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七. 骷髅枪骑兵

一千一百十七. 骷髅枪骑兵

    南安普顿的天空已经被战火淹没。

    飞机频繁的出现,大量的炸弹、燃烧弹雨点一般的落了下来。所幸考虑到战后的重建问题,轴心*并没有使用威力更大的武器。对于南安普顿的英国人和驻守在这里的盟军来说,这大概是他们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吧。

    唐坦纳指挥的盟军也在拼命的做着还击,而不断增援到的盟军空军,也在狭小的空间里和轴心国的空军做着殊死的搏杀。谁也不愿意轻易放弃战斗,谁都知道南安普顿对于整个战争来说意味着什么。

    天空在呼啸,大地在呼啸,炮声在呼啸。南安普顿变成了战场,这里即将被鲜血和尸体所塞满。

    很明显,在激烈的空战中,准备并不充分的盟军空军正在逐渐的失去空中的优势,他们在轴心国强大空军的攻击下节节败退,正在一点一点的失去战场的主动权。

    这是让唐坦纳忧心忡忡的,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他无法亲自赶往天空,亲自参加这火热的战斗。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自己的战机能够尽可能的在天空多坚持一段时间,尽可能的能够为自己多拖延一段时间。

    然而现在看起来,即便连这点愿意似乎也很难被实现了。

    一架盟军战机在空中冒出了浓烟,它竭力的想要控制住,但这却是很难达到的目标。飞行员从机舱里弹了出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机向着地面栽去。而飞行员的命运,比起自己的飞机来也好不了多少。当那朵白色的降落伞云散开后,迅速成为了敌人战机的目标,无情的子弹冷漠的完全没入了他的身子,那朵白色的云瞬间便凋零了。

    这只是整个空战的一个缩影而已。

    空战进行到了现在,每一个注视着的盟军指挥官都知道他们即将失去来自空中的支援,他们即将冒着头顶的轰炸和子弹来应付来自地面的进攻了。这大概是他们最悲哀的地方了吧。

    “强纳尔将军,我想我们可以开始进攻了。”

    强纳尔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上校,你知道吗。男爵阁下正在南安普顿。”

    科尔汉姆上校大吃一惊,他难以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上帝啊,男爵阁下居然在南安普顿?那些疯狂落下的炸弹万一误伤男爵阁下的话,那么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可是我们不用担心。”强纳尔的内心大概充满了对男爵的信心:“我的父亲一直告诉我,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颗子弹可以伤害到男爵,没有任何一颗炮弹能够寻找到男爵的踪迹。也许当我开始进攻的时候,男爵阁下会给我们一个天大的惊喜。”

    科尔汉姆上校耸了耸肩,他可没有强纳尔将军那么强大的自信心。

    强纳尔收住了笑容:“上校,开始吧。第二骷髅步兵团,第三骷髅装甲团率先投入进攻。今天夜里之前。将南安普顿外线守军全部清除干净!”

    “是的。将军阁下。”科尔汉姆上校平静地回答道。

    1966年10月11日。由德意志武装党卫军骷髅师,德国国防军装第9师和第11师、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组成的轴心*中突击集群在强纳尔将军的指挥下向南安普顿发动了强大攻势。

    此时,防御在第一道展现的是恩里克上校指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外号为“血色蔷薇”的第36旅。这个旅一直都有着非常光荣的传统,他们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从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开始,他们便被投入到了战场。他们总喜欢说一句口头禅:“我们的蔷薇原来是白色的,但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而他们的对手,是更加充满了战斗经验,参加过全部三次世界大战,前身为“骷髅突击队”的德意志武装党卫军骷髅师!身为全军前导的第二骷髅步兵团的科尔汉姆上校知道自己身上承担的是什么样的责任。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马克西姆.冯.斯特鲁普少校,然后用平稳的声音问道:“斯特鲁普少校,你的突击队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是的,上校。骷髅枪骑兵已经完成了作战准备!”

    “骷髅枪骑兵”——这是所有人给“ss斯特拉鲁普一级突击队”的外号。

    加入这一部队的人,始终都把自己看成是骷髅男爵的近卫部队,他们秉承死神的意志,护卫在男爵的身边,去征服任何企图对男爵造成威胁的对象。他们的眼中的战场。永远只有两种人的存在:活人和死人!

    无论战局如何危险,这些英勇而忠诚的骷髅枪骑兵们从来也都没有让人失望过......

    科尔汉姆上校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表情:“我听说,在你们对面的那些美国人,他们被称为‘血色蔷薇’,你知道这个外号的来源吗?”

