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九十六. 审问!

一千九十六. 审问!

    “英美联合调查小组”的成立,让所有和“银河”号事件有关的人都变得惶惶不安起来。

    “银河”号事件闹得实在是太大了,那么多政府高级官员,甚至包括总统、总理、国防部长的家人都遭到了劫持,这在各国历史上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德国方面一直保持着沉默,似乎他们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这也让英美两国完全不知道“银河”号是否已经到达柏林,更加不知道现在在“银河”号上的那些人安全状况如何。

    必须要有人出来为整件事情负责,而且给予那些焦急等待着的官员们的回答一定要快,否则将会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

    帕丁森上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遭到了“英美联合调查小组”的传召。

    “帕丁森上尉,我想‘银河’号事情发生的前后经过你比我更加清楚。”特别调查小组的副调查官,英国人罗德尔少将面色森严地说道:“你和爱德华多上尉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帕丁森上尉沉默了下:“是的,我当然可以告诉你,爱德华多上尉是个不爱多说话的人,他身边的朋友很少,而我恰巧就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在空闲的时候我们会去军官俱乐部喝上几杯,讨论一下我们彼此之间的事情,然而对于他劫持‘银河’号我根本就不清楚。”

    罗德尔少将和主调查官甘德拉将军交换了一下眼神:“在出事前你曾经和爱德华多上尉进行过一些非常私密的长谈,是吗?”

    帕丁森上尉必须要感谢“莫约尔中校”,如果不是他及时提醒了自己,也许自己今天会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遭到可怕的冤枉:“我承认,在出事之前我的确和爱德华多上尉进行过一次谈话,而且谈话的内容显然爱德华多上尉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身为朋友,我是应该替他保密的,但是事关那么多人质的安全,我不得不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

    他很快把那天和爱德华多上尉之间谈话的内容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一点也都没有隐瞒。而调查小组的这些人明显也都经过了调查。对于帕丁森上尉的话,他们从面部表情看起来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的妻子的确是向他提出了离婚的要求,帕丁森上尉,我很高兴你没有说谎。”甘德拉将军随即说道:“除此之外,爱德华多上尉还和你说过一些别的什么吗?”

    “啊,我想大概没有了,除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帕丁森上尉的话一下引起了调查组的注意:“尽量说的详细一些,上尉。”

    帕丁森上尉似乎在那努力回忆着:“他说米尔斯中校前段时间一直都在找他,他说自己必须要做出一些痛苦的抉择,也许。这样的抉择对于自己的一生都会造成非常重要的影响。可是当我问他是什么事情的时候。爱德华多上尉却一直都没有告诉过我任何信息......”

    调查组的几个人低低私语了几句。然后罗德尔少将重新抬起了头:“上尉,我们很满意你能够告诉我们这些,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但是。身为一名联邦探员,我想你应该知道,今天我们之间的谈话你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任何一点......”

    帕丁森上尉离开了,而随即进来的是与此次事件有着直接关系的米尔斯中校。说实话,米尔斯中校并不如何担心,爱德华多上尉虽然是他的部下,但他并不知道爱德华多上尉会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凭借着对于美利坚的忠诚他完全可以洗清自己和爱德华多上尉之间的任何联系......

    调查小组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罗德尔少将忽然问道:“中校。根据我们的调查,爱德华多上尉平时表现的机会并不是很多,而且他也没有单独执行过什么重要的任务,为什么这次会挑选他承担保护‘银河’号的安全?”

    “他的确没有单独执行过什么特别重要的任务......”对于这一点米尔斯中校没有任何的否认:“可是,在这里他的资历却是最老的。在我刚刚到达伦敦的时候,他却已经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整整三年,他了解这里的一切,了解英国人的生活习惯。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尽管平时沉默寡言,但却是个做事非常仔细认真的人,我认为他完全可以承担起任何赋予他的任务......同时,由于人手紧张,我也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了,还有一点才是最重要的,那可是在几千米的高空,联邦探员仅仅是形式上的保护而已,难道一出现了敌人的飞机,探员们还能够用手枪射击吗?”

    米尔斯中校认为自己这几句话说的非常幽默,这能够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然后这一下引起了特别调查小组成员们的不满......他们是在调查整个事故是怎么发生的,是在努力看是否有能够挽回的余地,而米尔斯中校表现出来的态度确是如此的漫不经心......

