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十. “女王陛下的信”

一千一百十. “女王陛下的信”

    发生在莫伊尔的大起义,是给予芬顿政府又一次沉重的一击。

    “爱尔兰共和军”的存在,之前一直都是英国历届政府的一块心病,但是从50年代开始,这个武装暴力组织便开始出现了严重的衰退,到60年代已经几近瓦解。然而大战却给了他们一个最好的重生的机会。

    尤其在最近两年,“爱尔兰共和军”的发展看起来简直已经不可阻挡。芬顿政府几次都想花大力气对这一组织进行征剿,但是随着战争局势的变化,芬顿政府渐渐变得有心无力起来。

    这也因此形成了一个怪圈,无论是英国的芬顿政府,还是爱尔兰的自治政府,只要“爱尔兰共和军”没有闹出什么特别大的事,他们宁可对此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

    大事件终于还是到来了。

    在塔兰特上校拒绝执行镇压的命令后,爱尔兰总统布拉特任命罗兰多准将为总司令,率领一支由国民军和警察组成的两万人的军队对贝尔特.亚当斯领导的“爱尔兰共和军”进行全力镇压。

    双方屯兵于希斯拉法,战争一触即发。

    贝尔特.亚当斯对于战争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开始,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结束并没有底。他只有5000名用来作战的士兵,而对方却拥有整整两万人的正规军和准军事武装。

    一旦失败,那么对于“爱尔兰共和军”来说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莫伊尔的起义也最终将以失败而告终。

    双方在最初不断的零星射击交火,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10月4日,当双方的主力到达希斯拉法后,大战已经无可避免。

    一大早,政府军就出动了两架武装直升机对共和军盘踞的据点进行攻击,而武装精良的共和军则用火箭筒进行还击。一架政府军的直升机受伤勉强飞回了基地。

    可是,贝尔特.亚当斯非常清楚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总统先生,威尔.汀兰德先生到了。”

    正当亚当斯为了战争而殚精竭虑的时候。这个好消息一下把他的注意力从繁重的工作中转移开来,他亲自把汀兰德先生迎接到了自己的指挥部。而随同汀兰德先生一起来到这里的,还有一位面色冷峻的年轻人。

    “因为男爵阁下不久后将会到达爱尔兰。”

    当看到这位年轻人,亚当斯忽然想起了起义爆发前汀兰德先生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他的心一下忍不住狂跳起来。

    不老的男爵——在欧洲几乎人人都知道这个传说:死神赋予了男爵永不流逝的青春,岁月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亚当斯先生,我荣幸的向你介绍。”汀兰德先生的语速非常缓慢:“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亚当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骷髅男爵,是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骷髅男爵!

    他欠下了自己的身子:“男爵。欢迎您来到爱尔兰!”

    “现在还不是欢迎的时候。”王维屹开门见山地说道:“政府军庞大的武装就在对面。而且很快会发起攻击。亚当斯,如果失败的话,那么就不再是欢迎,而是我们只能从这块土地上滚出去。”

    “是的。男爵阁下,我也是这么担心的。”亚当斯忧心忡忡地说道:“敌人的力量非常强大,在刚才,他们动用了直升机进攻攻击,虽然被我们所击退,但是我想很快新的一轮攻击就快要到来了。”

    “武装力量对于你们来说的确强大。”王维屹忽然笑了一下:“但是,他们使用的武器非常陈旧,多数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遗留下来的,还有他们的坦克也同样如此。罗兰多拥有七辆坦克。但却都是二战时期老掉牙的装备。而你们呢?都是全部由新式武器装备起来的精锐武装,在武器方面他们占据上风。你们拥有的反坦克装备,完全可以让敌人老旧的装甲力量遭到非常沉重的打击!”

    如果换一个人说这样的话,亚当斯只会当做是在安慰自己,但此时和自己说话的人是亚力克森男爵!

    一个战场上不败的神话!

    “更加对我们有利的是。即便在政府军内部思想也是完全不统一的......”王维屹接着说道:“国民军第8旅的里夫斯上校,就是一个你们的同情者。亚当斯先生,战争一旦爆发,负责左翼进攻的里夫斯上校必须不肯动用全力,这能够让我们正面的压力大为减小,集中起你的全部兵力,专心的对付国民军第7旅和警察部队。”

    “是的,男爵阁下!”亚当斯的精神振作起来,但随即他还有些担心:“男爵阁下,我知道里夫斯上校是革命的同情者,他也从来没有否认过这点,但是他雄厚的家世让政府不敢轻易的撤换他,而他对于政府也还是忠诚的。如果他被强行命令投入进攻的话,我们空虚的左翼将会蒙受到巨大的危险......”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力量能够抵得上千军万马......”

