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二. 决战爆发之前

一千一百十二. 决战爆发之前

    1966年10月8日,上午6:00。

    轴心*联合指挥部。

    所有人等待的这一时刻终于到来。这一天必然将永远的记在到历史上,这一天——“新海狮计划”正式拉开大幕!

    黎明时分,所有的指挥官们都已经就位。

    军舰、飞机、导弹,和那些完成作战准备的士兵们,都在安静的等待着,但是表面上的平静,却根本无法掩饰他们内心澎湃的激情。

    ——新海狮计划——这是1966年的10月8日!

    当德意志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和大英帝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走进来的时候,指挥部里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元首先生,请你让这一切都开始吧。”伊莉莎白二世显然也有一些激动。

    遭到背叛的滋味并不好受,流亡的滋味也不好受,但这一切的苦难很快就将过去。她即将迎来的将是自己的人生中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段历史。

    “女王陛下,我觉得还是应该你来。”

    “不,元首先生。”伊莉莎白二世微笑着道:“我是一个流亡的女王,我想如果没有德国的帮助,或许我现在已经成为了那些叛军的俘虏。而且我觉得现在不是谦让的时候。”

    希特勒没有再谦让,他来到了麦克风前,略略沉默了一下后说道:

    “50年前,我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25年前我参见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两次世界大战对于我一生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我见证过德意志的失败,也见证过德意志的胜利。当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并且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想和你们讨论一下我此刻的心情。我认为我会非常激动,但我却发现我是如此的平静。我想问这是为什么?我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我知道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考验的我们,不再会失败。哪怕失败曾经距离我们如此之近。我确信胜利早就已经牢牢的掌握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手中。

    德意志的军官们,英格兰的军官们,法兰西的军官们。在历史上,我们曾经是朋友,是敌人。我们曾经为了彼此的利益爆发过可怕的战争。但这一切都已过去。现在在我们的面前都只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这是一个完整的同盟。一个利益相关的同盟。在此之前,我想向所有的人首次提出一个概念,而这个概念的发明者并不是别人,他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有人叫他骷髅男爵,有人叫他地狱男爵。无论什么样的称呼,都无法妨碍他的伟大。不管是做为他的朋友或是做为他的敌人都是如此。而这一概念甚至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还在进行的时候他就曾经对我说过:

    一个联合的欧洲——欧洲联盟!

    不,我想你们中也许有的人会误会,难道新的战争又要爆发?但是我想告诉你们每一个人的是,这个欧洲联盟的建议不是用战争的形式,而是用和平的形式。

    历史上。曾有数个帝国用武力统一了欧洲的广大地区。比如罗马帝国、法兰克帝国、神圣罗马帝国、法兰西第一帝国和德意志。

    欧洲统一的思想。其实在20世纪以前就已经出现。中世纪时期的法兰克帝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等都将欧洲许多地区统一在其疆域之内。1453年,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帝国攻破后,波希米亚国王乔治就于1646年建议,欧洲基督教国家应该组成联盟。对抗奥斯曼帝国的扩张。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当时就有欧洲人设想欧洲仿效美利坚合众国,建立欧洲合众国,支持此提议者包括拉法耶特侯爵、泰狄士.高斯士高等等。19世纪初,拿破仑曾在大陆封锁期间在欧洲大陆实行关税同盟。

    而亚力克森男爵的思想是将这一同盟更加发扬光大。

    战争,给欧洲带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上的破坏,我们需要的是联合,而不是敌对。一个联合起来的欧洲将成为全世界最庞大、最具有统治力的组织!

    我们的祖先无数次的想将这一设想完成,但却因为各种的原因都没有能够成功,而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我似乎已经看到了希望。

    德国人、英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比利时人、荷兰人或者卢森堡人。都应该结成一个完善的整体,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

    也许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嫌早了一些,但是我今天却必须要告诉你们这一设想。欧洲的命运并不是掌握在某一个人的手中,欧洲的命运掌握在我们所有人的手中。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成为这片土地真正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人!”