    罗德尔少将抑制着内心的不快:“我必须要提醒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中校,在出事前你曾经多次找到爱德华多上尉,能够告诉我们,为什么爱德华多上尉会说出‘必须要做出一些痛苦的抉择,也许,这样的抉择对于自己的一生都会造成非常重要的影响’这句话吗?”

    米尔斯中校没有想到他们连这点都知道了,在那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本来这是需要严格保密的,但是情况发生的太突然了,我想我可以告诉你们。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英国情报部门共同策划了一起‘蔚蓝色行动’计划,准备一旦伦敦无法抱住,我们将会安排大量的潜伏人员在英国各个城市,而爱德华多上尉就是我们其中之一的选择。我和他仔细的谈过,询问他是否愿意留下来,但是爱德华多上尉却显得非常踌躇,似乎有什么不愿意说出来的事情,我再三询问他也始终都没有回答我......先生们,潜伏是什么我想你们都知道。对于爱德华多上尉来说这当然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

    有些事情是米尔斯中校也不清楚的,比如爱德华多上尉的妻子正在向他提出离婚。一旦爱德华多上尉接收了潜伏的任务,那么他便无法再回到他的妻子身边,努力挽回这段感情。但是拒绝?似乎又不是爱德华多上尉的性格。这样矛盾的心情,他除了自己的好朋友帕丁森上尉满意再告诉其他人......

    “你没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了吗?”甘德拉将军缓缓地问道。

    米尔斯中校想了想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

    调查小组又问了他一些其它方面的问题,然后让中校离开了这里,他们接着又询问了包括杰德上校在内的一些人,而最后进来的,是负责整个英国情报工作的“莫约尔中校”。

    “莫约尔中校”是最满意嫌疑的对象之一,在官员家属撤离的过程中。他并没有直接插手。特别调查小组只是想从他身上得到一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而已。但这么多人中只有甘德拉将军才知道坐在那里的那个看起来镇定自若的人才是真正的策划者......

    “莫约尔中校。你认得爱德华多上尉吗?”

    “当然认得,而且我们还一起喝过一杯。”王维屹坦然回答道:“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人,但是显然我看错他了。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而我在和他的交往中却没有任何的发现。我觉得我也必须为此而承担责任。”

    罗德尔少将微微笑了一下:“你不必过分自责,中校,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蔚蓝色计划’,你大可以不必再继续隐瞒下去了。我想请你告诉我,你认为爱德华多上尉适合担任潜伏任务吗?”

    王维屹似乎对这个问题表现的非常谨慎,他在那里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后才说道:“我知道我的回答将决定一些人的命运,其中甚至还包括我的一个朋友,但是身为一个军官,必须要为自己的荣誉负责。而且那么多的人被绑架了,良心促使我无法再隐瞒一些什么事情......”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爱德华多上尉根本就不适合担任潜伏任务......是的,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根据我所知道的,联邦调查局曾在几个月前对一些探员进行过心理评估。而爱德华多上尉得到的评价是,他的性格中带有暴力的因素,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是一个偏执狂,这样性格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些外部的问题而导致他性格中可怕的一面在任何人都没有预防的情况下爆发......先生们,这样的一个人担任潜伏任务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所以,在我本人看来他更好的选择是立刻回到国内......”

    他说到这里略略停顿了一下:“当我第一次知道爱德华多上尉将承担起保护‘银河’号的任务之后,我觉得很让我吃惊,在机舱内,不流通的空气和相对狭小的空间,以及漫长的飞行时间会让人变得更加焦躁不安,对于一个偏执狂来说任何的一点外来因素都可能诱发他内心的暴力倾向。而如果在他上飞机之前就有人对他进行过心理诱导简直不可想象......”

    特别调查小组的每个人都听得非常仔细,甘德拉将军心里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个“莫约尔中校”早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完美的安排好了。米尔斯中校永远不会知道,他正在走进一条可怕的死亡陷阱。

    “你说说的一切非常重要,中校。”罗德尔少将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一条特别重要的线索:“我们感谢你为我们提供的这些,但是我们希望你能够严格保密,不要泄露任何一点消息。”

    “我会的。”王维屹站了起来,然后从容的走了出去。

    “去把联邦调查局的心理报告找来。”在这个间隙,罗德尔少将将目光转向了甘德拉将军:“将军,你是怎么看待的?”