    “当然,我当然知道。”斯特鲁普少校平静的回答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做为他们前身的那支美军部队,奉命坚守阵地,整整19天的时间,面对绝对优势的德军,他们牢牢的守住了阵地,他们的指挥官阵亡了,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枝被鲜血染红的蔷薇,所以从此后他们就有了这样的外号。”

    “是啊,在绝对优势的德军攻击下他们整整坚守了19天......”科尔汉姆上校轻轻叹息了一声:“从这点意义上来说是非常值得我钦佩的。但是,现在已经不再是第一次世界了。斯特鲁普少校,我知道你爱惜尊敬的荣誉胜过爱惜自己的生命,并且我可以告诉你,骷髅男爵此刻就在南安普顿。”

    斯特鲁普少校整个人一下变得精神起来。没有什么是比这消息更加让人振奋的了。

    科尔汉姆上校完全能够明白部下心里在想什么:“你们是骷髅男爵的近卫军,整个骷髅师都是男爵的近卫军,所以我现在命令你,用最短的时间突进南安普顿,男爵身边需要有人护卫。”

    “我很高兴您能把这样的任务交到我的手里。”斯特鲁普少校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一切为了德意志!”

    “骷髅枪骑兵”所有的力量都出现在了战场。“豹7式”、“摧毁者3型”、“莫德尔突击炮”都迫不及待的发出了怒吼,伴随在装甲车周围的步兵们也早就已经跃跃欲试。

    “骷髅枪骑兵——前进!”在斯特鲁普少校的这声命令里,南安普顿攻防战正式拉开大幕!

    这是决定战争胜负的一战,这是决定英国命运前途的一战!对于这一点,斯特鲁普少校明白,他的对手恩里克上校同样也明白。谁失去了这场战争的胜利。谁便彻底的失去了这场战争的主动权......

    炮火交织在空中,子弹呼啸着在人的耳边横飞,每个人在这样的战场上都早已忘记了害怕,在他们的内心里,是一片奇怪的空洞。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们——只是一群战争机器!

    他们没有任何的选择,他们也不配有任何的选择。当战争的第一枪打响他们的命运便已经被注定了......

    “骷髅枪骑兵”的德国士兵们想着的只是如何卫护男爵近卫队的荣誉,而“血色蔷薇”的美国人同样想着的也是如何卫护他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便拥有的名声。

    坦克对坦克的钢铁较量,士兵对士兵的血肉厮杀!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硝烟味和血腥味,哪怕你略微用力一些呼吸。五脏六腑便会翻滚。恨不得将昨天的晚餐全部的呕吐出来。

    狙击手们隐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们在瞄准镜里仔细的捕捉着目标,无论周围的炮声多么激烈,他们也必须让自己保持冷静,身为一个狙击手。他们绝不允许自己犯下任何错误。当子弹从枪膛里飞出的那一刹那,便意味着一条生命的失去。

    他们能够看到敌人在自己的枪口下倒下,他们甚至还能够清楚的看到脑浆从敌人的脑袋里混合着血水流淌出。然而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早就已经麻木了。

    他们见惯了太多的死亡,见惯了太多的流血。他们比机器还要麻木不仁。现在是他们在夺取着一条条的生命,可天知道下一秒敌人的子弹会不会夺走自己的生命。

    一个个的士兵倒下了,德国人、美国人。可是这一切丝毫都没有影响到双方士兵的心情,即便那些在开战之初内心还带着一些畏惧的士兵,到了这个时候也早就忘却了一些的恐惧害怕。他们现在考虑的,已经不再是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尽可能的用自己的生命多换取一个敌人的生命。

    战争,永远都只是政治家的游戏,而这些士兵,则是政治家用来完成自己游戏的工具而已。当战争进行到最激烈的是偶,两国政府会坐下来耐心的谈判。任凭自己的士兵在战场上流血牺牲。然后他们会忽然宣布战争已经结束了。那些侥幸生存下来的士兵,幸运的大概每人能够获得一枚勋章。然后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会带着一点微薄的遣散费回到自己的家乡。

    几十年后曾经打的不死不休的两个国家,会因为彼此的利益亲密的像个朋友。但是那些战死的士兵却永远也都不再被人想起。

    大约只有在每年的战争胜利日,国家的领袖才会站在阵亡烈士墓前做上一篇慷慨激昂的讲话,至多会当着无数记者的面前流下两滴眼泪,以表达他们内心的“悲伤”。然后,他们会匆匆离开,进行新的一轮贸易或者政治方面的谈判。

    深埋在地下的那些为了国家荣誉死战到底的将士们只能等待着下一个祭奠日的到来了......

    这就是士兵的悲哀!

