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九十四. “银河”号

一千九十四. “银河”号

    紧急撤退的命令很快就下达了。

    这次的行动代号为“伊戈尔”,在是一首悲伤的钢琴曲,也意味着这次的撤离行动充满了悲伤。

    芬顿政府的这些高级官员们,从来也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被迫离开自己的城市,被迫让自己的家人流亡到陌生的美国,他们始终认为自己都是这片土地上的主人。他们永远也都不会离开这里。

    然而,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

    他们每人只许携带两件随身行李,并且连重量上都有规定,这点让这些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家属们内心严重不满。

    他们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谁没有许多的家当?到了美国后该怎么办?难道所有的东西都必须要重买吗?

    可是这又能怎么办?谁让这是美国人安排他们撤离的呢?而且他们大概不会知道这架飞机可不仅仅是运送他们这些人那么简单。

    在这架美国空军c-133运输机里,除了将运送大批英国芬顿政府高级官员们的家属外,大量英国珍贵文物也将随着c-133一起运往美国。

    “伊戈尔行动”也成为了盟军在英国失败的一个征兆。

    轴心国空军的轰炸在最近几天逐渐增加了强度,这也让美国方面的行动变得更加谨慎小心起来。一旦这架被命名为“银河”的c-133出现任何问题,所蒙受的损失都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联邦调查局的米尔斯中校亲自承担起了保证安全的职责,而中央情报局和“莫约尔中校”负责的英国情报部门则承担起来辅助职责。

    1966年9月28日夜。

    一辆辆的轿车卡车开进了伦敦空军基地,当车子停稳后,那些过去养尊处优的太太小姐们忙不迭的从车上下来,现场一片混乱,那些负责基地安全的士兵不得不大声呼唤她们必须要保持安静。

    可是,士兵们的声音却很快被嘈杂声淹没了。

    要想登上需要经过严格的检查,以避免在飞行过程中出现任何的问题。“伊戈尔行动”如此严格的检查,和那些坐惯了民航飞机的太太小姐们所经历的飞行完全不一样。要知道。在60年代乘坐民航飞机是不需要进行任何检查的。能够坐的起飞机的人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家伙,难道这些人还会对飞机有什么破坏吗?

    “嘿,小姐,这只猫可不能带上飞机。”

    “先生,这不是猫,这是凯蒂,我的妹妹,你难道没有看到她是多么的善良吗?我不能离开她,我必须带着凯蒂一起离开。”

    “小姐,这是命令。你不能够为难我。如果你一定要带这只猫。啊。对不起,你的妹妹凯蒂一起上飞机的话,那么我只能很遗憾的通知你,你们谁也不能上飞机。”

    “哦。我可怜的凯蒂,你让姐姐怎么对得起你?”

    “先生,这是什么?”

    “这是大提琴,意大利布雷西亚的制琴大师本恩制造的,全世界已经找不出几把了,它陪伴了我许多年了。”

    “先生,我不能允许你携带大提琴登上飞机,飞机上的位置非常紧张,你的大提琴会占掉许多地方的。”

    “我是司法部长的弟弟。”

    “先生。要么留下大提琴,要么你和你的大提琴呆在伦敦,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司法部长。”

    杂乱的声音一声声的响起,男人、女人和负责检查的士兵们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每说一句都必须竭尽全力的抬高撞击的嗓子才能让人听见自己在说什么。

    而此时。大量的木箱已经被送上了飞机,并在士兵和联邦探员的监督下被存放到了“银河”的下层货舱里。至于上层货舱,则是那些乘客们乘坐的地方。在那些木箱里,安装着的全部都是英国最珍贵的文物。

    十多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并很快从特别通道进入了空军基地。这个特别通道,即便连一些重要人物的家人也都没有权利经过。

    那么,这些黑色轿车里乘坐的一定都是一些重量级的人物。

    不一会,“莫约尔中校”和杰德上校从第一辆轿车里走了出来。很快,米尔斯中校迎了上来,朝他们身后的轿车看了看:“都到了?”

    “是的,都到了。”王维屹点了点头:“芬顿总统的家人,威尔金斯总理的家人,卡帕农部长的家人,都是一些大人物。”

    “今天到这里来的可全都是英国人的大人物......”米尔斯中校笑了一下:“瞧,那里有财政部长的妻子,有农业部长的女儿,还有教育部长的两个我总以为智力有些缺陷的儿子。可惜,他们都只能在那乖乖的排队。得了,让他们都下来吧。”

    那些英国人鱼贯着从轿车里走了出来,身为英国最有权势大人物的家人,他们还是有一些特权的。

    而还在外面排队,焦急等待着能够尽快坐上飞机的家伙则忍不住诅咒起来......要知道他们在过去也是一样拥有着如此特权的阶层......

