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零二. 一瓶香槟

一千一百零二. 一瓶香槟

    德国间谍们的释放,让芬顿政府的那些高级官员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他们的家人或许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回到他们的身边,这可是“莫约尔中校”对他们的郑重承诺。

    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芬顿政府官员对于“莫约尔中校”的信任已经很难用语言来表达了。其实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能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到中校身上。

    而显然“莫约尔中校”也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在那些德国间谍被释放的第二天,几辆黑色的轿车就秘密的出现在了伦敦,而且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的盘查。

    汽车在总统府外停下,然后汽车上下来的人迅速进入到了总统府。

    他们是芬顿总统、威尔金斯总理和卡帕农部长的家人。相比于其他人质来说,他们是更为幸运的。

    而当终于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家人,以芬顿总统为首的这些英国政府高级官员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更加增添了对于“莫约尔中校”的信任。

    中校是完全值得信赖的,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成功的救出了他们的家属,让他们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而也许是出于对“莫约尔中校”的报答,也许是为了尽早的解决“银河”号事件,芬顿总统赋予了“莫约尔中校”更多的权力,他要求中校全权负责“银河”号事件,并且可以动用一切正常或者非法的手段。

    总统特别提到了“非法”的手段,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大概每一个人都知道。

    而在随后进行的关于“银河”号事件的进展通报会上,威尔金斯总理就显得意气风发多了,他告诉在场的记者们:“‘银河’号事件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我们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里寻找会更多的人质,我们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这一问题。”

    很快,就有一个记者提问:“总理先生,您所说的重大的突破,是指的您,芬顿总统、卡帕农部长的家人已经得到了释放吗?”

    威尔金斯总理的面色顿时变了。他们也考虑到了自己的家人得到释放。而其他人质生死未卜,很容易激发起矛盾,因此这一人质释放被严格保密,但却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是被泄露出来了。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威尔金斯总理勉强笑了一下。

    “我们非常确定,你,芬顿总统、卡帕农部长的家人已经得到了释放。”记者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如果您一定要提供证据的话,那么我完全可以提供。而且,我们还知道,为了尽快解救自己的家人,你们甚至释放了一批德国间谍用来做为交换。您对此事否认吗?”

    一片的惊呼声中在通报会的现场响起。威尔金斯总理的面色异常尴尬:“不。这完全是在无中生有,我们从来不会出卖英国的任何利益去进行任何形式的人质交换。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那么我想我必须公开我所掌握的那些证据了......”说到这,记者拿出了十多张照片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大家可以仔细的看一下。这些,就是在昨天的时候被释放的人质,大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们走进了总统府。总理先生,您对此有什么可以反驳我的更好的解释吗......”

    威尔金斯总理心里愤怒的诅咒起来......那些负责总统府安全的该死的保镖们,他们是如何让这些该死的记者拍到这些该死的照片的......

    通报会现场乱成了一团,记者们不顾禁令拼命的拍摄起来,而那些参加会议的人质家属也终于无法忍受内心的愤怒而大声的质问起来。他们必须知道,为什么芬顿政府有能力解决他们自己的家属,却让其他的人质还在那里受苦?

    每一次的通报会。威尔金斯总理总是在那里告诉所有的人“银河”号事件进展非常乐观,但现在他们知道了这所谓的“乐观”不过是他们在为自己的家人而做着努力而已......

    芬顿政府和绑架者的秘密交易得到了彻底的曝光,用德国间谍去谋取自己的私利,只管自己家人的安全,而不顾其他人质的死活。这顿时让所有遭到绑架的人质家属无比的愤怒起来。这其中也包括芬顿政府大量的官员在内。

    之前,尽管战争进行的非常不顺利,但这些英国官员们对芬顿政府还是保持着绝对的忠诚,很难有什么是可以让他们背叛的,然而现在“银河”号事件的进展却让这一切都被悄悄的转变了。绝对多数人的内心都是自私的,尤其在事件完全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的基础上更是如此。他们觉得继续效忠芬顿政府是否值得,他们开始为自己的前途更多的考虑起来.......

