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四. 前途

一千一百十四. 前途

    1966年的10月8日,这注定是一个要被所有人都铭记的日子。

    在这一天,轴心国的军队向英国本土发动了最强大的攻击,以英国皇家第一师为首的部队展开了凶猛而有效的登陆作战,并且成功的占领了多切斯特。美国人撤退了,托罗斯上校和他率领的英国政府军的日子同样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此时他们所坚守的城市已经孤立无援,而依靠一个旅的微薄兵力根本无法继续在此坚守,托罗斯上校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是继续战斗到底,还是秉承着为自己和士兵们负责的态度投降。其实这样的选择并不困难,谁都知道如果继续坚持下去会意味着什么。

    在战争爆发的开始,托罗斯上校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过甘德拉将军,也实在没有办法继续坚持下去的话,自己绝对不会让所有的士兵们都平白无故的失去自己的生命,现在,这样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他和轴心国的军队取得了联系,其实没有费多大的力气,轴心国方面便接纳了托罗斯上校并不过分的要求,他被允许带着自己的部队体面的投降。

    当得到敌人的答复后,多罗斯上校长长的松了口气,做为一个军人,自己终于卸下了身上的包袱,他不在乎什么胜利或者失败了,现在,他可以脱下身上的这身军装,回到自己的家乡,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也许,这是自己早就已经注定好的命运吧。

    在简森中校和托罗斯上校相继失败后,伊斯顿战争的局势已经非常的明了了,在这里,已经不再拥有盟军什么庞大的部队、在这里,不再有什么强有力的阻拦了。轴心国的联军部队成功的完成了在伊斯顿的登陆,女王陛下的旗帜再次在伊斯顿迎风飘扬。

    绝对多数的英国人从他们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们发出了大声的欢呼,迎接女王陛下军队的到来,他们兴高采烈的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好像在过着一个盛大的节日一般。是的,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女王陛下一直在他们心里拥有着很高的地位,无论过去了多长的时间都是如此。而芬顿政府在最近两年的所作所为也实在让英国人对这个政府伤透了心,他们不再愿意继续在这个政府的领导下过着让人厌恶的生活了。

    在这里,罗密欧当着所有伊斯顿英国人的面发表了他的演讲:“我们回来了!”

    他的第一句话就引起了巨大而特列的欢呼,罗密欧继续说道:“英格兰的人民们,我们回来了,带着女王陛下的尊严回来了。从我们离开这里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做好了回来的准备。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回到这片土地上。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迫切的想要让女王陛下的旗帜重新在这片土地上升腾......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我赞美上帝赋予我们的这一份光荣.......女王陛下的子民们。承女王陛下的洪恩,我要求你们所有的人都拿起武器,在女王陛下光荣旗帜的指引下,奋起反抗。把那些叛军和我们所有的敌人都从神圣的英格兰的土地上赶出去,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清楚,这将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罗密欧的话引起了巨大的欢呼,英国人用这样的方式在表达着自己对于女王陛下归来的欢迎......

    罗密欧的讲话迅速的在英国各地传播开来,英国人内心早就不满的情绪以及对女王陛下的热爱迅速得到了点燃。尤其是那些地下抵抗组织,在长期的坚持和等待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没有人比他们更加迫切的了。所有的地下抵抗组织和他们手里所掌握的游击队开始第一时间行动起来,为迎接女王军的到来而展开频繁密集的袭击。这让本来就顾此失彼的盟军更加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更好的办法了,甘德拉将军甚至已经看到了失败的到来。可是他又能够怎么做呢?他已经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错误的情报却让他和所有的盟军军官都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期盼着奇迹的到来。

    可是所谓的奇迹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虚无飘渺......

    盟军被迫狼狈的调动兵力,迅速的将大量的军队向伊斯顿一线调拨。企图挽回被动的局面。但是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有一些太晚了。

    而在伦敦更是乱成了一团。芬顿政府竭力的想要隐瞒联军已经成功登陆的消息,但发达的通讯可不像过去那样想要隐瞒什么就能够隐瞒什么的时代了。伦敦的英国人还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一可怕的消息。

    乱了,此时的他们真的乱了。

    “银河”号的事件还没有得到解决,他们的家人还在德国人的手里生死未卜,而曾经信誓旦旦能够守卫住英国的芬顿政府看起来却又要再一次的食言了。当敌人出现在伦敦的时候,他们还能够怎么做呢?成为敌人的俘虏?然后或许在很长时间里都无法和自己的家人见面吗?