    这是德国方面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了“欧洲同盟”这一概念。尽管之前也有许多名人提出过类似的概念,但由一个国家的领袖亲口说出这还是首次。

    希特勒的声音继续在那里响起:

    “当然,这并不是现在就要立刻解决的。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大海对面的那些敌人。先生们,决定我们荣耀的一刻已经到来。先生们,结束战争的时刻已经到来。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们每一个人,在我们积极准备登陆作战的时候,我们的亚力克森男爵早就已经进入了英国,并在那里进行了无数的努力。是的,我想你们并没有听错,男爵阁下比我们中的任何人都更早的进入了英国。他让战争变得更加简单,而这仅仅是凭借着他一个人的力量。

    也许许多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德意志帝国的元帅居然会做出如此冒险的事情?可是对于德国的军官们来说这只是男爵所有经历过的冒险中最普通的一次而已......在他的一生里,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为了胜利他可以付出一切。

    先生们,亚力克森男爵正在大海的那一头等着我们,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漫不经心的呆在这里?我们的飞机已经开始轰炸,我们的军舰已经完成准备,我们的士兵随时都可以出征!去吧,我英勇的士兵们。为了我们共同的梦想,为了那个正在英格兰孤军奋战的人!

    我恳求你们,德国的士兵们。英国的士兵们,法国的士兵们。用你们高昂的士气和无法阻挡的战斗热情,摧毁每一个企图阻挡在你们面前的人!

    战争万岁!统一的轴心*万岁!”

    战争万岁!

    当阿道夫.希特勒喊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所有人的情绪都被彻底的调动起来。“战争万岁”狂热的呼唤响彻在每一支准备登陆的军队中!

    1966年10月8日,7时。

    轴心*总指挥埃尔温.隆美尔看了一下时间,然后用低沉但却有利的声音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开始!”

    这一天,“新海狮计划”在阿道夫元首和隆美尔元帅的声音中正式爆发......

    ......

    伦敦,同盟国总指挥部。

    毫无疑问,轴心*的登陆作战已经开始!

    在此之前,盟军的情报部门也做了大量的努力。他们甚至成功的得到了“新海狮计划”的全部。为此。盟军早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1966年10月中旬之前,以德军为主力的敌人将对普利茅斯军港发起大规模进攻,并同时大举登陆。

    盟军的全部重心都已经放到了普利茅斯。

    情报陆续的传来,让整个盟军的指挥部里看起来混乱不堪。战争一触即发。这让芬顿总统、威尔金斯总理和卡帕农部长也都坐不住了,他们无一例外的出现在了指挥部。

    甘德拉将军决定在英国进行一场漂亮的战争,哪怕战争的最后结果会以盟军的失败而结束!

    让他欣慰的是,“莫约尔中校”在身份暴露后似乎一下从英国消失了......说实话,甘德拉将军害怕这个人,只要这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特都会觉得心神不宁,甚至无法安心的指挥军队。

    而现在,这样的担心已经暂时不存在了。

    “根据我们的情报,大量的敌人军队已经完成集结。战争有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爆发!”外面还是一片黑暗,但指挥部里却是灯火通明。甘德拉将军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10月8日凌晨3时。

    “将军阁下,有可能守住吗?”芬顿总统担心地问道。

    “身为一名军官,赢得战争的胜利是我们必须要做的。”甘德拉将军毫无迟疑的回答道:“我会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总统先生,在普利茅斯敌人将会经历登陆作战以来第一次的重大损失。在那里,我们安置了庞大的防卫力量,而且在美国本土,新的增援正在陆续到达。”

    甘德拉将军的话让以芬顿总统为首的英国官员多少放心了一些......

    一道道的命令从甘德拉将军的嘴里被下达下去,所有的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离最终决战已经越来越近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甘德拉将军的心里总是有一些隐隐的不安......

    “莫约尔中校”在身份暴露后去了哪里?德军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新海狮计划”已经被泄露了吗?德国完善的情报系统在做什么?还有那些之前在英国猖獗无比的地下抵抗组织最近一段时候为什么会销声匿迹了?

    爱尔兰的动荡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答案甘德拉将军一条也都无法回答自己......

    ......

    华盛顿,1966年10月8日凌晨3::30。

    “总统先生,登陆战有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爆发。”

    威廉总统从似乎永远也都处理不完的文件里抬起了头:“伦敦方面已经完成准备了吗?甘德拉将军呢?他有信心取得胜利吗?”

