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九十七. 独立检察官

一千九十七. 独立检察官

    1966年9月,在欧洲和美国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英国政坛的那些权力派人物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整个芬顿政府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危机,而“银河”号被劫持事件不过是更加加剧了这样的危机。

    美国的情况同样也不容乐观,蔓延整个美国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美国的经济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而随后到来的“路西之死事件”和“卡斯里学院事件”让美国原本就尖锐无比的种族问题被彻底的点燃了。

    “卡斯里学院事件”在奥克兰市警察的强攻下非但没有取得意想中的效果,反而让奥克兰市政府受到了民众最严厉的指责。在此次事件中,33名黑人死亡,6人重伤,而“卡斯里学院”的那些白人人质与其他的黑人一起神秘的失踪了。杜伊拉市长和道格拉斯局长心急如焚,他们迫不及待的对被逮捕的黑人进行了审讯,但他们什么也都得不到。

    一个遭到审讯的黑人在殴打下蔑视地说道:“你们可以把我打死,但却无法从我这里得到任何的情报,博比死了,但休伊却还能够带着我们继续战斗,黑人的怒火已经被点燃,你们感到害怕了吗,白人?”

    杜伊拉和道格拉斯的确感受到了一种害怕,是真的害怕。他们隐隐的预感到一场可怕的风暴正在奥克兰上演。

    是的,他们没有预感错,“卡斯里学院事件”点燃了奥克兰所有黑人们的怒吼,他们选择罢工、游行的形式来支援“黑豹党”的成员们,而这让原本就严峻无比的奥克兰经济形势更加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在博比和他的同伴们英勇无比的死去后,整个奥克兰黑人的战斗热情都被彻底的点燃,武装大暴动开始了!

    “以博比.西尔的名字战斗吧”!

    在奥克兰市,博比.西尔的名字如闪电一般照耀着每一个黑人。他被视为所有黑人的英雄,他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马丁.路德.金!

    奥克兰的警察们镇压了卡斯里学院的黑人。但他们现在要面对的却是更加多武装起来起义的黑人们!

    杜伊拉和道格拉斯受到了人质家属愤怒的指责,如果不是他们的莽撞,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而《奥克兰报》记者布朗在随后的一片文章更加让人质家属伤心并且怒火中烧:

    “杜伊拉市长和道格拉斯市长曾经有挽救这次危机的一次最好的机遇,但所谓白人的尊严却让他们断然拒绝了这一次的机会。‘黑豹党’的领袖博比.西尔曾经走出卡斯里学院要求进行一次平等的谈判,但却被傲慢的杜伊拉市长和同样傲慢的道格拉斯局长断然的拒绝了,于是这让卡斯里学院的黑人们别无选择,他们只能用最极端的方式来维护自己脆弱的尊严。悲剧局势在这样的局面下产生的。悲剧其实完全可以在杜伊拉市长和道格拉斯局长的共同努力下成功的化解......我听到了人质家属悲哀的哭泣声,我看到了所有失去孩子丈夫母亲人哀痛的心情......我们应该反思了,是将这样的种族歧视进行到底,还是做出一些美国社会必须要进行的变革......

    ‘1863年元月1日起,凡在当地人民尚在反抗合众国的任何一州之内,或一州的指明地区之内。为人占有而做奴隶的人们都应在那时及以后永远获得自由;公众国政府行政部门,包括海陆军当局,将承认并保障这些人的自由,当他们或他们之中的任何人为自己的自由而作任何努力时,不作任何压制他们的行为......所以现在我,合众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以在反抗合众国政府当局的武装叛变时期被授权为合众国海陆军总司令的职权。作为一个适当的、必须的战略措施以便镇压上述叛变,特于1863年元月1日,从上面第一次所说之日起至今足足一百天的期间,根据这样的目的公开宣布现在反对合众国者有如下诸州及某些州的下列地区及其人民......为着上述的目的,我利用我的职权,正式命令并宣告在上述诸州以及某些州的上述地区以内所有作为奴隶的人现在和今后永远获得自由;合众国政府,包括海陆军当局在内,将承认并保持上述人们的自由。我现在命令这些被宣布自由的人们。除非是必须的自卫,不得有违法行为;我劝告他们,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他们应当忠实地为合理的工资而劳动......’

    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林肯总统的‘解放黑奴宣言’,在1863年,我们的国家已经给予了这些黑人以自由和平等的人权,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黑人的地位非但没有得到多少解决,种族歧视的现象却越演越烈。我们真的该如此做吗?我们这么做对于和我们肤色不同的人来说真的公平吗?