    “可怜的英国人啊,抽烟吗”王维屹拿出了烟:“我在这两天里接到了无数的电话,都是来向我求情要优先登上飞机的,还要让我通融,将他们的一些私人物品也带上飞机。更加可笑的是,英国人的交通部长还央求我,让我把他妻子专用的一个马桶带上飞机......知道为什么吗?他的妻子患有痔疮,必须要专用这个他特意在法国定制的马桶......”

    杰德上校和米尔斯中校都笑了起来,米尔斯中校接过了烟:“我们接到这样的电话可也不少......他们以为我们是什么?难道是一群运输人员吗?啊哈,我想他们想错了,我们是在救他们的命,是在怜悯他们,我们可不会对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负责......这群让人难以理解的英国人啊......对了,美国人中也有人同样让人难以理解,甘德拉将军还专门找到了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特使先生的死他还没有做出明确交代,难道现在他还想插手这些还我们管的事情吗?”

    王维屹抽了口烟:“他说什么了吗?”

    “我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想紧张残酷的军事生涯就快要把他给逼疯了吧......”米尔斯中校说到这,神秘的朝周围看了看:“甘德拉将军的家里也出了大问题,听说除了他的妻子,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也许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王维屹此时可以非常确定甘德拉将军什么真实的内幕也都没有透露了......他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得让他们加快速度了,要不然我们无法准时起飞。啊,这些英国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不慌不忙的。”

    越来越多的人登上了飞机,负责护送这批特殊旅客的爱德华多上尉走了过来:“先生们,旅客们基本上都已经进入了飞机。”

    “爱德华多上尉,沿途你必须要负责维护飞机内的秩序。”米尔斯中校严肃的对自己的部下说道:“要告诉那些人,这可是军用飞机。而不是他们家的厨房或者卧室。”

    “是的。中校。我保证会做到这一点的。”

    “中校,那么多的人,还有那么多的货物,爱德华多上尉仅仅带三个探员随行是不是太少了一些?”王维屹非常“好心”的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嘿。莫约尔中校,你还能让我怎么办呢?”米尔斯中校耸了耸肩:“现在可是特别时刻,我们的人手本来就不够用了。而且,这是在天空,即便出现了敌人的飞机,难道我还能让爱德华多上尉和他的探员们拔出手枪来射击吗?”

    杰德上校也笑了出来:“莫约尔中校,我想你过于担心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王维屹眨巴了下眼睛,然后什么话也不再说了......

    满载着珍贵货物和大批重要乘客的“银河”号起飞了。接着很快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杰德上校和米尔斯中校都长长松了口气,起码“伊戈尔行动”已经非常顺利的完成了一个开头......

    当王维屹乘上轿车离开的一刹那,他发现甘德拉将军正在远处默默的注视着自己......

    这位将军大概已经知道“银河”号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但是让他痛苦的是他却无法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他无比重视自己的名誉,然而现在他忽然发现自己所有的名誉都已经丧失了......

    ......

    “银河”号平稳的开着。机舱里的那些乘客在渡过了最初的混乱后逐渐开始安静下来,他们很快将离开伦敦然后到达一个他们熟悉但却又无比陌生的城市......

    爱德华多上尉检查了一下上层货舱,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让三个部下也抓紧时间休息一下,然后独自走上了下层的货舱......

    他无法知道的是,在飞机起飞后,三只木箱被打开了,原本应该装在着珍贵文物的木箱里,却跳出了十二个携带着武器的家伙,安格斯上尉和他在抵抗组织的朋友们。

    要混进飞机看起来非常困难,但在“莫约尔中校”的帮助下这种困难的事却变得如此简单......安格斯上尉检查了一下武器,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可从来没有在飞机上做过如此让人刺激的事情......

    他们一直都在货舱下层安静的呆着,直到飞机完全升空为止。正当他们决定进行行动的时候,安格斯上尉却轻轻的“嘘”了一声,他的同伴们很快安静下来了。

    脚步声传了过来,安格斯上尉和他的朋友们藏身在了木箱之后,不一会,一个人的身影就出现了。他仔细的检查着每一只木箱,然后朝安格斯上尉这里越走越近......当他们终于接近的时候,安格斯上尉猛的冲了出来:“别动!”