    亚当斯并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他相信男爵一定有了充分的准备......

    ......

    1966年10月4日上午10时,大战终于爆发了。

    罗兰多准将以国民军第7旅和特别警察部队为主力,在两架武装直升机和3辆坦克的掩护下气势汹汹的向共和军盘踞的据点发起了大规模攻击。

    炸弹的爆炸响起,一串串的火光升腾而起,浓烟密布,希斯拉法这块曾经安详和平的土地瞬间变成了一个战场。

    在亚力克森男爵的命令下,亚当斯将所有的共和军全部投入到了正面战场。正和亚力克森男爵判断的完全一样,尽管对方是正规军和准军事武装,但他们老旧的装备和低劣的训练却让他们无法在战场上占据多少的便宜。

    而反观他们的敌人爱尔兰共和军,使用的是清一色先进的武器装备,同时他们的作战人员长期的在海外基地进行训练,作战素质远远高于政府军。

    更加决定性的一点是,双方的心态决定了战场战争的走向。

    政府军的那些士兵和警察,他们的作战*并不是特别的强烈,他们似乎并不太想把自己的生命白白的葬送在这里。而那些爱尔兰共和军的成员。从他们加入这一组织的第一天开始,便很清楚他们未来的道路会是怎么样的,他们拥有着强烈的信仰支撑。为了他们心中神圣的事业,他们根本就不在乎牺牲。

    心态上的对比,在战场上最真实的反应了出来。

    在进攻初期,政府军的士兵一旦遭到打击,很快便会退缩回去。而3辆坦克成为了他们心理上主要的依靠对象。他们希望坦克的装甲能为他们挡住所有的子弹。

    可是很快即便连这一点也让他们失望了......

    共和军拥有着强大的反坦克装备,在第一次进攻的时候,一辆倒霉的坦克就不幸被射中,数分钟前还气势汹汹的坦克顿时完全瘫痪在了进攻的道路上。里面的坦克兵狼狈的钻出来的时候。很快又遭到了共和军士兵的扫射。

    在第一次的进攻中。政府军损失了一辆坦克。阵亡12名士兵,负伤29人。这让原本一起一次进攻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罗兰多准将感到了一丝担心。

    “爱尔兰共和军”的那些叛军武装们完全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一击......

    在他的右翼,里夫斯上校指挥的国民军第8旅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动作,他们甚至没有打出一颗子弹。

    罗兰多知道里夫斯是那些所谓革命者的同情者。但对于里夫斯的忠诚,罗兰多还是信任的。

    他很快接通了里夫斯的电话,以严肃的口气命令第8旅在中午12点的时候必须要投入到进攻中。

    “罗兰多来的电话。”里夫斯放下了电话:“汀兰德先生,将军命令我在中午12点必须投入进攻,我很高兴您能够冒险来到我的指挥部,但是,尽管我同情亚当斯先生领导的革命,可是我是一个军人,我无法背叛我的政府。”

    “让我奇怪的是。你所谓的政府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威尔喝了一口里夫斯为他倒的酒:“你们宣誓过,效忠于英国国王。我记得誓词是这么说的,‘“我,庄严宣誓诚心信服与效忠依法成立之爱尔兰自由邦宪法,依照爱尔兰一般公民之职责。与大不列颠及其依附与加入之大英国家联邦之组成国家,忠于国王乔治五世陛下及其子嗣和合法继承人’。啊,现在乔治五世的继承人伊莉莎白二世陛下却在一些阴谋家的政变下流亡到了海外,而你们却要继续向这么政变者效忠吗?”

    里夫斯看起来有些尴尬。

    是的,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宣过这样的誓,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他们都背叛了自己的誓词。

    “汀兰德先生,我想您必须要了解到我们的苦衷......”里夫斯叹息了一声:“我们只是军人,我们没有办法对政治进行干预。说实话吧,我对目前的政局也相当的不满,但是我又能够怎么做呢?难道让我进行兵变吗?”

    “不,你进行的并不是兵变。”威尔淡然说道:“在我看来,你必须要为自己和第8旅士兵们的前途仔细的考虑一下了,轴心国的登陆作战在即,你认为芬顿政府能够取得胜利吗?不,很显然他们就要遭到失败,那么你和你的士兵怎么办?做芬顿政府的殉葬品?还是重新做出正确的抉择?里夫斯上校,我想您应该仔细的考虑一下。”

    里夫斯再一次的沉默下来了......