    不,他们中没有多少人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

    然而他们现在还能够怎么办?

    芬顿政府的新任全国警察总监劳勃特就是为自己的命运前途忧心忡忡的官员中的一个。在所谓的“莫约尔中校”的身份曝光后,他被任命为了新的英国全国警察总监,并接管下“莫约尔中校”留下的全部工作。但不得不说,劳勃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什么地方做起。

    英国的情报系统早就被“莫约尔中校”破坏的差不多了,而且留给劳勃特的资料残缺不全,再加上自己的部下人心惶惶,整个工作都陷入在一众杂乱无章的氛围之中。

    正当劳勃特对此头疼不已的时候,一个神秘的电话却打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当他接起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劳勃特先生,你好,我是莫约尔中校。”

    劳勃特倒吸了一口冷气,老天。这个可怕的家伙现在这个时候找到自己做什么......

    “不用害怕,我没有任何的恶意。”电话那头的“莫约尔中校”似乎在安慰着这位全国警察总监:“我们之前曾经打过交道,而且一直都相处的不错,我想你现在大概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是的,我是一个德国人,一个为了自己国家而战的德国人。劳勃特先生,你还是不用担心什么,如果你有空的话,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可以见面吗?”

    “不。我绝不和一个间谍见面。”劳勃特压制着内心的恐惧:“而且我会逮捕你的!”

    “真的吗?”“莫约尔中校”的声音里居然带着几分笑意:“你必须要明白的是。我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的朋友。再进一步的说,在此之前或者在此情况下已经有许多你的同僚和我取得了联系,并且和他们的家人通了话,你呢?你现在愿意和我见面吗?或者还是准备陪伴着你的芬顿政府一条路走到底。一直到强大的轴心*队出现在你的面前呢?”

    劳勃特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了......他是比较早知道轴心*队成功登陆的高级官员之一,并且知道盟军已经完全被轴心*队操纵在了鼓掌里,失败的命运或许已经无可避免了。而身为全国警察总监,他更加清楚芬顿政府的大量官员正在为自己寻找着退路,那么自己呢?是按照“莫约尔中校”说的和他见面,还是一条路走到黑呢?

    劳勃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你会伤害我吗?莫约尔中校,或者我该用什么别的名字来称呼你?”

    “你可以继续叫我莫约尔中校。劳勃特先生,我为什么要伤害你?不,我非但不会伤害你。反而还会向你提供最强大有力的保护。但是,这一切的决定权我想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

    劳勃特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了......

    ......

    “劳勃特先生,很高兴你的到来。”在一家位于偏僻处的咖啡馆里,王维屹微笑着看到了劳勃特:“瞧,我是一个人来的。你也是一个人来的,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始,是吗?”

    劳勃特平定着自己紧张的情绪:“莫约尔中校,你不害怕我会带人来抓捕你吗?”

    “不,不,我一点也不担心。”王维屹淡淡的笑着:“当你一出现在附近,就有无数的眼睛和枪口盯住了你,只要出现任何的异常,枪声就会响起,我可以从容的离开这里,尽管你身为英国全国警察总监,也无法知道我的藏身处,而我,却可以随时随地轻易的找到你。”

    劳勃特苦笑了一下,是啊,如果“莫约尔中校”那么轻易的就可以被自己抓到,那么现在他又怎么可能坐在自己的面前呢?

    “在我们开始正式谈话之前,我想给你看一封信,是你妻子写给你的信。”

    “莫约尔中校”的话让劳勃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小心的接过了信,那上面的确是自己妻子再熟悉不过的笔迹:“亲爱的,你不用为我担心,现在我和孩子们虽然失去了自由,但生命却没有受到任何威胁,我们每天甚至还有一些不错的娱乐活动。亲爱的,战争或者已经快要结束了,听德国人说你当上了全国警察总监,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我想当轴心国的军队占领英国后,你会首批受到惩罚的。许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在女王陛下的洪恩下生活,难道你对这一切的改变习惯吗?我很害怕你会出事,真的,比我们现在的处境还要更加让我害怕。我不想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我的丈夫,孩子们看不到他们的父亲,我不想我们的家失去任何一个人......所以我恳求你好好的保护自己......请接受你的敌人向你提出的全部条件吧,为了我和孩子们,也更为了你自己和我们能够继续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劳勃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小心谨慎的收好了那封信:“莫约尔中校,现在她们一切都好吗?”

