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零五. 奥拉维茨基先生

一千一百零五. 奥拉维茨基先生

    “金枪鱼”和杰德上校不会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正在发生的。

    他们依旧按照着之前制定的计划有条不紊的部署着,他们从来也都不会想到,一贯忠诚谨慎的罗杰上尉已经背叛了他的事业。

    杰德上校更加不会想到,仅仅在之前因为自己拒绝了部下恳求的帮助,结果却遭来了这样可怕的事情。

    有的时候一件小事往往会改变一个重大事件。

    夜幕降临在了伦敦,一波敌机新的轰炸刚刚过去,起码从现在开始英国人可以睡上一个还算安稳的觉了。

    而在这个时候,一幢伦敦市区内典型的老式小楼内却还在闪动着阴暗的灯光。

    “就在那里,金枪鱼先生。”罗杰上尉朝着小楼指了一下。

    金枪鱼看了看,整理了一下衣服:“很好,我现在就会进去,10分钟后,你准时在这里打响枪声。”

    “是的,先生。”罗杰上尉平静的答应了,他忽然问了一声:“先生,我能问一个冒昧的问题吗?您的真实姓名是什么?”

    “我想这大概不应该是你过问的问题。”金枪鱼显然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等到战争结束,我们能够活着美国的时候你也许会知道的。”

    罗杰上尉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他对“金枪鱼”的真实身份和真实姓名其实并不那么想知道,他只是有一些些好奇而已。

    金枪鱼走进了小楼,他轻轻的叩响了门。一会,门打开了,出现的人脸上显得非常紧张。警惕的注视着金枪鱼。

    “去告诉里面的人,我有紧急的情报要告诉他们。”金枪鱼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不,时间恐怕来不及了,我现在就要进去。”

    说完,他一把推开了那个人,大步走了进去。

    当他进入二楼的时候,正在召开着会议的十几个人立刻站了起来。有几个人甚至还猛的一下拿起了枪。

    “不要紧张,先生们,我没有任何恶意。”金枪鱼环顾着屋子里的这些人:“我是你们的朋友。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我是,我是索普,你呢?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索普面色森严的看着他。

    “我是奥拉维茨基。”金枪鱼说出了这样一个名字:“索普先生,我知道你是地下抵抗组织的。我也知道你们正在这里召开秘密会议。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cia已经发现了你们,这里即将被包围了!”

    会议现场顿时被这话引起了一片混乱。

    索普似乎并不是太相信:“奥拉维茨基先生,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我的公开身份是秘密警察。”“奥拉维茨基”为自己设计了一个非常特别的身份:“而实际上,我也是抵抗组织的一员,我隶属于女王陛下的秘密情报机构。索普先生,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时间非常紧迫了。你现在就可以到窗户那里去看一下。”

    索普来到了窗户边,他才看了一眼面色立刻大变:“外面全是cia和警察。”

    “索普。外面该怎么办?”

    索普到了现在似乎也变得六神无主起来,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奥拉维茨基”先生的身上。

    而这正是金枪鱼想要的效果:“索普先生,现在他们还没有完全将这里包围,我知道一条路,请立即跟我离开这里。”

    现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已经信任了“奥拉维茨基”先生,他们跟在这位忽然出现的先生身后急匆匆的离开了这座即将被包围的小楼

    “嘿,站住!”当他们刚一离开小楼,忽然有人大声叫了出来。

    “奥拉维茨基”先生毫不犹豫的掏出了枪,然后迅速的开枪,所有跟在他身后的人都看到,那个cia的特工倒在了血泊中。

    骤然间,枪声和大声的呼唤声响了起来。

    “快,快!”金枪鱼一迭声的催促着,他很快便带着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撤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走在金枪鱼身边的索普长长的松了口气:“谢谢你,奥拉维茨基先生,我不知道如何感谢您,如果没有您的话,现在我们全都落到了cia的手里了。”

    “不用客气,索普先生。”金枪鱼看起来非常的平静:“虽然我们暂时摆脱了敌人的抓捕,但我想我们应该寻找一个安全的落脚点。”

    “当然了。”索普神秘的笑了笑:“一个安全的落脚点,奥拉维茨基先生,我们很快就会到达那里的。”

    金枪鱼觉得自己的第一步计划已经非常顺利的实施了

    金枪鱼被带到的是一座庄园,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从庄园的外观和里面来看这应该是一个非常有身份的人居住的地方。

    “这是我父亲的庄园,奥拉维茨基先生。”索普非常热情的介绍道:“您大概还不知道,我的父亲就是蒙灵顿爵士。”

    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金枪鱼吃了一惊,那个大名鼎鼎的蒙灵顿爵士吗?该死的,他也是地下抵抗组织的一员,如果自己没有取得索普信任的话,谁能够想到受人尊敬,地位崇高的蒙灵顿爵士居然也是**主义者?

