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九十二. 特使先生之死

一千九十二. 特使先生之死

    “暗杀?有人要对我暗杀?”辛拉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是的,特使先生,我们已经接到了准确的情报。”贝拉克少校很快点了点头:“在伦敦,大量的抵抗组织无处不在,而且他们的消息来源非常的准确,往往让我防不胜防,即便是联邦调查局或者中央情报局也同样拿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因此,我建议我们必须要做出紧急应对措施。”

    现在,辛拉格已经相信威廉总统所说的话了,无论联邦调查局或者中央情报局都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大概只有军队里的这些人才是值得信任的。

    “少校,你比我更加熟悉这里的情况,一切都由你来安排吧。”辛拉格下定了决心说道。

    贝拉克少校很满意辛拉格能够接受了自己的建议:“我们目前所能掌握的,是地下抵抗组织的袭击分子不少,您大概也听说了,即便是英国政府的芬顿总统,也同样遭到了来自游击队的袭击,而且更加让人惊讶的是,这些游击队还拥有武装直升机,我们决不能拿您的安全来做无谓的实验。所以我决定把您的出行车队分成两批,一批按照原定路线行进,另一批则从隐蔽的小路赶去与英国人汇合。”

    辛纳格完全接受了贝拉克少校的安排。只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里可是伦敦,英国人的首都,敌人还没有打到这里,可是即便在伦敦也必须偷偷摸摸的做一些事情。这些英国人的办事效率低劣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他没有对贝拉克少校产生任何怀疑,这是甘德拉将军亲自安排的,而且在临行前总统先生也说过在目前的伦敦只有军方的人是完全可以信任的。

    他坐上了贝拉克少校专门为他安排的轿车,而有装甲车保护的那支队伍提前于他们十分钟出发,他们将承担起吸引游击队的任务。

    大使先生的这个车队一共只有三辆轿车,尽管这让辛拉格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这样的念头还是仅仅在他的心里一闪而过。

    汽车高速的行驶着。路边的景色一一闪过,不过大使先生可没有多少精神来欣赏一下伦敦。

    车队走的路逐渐的变得荒芜起来,这完全是贝拉克少校一手安排的,辛拉格信任这位少校,他甚至没有提出任何问题。

    当车队开到了一条荒无人烟的道路后,辛拉格这才觉得有些奇怪:“少校,尽管我从来没有来过伦敦,但您确信您没有走错道路吗?”

    “当然,大使先生,这是一条最安全的道路了。”

    贝拉克少校的话刚刚落定。忽然“轰轰”两声爆炸响起。前后的两辆轿车顿时爆炸起火。里面的美国士兵一个能够活着逃出来的也都没有。

    接着,大量的武装人员出现了,他们迅速的逼近正当中被堵的死死的轿车。驾驶员和副驾驶上大使先生的保镖拔出了手枪,但随即在他们的身后便响起了两声枪响。

    辛拉格是眼睁睁的看着贝拉克少校开枪杀死了他的两个同胞的......一直到这一刻他才完全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应该相信这个少校......

    美国总统特使辛拉格不幸的成为了游击队的俘虏。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年轻人,他微笑着对辛拉格说道:“大使先生,你好,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莫约尔先生。”

    辛拉格苦笑了一下,他大概没有想到自己那么就“找到”了总统先生要自己找的那个人,只是他更加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这个人见面的......

    “听我说,大使先生。”王维屹的脸上一直都带着微笑:“我个人并不愿意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为了整体的利益,我不得不做出一些我很不情愿做的事情。大使先生,你还有什么愿望没有达成吗?或者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辛拉格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他想了一下然后微微的摇了摇头:“我的孩子都已经很大了,他们不再需要我这个父亲的照顾。如果你一定要让我说出还有什么样的愿望,那么我希望你不要让我蒙受过多的痛苦而死。”

    “我向你保证我会做到的。”王维屹叹息了一声:“把大使先生带过去,快速而没有痛苦的让大使先生离开这个世界。”

    辛拉格大使被带走了,从他踏上英国的土地到被打死,才不过只有短短的一段时间。无论是大使本人,或者是威廉总统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贝拉克少校,你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对贝拉克少校王维屹似乎非常赞许,他把一个小箱子交给了贝拉克少校:“这里是九十万英镑,和一份西班牙的护照,是我许诺过你的。两个小时后,一艘加拿大的货船会离开伦敦前往西班牙,你可以立刻赶去找到他们的船长,我已经安排好了,几天之后你就会进入西班牙和你美丽迷人的情人过上快活的生活了......”