    “我想你的妻子在信里已经都告诉你了。”王维屹喝了一口咖啡:“我们只是通过她们来达到一些目的而已,我们并不是杀人魔王,所以对于她们的处境你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你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是自己的未来。劳勃特先生。我们可以坦诚的说,强大的轴心国联军完成了在伊斯顿的登陆,并且继续在向伦敦挺近,你认为还有什么是可以阻挡住我们的吗?你呢?准备陪着芬顿政府一起殉葬吗?”

    劳勃特不由自主的摇了摇有,不,没有人愿意陪着一个不得人心的政权一起殉葬的......尤其是在他接到了自己妻子的信件后......

    “我并不想强迫你做什么事情,甚至不想你现在就做出自己的回答。”王维屹缓缓地说道:“但是起码你从现在开始可以做准备了,我们可不欢迎那些当我们进入伦敦之后才向我们宣誓效忠的家伙。劳勃特先生,我已经离开了你现在坐的这张位置,所以我需要一个能够向我提供情报的人。当然。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勉强你立刻就做出抉择的。”

    “我已经做出抉择了。”劳勃特却出人意料地说道:“莫约尔中校。我必须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我也更要为我的家人考虑。你说的没有错,这个政府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我不会陪着它殉葬的。告诉我。我应该做些什么。”

    王维屹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我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态度,这样就能让我们的谈话变得顺畅了许多。第一,我需要你不断的将芬顿政府给予你的情报第一时间传递到我的手中。”

    “我会这么做的。”劳勃特完全放松了自己。

    “第二,我需要你和在伦敦的地下抵抗组织以及德国情报机构展开紧密的配合。”王维屹继续说道:“比如地下抵抗组织,他们有许多人都被关押在监狱里,你要想方设法的保护他们的生命,你要想方设法的让他们不会再遭到任何的伤害。”

    “我没有办法释放他们,但却可以做到你所说的。”劳勃特的回答非常真诚:“我可以把其中的一些人转移到条件更好的监狱里,当然。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绝对安全舒适的地方了。”

    外面传来了轰炸声,但小小的咖啡馆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王维屹耸了耸肩:“是啊,现在在伦敦已经没有任何安全的地方了,但我还是必须要感谢你做出的努力,哪怕在转移的过程中回遭到我们的误伤。我也绝对不会把这样的责任推卸到你的身上,我们是朋友,起码从现在开始是朋友了。”

    劳勃特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当“莫约尔中校”说出朋友这两个字的时候让他完全彻底的放下心来了......

    “此外,我还需要你监视好包括芬顿总统、威尔金斯总理、卡帕农部长在内的英国政府高级官员。”王维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在轰炸声里却足以让劳勃特听清楚了:“我们有一份战犯名单,这份名单我在随后会交给你的,你要做的就是对这份名单上的每一个人进行全面监视,并且等候我的指令,一旦时机成熟,逮捕他们!劳勃特先生,我必须要提醒你的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伦敦。”

    劳勃特显得非常谨慎,他仔细的想了好大一会才做出了自己的回答:“请恕我直言,莫约尔中校,要想完全的控制这些人会非常的困难,但我保证一定会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我无法保证能够控制住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从现在开始都无法离开伦敦。”

    “劳勃特先生,态度决定着我们合作的前途,而你现在的态度非常让我满意。”王维屹微笑着说道:“当一个人尽到了自己的努力,这会让我觉得非常满意,并且这将能够确保你的未来。在芬顿政府里还有许多我的合作伙伴,你是新加入的一员。但是,你却是我最重视的一员。既然你向我做出了保证,那么我也可以同样对你做出保证,当战争结束之后,你会在第一时间见到你的妻子和孩子,你可以选择继续为新的英国政府效忠,也可以选择去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城市,这是我答应我们每一个朋友的条件。”

    劳勃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如果没有今天的这次谈话,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前途?

    现在,他已经彻底的抛弃了芬顿政府,就和他的许多同僚做的事情完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