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五. 卡萨诺将军的选择!

一千一百十五. 卡萨诺将军的选择!

    取得了伊斯顿胜利的轴心**,迅速开始向多赛特发起了强有力的攻击作战。

    始终充当前导部队的罗密欧和他的英国皇家第一师,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补充。由德国指挥的这场战争充分显示了德国人的性格:他们对待任何事情精密的酒如同一台无懈可击的机器。

    这样的性格尽管有些古板,甚至让人有些无奈,但对于战争而言,拥有这样性格的人却是最好的指挥官。

    伊斯顿英国政府军的投降,对于其它地方的英国守军来说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人心惶惶的他们不知道自己前面的道路应该如何继续走下去。和美国人一起战斗到底?还是做出和托鲁斯上校一样的选择呢?

    对于盟军来说,多赛特是个至关重要的战略要地,他们可以忍受在多赛特的失败,但却绝对无法坚守多赛特在没有经过多少激烈抵抗的情况下就落到敌人的手里。

    卡奇诺将军和他指挥的第二装甲集团军被赋予了火速向多赛特增援的命令。而这,也正是多赛特将军一直都在等待着的机会。

    他早已经和文森特将军一样,重新宣誓向女王陛下效忠,但当时却不是起义的最好时机,他们一直都在等待着最合适机会的到来。随着轴心**大规模登陆的开始他们知道这样的时刻到了!

    卡奇诺将军对于盟军指挥部分配给自己的任务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议,相反的,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指挥着自己强大的装甲军出发了。

    这点,让甘德拉将军和他们的盟军指挥官还是比较欣慰的,尽管之前有人说卡奇诺将军并不值得信任,但从他目前的表现来看,他还是对盟军保持着相当的忠诚度。

    然而包括甘德拉将军在内的所有盟军指挥官都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让他们害怕的事情。

    强大的第二装甲集团军的前进速度无疑是快速的。可是当他们到达多伊斯特的时候,卡奇诺将军却忽然下达了暂时停止前进的命令。一直到了现在,那些军官们还没有任何的疑心。卡奇诺将军始终都是个用兵非常谨慎的人。他不会在前导部队孤立的情况下贸然发起进攻的。

    多伊斯特距离多赛特只有不到半天的路程了,一旦等到主力到达。相信卡奇诺将军很快就会发起突击的。

    下午的时候,第二装甲集团军的主力终于到达了多伊斯特,卡奇诺将军迅速召开高级军官进行军事会议。这些军官们一直都有一个错觉,打进攻很快就要开始了。

    可是只有将军的几个心腹才知道在这次的会议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卡奇诺将军的目光在他的部下们身上缓缓扫过:“我们接到的命令是火速增援多赛特,轴心国的前导部队已经开始发动了进攻,在这样的局面下每一分钟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宝贵无比的。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得到解决。否则,这无法帮助我们取得胜利。”

    他的部下们面面相觑,什么事情是必须要得到的解决的?

    卡萨诺将军沉默了一下:“是继续为芬顿政府效力,还是重新向女王陛下宣誓效忠。”

    “轰”的一下。整个会议室里完全乱了。上帝啊,卡萨诺将军居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在此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尽管之前也有人存在着这样的想法,但却没有哪个人是敢于公开表达出来的。

    要知道,尽管现在的战场形势对盟军来说非常不利。但却还远远没有到绝望的时刻,而且还有消息传来,从美国本土增援来的力量即将到达英国,或许新的增援力量能够改变战场的局势。

    但却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卡萨诺将军提出了这样可怕的问题。

    卡萨诺将军没有制止任何人。他只是耐心的在看着他们的议论,一直到这样的议论自己渐渐的停止下来为止......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卡萨诺将军缓缓地说道:“每一个人在自己的一生里总会面临许多选择,这一次也是同样如此。先生们,当女王陛下因为叛徒而被迫流亡的时候,我们这些大英帝国的军官们并没有兑现自己的誓言及时的站出来,而是向叛徒们选择了妥协,这在我们的一生里将会造成难以洗刷的耻辱。每一个我们的后代在讨论我们的时候都会如此的说,看啊,正是我们的前辈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才让英格兰遭受到了这样的苦难。看啊,正是我们的父亲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才让我们从此后再也无法抬起头来。我们能够怎么做?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事情继续发生?还是想方设法弥补我们曾经犯下的错误?想方设法的让我们的后辈不要在我们曾经犯下的错误中耻辱的生活?先生们,有谁能够给我这个答案吗?”