    “是的,伦敦方面已经完成了充分的准备,同时我相信甘德拉将军也能够取得战争胜利的。”身为总统的高级幕僚,特纳显得信心非常充分:“甘德拉将军是个经验非常充足的将领,而且我们也掌握了敌人‘新海狮计划’的全部核心,我坚信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特纳,也许你过于乐观了。”威廉却轻轻叹息了一声:“在战争爆发之前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比如甘德拉将军的儿子忽然会和谋杀案牵扯上了关系,更加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在审判中却又莫名其妙的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以至于让甘德拉将军的儿子被无罪释放。你认为这一切都是偶然的吗?”

    特纳的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总统先生的话好像在那暗示着什么特殊的意思......

    “总统先生,您认为甘德拉将军有嫌疑吗?”特纳试探着问道:“如果那样的话,我建议立刻撤换我们在英国的指挥官。”

    威廉苦笑了一下:“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根本无法找到能够替换甘德拉将军的人......现在我们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甘德拉将军能够不要辜负一个美利坚军人的荣誉。至于你所说的‘新海狮计划’,同样也是最让我迷惑的地方。德国的情报机关素来都以严密谨慎到如同一台机器那样而著称,但为什么这一次如此重要的计划被泄露之后,德国方面却任何的反应也都没有?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计划已经被泄露了,还是其中有某些别的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在里面......”

    特纳对于这一点倒并不是太赞同:“总统先生,为了能够得到这份计划我们的情报人员已经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但是我们的敌人却是一个可怕的人!”威廉略略抬高了一些自己的声音:“从他一出现在伦敦开始,就发生了无数古怪的事情。而‘新海狮计划’也正是从那个时候泄露的。为什么?是巧合?还是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特纳知道总统先生说的那个人就是让所有人都无比畏惧的可怕的亚力克森男爵......

    “莫约尔中校。莫约尔中校。”威廉冷笑了几声:“真是讽刺啊。亚力克森男爵用莫约尔中校这个他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不断使用的名字从容的出现在伦敦,从容的进行了那么多的破坏计划,但我们所有的人都被蒙在了鼓里。甚至我们的人还心甘情愿的帮他干掉了他的敌人。还有比这更加让我们觉得丢脸的事情吗?‘银河’号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旦战争爆发的话英国国内的那些官员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弹......特纳。我的心里非常的不安,非常非常的不安,我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不,我有预感,敌人的攻击目标绝对不是普利茅斯!”

    特纳倒吸了一口冷气:“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要立刻通知甘德拉将军?”

    “你认为现在还来得及吗?”威廉烦躁的松开了领带:“我们绝大部分的力量都放在了普利茅斯,而战争将在几个小时内爆发,更加重要的事,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德国人的真正目标是什么?不。我们到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特纳在总统先生的话里听到了无比的沮丧。他只是有些奇怪,总统先生为什么那么肯定敌人的主攻目标绝对不是在普利茅斯?

    威廉并没有告诉部下全部,但他却可以相信,自己的父亲亚力克森男爵绝对不会让他的敌人那么舒服愉快的部署兵力的......你不是什么敏锐的直觉,也不是什么超常的判断。这只是一个儿子对于父亲的了解而已......但是他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却无能为力,是的,当他的父亲亚力克森男爵出现的那一刻威廉已经觉得所有的一切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

    “总统先生,米尔斯中校和杰德上校怎么办?”特纳决定冲淡一些不愉快的谈话。

    “他们都是被冤枉的,这点我可以确定。”威廉稍稍恢复了一些平静:“他们在英国工作了太长太长的时间,在我看来他们的忠诚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我们都是上了敌人的当,我们都被亚力克森男爵玩弄在了鼓掌之中。”

    特纳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要立刻释放他们并让他们重新回到工作中?”

    “释放他们?”威廉朝自己的部下看了一眼:“特纳,有些时候我们明明知道对方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但却无法改变他们的命运。在伦敦,在英国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们需要有人来为这些事情承担责任。”

    特纳完全的明白了,米尔斯中校和杰德上校就是必须为此承担责任的人。

    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过错,如果一定说要有,那么他们唯一的过错就是坐在了那张位置上。“银河”号的被绑架,一连串情报的泄露,都需要有人来为此承担责任,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需要替罪羊。

    而非常不幸的是,米尔斯中校和杰德上校正是这样的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