    他第一次见到了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当然,他发现爵士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人。

    “欢迎来到我的庄园,奥拉维茨基先生。”蒙灵顿爵士显得非常热情:“我已经听说了,你救了我的儿子以及他的朋友们的生命,现在来到了这里,就完全的安全了。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勃莱姆先生。”

    “勃莱姆先生,您好。”金枪鱼冲年轻人点了点头。他到现在还并不知道这位勃莱姆先生的真实身份。为什么会和蒙灵顿爵士站在一起,而且看起来爵士似乎对他还非常尊重的样子。

    “瞧,地下抵抗组织的活动随着轴心**队的登陆在即活动的越来越频繁了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危险性也变得越来越高了”“勃莱姆先生”——王维屹带着浓浓的笑意说道:“我们必须感谢你冒着生命危险挽救了我们的人。”

    还没有等金枪鱼表达一下谦虚,王维屹便接着说道:“但是让我有些奇怪的是,我到底应该怎么称呼你呢,是奥拉维茨基先生?还是金枪鱼先生?”

    金枪鱼的面色大变,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腰间的手枪但是已经晚了。身边的索普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然后在他毫无抵抗能力的情况下收缴了他的武器。

    王维屹和蒙灵顿爵士坐了下来:“我想我们应该好好的谈谈,不要企图反抗。奥拉维茨基或者金枪鱼先生,在这里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一个人,永远也都没有人会知道。我希望能够得到一切我想要的口供,那么我们就从你的名字开始吧。你的真实姓名是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金枪鱼知道自己完了,徒劳的反抗最终遭殃的只可能是自己,他苦笑了一下:“我的真实姓名就叫奥拉维茨基。”

    这点倒是王维屹没有想到的:“好吧,奥拉维茨基先生,你们精心设计了一个不错的戏码,甚至还牺牲了一个cia的特工,为的只是得到我们的信任。你成功的打进了我们的组织,但是很可惜的。你却没有办法离开了。你已经告诉了我你的真实姓名,奥拉维茨基先生。现在让我们开始第二个问题。下午的时候你和杰德上校在办公室里谈话的具体内容”

    奥拉维茨基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就连这件事情勃莱姆先生居然也知道了他沉默在那里没有说任何的一句话

    “这可不是良好的态度。”王维屹笑了笑:“据说你是一个资深间谍,既然身为资深间谍,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有许多让人开口的办法。在我看来你又何必遭受这样的痛苦呢?难道我们不能在一个融洽的气氛中谈话吗?等到战争结束了,你会被以间谍罪送上法庭,我可以保证的是你不会被判处死刑,你会在监狱里呆上三年,三年的时间结束后,你将得到特赦,重新回到你的国家。”

    这句话比任何的话都更加具有杀伤力,奥拉维茨基太清楚间谍一旦被抓住会面临什么样可怕的遭遇了

    但他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你能够做到这些吗?”

    “勃莱姆先生当然能够做到。”蒙灵顿爵士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应该相信,勃莱姆先生无所不能,尤其是在你以后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

    奥拉维茨基很确定对方目前是不会告诉自己“勃莱姆先生”的真实身份的,但如果对方真的能够兑现自己的承诺,那么自己三年之后便可以回国了,和那些被逮捕的自己的同行相比,自己无疑要幸运几百倍了。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现在他已经被逮捕了,没有任何办法离开这里,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进行一场赌博呢?起码自己在目前糟糕的状况下也不会再损失什么了。

    “好吧,勃莱姆先生,我愿意把我知道的一切全部的告诉你但是,我希望你在未来的时候也能够兑现自己的诺言。”奥拉维茨基缓缓地说道:“这次来到伦敦,除了接受了潜伏任务外,我还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灰烬计划’。我想从这个任务的代号上你们也能够猜测到了一些什么,我们将炸毁包括伦敦、考文垂在内的英国各个主要城市的一些重要目标。其中包括工厂和军事基地在内。当然这是在伦敦无法守住的前提下才会进行的”