    爱德华多上尉大吃一惊,他本能的把守伸到了腰间,但是他随即便被控制住,武器也离开了他。

    “爱德华多上尉,你好,我是安格斯上尉。”安格斯上尉微笑着说道:“我们是地下抵抗组织的。我个人建议你不要反抗,而且我不得不遗憾的通知你,现在这架飞机上将由我说了算。”

    爱德华多上尉深深叹息了一声,他已经放弃了任何准备反抗的打算了......对方居然能够混进飞机,而且还知道自己的名字,他们早就做了精心的安排。而且对方有十二个人,携带着冲锋枪,难道要依靠自己和三个手持手枪的联邦探员好他们拼命吗?在这样的情况下听从他们的吩咐大概是最好的选择了......

    在安格斯上尉和他的朋友们枪口的逼迫下,爱德华多上尉举着双手回到了上层货舱,然后。在爱德华多上尉的命令下。和那些乘客们惊愕目光的注视下。三名联邦探员放下了手里的武器。

    他们和爱德华多上尉一样都知道抵抗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先生们,女士们,我是地下抵抗组织的安格斯上尉。”安格斯上尉的话听起来彬彬有礼:“我现在宣布‘银河’号上的一切都由我说了算,我希望你们能够服从我的命令。而我也将确保你们的生命安全不会受到威胁......”

    乘客们中爆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呼叫声......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吗?“银河”号居然被一批地下抵抗组织的家伙给成功的劫持了......

    “爱德华多上尉,跟我来。”安格斯上尉带着爱德华多上尉一起来到了驾驶舱钱,然后按响了对讲器,机长听到安格斯上尉的声音,居然很快就把舱门给打开了。

    “嘿,机长,现在我们可以改变航线了吗?”

    “当然可以,安格斯上尉。”

    爱德华多上尉苦笑了下,就连机长都是他们的人。“银河”号在起飞前大概无论如何也都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命运吧......

    “银河”很快开始转向,但是没有多少时候,地面人员的声音便已经传来:“‘银河’号,你已经偏离航线,再重复一遍。‘银河’号,你已经偏离航线,请立刻回答,请立刻回答。”

    “瞧,爱德华多上尉,我想到你表现的时候了。”安格斯上尉微笑着掏出了一页纸交给了爱德华多上尉:“按照这个上面的念,我想我必须要提醒你一定不要念错,如果你还为你自己和那些乘客们生命安全考虑的话。”

    爱德华多上尉颤抖着手接过了纸......然后他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一些:

    “这里是‘银河’号,我是负责此次护送的爱德华多上尉......我宣布,我已经成功的控制了‘银河’号,‘银河’号内所有的乘客都已经成为人质。芬顿政府必须接受以下我所提出的条件,否则,‘银河’号上人质的生命安全将无法得到保证......我要求芬顿政府立刻解散,立刻释放所有被捕的政治犯,其中包括前财政部长耶斯的家人在内......我必须提醒你们的是,不要出动战机企图迫使我们返航,‘银河’号内已经装满了炸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将被迫引爆这架对于你们来说无比重要的飞机......”

    爱德华多上尉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完了这篇稿子,然后安格斯上尉关闭了和地面的联系:“念的真是太棒了,我想你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演员,爱德华多上尉。”

    “是啊,我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演员。”爱德华多上尉苦笑了下:“但是,我现在在他们的眼里却成为了一名叛徒。”

    “难道你为这个而难过吗?”安格斯上尉无所谓地说道:“你自己知道你根本没有做过这些事情,而且你也知道你完全是无辜的。但是这些都并不重要,在英国芬顿政府和美国人的眼里你是叛徒,然而在德国人和女王政府的眼里你却是个英雄。我想我们该祝贺你,英雄爱德华多上尉!”

    英雄?爱德华多上尉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称号。这算是对自己的嘉奖还是讽刺呢?

    可是,他现在还能够怎么办?

    “我们要去哪里?”爱德华多上尉小心谨慎的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你认为德国是我们的选择吗?”安格斯上尉的语气似乎在和对方商量似的:“啊,德国,柏林,爱德华多上尉,其实我早就想去柏林看看了,现在有这么多的重要人物的家人陪伴着我,当‘银河’号降落在柏林机场的时候,我会不会受到英雄一般的欢迎?”

    爱德华多上尉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才好:“我想,大概会的。”

    安格斯上尉却断然说道:“不,我知道我一定会受到英雄一般的欢迎!”

    尤其是他敬爱的女王陛下更会给予他英雄一般的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