    而随后在记者的跟进报道中,“莫约尔中校”这个名字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英国人的面前......据说这个中校拥有着很大的能量,以芬顿总统为首的高级官员家属得到释放都是他一手安排的。

    “莫约尔中校”受到了一些指责,有些人认为他出卖了英国和同盟国的利益,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对这位中校充满了期待......既然他可以成功的救出那些人质,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央求他把自己的家人从绑架者的手中救出来......

    芬顿政府的交通部长拉托尔福特第一个找到了“莫约尔中校”,他为中校带去了一瓶上等的香槟,并且他还带上了自己孙子和孙女的照片:“中校,您看,这是一对可爱的孩子吗?”

    “是的,多么可怕的孩子啊。”王维屹叹息着说道。

    “啊,您也这么认为吗?”拉托尔福特忧郁地说道:“他们是我的孙子和孙女,我从小就看着他们长大,他们总是给我带来无数的欢乐。可是,在‘银河’号上,他们却随着他们的父母被绑架了,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消息。”

    王维屹又叹了口气:“您的遭遇真是不幸,我多希望我能够帮上您啊......”

    “当然可以。您完全可以帮上我。”拉托尔福特迫不及待地说道:“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不,全伦敦都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中校,看到上帝的份上,请您一定要帮助我,无论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去做。”

    王维屹朝那瓶香槟看了一眼:“真是一瓶最上等的香槟啊......但是很显然如果您认为一瓶香槟就能够换回您的家人我想您的想法是错误的......”

    拉托尔福特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当然,莫约尔中校,一瓶香槟是远远不够的,我想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救出我的家人呢?”

    “您这么说好像我和德国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似的......”王维屹笑了笑。随即面色一正:“好吧。我必须得承认,我的确有办法和那些绑架者见到面,最近发生在伦敦的事情我想您也听说过了,要救出总统、总理和部长先生的家人。我费了很大的力气。当然,总统也答应了那些绑架者的条件。您呢?让我仔细的想想,您有什么是绑架者所感兴趣并且愿意释放您的家人的......”

    王维屹似乎陷入到了沉思中,而这也让拉托尔福特更加的有了几分期待......

    过了好大一会,王维屹才缓缓地说道:“您有您的优势,让我们坦诚的说吧,‘银河’号事件根据我的判断完全是德国人一手策划的。他们需要什么?也许全英国的所有交通情况是他们最感兴趣的。比如哪条道路是二十四小时都保持交通畅通的,比如哪条道路即将被炸毁。又或者在哪条道路上采取了一些特殊的政策......”

    拉托尔福特完全沉默了下来......是的,莫约尔中校说的这些他完全清楚。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登陆作战,全英国的道路交通都重新作出了部署,一些特别重要的道路桥梁甚至已经做好了炸毁的准备。这将在最大程度上迟滞敌人的挺进。还有,各个主要交通要隘的畅通情况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旦这些情况被敌人所掌握的话,他们就等于给自己的军队安上了两只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睛......

    如果放在过去的话。拉托尔福特是绝对不会答应这样的条件,他知道这会给英国的战争带来什么样可怕的影响......然而,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一直在考虑着自己忠心耿耿的为芬顿政府效忠是否还有必要了......只是让他矛盾的是,如果自己提供了这些情报,那么毫无疑问自己将成为英国的一个可耻的叛徒......

    “莫约尔中校,我们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来解决这起事件......”拉托尔福特试探着问道:“比如,我可以提供一笔巨大的赎金,我想那些绑架者也许会感兴趣的。”

    “拉托尔福特部长,我想您可能有些想法简单了。”王维屹笑了出来:“您难道真的认为那些绑架者是因为赎金吗?您认为你的金钱足以打动那些绑架者吗?不,他们甚至都不会听一秒钟这个条件的。当然,我也不想让您为难,您是一个部长,一个正直的英国绅士,您不会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的。其实说实话吧,我也不想一次次的去面对那些让人讨厌的家伙。”

    拉托尔福特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他小心地问道:“中校,他们真的释放了大量的德国间谍吗?”

    王维屹当然知道拉托尔福特嘴里说的“他们”是谁,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上帝啊,他们竟然真的释放了那么多的德国间谍。”拉托尔福特长长叹息了一声,声音里满是不满和不甘:“我们始终都在为这个政府效忠,我们几乎贡献出了我们的一切,但是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莫约尔中校,一旦提供了他们想要的,他们真的会释放我的家人吗?”

