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一百. 分道扬镳

一千一百. 分道扬镳

    威廉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如此深深的爱着自己。

    他知道,在父亲的心里除了德国,再也容不下第二样事情了,而这,也正是威廉一心想对德国开战最重要的理由之一。

    可是,现在艾略特居然说出了如此可笑的话。他居然说父亲还爱着自己,而且还是深深的爱着自己,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三岁的孩子吗?

    “威廉,停手吧。”艾略特低声说道:“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其实也是父亲和儿子之间的战争。男爵不想看到,难道你想一直这样下去吗?”

    威廉摇了摇头:“不,我不会停止战争的。”

    “难道你想一直这样下去吗?”艾略特的声音因为着急而提高起来:“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战败男爵?他一直都是战场上不败的神话。你看到现在的局势了吗?男爵已经把战争的胜利牢牢的控制在了手中,德国大部分的领土都已经光复,法国、俄罗斯、意大利都接二连三的脱离了同盟国,轴心国的势力正在进一步的加强。在英国,轴心*队大规模的全面进攻已经迫在眉睫,你真的以为英国还能够守住吗?”

    “英国也许守不住了。”威廉坦然说道:“是的,这点我并不想否认,现在英国政府军的战斗意志并不是很高,一旦开战,有多少军官和士兵是忠于芬顿政府的,有多少军官和士兵是忠于伊莉莎白二世的很难说。或许轴心国开始全面登陆之后,大规模的哗变就会发生。”

    艾略特有些急了:“这些你都知道,可你却依旧固执的要将战争进行到底?”

    “艾略特,你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在经商的天赋上,我永远也都不如你。”威廉如此说道:“但是,你不知道应该如何当一个总统,应该如何管理一个国家。美国总统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其实却是世界上最难做的工作。当你做出了选择,你唯一的可能就是完成这个选择,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我发动了对德国的战争,我几乎就要成功,虽然国内当时充斥着各式各样反对的声音,但我的个人声望却还是到达了一个巅峰。然而,现在不光是美国正在面临失败,我也同样正在面临失败。你知道失败意味着什么吗?我将一无所有,所有的人都将会指责是我把美国带到了目前的困境中。所以,即便我清楚前面的道路困难重重。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扛下去。艾略特。你不会明白的。”

    艾略特明白。他什么都明白。

    在威廉决定对德开战之后,维特根斯坦家族也进入了一个低谷期,但是艾略特并没有放弃,始终都在苦苦坚持。一直到转机到来,维特根斯坦家族彻底走出低谷为止。

    而现在,威廉同样也面临着如此的困境。他和威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都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人,而这个家族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无论道路如何艰辛,他们都会咬着牙一直走到道路的尽头。

    这一点,威廉的性格和男爵有着太多相像的地方,他们永不放弃,哪怕处在绝望的困境中。只是。这样的性格对于威廉来说真的好吗?

    “艾略特,无论你如何劝我都没有用。”威廉缓缓地说道:“今天,我找你来只是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的帮忙。‘银河’号被劫持了,我想你早就知道机上有许多芬顿政府的重要人物了,我想开启秘密谈判通道。将‘银河’号赎回来。”

    对于威廉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要知道美国可是一贯拒绝进行这样的谈判的......

    “不光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可以考虑。”威廉很快继续说道:“巨额的赎金,或者是牺牲美国、芬顿政府的一些利益。”

    “你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艾略特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你知道‘银河’号的事件一天不得到解决,芬顿政府就会一天陷入在混乱之中,甚至随时随地都有崩溃的可能。是吗?”

    看到威廉点了点头,艾略特淡淡地道:“但是你认为有这样的可能吗?这是男爵所有计划中的一步,他成功了,‘银河’号将是他迫使芬顿政府投降,从而最大规模减少轴心*队伤亡一个非常重要的筹码。谈判?威廉,你认为你的父亲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会进行谈判吗?他不需要什么金钱,也不需要你们想要付出的任何一个代价......威廉,你比我更加了解你的父亲,他永远不会进行哪怕一分钟这样的谈判的......”