    会议室里一片的鸦雀无声......谁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将军提出的这个问题......

    卡萨诺将军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如果战争的最后结果是盟军取得胜利,或许我们还有挽回的机会,可是现在有谁认为我们能够取得胜利吗?你,还是你?起码我已经对这样的战争绝望了。女王陛下的皇家第一师已经顺利的完成了登陆,随后还会有更加多的军队出现在英国的土地之上,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将会是失败者。是的,我们中的每一个人。我们可以不为自己考虑,但却不能不为我们的妻子、孩子们考虑。我爱我的妻子,我更加爱我的孩子,我希望他们能够昂首挺胸的长大,骄傲的告诉他们周围能够看到的每一个人,我的父亲,是一个正直的军官。你们呢?”

    会议室里出奇的安静,每一个人似乎都陷入到了将军所说的话里......

    “我们还有机会,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还有机会。”卡萨诺将军用缓慢但却坚定的口气说道:“我将制止我曾经犯下的错误,并且努力的修补它。我将效忠于神圣的女王陛下。我将陪伴着女王陛下一起重新回到伦敦,而不是为了那个被美国人所控制的傀儡政府战死在战场上。我不害怕死亡,我害怕的是不名誉的死亡。先生们。现在到你们了,你们完全有权力做出自己任何认为正确的选择。以一个军官的荣誉。我可以向你们中的每一个人保证,你们做出的任何选择都将得到我充分的尊重!”

    会议室里还是出奇的安静,过了好一会才有一名上校问道:“将军,我们的敌人,啊,不,女王陛下会重新接受我们吗?要知道。我们之前曾经犯过不少的错误,我很担心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

    这也正是每一个军官所担心的。女王陛下是否会原谅他们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他们应该做出的抉择......

    “我无法保证你们的未来是怎样的。”卡萨诺将军的回答有些让人意外:“我也无法保证在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唯一可以做出的保证,是我相信女王陛下不是一个凶狠的人。她能够原谅对于她的背叛,除了芬顿、威尔金斯或者卡帕农。我们只是军人,单纯执行命令的军人而已,我们不会牵扯进政治斗争,我们也不愿意牵扯进政治斗争。仅仅如此而已。”

    尽管得到的回答不是那么令人满意,但所有的军官们都知道卡萨诺将军是个诚实正直的人......

    卡萨诺将军的语气渐渐变得有些沉重起来:“我不想欺骗你们任何事情,也许在战争结束后,我们中的有些人会走上军事法庭,但是在法庭上你们可以骄傲的面对你们的家人。骄傲的告诉他们,是的,我曾经做错过事,但我却已经弥补了这样的错误。即便今天就将我枪毙,在上帝面前我也一样可以坦然面对我的一生。”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他的副官接过了电话听了一会,然后告诉卡萨诺这是甘德拉将军亲自打来的,询问他们什么时候才继续出发,多伊斯特已经遭到了敌人的攻击,现在形势非常危急。

    “请告诉我我应该如何回答甘德拉将军。”卡萨诺将军并没有立刻起身接电话,而是询问起了他的部下们。

    又是继续的沉默,过了一会,最先提问的那名上校说道:“将军,我们跟随了您很长的时间,我们知道您做的每一项决定都是正确的,这次也同样不例外。您可以做出您愿意的任何回答,您可以和甘德拉将军说您任何想说的话。”

    没有人反对,一个反对的也没有。

    卡的诺将军终于站了起来,从副官手里接过了电话:“我是第二装甲集团军的指挥官卡萨诺......甘德拉将军,这么长时间来我们一直都在合作,但我并不会怀念这样的合作。从现在开始,我和我的部队将重新向女王陛下效忠,一直到所有的美国人都离开我们的土地为止。祝你好运,将军。”

    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只留下了电话那头呆若木鸡的甘德拉将军......

    威尔金斯总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迫不及待的把目光投向了甘德拉将军,过了许久甘德拉将军才放下了电话,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言表的苦涩:“失败也许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总理阁下,就在刚才,卡萨诺将军宣布叛变了。”

    这个消息如同炸雷一般在英国高级官员的头顶炸响,他们完全无法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状况......卡萨诺将军叛变了?上帝啊,这怎么可能?就在不久前卡萨诺将军看起来还是如此的忠诚。

    而在未来,还会有多少人选择和卡萨诺将军一样的道路呢?