    贝拉克少校接过了箱子,他很感谢“莫约尔中校”能够兑现自己的诺言,尽管他非常确定对面的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莫约尔中校”......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得到了他想要的,而自己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

    美国总统的特使辛拉格死了,他甚至没有能够见到他要见的英国人。

    看着满地的轿车残骸和特使先生的尸体,甘德拉将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应该怎么向总统先生交代,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杰德上校和米尔斯中校却有一些幸灾乐祸。白宫里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保护特使这么重大的责任居然不交给联邦调查局或者中央情报局,而交给了这方面毫无经验的一群军人们。

    甘德拉将军在那看了许久许久,然后才疲惫无力地说道:“我有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去办,请你们把现场仔细勘察一下,写出一份具体的报告交给我,我会在第一时间向总统先生汇报的。”

    看着甘德拉将军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杰德上校很是不满地说道:“这算什么,他闯下了那么大的祸,难道却要让我们来帮他擦屁股吗?”

    “谁让他是将军。而我们只是可怜的小人物?”米尔斯中校耸了耸肩:“但是我想这样事情的发生甘德拉将军一定有的忙的了。”

    杰德上校和米尔斯中校同时发出了会心的笑容......他们曾经是对头,可是现在他们看起来却好像站到了同一条的战线上......

    ......

    贝拉克少校失踪了,全部的嫌疑目标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但是甘德拉将军却很清楚以贝拉克少校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无法完成这样事情的......

    他没有回自己的军营,而是直接来到了“莫约尔中校”的办公室,这个时候的将军看到“莫约尔中校”正在悠闲的看着一份报纸,当将军进来后,“莫约尔中校”放下了报纸:“将军,你来的似乎有些晚了。”

    他好像早就已经知道甘德拉将军一定会来这里找自己的......

    “你知道我会来?啊,你什么都知道。”甘德拉将军面色是如此的阴沉:“辛拉格特使在刚刚到达军营的时候。曾经和我说过了一些事情。当时我脑子里隐隐的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你。但是我无法相信你会是一个间谍。可是就在十多个小时后,辛拉格特使却被杀害了,而贝拉克少校也已经失踪。我打电话问过,贝拉克少校曾经一连两次离开过军营。中校。请你告诉我,他去了哪里?”

    “他两次都和我见了面。”王维屹丝毫也都没有加以隐瞒:“他告诉了我辛纳格特使来到了伦敦,并且告诉了我特使先生来的目的。”

    甘德拉将军的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那么,你真的就是那个人?”

    看到“莫约尔中校”点了点头,甘德拉将军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腰间,但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携带武器:“莫约尔,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但你因为叛国罪被逮捕了!”

    “你逮捕我吗?你有什么资格?”王维屹淡淡的笑着:“你不过是个军衔比较高的军人而已,至于叛国罪?我想一个德国人做了这些事情。最多只能以间谍罪被逮捕吧?”

    德国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德国人?甘德拉将军只觉得自己听到了全世界最荒谬的事情,一个美国陆军情报局的高级调查员,一个负责英国全部情报工作的人,居然会是一个德国人?所有的人都被面前的这个“莫约尔中校”玩弄在了鼓掌之中......

    “你准备现在大喊大叫吗?”王维屹的笑容愈发变得诡异起来:“你当然可以这么做的,但是你把一个德国间谍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你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你会被调回国内,然后转行做一些清闲的工作,你当然可以就此远离战争,可是这对于你的荣誉来说你能够接受吗?”

    这是甘德拉将军最怕听到的问题,他把自己的名誉看的高于一切。是的,“莫约尔”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己现在完全有能力抓住面前的这个人,可是以后呢?自己一定会被他牵连到的。

    难道就这么放走这个德国间谍吗?甘德拉将军咬了咬牙:“是的,我的名誉会因此而受到玷污,但是和我身上的职责相比,这些算不了什么,我绝不会出卖美国的利益,绝不!我绝不会让我的下半辈子在内疚和自责中渡过的!”

