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九十五. 绑架之后

一千九十五. 绑架之后

    “银河”号被绑架了!

    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震惊了所有的人。杰德上校、米尔斯中校和“莫约尔中校”几乎是目瞪口呆的听完了爱德华多上尉的“声明”。当“银河”号的通讯被关闭后,死一般的沉寂出现了,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上帝啊,爱德华多上尉竟然叛变了!爱德华多上尉竟然劫持了“银河”号。那上面除了有大量的英国珍贵文物外,更加重要的是,在那上面还有无数英国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那!

    好半天,还是“莫约尔中校”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立刻向英国人通报把。”

    杰德上校和米尔斯中校默默的点了点头。

    尽管知道这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但他们还是将这一可怕的情报及时的通报了芬顿总统和他的政府官员们。一瞬间,整个芬顿政府都完全陷入了可怕的混乱之中。

    有人大声的咒骂着,有人忍不住哭泣起来。就在现场乱成一团的时候,纵然内心悲伤,但却还是能够保持冷静的芬顿艰难地说道:“第一,对外保密,不许‘银河’号被劫持的消息泄露出去。第二,立刻派出空军,尽最大可能的逼迫‘银河’号返航!”

    除了这两点,其他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没有多少时候,得知了此事的美国总统威廉也向芬顿总统表达了自己的哀伤和慰问,同时责令伦敦的所有美国力量,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的从劫匪手中救出“银河”号,确保所有人质的安全。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实在困难了。

    情报不断的反馈回来,从“银河”号飞行的航线来看,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德国!而这,正是所有人都最害怕的事情。

    一旦“银河”号到达德国,会出现什么样可怕的结果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再清楚不过了。以现在的形势看,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救出“银河”号,除非战争及时结束。

    “芬顿总统,威尔金斯总理,对于‘银河’号的遭遇,我深感抱歉。”米尔斯中校异常艰难地说道:“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让‘银河’号落到敌人的手里,是否,我仅仅说是否能够在绝对没有任何机会的前提下将‘银河’号击落?”

    “轰”的一下,整个会议室都完全乱了起来。有人开始愤怒的说不。有人开始暴怒的指责其了米尔斯中校。在那上面。可都是他们的家人,而不是这个该死的美国中校的家人。

    芬顿的内心知道米尔斯中校说的其实是最残酷,但也是最无奈的选择。一旦“银河”号成功到达德国,那么德国人完全可以利用这架飞机和飞机上的人质呼风唤雨。从而将主动权完全牢牢的控制在他们的手里。对于那些失去了家人们的英国官员来说,他们将再也没有心思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们甚至会和德国人秘密联系,反戈一击,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局势便不再美国人或者英国人的控制之中了......

    可是他又怎么能够下达这个残酷的命令......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场面安静下来:“先生们,先生们,请保持冷静。米尔斯中校,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意思。我也不想对你做出任何的指责,但是,在‘银河’号上,乘坐的是我们的妻子,我们的孩子。我的兄弟姐妹,这其中也包括我的妻子和孩子。我绝不能下达这样可怕的并且会让我背负一生内疚的命令......是的,绝不!但是,先生们,我希望你们中所有的人都能够有心理准备,也许,你们的家人你们要过很久很久之后才能够再一次见到了......”

    沉默,可怕的沉默。他们完全能够理解芬顿总统的意思,完全知道他们正在面对的是什么。可是现在,他们还能够做些什么呢?不,他们什么也都做不了,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默默的祈祷,默默的等待。

    “米尔斯中校,我有一个很大的疑惑。”威尔金斯总理忽然开口说道:“劫匪是怎么进入飞机的?据我所知,‘银河’号的安全是由你来负责的,爱德华多上尉也是联邦调查局的人,可是现在,一个联邦调查局的上尉,却绑架了一个政府的飞机,你能够对此作出说明解释吗?”

    这是米尔斯中校最担心听到的问题,说实话他根本就不知道爱德华多上尉为什么会做出这么荒唐这么可怕的事情......在他的印象里,爱德华多上尉平常的话不多,表现的也非常忠诚。可是这次自己却真的看走眼了。

    “事件的整个经过我们正在调查,并且我相信很快会被诸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够了,我们不需要什么满意的答复,我们需要的是我们的家人能够平安!”卡帕农部长烦躁的打断了米尔斯中校的话:“怎么办?怎么办?米尔斯中校,请你告诉我现在你们准备怎么办?甘德拉将军,你呢?你又准备怎么办?”

