起了一个之前根本想都不会想的念头:和这样的敌人作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对方是穷凶极恶的敌人,他发誓自己会血战到底,无论要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是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的敌人啊。

    他在那里沉默了许久许久,然后才缓缓地说道:“斯特鲁普少校,如果我在这个时候投降耻辱吗?”

    “不,上校,这个时候投降非但不是耻辱,反而是您至高无上的荣誉。您和您的部队已经无法挽回失败的命运了,继续战斗下去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而您的决定将挽救他们的生命。尽管这会让您的个人名声遭受到一些玷污。”

    恩里克上校淡淡的笑了一下:“是啊,我的个人名声会收到玷污,但是我却已经决定了。斯特鲁普少校,一个小时之后,我会带着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6旅的士兵们走出阵地投降。”

    这就是“血色蔷薇”最后的命运,飞机大炮坦克没有让他们屈服,但是一次绅士的行动却让他们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决心。很多时候在战场上战斗已经并不再是全部了。

    血色蔷薇这一支部队——恩里克上校是第一个投降的指挥官。

    可是当走出阵地的时候,恩里克上校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耻辱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