    必须有人为这次悲伤的事件负责,必须要寻找到那些失踪的人质,而能够完成这一切的我并不认为杜伊拉市长或者道格拉斯局长能够胜任......

    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也许‘黑豹党’的另一位领袖休伊.牛顿正在变得越来越焦躁,也许他已经决定不再忍耐,而为他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起码,黑人们就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同伴的,‘兄弟’!

    奥克兰的白人们,美国的白人们,我想我们所有的人都改好好的反思一下我们自己的行为了......”

    如果这篇报道是在之前出现,那么非但不会引起多少的重视,而且布朗将被那些白人斥责为“不过又是一个哗众取宠的记者而已”......然而,在“卡斯里学院事件”发生后,奥克兰和美国的情况已经发生了非常重大的改变......

    在市政府办公楼的外面,无数的人之家属挥舞着刊登着布朗这篇文章的《奥克兰报》大声抗议着,他们要求杜伊拉市长和道格拉斯局长立刻辞职,要求市政府立刻想办法解决人质,要求他们的家人立刻在最短的时间回到他们的身边。

    面对这些愤怒的人群,杜伊拉和道格拉斯一筹莫展,他们可以用武力来对付黑人。可在外面抗议着的却全部都是白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些非常具有影响力的白人,比如迈尔斯先生。

    杜伊拉知道自己正在面临着从政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和挑战......他期望道格拉斯能够给自己一些好的建议,但是道格拉斯就和自己一样一点办法也都拿不出来......

    “黑豹党”和那些人质就这样神秘的失踪了,无论警察如何寻找,也都始终找不到他们任何的一点踪迹。而就在几个小时前,威廉总统的电话再次到来。在电话里,威廉总统重申了自己对于奥克兰事件的严重关注,并且严厉的要求他们立刻解决出那些失踪的人质,否则,白宫将不得不考虑派遣军队进入......杜伊拉非常明白,如果军队真的进入的话那一切就会变得异常麻烦......

    “你还没有想到解决办法吗。局长先生?”杜伊拉恼火地问道。

    道格拉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警察已经全部出动了,但是那些黑鬼好像根本就不存在在奥克兰市,我们找不到他们。”

    “这就是一个警察局长的回答吗?”杜伊拉来回焦躁的走动着:“不,不,我不需要这样的回答,我需要的是立刻找到那些该死的家伙们!”

    市长的话听起来非常轻巧,可是这让道格拉斯如何才能做到?

    “又一处发生了黑人暴动。”这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杜伊拉接起来停了一会,然后无奈地说道:“这已经是今天发生的第三起了,而且还有暴动即将发生,道格拉斯局长先生,请你告诉我,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见鬼,你才是这个城市的市长,而不是我!道格拉斯在心里嘀咕着。但表情上却竭力保持着冷静的样子:“市长先生,相信我,一切的事情都会有解决办法,目前不过是暂时的困难。我们能够找到那些失踪的人质,也能够解决所有黑鬼们的暴乱......”

    这根本就是废话,可是杜伊拉市长却偏偏无法发火,因为在这关键的时刻他还必须要依靠道格拉斯这个无能的家伙。

    “市长先生。奥巴克议长和独立检察官特里先生要求立即见到您。”

    这时候杜伊拉秘书的话打断了他们的谈判,杜伊拉怔了一下,奥巴克议长?独立检察官特里?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但是杜伊拉很快镇定了一下:“让他们进来。”

    奥巴克和特里进来之后,杜伊拉重新恢复了脸上的笑容:“议长先生。独立检察官先生,欢迎你们的到来。”

    “杜伊拉市长,情况非常严重了。”奥巴克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笑容:“又有多起暴力事件发生,整个奥克兰简直就要变成一座战场了,我很想知道,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

    杜伊拉硬着头皮说道:“当然,议长先生,不过是一些小小的街头暴力事件而已,我们很快就会处理完成的,您完全不必担心。”

    “你把这些称为小小的暴力事件?”奥巴克难以置信的盯着奥克兰市的市长:“你真的认为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可是根据我所掌握的,那些黑人都拥有武器,他们甚至和前往镇压的警察展开了对射。道格拉斯局长,你也在这里,奥克兰有多少警察,有多少黑人?啊,你们完全可以说我们还有国民警卫队,可是国民警卫队里的那些黑人同样也正在开始暴动......如果要我说,那就是局势正在失控,议会委托我来询问你们最真实的答案......”