    甘德拉将军显得异常平静:“我想等到那份心理报告送到我们的手中我们就会知道真相了......”

    他们并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那份爱德华多上尉的心理报告便送到了他们的手里,在调查组的每个人都仔细看过之后米尔斯中校再一次被传召进来......

    “中校,在几个月前联邦调查局曾经对一些探员进行了心理评估,是吗?”看到米尔斯中校点了点头。罗德尔少将很快追问道:“那么,对于爱德华多上尉的心理评估是怎样的?”

    米尔斯中校想了一下:“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他们认为爱德华多上尉完全可以继续在探员的位置上一直工作到退休为止......”

    “真的是这样的吗?”

    “是的,我可以保证是这样的。”

    罗德尔随即让人把一份文件交给了米尔斯中校,中校接过来看了下,很快脸色便变了:“不,这不是爱德华多上尉的评估报告,不是!这份报告被人掉包了,我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之前的那份!”

    “你的回答永远是如此肯定吗?”罗德尔少将的话里带着讥讽:“这些心理评估报告一直都是你在掌握着。而且在我们去取这些文件的时候。已经和当天的心理评估专家取得了联系。专家告诉我们,爱德华多上尉绝对不适合担任联邦探员,外在的诱因很可能会激发起他性格中最暴力的一面。是你在说谎,还是这份评估报告和心理专家都在说谎?”

    米尔斯中校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他可以发誓自己手中的这份报告绝对不是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份......

    “米尔斯中校。”甘德拉将军忽然开口说道:“鉴于种种证据都对你非常不利。你将被暂时停职并且继续接受我们的调查,我们已经和你的上司进行了沟通,你的上司完全支持我们做出的任何决定。米尔斯中校,现在请交出你的证件和配枪。”

    米尔斯中校完全懵了,他努力的思考着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却根本没有任何的一点线索......

    米尔斯中校被停职了,而且他成为了继爱德华多上尉之后,在“银河”号事件中最大的嫌疑人之一。谁能够替他摆脱罪责?恐怕没有。

    而联邦调查局遗留下的这个位置,暂时由帕丁森上尉代替。这一刻的上尉是无比感激莫约尔中校的,如果没有中校的基石提醒和帮忙,大概他现在也面临着和米尔斯中校一样的结局吧?

    “感谢您,莫约尔中校。”帕丁森上尉真诚地说道:“这是您第二次救我了,上一次是在游击队的手中您把我救了出来。然后又是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

    王维屹淡淡一笑:“我们是朋友,对吗?朋友之间总该互相帮忙的。当然,你能够成功脱险并且暂时取代了米尔斯中校的位置,你自己也做了许多的工作。”

    帕丁森上尉也笑了,做为米尔斯中校长期来的部下,他知道中校存放文件的地方,也知道那些密码。更何况一份小小的心理评估报告并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秘密,并没有多少当成一回事情对待,米尔斯中校只是随手放在了自己的文件柜里,要想掉包实在是太容易了。而要搞定那个心理评估专家,更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现在,米尔斯中校已经遭到了软禁,尽管帕丁森上尉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老上司,可是和自己的前途命运比起来,这也算不了什么了。

    “事情还并没有结束。”王维屹这时候忽然说道:“米尔斯中校是不会那么轻易承认的,上尉,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建议你采取一些特别的手段,来稳固自己的位置,否则,一旦米尔斯中校洗清了自己的罪名,我想他第一个要报复的就是你,没有人会喜欢出卖自己的人,对吗?”

    帕丁森上尉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是的,莫约尔中校说的完全正确,自己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让米尔斯中校出来,否则,遭殃的将会是自己。

    “所以你需要一个坚实可靠的同盟。”王维屹微微笑着告诉了对方该有什么样的正确选择:“而我为你感到高兴的是,你已经拥有了一个这样你迫切需要的同盟。”

    “是的,我已经拥有了,那就是您。”帕丁森上尉恭恭敬敬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将忠实按照您吩咐的去做,无论是什么样困难的事情。”

    王维屹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又多了一个绝对服从于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