    王维屹和蒙灵顿爵士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的眼里都露出了惊讶美国人居然准备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

    “我和杰德上校在他的办公室里商量的就是这件事情”奥拉维茨基继续说道:“具体的计划步骤和目标在我来到伦敦之前就已经制定好了杰德上校要做的只是完成这一任务而已勃莱姆先生。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全部的计划和目标都写出来”

    “我们的合作非常的愉快,奥拉维茨基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说道:“这样更加为我的诺言增添了砝码。也许不用三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回国了。我当然需要全部的计划,而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王维屹让人拿来了一部电话:“奥拉维茨基,我想你有和国内联系的特殊方式,那么,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吧。”

    他交给了奥拉维茨基一张纸条,奥拉维茨基看了看。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掌握在对方的手里了,他现在要做的只是服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在那等待了一会后说道:

    “华盛顿莫伦茨私人侦探事务所?我是比尔夫先生。我要立刻和莫伦茨先生通话莫伦茨先生吗?是的,我是比尔夫。是的,边上没有人在监听。好的,我现在有紧急的情况要向您汇报中央情报局驻英国总负责人杰德上校叛变了是的。情况非常危急。中央情报局在英国的整个情报系统正在遭到破坏我要求立刻秘密拘捕杰德上校并且将其立刻送回国内继任者?我认为罗杰上尉可以替代杰德上校的位置不,他不是杰德上校的人,我可以确保他对于美利坚的忠诚是的,我立刻执行您的命令拘捕杰德上校是的,‘灰烬计划’绝对不会遭到任何破坏的”

    他放下了电话,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完全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啊,今天晚上我想你应该写出全部的‘灰烬计划’的内容”王维屹想了想:“奥拉维茨基先生。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怎么样?当你打完了刚才的电话,并且告诉了我们‘灰烬计划’之后。我认为你已经无法回头了。你是一个间谍,一个间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除了进监狱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为原本的敌人服务”

    奥拉维茨基立刻就明白了,对方是要让自己做双面间谍。虽然这更加充满了危险性,但起码“勃莱姆先生”有一点没有说错,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先不要急着回答我,让我来提出我的条件吧。”王维屹不慌不忙地说道:“今天晚上你被抓捕的事情除了我们几个人没有任何人会知道,而做为你为我们服务的报酬,我将每年付给你十万美元的酬劳。为期五年的服务期满了后,你将重新恢复自由身。而在此期间,你每向我们提供的一个情报,或者按照我们的命令去完成了某一个任务都会得到相应的报酬当然,我们也会想方设法让你在你的上司面前成为一个间谍界的英雄”

    奥拉维茨基点着了一枝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王维屹并没有催促他,而是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

    等到奥拉维茨基一枝烟全部抽完之后,他忽然抬起头来说道:“我个人认为我的老板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勃莱姆先生。从现在开始,我将忠诚的为您效劳,一直到我的任务完成为止。”

    “和你谈话真是愉快,奥拉维茨基先生。”王维屹笑容满面:“那么,我会让索普为你安排一个舒适的房间,在那里,你可以把全部的‘灰烬计划’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写出来了。”

    看着奥拉维茨基离开了这间屋子,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似乎还有一些担心:“男爵,你真的信任这个人吗?”

    “为什么不呢,我亲爱的朋友。”王维屹淡淡笑着说道:“他已经没有选择了,而且从事这个危险的职业,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金钱的关系,现在,我能够提供给奥拉维茨基他所需要的,生命保证、自由保证,以及金钱方面的保证,这足以换来他对于我的忠诚,当然,这份忠诚并不是非常稳固的,然而我却坚信他会为我们一直服务到战争结束为止。”

    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并不能确定男爵说的是否正确,不过到了现在好像也没有更加好的选择了。而且从男爵过去的行动来看,他从来没有失手过,也从来没有看错过人。

    “好了,蒙灵顿爵士,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王维屹站了起来:“可怜的杰德上校,现在还在等待着奥拉维茨基的喜悦,而我们的罗杰上尉,却即将坐上一张他原本根本不敢想象的位置,我们所有人都想看到的,是吗?”

    蒙灵顿爵士笑了,是的,所有的人都想要看到的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