    “最真实的答案就是局势依旧在我们的掌握中......”杜伊拉不想在这个时候表现出自己的软弱:“至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局势就回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那些暴动的黑鬼,很快就会遭到彻底的镇压,请回去告诉那些受人尊敬的议员们,他们完全没有任何担心的必要。”

    奥巴克冷哼了一声:“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但是那些遭到绑架的人质呢?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他们救出来?”

    这是最让杜伊拉头疼的事情,他勉强笑了一下:“一个星期,我同样可以许诺你在一个星期内。把那些人质安全的救出来。”

    “我认为您在撒谎,市长先生。”奥巴克毫不留情的反驳道:“你们到现在为止什么线索也都没有,‘黑豹党’去了哪里,那些人质现在在哪里?你们根本就不清楚,你们无视奥克兰民众的请求,无视那些人质家属的抗议,你们满脑子想的只有如何杀死全部的黑人。杜伊拉先生,奥克兰就是这样一步步被你弄乱的!”

    “请注意你的言辞,议长先生,你是在和一个市长说话!”杜伊拉不悦地道。

    “而你是在和一个议长说话。”奥巴克的声音是如此冷冰冰的:“我们有权维护一个城市的安全,我们有权知道真相,我们有权确保我们人民的安全。而你却无法兑现你竞选时候的承诺,你必须要对所有的人负责。”

    杜伊拉朝他看了看,满脸讥讽:“那么您想怎么做呢?罢免我吗?议长先生?”

    出人意料的是奥巴克没有再说什么,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独立检察官特里忽然说道:“杜伊拉市长先生,你认识维勒集团的维勒先生吗?”

    杜伊拉的眼皮跳动了下:“当然认得,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在竞选的时候他还资助过我,这点所有的人都知道。”

    “当然。我当然知道这些。”特里无动于衷:“那么,我想请问你,在你当选为奥克兰市的市长后,有没有利用自己手里的特权为维勒集团谋取过私利?你有没有从维勒先生手中获取过不应得的利益?”

    杜伊拉的内心一下变得无比紧张起来......该死的,他们怎么会调查到自己和维勒先生的关系上去了......

    他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镇静一些:“这是对我个人名誉的侮辱,也许在我的工作中出现了一些不应有的失误,但从我坐上这张位置开始,我就尽心尽责的在为这座城市服务。我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的誓言。我也从来没有拿过不属于我的东西。任何对于我个人名誉的侮辱,我都将诉诸于法律。”

    “那是你的权力,杜伊拉市长先生。”特里还是那样冷冰冰地说道:“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的是,维勒先生已经转为污点证人,我们将对你提起起诉。”

    杜伊拉整个人都完全的惊呆在了那里......

    “请好好的保重自己,市长先生。”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奥巴克最后说道:“任何企图破坏奥克兰这座美丽城市的行径都是无法忍受的。任何企图伤害美国人民的行径都将受到追究,奥克兰市议会将会启动对你的弹劾,而你也将受到最公正的审判!”

    议长和独立检察官走了,只留下了呆若木鸡的杜伊拉和同样呆诺木鸡的道格拉斯。他们完全想不到事情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转折......他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他们现在能够怎么办?杜伊拉和道格拉斯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议会将对杜伊拉进行弹劾。检察官将对杜伊拉进行起诉,一切的一切难道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吗......

    杜伊拉不甘心的把目光死死的顶在了道格拉斯的身上:“我们要出事了,出大事。道格拉斯,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干掉特里和维勒,他们是唯一掌握我们证据的人!”

    “不,市长先生,不是我们,而是你。”道格拉斯在这个危急的时候居然如此说道:“我可没有收到过什么赃款,我不会为了你去杀人的,不,绝对不会!我有错误,我会提出辞职,并且接受调查,我的事情顶多受到一些处罚,而不会像你一样,也许漫长的铁窗生涯正在那里等待着你。”

    杜伊拉想不到自己的同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更加想不到道格拉斯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抛弃自己。他愤怒的咆哮起来,但是这却丝毫影响不到道格拉斯:

    “市长先生,我想您现在做的不应该是大喊大叫,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应付检察官的指控,我很为您担心,啊,奥克兰还有许多事情在等着我,告辞了。”

    说着,他真的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叛徒,叛徒!”杜伊拉大声喊着,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就连道格拉斯也背叛了自己,自己还能够有什么选择呢?难道真的就这样走上被告席吗?不,杜伊拉绝不甘心。

    可是,他已经没有多少可以供他选择的权力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