    无论政府如何隐瞒,但即将到来的失败却是大多数的人都心知肚明的......不过爱尔兰的局势有些特别,许多爱尔兰的官员和军官认为这块土地上不会遭受到战火,敌人想要的,只是伦敦而已。

    可是现在听汀兰德先生的话显然敌人并不满足于此。

    “不要以为德意志的军队仅仅以取得伦敦做为战争的结束......”威尔的话印证了里夫斯的担心:“他们还会进一步的进军。爱尔兰、北爱尔兰、苏格兰,一切英国的土地,他们都会进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指挥着这场战争的亚力克森男爵和伊莉莎白二世保持着多年的友谊,他必须用战争来为女王陛下和德意志复仇。我想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已经知道了男爵的复仇将是多么的让人震惊,你呢?里夫斯上校,你也愿意陷入到男爵复仇的怒火中吗?”

    这话让里夫斯上校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

    在大多数情况下。亚力克森男爵给人的印象都是和蔼的,但这仅仅是针对“大多数”的情况而言。暴怒中的男爵可怕的程度,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这一次的大战,已经有无数的人亲身体味过了。

    来自男爵的报复,不,他绝不愿意看到这样可怕事情的发生。

    “当然,他们也未必一定会进入爱尔兰。”威尔的口气忽然放缓和了不少:“如果现在的爱尔兰政府被推翻,爱尔兰重新宣誓效忠于女王,恪守你们的誓言,所有的一切都能够有缓和的迹象。我们将尊重爱尔兰以及北爱尔兰的自治权。我们将尊重条约赋予你们的所有一切权利。我们将尊重你们身为一个爱尔兰人的骄傲!”

    “爱尔兰共和军呢?”里夫斯反问道:“尽管我是他们的同情者,但是毫无疑问的,在战争结束之后,我们之间必定产生无法调和的矛盾。到了那个时候,女王陛下会站在哪一方?男爵阁下又会站在哪一方?”

    “那是爱尔兰内部的事物,我们没有想要插手的任何企图......”威尔毫不迟疑的回答道:“同时宣布效忠女王?或者是继续内战?我可以保证的是,女王陛下的军队绝对不会插手,德意志的军队更加不会插手。自己内部的问题,还是由自己来解决的好。”

    里夫斯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威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这是女王陛下给你的信。”

    “谁?”里夫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伊莉莎白二世。”

    接过信的时候,里夫斯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他这一辈子都无法想到女王陛下会给自己写信,他从来也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天命英格兰诸国之女王伊丽莎白。致勇敢善战的爱德里多.里夫斯上校:

    在1940年的时候,你的父亲老里夫斯身为英军上校,参加了无数次英格兰的战争,并且立下了卓越的功勋。在杜尔杜里斯战役中,老里夫斯上校凭借着自己的英勇。坚守了阵地整整十五天,当他从前线撤退的时候,看到他浑身的伤口,每一个人都对他抱以了尊敬的目光,这是身为一个军人最大的荣耀。当时王室准备为其授勋,但是品德高尚的老里夫斯先生却拒绝了这一建议,他认为勋章给爵位更加应该授予那些为了英格兰而战死的士兵。在王室漫长的历史上我们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然而,每一个人都应该记得牢里夫斯先生对这个国家作出的贡献以及他那让人钦佩的高贵品格......

    我遭遇到了一些让人不快的事情,我失去了对这个国家的控制,但是,我希望您父亲的品格依旧能够在您的身上得到延续,爱德里多.里夫斯上校。我希望您除了继承了您父亲的英勇善战之外还继承了他的忠贞品德。我希望在我回到伦敦的时候,能够把原本就属于里夫斯家族的勋章和爵位重新归还给你们。这是我个人的一个小小请求,无论您是否站在我的这一边都是如此。

    我希望着能在我的王宫见到您,并当着所有大英帝国官员的面将这一至高荣誉授予您。

    您的朋友伊丽莎白.亚历山德拉.玛丽.温莎。耶稣诞生后1966年,我王在位13年,授予流亡地。”

    里夫斯的身子再度颤抖起来,他必须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有什么能比得到女王如此的赞誉更加觉得光荣的事情了。

    “耶稣诞生后1966年,我王在位13年,授予流亡地。”里夫斯喃喃地说道:“汀兰德先生,授予流亡地,身为女王陛下的臣民,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刺痛我的心的呢?我不在乎什么勋章或者爵位,我在乎的是继承我父亲的品格,我在乎的是女王陛下不用再在流亡地写信,我在乎的是否能够在陛下的王宫里看到她。”

    说完,他单膝跪倒在了地上:“女王陛下,爱德里多.里夫斯将秉承里夫斯家族的优良传统,我将为了女王陛下而战!”

    这一刻里夫斯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不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