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九十一.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一千九十一.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王维屹必须要弄清楚美国特使辛拉格忽然到达伦敦的真正用意了。

    而此时即将到达伦敦的辛拉格,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他记得在白宫总统办公室,威廉总统把秘密出使英国,并且不由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而是直接由军方负责他的安全工作的任务交给他后,辛拉格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这有些不太符合常规。

    “并不是因为联邦调查局或者中央情报局出了问题,而且我猜测有一个人已经混进了伦敦,并且就混迹在f逼和cia中。”威廉总统如此告诉辛拉格:“在法国、意大利、俄罗斯发生的所有事情里,我坚信这个人始终都在那里呼风唤雨,是他一手策划了一切。现在战争进行了最重要的一个阶段,他一定会出现在英国,出现在伦敦,而且他现在已经和f逼或者cia打成了一片。”

    辛拉格完全不明白总统先生说的意思。

    “亚力克森男爵,恩斯特.勃莱姆。”威廉总统平静地说道:“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那位骷髅男爵。辛拉格先生,相信我,我的直觉告诉我骷髅男爵就在伦敦,而且最近伦敦发生的一系列诡异事件,耶斯叛国事件、纳什之死事件等等等等都和这个人有关系。辛拉格,你这次去,一定要找到骷髅男爵。”

    “如果真的如您所说的那样,我一定会想法设法找到他并且逮捕他的。”辛拉格郑重的做出了自己的保证。

    威廉总统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不。你无法抓到他,任何人都无法抓到他。这么多年了,有许多人都想完成这一目标。但却从来没有人能够做到过。相信我,辛拉格,你更加无法办到。”

    辛拉格有些不是太明白,既然无法抓到骷髅男爵,那么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完成这个任务?

    “你的目的仅仅是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威廉总统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的智慧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一旦他发现自己身处在危险之中。他会迅速离开危险源,那么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不要奢望逮捕或者杀死他,如果你一上来就存有这样的想法。那么你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荒谬。记得,一个忽然出现在英国,并且迅速成为焦点的人将是这次你的重点调查对象。”

    辛拉格认识总统已经有很多年了,他却还是第一次发现总统先生居然对一个人是如此的忌惮。

    这个骷髅男爵他曾经无数次的听人说过。但却从来也都没有见过。而此时,他却要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对手,这不禁让他又是兴奋又是担心。

    飞机缓缓的降落在了机场,辛纳格走出飞机的时候,军方已经派人在那里等候着了。

    “甘德拉将军已经在等着您的到来了。”那个被派来保护特使安全的贝拉克少校将辛拉格请到了轿车里。

    轿车缓缓开动,辛拉格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多了解一些伦敦情况的,他问了少校一些问题,少校的回答也让他非常满意。

    “在伦敦有什么可疑的人吗?”辛拉格忽然问道。

    “可疑的人?”贝拉克怔了一下这才回答道:“这要看从什么角度看待了。在我们看来,所有的人都很可疑。可是在某些人看来,任何人是都没有什么疑问的。”

    少校机智的回答让辛拉格微微露出了笑意:“有什么人是忽然出现在了伦敦,并且很快成为了这里每个人都瞩目的呢?”

    贝拉克一下就想到了“莫约尔中校”。难道这次美国总统特使是为了莫约尔中校而来的吗

    “啊,我想这个问题我恐怕无法回答您,我们毕竟长期的生活在军营里。”

    轿车很快进入了军营,辛拉格见到了甘德拉将军,在经过了短暂的寒暄后,辛拉格很快把话题直接带进了主题:“战争的形势并不是特别的乐观,总统必须要做好发生可怕灾难的准备,所以这次我的伦敦之行第一个任务,是要将以芬顿总统为首的伦敦政府高级官员们的家属撤离出这个城市。甘德拉将军,这必须需要您和您所指挥的军队的全力协助”

    “所有人吗?”甘德拉将军有些犹豫。

    看到特使先生点了点头,甘德拉将军说道:“这恐怕有些困难,敌人已经对伦敦展开了全面的袭击,过来的一路上您大概也看到了,要组织那么多的平民安全撤离这有很大的难度。”

