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六. “南安普顿暗流”

一千一百十六. “南安普顿暗流”

    卡萨诺将军的起义,是之前盟军指挥部所没有想到的,而这再一次的打乱了盟军的部署。

    做为卡萨诺将军的密友,文森特将军显然也遭到了盟军的猜忌。碍于文森特将军在英国的名望,盟军和芬顿政府并不敢公然的将其做出什么样的处置,否则这会引起军队新的动荡不安。

    而按照威尔金斯总理的建议,他们采取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方案。在卡萨诺将军宣布第二装甲集团军和他本人重新向女王陛下效忠的当天晚上,文森特将军被授予芬顿政府上将军衔,并且鉴于目前形势的急速发展,命令文森特将军指挥一个装甲军的兵力在米尔顿凯恩斯一线布防。

    这是一个煞费苦心的决定。

    米尔顿凯恩斯距离伦敦的并不遥远,如果伦敦遭受攻击,如果文森特将军是忠诚的,那么他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率领他的装甲集团军对伦敦进行增援。而如果不是这样的呢?

    米尔顿凯恩斯并不在轴心**队进攻的道路上,文森特将军无法和轴心**形成呼应,甚至无法给轴心**的前进提供任何帮助,在他的两翼都安排有盟军部队,随时随地可以对他形成包围态势,他并不能够发挥出多大的作用。

    一个缺少空中和地面炮火掩护,并且被四面包围的部队,是不能够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的。

    文森特将军当然也非常清楚这一点,自己的好友卡萨诺将军已经重新宣誓效忠女王。而自己却被困在了这个地方,这是让他所无法忍受的。但是他目前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正当文森特将军对此忧心忡忡的时候,他一直都在盼望着的人忽然就出现在了他的司令部中: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文森特将军没有说任何寒暄的话。迅速把男爵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关上了门,然后迫不及待地说道:“男爵阁下,美国人和芬顿政府已经不再信任我了,我准备在米尔顿凯恩斯立刻起义。”

    “不,将军,现在还不是时候。”对于目前的局面。王维屹似乎显得并不太放在心上:“敌人越是这样,越能够说明他们正在感到危机的到来,如果他们能够直接抓捕你。虽然会引起军队的动荡,但却还有弥补的方式。可是他们现在却已经害怕了,他们无法再承受任何形式的损失,所以才把你调到了米尔顿凯恩斯。这是在告诉我们。他们依旧对你抱有幻想。文森特将军,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机会,但不是现在立刻起义。而是在伦敦真正遭到攻击的时候,给予他们致命的一击!”

    文森特将军仔细想了一会,然后微微点头。

    他信任男爵,他认为男爵所有说的一切都是完全正确的。如果没有男爵的话,战争不会以如此顺利的形式进行。尽管这一形式对于盟军来说是严重不利的。

    “那么我们就一直呆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吗?”看起来文森特将军还是有些不甘心。

    王维屹笑了一下:“嘿,将军。我可没有这么说。暂时的忍耐并不代表什么事情都不做。我想你还有许多其它可以办的事。比如利用你的影响力,在你指挥的装甲军里不断让官兵们明白他们的效忠对象。加固米尔顿凯恩斯的工事。当我们正式对伦敦展开进攻的时候,米尔顿凯恩斯将是我们倚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点”

    文森特将军长长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的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王维屹站起身来到了窗子边:“我想在未来的几天里一定都会是如此好的天气”

    文森特将军笑了一下,他完全明白男爵话里这是什么意思

    1966年10月10日,“新海狮计划”爆发的第三日。

    此时,轴心**的攻击气势看起来已经不可阻挡。卡萨诺将军指挥的英国第二装甲集团军宣布重新向女王陛下效忠,而随后完成登陆的德国武装党卫军师,也是德意志最精锐的武装ss骷髅师,在德国国防军装甲第9师和陆军第11师的保护下顺利的于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汇合。

    随后,这些武装被统一编制成“中突击集群”,集群总司令强纳尔.埃里尔斯特党卫军上将。罗密欧被任命为他的参谋长,仍兼英国皇家陆军第一师师长。

    战略目标——南安普顿!