    威廉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意,是的,他知道父亲一定会拒绝自己的,但是,即便明知不可能,他也必须要这么做,他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了。

    可是,这话由艾略特说出来,却还是让他感受到了一种隐隐的失望......

    威廉耸了耸肩:“啊,我只是这么问一下。艾略特,你是经济方面的专家,对于美国经济的困境,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我吗?”

    “没有。”艾略特回答的非常干脆:“所有能够用的办法都已经用过了,威廉,说实话,我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而且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这次的金融危机比1942年的那一次来的更加猛烈,而且持续的时间也会更长。美国的经济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蹶不振,无论是你,或者是你的继任者,都将需要面临一个美国历史上可怕的寒冬......”

    威廉沉默了。“无论是你,或者是你的继任者,都将需要面临一个美国历史上可怕的寒冬......”

    艾略特的这句话似乎在告诉他,美国的大财阀们已经不再看好他能够再一次的当选为美国总统。

    威廉是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他希望自己的成就能够超过罗斯福总统,他希望自己连任的次数也能够超过罗斯福总统。他差一点就能够实现这一目标了,以战争的名义!可是当胜利唾手可得的时候,却发生了一连串如此多的事情。

    战争造就了自己,战争也给予自己沉重的打击。

    “我一直都记得我们那些快乐的童年......”威廉忽然又莫名其妙的再次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那个时候,我们生活在维特根斯坦庄园里,你,我。我的母亲,赫敏阿姨,还有我们那个古板而可爱的德普西管家。我们总是在幻想着自己长大以后可以做些什么,我们一直都以自己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一员而骄傲着......我们长大了,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我去了中国,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父亲,在那个时候,我依旧以自己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一员而感到骄傲。艾略特,你大概永远也无法体会到我当时的那一份骄傲的心情......”

    艾略特隐隐的感觉到会有什么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威廉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后来。我们分道扬镳了。我有我的理想。你也有你的梦想,我们永远都无法再走到一起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将脱离维特根斯坦家族!”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将脱离维特根斯坦家族!”

    当威廉说出了这句话后,艾略特死死的盯住了他:“你真的已经考虑好了吗?”

    “是的,我已经考虑好了。”威廉回答的是如此坚定:“从现在开始,这一分钟开始,我和维特根斯坦家族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艾略特忽然奇怪的笑了笑,只是他的笑容中带着无尽的伤心和绝望......然后他慢慢地说道:“威廉,男爵知道后会非常伤心的,我还是必须要告诉你。男爵一直都爱着你,也许他对你的爱,你要到许多年以后才会明白!”

    他拿起了帽子,然后最后和威廉说了一句:“再见,威廉。”

    “再见。艾略特!”

    他们说话的口气是如此的客气,就好像两个才认识不久的朋友一般。当这声“再见”说出,所有曾经的友情都已经被彻底深深的埋葬了。

    这两个曾经的朋友,从此刻开始将真正的走上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

    现在,全美国都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

    原本一起看起来简单的事件,却接二连三的引发出了如此多的事情,这是所有人之前都没有预料到的。

    纽约已经和奥克兰一样成为了一个战场,这在之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个世界金融的中心,此时被抗议、罢工、黑白之间的对抗所充斥。

    而在奥克兰市,杜伊拉市长已经八项罪名已经遭到起诉,但是杜伊拉市长的遭遇却丝毫没有让奥克兰市的动乱有任何平息的迹象。相反,这样的动乱却愈演愈烈。

    而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失踪有一段时候的“黑豹党”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奥克兰人的视线中!

    在“卡斯里学院事件”爆发后,“黑豹党”带着人质和剩余的成员神秘的失踪了,一直到了两天后警察才发现了那个废弃的下水道,但这个时候休伊.牛顿和他所领导的“黑豹党”却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段时间以来,整个奥克兰都在寻找着休伊.牛顿和他的“黑豹党”,但他们却好像从这个地球上完全的消失了一般......

    迈尔斯是第一个在“卡斯里学院”事件后见到休伊.牛顿的。当他看到这个黑人运动领袖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他迫不及待地问道:“牛顿先生,我的孩子现在在哪里?”