    “当然,这取决于您提供情报的真伪和时间。”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拉托尔福特部长,我必须提醒您的是,登陆的时间正在进入倒计时,一旦您还迟疑不决的话。我想您大概就没有机会再见到您的家人了。”

    中校的话深深刺激到了拉托尔福特,他咬了一下嘴唇:“今天晚上的时候,我就会把那些绑架者需要的资料全部交给您。”

    王维屹笑了:“拉托尔福特部长先生,我也会在两天之内将您的家人送到您的面前......但是,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是您的这次秘密交易绝对不能泄露,否则这会对您造成很大的影响。”

    拉托尔福特非常感激中校能够如此体贴的为自己考虑:“当然,全部的资料我都有备份,而且能够掌握如此详尽的资料,整个英国也只有我一个人。我想这不会被泄露出去的。”

    王维屹满意的点了点头:“第二个建议。我认为将您的家人送到伦敦其实并不是个非常好的选择。敌人很快就要进攻,在我看来伦敦并不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即便将您的家人送回伦敦又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难道当那些敌人进入这个城市的时候,再让他们第二次的失去自由吗?”

    这也是拉托尔福特最为担心的事情......现在战争的局面对于英国来说已经严重不利。对于是否能够守住伦敦大概没有几个官员的心里是看好的......拉托尔福特忽然想到了什么,一线希望在他的内心升腾起来。

    “您有什么好的办法吗,中校?”

    “瞧,一瓶香槟让我揽上了那么多的事情。”王维屹耸了耸肩:“可谁让我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呢?拉托尔福特部长,在瑞士我有一些朋友,我想我可以把您的家人送到那里去。那是个中立的国家,德国人的势力也无法延伸到那里去,您愿意吗?”

    拉托尔福特的心脏开始急速的颤抖起来,但是他此刻却无法立刻做出表态......

    王维屹完全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我会让您的家人在释放后的第一时间和您通话的......而且在到达瑞士之后。您将会随时都掌握住他们的动态。拉托尔福特部长,我是一个重视诺言的人,我会妥善的安排您的家人,当然,如果您也想到瑞士去躲避战争。我想我同样会做出完美的安排的。”

    到了这个时候,拉托尔福特已经不再去多考虑一些什么了。他除了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莫约尔中校的身上,还能够怎么办呢?

    “我想我应该按照您的安排来办。”拉托尔福特终于下定了决心:“莫约尔中校,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我内心的感激,但是我可以保证,如果将来您还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到我全部的努力耳朵。”

    王维屹打开了那瓶香槟,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拉托尔福特:“拉托尔福特部长,您的香槟,我想这杯香槟并不是那么特别的好喝,可是,这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拉托尔福特迟疑着,然后喝下了这杯香槟。其实这个时候他对于“莫约尔中校”的身份已经产生了怀疑。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是不会拥有这么大的能量的。他可以和绑架者取得联系,可以从德国人的手里救出人质,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瑞士去。一个所谓的美国陆军情报局的高级调查员可无法做到这些。可是他还能够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芬顿总统他们的家人已经获救了,而且拉托尔福特坚信芬顿总统他们对于自己的后路也做出了充分的安排。那么自己呢?自己和那些官员们却都被蒙在了鼓里,他们就好像一群傻瓜一样继续在为这个政府效力。或许当伦敦沦陷,他们都成为俘虏的时候,有些人还不回醒悟过来。

    这样的效忠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提前为自己做出选择也是最好的决定。

    他不会去追查“莫约尔中校”的身份,更加不会去考虑别的事情,现在他能够做的就是抛弃任何幻想,和“莫约尔中校”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一瓶香槟,让拉托尔福特明白了许多之前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王维屹微笑着看着拉托尔福特,他是第一个,很快,还会有更加多的英国官员找到自己,他们都会做出和拉托尔福特完全一样的选择。他们都会和自己合作,都会向自己提供自己所需要的任何一样情报。

    大半个英国都已经控制在了自己的手里,这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芬顿政府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莫约尔中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等到他们明白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这时,伦敦的天空又开始飘起了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