    这是英国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是英格兰南岸的城市与大海港。位于英吉利海峡中的索伦特峡,在泰斯特与伊钦两河口湾之间。人口18万。地处英国南岸中心,港阔水深,有怀特岛为屏障。中世纪时就是重要港口。涨潮时间长,船只日有7小时可以进港。为英国重要的远洋贸易港;也是英国主要的客运港。有铁路和公路直通伦敦,起伦敦外港的作用。有轮渡与海峡群岛、怀特岛以及法国相通。是全国最大的造船和修船中心之一,拥有巨大的干船坞。建有炼油厂,还有飞机制造、电机、电缆、汽车、塑料和合成橡胶等工业。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从南安普顿乘火车约两个小时就可到达伦敦,乘渡轮可抵达法国和欧洲其它国家。

    盟军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将这座如此重要的城市拱手送给自己的敌人。

    在此之前,盟军在南安普顿安排有一个美军装甲师和一个英军步兵师。以及一个美国海军陆战旅的防御力量,并且拥有充足的火炮和空中支援。指挥官是唐坦纳中将。这是一位作战经验丰富,用兵谨慎的将军。而他得到的命令。是在这里一直坚持到增援部队的到来。

    南安普顿,将成为双方决战的中心!

    盟军守住这里,则可以严重挫伤轴心**的锐气。为兵力的重新调整分配争取到最大的时间。而轴心**一旦得到这里,则可以切断伦敦与盟军主力的联系,并对伦敦形成巨大威胁。

    唐坦纳已经向盟军总指挥做出了自己的保证,在增援部队到达之前南安普顿一定还会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他完全有这样的自信,他拥有充足的兵力和大炮,而且飞机随时可以进行增援,再加上英国的国土只有这么大。援军再遭到阻碍,也完全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战场。他没有任何可以担心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正在他紧锣密鼓备战的时候。那个让芬顿政府和美国人咬牙切齿痛恨的“莫约尔中校”已经悄悄的出现在了南安普顿。

    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这始终都是王维屹所希望看到的战争。尽管强攻也同样能够取得胜利,但那会让自己付出大量士兵的生命,消耗部队大量的有生力量,这是他不想要的结果。

    南安普顿看起来固若金汤。其实并不是无懈可击。因为在这里还有一个动荡的危险因素存在——巴克斯少将指挥的英国陆军第6师!

    所有人都知道卡奇诺将军的起义给战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卡奇诺将军的起义更加重要的意义是对英国政府军军官们造成的心理上的影响

    要知道,当女王陛下流亡英国,英军宣誓向新的政府效忠的时候,这些英军军官虽然觉得有心理负担,但其实这样的负担并不是很重。然而当战局一变再变,这样的负担造成的影响便开始加剧起来。他们还是思考自己的未来,开始思考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而一旦有人率先做出了表率。那么很显然会给那些英**官们原本就脆弱的神经更加沉重的一击

    现在,就看谁能够将他们的立场转换一下方位了而王维屹进入南安普顿的目的正在于此

    在这里忽然接到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的电话。巴克斯还是非常吃惊的。在英国蒙灵顿爵士家族拥有着极大的声望,他们忠诚的为帝国服务了许多年,在军队中,支持和尊重他们的人占据了绝大多数。在女王陛下还没有流亡前举行的某次晚宴上,巴克斯曾经有幸见过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并和爵士进行了简短的交谈,这段经历也一直被巴克斯引以为豪。

    只是那之后他们没有再见过面,而这次,在战争如此紧张的时候爵士忽然来了电话让巴克斯心里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

    蒙灵顿爵士告诉巴克斯,自己一位非常好的朋友“勃莱姆先生”正在南安普顿,他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巴克斯面谈,而且就在今天必须要见到巴克斯本人。

    巴克斯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谁能够拒绝蒙灵顿爵士的请求?他还是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当他见到那位爵士所推荐的“勃莱姆先生”的时候,不由得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虽然我在伦敦从来没有见过你,但我知道伦敦出了一个‘莫约尔中校’,你无论从年纪还是外貌特征上都极为相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莫约尔中校。”

    “是的,我就是莫约尔中校。”王维屹丝毫没有加以否认:“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逮捕我,另一个是仔细的听我把话说完。”

    巴克斯苦笑了一下:“你是蒙灵顿爵士亲自推荐的,如果我现在逮捕了你,那么我也许会成为许多人的敌人。莫约尔中校,尽管我很肯定这并不是你的真实名字,但我更加可以确定的是你是来劝降的吧。”

    王维屹点了点头:“当然,在这样的局面下我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来劝降的”