    “不要急,马尔斯先生,你的儿子现在很好。”休伊笑了笑,然后掏出一张照片交给了马尔斯先生:“这是你儿子才照的。”

    马尔斯先生一把抓过了照片,是的,照片上是自己的儿子,比以前瘦了一些,但精神看起来还是相当的不错......马尔斯先生心里放心了不少,但他并不打算把自己的妻子叫出来,这样会让原本就因为思念儿子而几乎疯狂的妻子更加担惊受怕的......

    “请坐,牛顿先生。”马尔斯先生请休伊坐了下来:“我知道这一系列的事件我的儿子无法摆脱关系,我对此向你致以深深的道歉,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你需要什么?你要多少的金钱才能释放我的儿子?我将尽到我的一切努力来满足你的要求......”

    “是的,我们需要钱,我不想否认这一点。”休伊坦率地说道:“我们虽然有一些同情我们的赞助者,但他们并不是奥克兰当地人,所以在向我们提供帮助的时候会产生许多的不便,而由一个当地人直接向我们提供支持就会变得有利的多了。”

    马尔斯先生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休伊.牛顿要让自己成为“黑豹党”的资助者......自己同情黑人是一回事情,但是直接资助又是另一回事情。毕竟,黑人在美国,尤其在奥克兰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如果自己资助黑人的事情一旦传了出去。对自己的家庭和公司将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马尔斯先生。你完全不用担心自己所要面临的那些问题......”休伊知道对方在那里担心着一些什么:“你对于我们的资助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一切都将会在秘密的形式下进行。当然,你会得到回报,而我们给予你的回报也将是你意想不到的,比如。奥克兰市的市长位置很快就会空缺出来了......”

    马尔斯先生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奥克兰市的市长位置?难道休伊以为凭一个黑人和他领导的一个正在四处流窜的组织就能够帮就做到这样的事情吗......

    “马尔斯先生,我知道你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和对我们的不信任......”休伊笑了笑:“但是你大概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支持着我们,支持着我们的组织。在奥克兰,你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但是你的资产,和我们背后的势力完全无法相比,他们的势力将让你感到畏惧、颤抖,他们的势力将让整个奥克兰、甚至整个美国都震惊。他们能够轻易的做到他们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说实话,马尔斯先生对休伊的话是并如何相信的......无论怎么说。站在自己面前的都是一个黑人,一个黑人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疯了,他一定是发疯了。

    休伊来到了电话前,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对着电话说了几句。然后彬彬有礼地说道:“马尔斯先生,您有空来接个电话吗?”

    马尔斯先生疑惑的来到了电话前,仅仅几秒钟之后他的面色就完全的变了......足足有五分钟的时间他才通完这个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马尔斯先生的声音听起来居然有些颤抖:“牛顿先生,我从来也都没有想都居然能和他通电话,而且居然通了那么长时间的电话。牛顿先生,您真的认识他吗?”

    “是的,我认识他,而且就是他一直在背后无条件的支持着我们。”休伊丝毫没有隐瞒:“而且我同样可以告诉你的是,杜伊拉的下台也正是他在背后策划的。如果这些还不足以增强你的信心,那么我再可以告诉你,在杜伊拉之后下一个倒台的将是道格拉斯。是的,就在两天之内,道格拉斯同样也会遭到起诉,您大可以拭目以待。”

    马尔斯先生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就在几分钟前他还根本无法相信一个黑人居然会有那么大的能量......他认识的那个人,全美国所有商界的人没有不认识的......他认识的那个人,真的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首先,我需要确保我儿子的安全。”马尔斯先生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的儿子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休伊又笑了下:“马尔斯先生,您的儿子在明天晚上的时候就会出现在您的面前。”

    “真的?”马尔斯先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然而,当他看到休伊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之后,马尔斯先生的一颗心完全放下来了:“那么,我将全力支持你们。是的,无论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我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提供给你们的。然而,在我们商量的事情成功之前,我需要你严格保密,你知道在奥克兰这样的事情一旦曝光将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

    “我知道,马尔斯先生,我们将保证不会泄露任何的风声。”休伊微笑着说道:“所以,我想我们之间的同盟已经正式建立了。”

    马尔斯先生很认真的点了下头。

    他忽然发现一条之间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光明之路正在等待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