    身为盟军在伦敦的最高军事指挥官,甘德拉将军其实很清楚一旦“银河”号起飞后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这一切的答案其实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

    “莫约尔中校”!

    这个可怕的人啊,他在伦敦策划起了一场场的风暴,然后,他居然真的成功的劫持了“银河”号。然而让甘德拉将军痛苦的是,他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却无法告诉任何的人。这样的心情也许只有甘德拉将军自己本人才能够理解吧。

    还没有等甘德拉将军来得及回答,他的部下已经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在将军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将军的面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英国人并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将军的身上。

    甘德拉将军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的平静一些:“先生们,有一个消息我必须要告诉你们,我们派出了两架战斗机企图迫使‘银河’号返航,但是,他们遭遇到了大量的敌人飞机,我们的战斗机被迫撤退了。”

    现场如同死一般的安静。他们最不愿意看到但也是最坏的结果到底还是出现了。

    “德国人对此早有准备,爱德华多上尉早就和德国人做好了精密的准备......”甘德拉将军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沉重:“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在短时间内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将‘银河’营救回来了。”

    还是没有人说话,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在这样的局面下每一个人都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甘德拉将军有一点没有说错,“银河”号不可能回来了,起码在战争彻底结束之前已经不再可能回来了......

    威廉总统再次来电表达了自己对于此次事件的哀痛,并且责成立刻组成特别调查小组,调查“银河”号被绑架事件,整个小组将由甘德拉将军亲自领导。

    “甘德拉将军,一起走走吗?”当哀伤的会议在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结束后。王维屹出现在了甘德拉将军的身边。

    甘德拉将军苦涩的笑了一下:“你又一次成功了。是吗?那么多高级官员的家属现在全部成为了你的人质?”

    “我对人质丝毫没有兴趣。”王维屹淡淡地道:“而且我不会要挟他们做任何事情。在战争结束之后,我会全部将他们释放。甘德拉将军,请注意,仅仅是在战争结束之后。无论最后这场战争是以谁的胜利而宣告结束。”

    “是啊,你不会利用这些人质来要挟任何的人......其实你即便不提出任何要求那些官员们也会妥协的......”甘德拉将军早已经看清楚了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们中没有人会再有心思继续工作,他们必须日夜为自己的家人祈祷,这样你能够比任何的要求都更加容易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莫约尔中校,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但我只能这么称呼你,下一步呢?下一步你还准备做出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王维屹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一份报纸从口袋里掏出了交给了甘德拉将军:“昨天刚刚出版的‘纽约时报’,我费了很大力气才在第一时间弄到的。甘德拉将军,你可以看看上面的一篇特别引人注目的报道。”

    甘德拉将军迟疑着接过了报纸,那上面大篇幅报道了美国正在进行中的严重的黑人和白人间的对峙进展,并且预言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开始。而这些报道中有一篇文章终于让甘德拉将军知道“莫约尔中校”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份报纸了。

    上面记载了他的儿子舒卡科杀人案即将进入到开庭阶段......

    “你的儿子舒卡科的情况非常不妙,但目前来看局势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王维屹轻轻出了一口气:“我们甚至正在对那三个指控你儿子舒卡科的白人青年做着工作。希望她们能够在面对陪审团的时候说出真话,然而事情究竟进展到什么样的地步,这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

    甘德拉将军苦笑了声,是啊,这完全取决于自己是否能够完全的和“莫约尔”中校合作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已经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和热爱的事业,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无非就是在深渊里进一步的堕落而已......然而,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无论“莫约尔中校”对自己提出什么样可怕的要求......

    “说吧,你要我怎么做才能挽救舒卡科的生命?”甘德拉将军定了定神,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拒绝了对方,那么舒卡科只可能面临一种结局:死刑!既然自己已经错了,那么从现在开始便抛弃一切的幻想吧,只要不突破自己的最后底线就可以了。

    王维屹知道对方的底线是什么,不能让他出卖军队投降,其实他在目前也根本没有这个的打算。王维屹笑了笑:“特别调查小组已经成立了,你将决定许多人的前途。爱德华多上尉是联邦调查局的人,我想米尔斯中校是绝对无法洗清自己的,你说呢?”