    “听我说,莫约尔中校。”巴克斯抢先说道:“我知道战争已经变得不可逆转,但我曾经背叛了女王陛下。如果再一次背叛芬顿总统的话,我的荣誉将又一次的遭到玷污。一个军人的名誉如果两次遭到玷污,那将会是一生都无法洗刷的耻辱。而且。现在在南安普顿拥有着美军强大的武装,我根本没有任何起义的机会。”

    “瞧,我喜欢和爽快的人谈话。”王维屹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你的第一个担忧我完全可以理解,并且也为你做出了非常好的退路。巴克斯将军,在女王陛下被迫流亡的时候,她紧急召见了你。并且赋予了你特别的任务,带着你的军队潜伏下来,一直等到反攻那一天的到来。而现在这一天终于已经到了。你完全可以恢复女王陛下所赋予你的身份”

    巴克斯的眼睛一下亮了:“真的?”

    “真的!”王维屹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甚至女王陛下还为此亲笔写了一份诏书,用来证明你的清白。巴克斯将军,请接收这份诏书吧。”

    巴克斯颤抖着手接过了这个无比珍贵的礼物,他仔细的看着。确实是女王陛下写的。上面的内容和“莫约尔中校”说的完全一样。他长长的出了口气,这对于他来说是很久没有得到的喜讯了。有了这份诏书,他再也没有任何的耻辱,相反的,他还成为了英格兰的英雄。

    他带着感激仔细收好了这份礼物,然后他听到“莫约尔中校”说道:“至于你的第二个担忧,其实更好解决。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轴心国的军队将在六个小时之后向南安普顿发起全面攻击。你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固守你现有的阵地。一旦出现胶着状态,立刻战场倒戈,向美军发起全面攻击。”

    看到巴克斯还有一些迟疑的样子,王维屹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巴克斯将军,你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了。当女王陛下的军队向南安普顿发起进攻,我保证半个城市的英国人都会挺身而出的。而且,你能够确保你的部下没有这么的想法吗?我已经给了你想要的所有东西,现在,你看你自己的态度了。”

    巴克斯拿起了一枝雪茄,但却并没有点着,能够看的出来,他此刻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他把雪茄拿在手里不断的转动着,过了许久他才缓缓放了下来:“请告诉女王陛下,巴克斯将是女王陛下和大英帝国最坚定的守护者!”

    他已经彻底的抛弃了一切的幻想,他知道自己无法再继续犹豫下去了。女王陛下给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其中还包括名誉,而这,却是芬顿政府和美国人无法赋予自己的。

    “我一直都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王维屹淡淡的微笑着:“很幸运的是你就是这样幸运的人。那么,我想你已经对你和你的军队做好了考虑了吧?”

    巴克斯默默的点了点头,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给我接唐坦纳将军办公室唐坦纳将军,我是巴克斯。啊,不,我的军队没有出现任何的情况。你接到敌人的情报了吗?是的,我刚才也接到了,敌人很快就会对南安普顿发起攻击,我个人认为,我的第6师缺乏打硬仗的准备和应有的心理素质,更加适合搭档辅助作用。啊,你的想法和我一样?这真是太好了。为了我们的胜利,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我建议将我的部队重新安排到南安普顿的南侧,那里充足的工事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提升第6师的战斗力。”

    唐坦纳其实之前的想法和巴克斯是完全一样的,英国政府军第6师的战斗力并不是特别的强,坦克等装备拥有的也不是特别的多,这样的部队一旦面对精锐的德军很容易吃大亏的。安排在南安普顿的南侧充当辅助部队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巴克斯和其所率领部队的忠诚度,唐坦纳倒并不是特别的担心。在美**方和芬顿政府共同的评估报告里,巴克斯的评估是三个a,也就是说这个人绝对不会背叛芬顿政府和美国人。

    但是唐坦纳没有能够想到的是,人的思想其实是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尤其是在他们自身的安全也遭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再好的评估报告,再多的a,也不过是一页页的纸而已,完全无法取代人内心真实的想法。

    “巴克斯将军,你的请求被批准了。”唐坦纳很快便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南侧虽然不可能成为敌人的主攻目标,然而,一旦美军遭到攻击并且出现危急情况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在第一时间进行增援。”

    “我会的。”巴克斯如释重负的放下了电话,然后他把头重新转向了“莫约尔中校”:“先生,我希望这样的结局能够让您满意。”

    “我觉得对这结果非常满意。”王维屹轻松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巴克斯将军,你在正确的时间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当炮火把这里淹没的时候,我保证你不会对自己的选择后悔。”

    巴克斯少将当然希望自己不会后悔这样的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