    “你是一个让人值得钦佩的将军。”王维屹虽然如此说,但话里却并没有多少赞扬的意思:“你个人的荣誉完全可以置之脑后,但是你的妻子呢?啊,我想现在特拉曼大夫已经在帮你的妻子治病了。很好的一位大夫,我问过他,你的妻子的瘫痪完全可以治好,可还有一个相反的面,特拉曼大夫也完全可以将你的妻子治疗的比以前还要更加严重,而这将取决于你本人对于此事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甘德拉将军完全怔在了那里,他死死的盯着“莫约尔”。许久许久之后才从嘴里迸出了两个字:“卑鄙!”

    “是的,我也承认这是一件卑鄙的行径。”王维屹根本就没有在乎对方的态度:“但是我提醒你不要忘记,现在是战争期间,为了各自所代表的利益能够取得胜利,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你呢?甘德拉将军,你是在在乎自己的荣誉更多一些,还是在乎自己的妻子和家人更多一些?”

    甘德拉将军此时此刻已经完全陷入到了迷茫之中......

    “说到你的家人我又想到了你的儿子......”王维屹忽然说道:“你知道你的儿子惹上了多大的麻烦吗?这成为了美国动乱的一个间接因素,现在在‘路西之死事件’中所有的参与者都指证是你的儿子舒卡科策划并且主使了这一卑劣的行径。根据我的判断,舒卡科很有可能被执行死刑。”

    甘德拉将军几乎就要崩溃了。如果说妻子有可能终身瘫痪已经沉重的打击到了他,那么自己唯一儿子有可能被执行死刑煞那间就将他的一切彻底的击碎了......

    “能够救舒卡科的只有我。”王维屹平静地说道:“我可以聘请最好的律师。并且说服那些陪审团的人。舒克卡是冤枉的。并且他同样只是一个受害者,然后他会得到无罪释放,我想战争结束之后你们就可以团聚了。而且我更加能够肯定的是,经过这次教训之后。你的儿子一定能够长大成人,从此之后再也不用你为他费心了。”

    “条件是我和你全面合作是吗?”甘德拉将军猜测着对方的目的:“让我出卖我的一切,荣誉、灵魂、良知?”

    “你错了,甘德拉将军。”王维屹出人意料地说道:“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你大概在想当德军登陆英国的时候,我会让你放弃抵抗。但我很清楚这样的事情仅仅凭着你和我两个人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那你想要做什么?”甘德拉将军有些不解。

    “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王维屹的话再次大出甘德拉将军的意料:“你还是可以回去做你的将军,而我将继续坐在这张位置上。你尽到你身为一个美国将军的责任,可以施展出你的全部本事对付德国的军队,我提的这个建议你觉得满意吗?”

    甘德拉将军完全没有想到对方提出的要求居然如此简单......可是看对方的神情却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可以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甘德拉将军终于屈服了。他可以不顾自己的名誉,但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死去:“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军营,我们之间过去是朋友,但从这一分钟开始再也不是。而且将来永远也都不会成为朋友。”

    “当然了,甘德拉将军,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朋友。”王维屹的回答有些不给人情面:“你只不过是我可以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当然,如果在未来你还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完全可以来到这里,我想我会和过去一样给予你可能的帮助的。”

    “绝不!”甘德拉将军发誓自己以后绝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也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事情求他的。

    甘德拉将军走了,带着失落的名誉走了。格里斯罗走了出来:“男爵,你就这么放他走了吗?”

    “难道我把他强行留在这里吗?”王维屹沉吟着道:“我和甘德拉将军的故事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但不是永远。要不了多少时候,甘德拉将军就会找到我,并且放下他最后的一点尊严。格里斯罗先生,有的时候耐心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一直都在等待,等到了我们军队的反攻,而我现在同样可以耐心等待,等着甘德拉将军再一次的来央求我。”

    格里斯罗并不是太明白男爵的下一步计划,但起码有一点他是非常清楚的,所有的一切都牢牢的控制在了男爵的手中。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也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样最合适的时间做最合适的工作。当他下定了决心,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他前进的步伐。

    纳什如此,耶斯如此,现在甘德拉将军也同样遭遇到了如此让人绝望的境地。

    “永远要当亚力克森男爵的朋友,而不要企图变成他的敌人。”格里斯罗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来。

    是的,永远要当亚力克森男爵的朋友,而不要企图变成他的敌人!

    他所有的敌人下场都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