    可是现在无论是“骷髅枪骑兵”也好,还是“血色蔷薇”也好,他们都不会想到这些的。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对国家的忠诚和荣誉,不到最后的一颗他们绝不会离开自己的战场。

    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在这里坐着殊死搏杀的德国人和美国人都是值得尊敬的。这和立场无关,这和国家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只是在尽着一个士兵应该尽的责任而已。

    当战争暂时停止的时候,那些士兵会依靠在自己的阵地里,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点上一支。

    一个会吹笛子的美国士兵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笛子,吹响了一首哀伤的乐曲。这迅速引起了所有美国士兵的共鸣。笛子里传递着的哀伤,和他们此刻的心情是如此的想象。

    在陌生的土地上为了另一个国家而战,而他们的家人却还在家里苦苦的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两个非常靠近前线的德国狙击手似乎也被笛子声吸引住了,他们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责任,仔细的听着哀怨的笛子声。其实,士兵的心有的时候都是共通的。身上穿的军装是什么并不能够代表一切。

    “我也会吹笛子。”右面那个留着小胡子的德国狙击手哀伤地说道:“在上学的时候,我甚至幻想着将来能够进入柏林管弦乐队,可惜的是我最终却放弃了这个梦想。”

    “我以前想当一个钢琴家。”左面那个脸上有一道疤的德国狙击手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我曾经报考过艺术学院两次,但两次都没有被录取,他们说我在音乐方面没有太高的天分。这是一个笑话。是吗?一个原本该弹钢琴的手写字却拿起了枪。”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愿意回忆的过去。”小胡子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枪。枪口瞄准的。正是那个美军的笛子手。说实话,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不愿意伤害到对方,甚至想和对方交一个朋友。但是没有办法。这里是战场,而不是什么艺术学院。

    小胡子无奈的扣动了手里的扳机......那哀怨的笛子声一下便静止了......

    这是最残酷的战争,惺惺相惜也无法阻止对对方的杀戮。笛子手死了,可是那些原本沉浸在乐曲中的美军士兵却没有丝毫的愤怒,他们就连哀伤也都没有。这,是一个士兵早就注定好的宿命。

    新的进攻开始了,当“骷髅枪骑兵”的德国士兵再次出现在战场上,“血色蔷薇”的美军士兵很快重新投入到了防御作战中。

    炮火依旧在那顽强的对射着,双方的坦克都迸发出让人畏惧的吼声。被击毁的装甲车冒着浓烟。横七竖八的躺在战场上。有几具备被焦的尸体,就这么孤零零的悬挂在装甲车上。

    斯特鲁普少校始终都在亲自指挥着自己的部队发动着一次次的进攻,他的内心由始至终只有一个想法:男爵就在南安普顿,男爵正在那里等待着铁门!无论对面是什么样的对手,自己也都只有唯一的选择:

    击溃他们——彻底的击溃他们!

    从内心来说。他不得不佩服对面敌人的顽强,在强大的骷髅师的进攻下,尽管美国人落尽下风,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溃败的迹象。有几处看起来岌岌可危的阵地,在美国人的努力下居然也都成功的防御住了。

    身为一个指挥官,他们喜欢这样强劲的对手。只有那些庸才也喜欢挑选不堪一击的敌人做为对手。战胜强大的对手,能够让一名优秀的指挥官在内心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如果有可能的话,斯特鲁普少校希望敌人的指挥官能够活着,他会亲手给对方倒上一杯咖啡,然后好好的聊一下彼此对于战争的看法。战争的时候,他们是敌人,等到战争结束了,没准他们还能够成为朋友。

    可惜斯特鲁普少校知道自己的这个愿望大概永远也都不会实现的......

    而在同一时刻,恩里克上校也畏惧于德国人强大的战斗力。他们似乎是一台永远不知道疲惫的战争机器,在密集的打击下一次次的发动进攻,并且正在逐渐占据着战场上的主动。和这样的敌人交手是最让人头疼,也是最让人畏惧的事情。

    唐坦纳将军已经几次询问战场上的局面,恩里克上校如实的汇报了战场上的情况。进程并不乐观,他甚至没有办法坚持到夜晚的到来。唐坦纳将军却严肃的告诉他:“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失败。上校,记得我的话,是不许失败。我们需要在这里争取到最大的时间。你能够明白我的话吗?”

    “我想我会尽力做到的。”恩里克上校只能这么回答对方。

    能够怎么办呢?谁能够预测到在一分钟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能够预测到战争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结束?也许自己会被打死,也许自己会被俘虏,谁知道。但起码有一点恩里克上校是可以保证的,只要不到最后一分钟,只要不到最绝望那一刻的到来,自己是绝地不会放弃的。

    “骷髅枪骑兵”——恩里克上校已经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这或许是自己最为荣耀的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