    “平叛,平叛!”卡帕农愤怒的叫了起来:“调集附近一切可以调集的军队,对第二装甲集团军进行平叛,叛徒!这些可耻的叛徒!我们绝不会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没有人响应他的歇斯底里,甘德拉将军苦笑了一下:“国防部长先生,我们现在最先要做的并不是平叛,而是如何阻止局势的进一步恶化。我们必须面对目前的恶劣局势,随着第二装甲集团军的叛变。我们正在逐渐失去对战场的掌控权。多伊斯特已经无法继续坚守了,而且我可以确定的是,以卡萨诺将军的影响力。多伊斯特的守军很快也会投降,敌人将能够长驱直入。与其浪费兵力在不切实际的平叛上。还不如把更多的精力转移到如何重新调整兵力的部署上。”

    卡帕农不再说什么了,刚才气愤冲昏了他的头脑,现在冷静下来仔细考虑甘德拉将军的话才觉得这大概是目前他们唯一的选择了......

    那些正在参加会议的英国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面孔上都流露出了害怕和畏惧,从战争爆发到现在,一个接着一个坏消息传来,一个接着一个政府军的高级军官叛变了。而且可以确定的是,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叛变的。芬顿政府已经处在了风雨飘摇之中。

    失败能够避免吗?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起码从战争目前的进展来看。很难再挽回局面了。

    甘德拉将军振作了一下精神:“先生们,我们不必为目前的局面太过担心。是的,现在看起来敌人的进展非常顺利,但战争却刚刚开始而已。我们依旧拥有着强大的兵力,而且从美国本土增派的援军也即将到达战场,我们完全有能力挽回局面,给予我们的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可惜,没有多少人愿意信任他的话了。在战争爆发之前。美国政府和芬顿政府就一遍一遍的做出了各种各样美好的许诺,但却没有一个能够兑现的,反而在英国国内不断的出现了这样那样的状况。难道非要等敌人进入了伦敦,他们才能够醒悟吗?

    不,他们可不想成为那样可悲的殉葬品......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许多人都认为自己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了。他们的家人还在德国人的手里,而芬顿总统、威尔金斯总理和卡帕农部长的家眷却已经得到了释放,他们当然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但是其他人呢?其他人可没有这样的幸运。

    在芬顿政府刚刚取得政权的时候,绝大部分的官员对这个政府保持了相当的忠诚,然而几个月来不断发生的变化,却让这样的忠诚正在急速发生着变化。尤其是在“银河”号人质释放的经过中,无数的官员都感到自己遭到了芬顿政府的欺骗和出卖。他们是否还应该这样无条件的向芬顿政府宣誓效忠?

    人的心里一旦发生改变将会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曾经的信仰轰然倒塌让他们必须做出必要的改变了......

    芬顿、威尔金斯、卡帕农并不是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但他们也同样的无能为力。在危机到来的那一刻,每一个人的心情都是截然不同的,就连他们自己也对战争的前景严重的不乐观起来。

    只有甘德拉将军还是勉强重新部署了作战调整,但对于这一调整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他的心里一样也不乐观。可这却是他在目前的局面下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当那些官员们无精打采的离开会议室后,威尔金斯总理忽然说道:“将军阁下,您认为文森特将军值得信任吗?”

    甘德拉将军怔了一下,那可是英国人的将军,为什么要反过来问自己这样一个美国人?他想了一会才做出了自己的回答:“我无法说出更加详细的话,但是在此前对于文森特将军已经有了一个评估,从评估报告来说文森特将军还是值得信任的。”

    “不,我现在对什么评估已经不再信任了。”威尔金斯总理摇了摇头:“也许这又受到了那个莫约尔中校的操纵,见鬼,他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我们所有的人都像一个傻子一般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文森特一直和卡萨诺保持着良好亲密的关系,卡萨诺已经叛变了,那么文森特呢?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但是我们必须考虑到现实的问题。”卡帕农无不担忧地说道:“也许您的担心是正确的,总理阁下,但是文森特在军队中拥有着远比卡萨诺更加深厚的基础,而且他的手中还掌握着大量的军队,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对他动手,我担心会引起军队的激变。”

    威尔金斯总理皱起了眉头,卡帕农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在那里仔细考虑着:“我们的确无法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文森特做出什么事情,但必须要将他调离伦敦,他在这里实在太不安全了,必须要将他和军队分离开来。”

    大概这是在目前的状况下英国人最好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