    甘德拉将军深深叹息了声,他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了。米尔斯中校尽管有这样那样的过错,但他其实是一个执行能力很强的人。而且他对伦敦对英国也都无比的熟悉,一旦他被迫接受调查,那么继英国情报机构后,联邦调查局也同样会遭受到沉重的打击。

    “莫约尔中校,你将主导这次调查,而我充当你的助手,这点你满意了吗?”

    “不,不,甘德拉将军,我想你误会了。”王维屹摇了摇头:“你才是特别调查小组的领导者。而我不过是你的助手。我不会做出我的任何判断。甚至在调查阶段我会保护米尔斯中校的。”

    甘德拉将军将军冷冷的笑了,他相信对方绝对没有那么好心,这位“莫约尔中校”大概又在那里策划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吧......

    ......

    “银河”号的成功劫持,这一消息即便芬顿政府再想保密。也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伦敦。

    有人为此而黯然神伤,有人为此而欢呼雀跃。还能够多说些什么呢?这是让人无法忘记的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也许伦敦的天空真的要再度变化颜色了。

    至于那些被劫持人质的家属,他们不断的通过自己的方式给政府施加压力,不断的要求政府立即救回他们的家人。

    而英美联合特别调查小组的成立,也给许多人增加了沉重的压力。尤其对于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探员以及特工们来说,他们无法知道噩运什么时候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他们无法知道什么样的前途正在等待着他们。

    帕丁森上尉也是同样的想法。要知道,爱德华多上尉之前在联邦调查局的朋友并不多,而自己也许是他唯一的朋友,爱德华多上尉

    的背叛是让人完全无法想象的,自己是否会被牵连进去呢?

    帕丁森上尉想来想去。也许自己能够寻求的帮助对象只有一个人了:

    莫约尔中校。

    在所有的人中,自己是和“莫约尔中校”最先认得的,也许他会帮自己的。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帕丁森上尉带着紧张的心情终于出现在了莫约尔中校的办公室里。

    “是为爱德华多上尉来的吗?”王维屹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的,莫约尔中校。”帕丁森上尉有些紧张:“我不知道爱德华多上尉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这真是太可怕了,上帝啊,他在犯罪,他真的在犯罪。”

    “是的,他在犯罪,但是让我们遗憾的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在他准备登上飞机的前一个晚上,他和你在军官俱乐部私聊了许久,每次有人经过的时候,你们总会保持沉默。”王维屹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很好奇,帕丁森上尉,你们到底在谈论一些什么神秘的事情呢?”

    帕丁森上尉的面色一下就变了:“莫约尔中校,您必须听我解释。是的,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我和爱德华多上尉的确在军官俱乐部谈了许多事情,但主要是爱德华多在向我诉苦,他的妻子向他提供了离婚,您得知道,爱德华多深爱着他的妻子,他不愿意离婚,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他才找到了我。而且爱德华多是个非常爱惜自己脸面的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那天晚上我们才会做出了那些古怪的举动......”

    “是吗?我可以相信你,但希望甘德拉将军和特别调查小组也能够相信。”王维屹笑了一下:“你说呢,帕丁森上尉?”

    帕丁森上尉有一些苦涩,特别调查小组会相信这些话吗?不,他们不会相信的,他们只会认为自己在那寻找借口而已。

    帕丁森上尉沉默了一下:“我想,也许是这次婚姻上的变故让爱德华多有些绝望,所以他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吧。莫约尔中校,我想您是了解我的为人的,我希望您能够为我在特别调查小组说上一些话,我还有家人要养,我不可以牵连到这些可怕的事情中去。”

    “每个人都不愿意自己被牵连进去。”王维屹还是用那样缓慢的语气说道:“但是很多事情却不是自己能够做出选择的。我相信你,帕丁森上尉,但我也希望特别调查小组的那些人能够和我一样的相信你,可是我必须坦率的告诉你,要做到这点真的实在太难了。你必须要做出必要的选择,也许我才能够想到一些办法。”

    “莫约尔中校”并没有说的太明白,但是帕丁森上尉却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

    是啊,现在如何想办法保住自己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