    “将军,我想您还没有明白总统先生的意思”辛拉格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我们必须做好战争失败的准备,伊丽莎白在柏林成立了流亡政府,我们很有可能也要成立一个流亡政府,把这些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和我们的家属一起接到美国去,能够让他们更加卖力的为美国政府效力。所以总统先生特别交代无论您有多大的困难也都必须完成这一任务”

    甘德拉将军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辛拉格很快便再次提到了总统特别嘱咐的骷髅男爵的问题,就和自己的副官一样,甘德拉将军的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久浮现出了莫约尔中校的身影。啊,不不会是他的,莫约尔中校是一个如此正直而热情的人。

    有些可笑的感觉,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都无法得到信任,这一任务却要交给军方来完成吗?

    难道自己在打仗的关键时刻还要负责抓捕间谍的工作?而且对方是如此危险又如此狡猾的不败之神骷髅男爵

    “特使先生,我会尽快派人调查的。”甘德拉将军叹息了一声:“只是我想这会非常困难的。啊。下午我和英国人还有一个紧急会议,一直要开到明天。您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上午我会派贝拉克少校护送您去见那些英国人的”

    甘德拉将军的全力协助让辛拉格特使觉得自己开了一个不错的好头

    贝拉克少校第一时间冒险将辛拉格特使和他问自己的问题全部告诉了“莫约尔中校”。要知道。现在他和“莫约尔中校”可是一条船上的,“莫约尔中校”一旦出现了任何问题,那么自己势必也会受到极大的牵连,在可绝对不是贝拉克少校愿意看到的事情

    当他离开的时候,只问了“莫约尔中校”最后一个问题:“您真的是骷髅男爵吗?”

    “答案在战争结束后你就会知道的”

    王维屹给予了贝拉克少校这样的回答他笑了,他知道辛拉格来伦敦做什么了。美国人已经猜测到自己身在伦敦,而做出这一猜测的不是别人。一定是自己的儿子威廉。

    真棒的一个孩子,他继承了自己许多的长处,他同样拥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判断力。而现在在伦敦,已经不仅仅是轴心国和同盟国之间的较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一场父与子之间的较量。

    无论谁赢得了这场较量的胜利,他和威廉之间都绝对不存在失败者

    “美国人已经发现了您在伦敦?”在自己的庄园里。格里斯罗有些吃惊:“男爵阁下。那么我想您应该立刻撤离这里,我这就为您准备撤离的路线。”

    “不,蒙灵顿爵士,我觉得这并没有严重到了我一定要离开的地步。”王维屹淡淡的笑着:“美国人只是怀疑而已,他们并不知道我在哪里,而在辛拉格见到英国人之前,我想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

    格里斯罗有些无奈,一旦男爵在伦敦出现了任何问题。那么他都有无法推卸的责任。可是关键的问题在于男爵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危险当成一回事情。

    “干掉他!”王维屹忽然冷冷地说道:“从美国人的军营到芬顿政府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那是我们最可以利用的。在这条路上打一个伏击。为我们争取到最大限度的时间。”

    格里斯罗用力点了点头,到了这个时候除了继续信任亚力克森男爵他也没有更加好的选择了对英国的全面进攻已经开始,在伦敦,在英国,必须要有男爵这样的人坐守,然后等待女王陛下的重新到来。而看男爵的样子,似乎他对这一切早就已经胸有成竹。

    “格里斯罗先生,我需要三十个武装精良的战士。”王维屹很快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并且把格里斯罗带到了伦敦地图前:“在这里,我们将展开一次伏击,让我们的美国总统特使先生永远也都无法见到他的英国朋友们!”

    格里斯罗仔细盯着地图,好半天后才说道:“也许总统特使不会走这我们设定好的这条路的”

    “所以必须看一个人的能力了。”王维屹淡淡的笑着:“格里斯罗先生,我需要你立刻为我准备十万英镑的现金,我说的是现金,而不是支票,一个小时内你会为我办到吗?”

    “这可是一笔大数字。”格里斯罗也微微笑着:“但是20分钟内我就可以把十万英镑的现金送到您的面前”

    离美国特使和英国人的会晤只剩下不到20个小时的时间了,王维屹笑着正在和时间做着赛跑,而这场艰苦的赛跑将决定他是否能继续以“莫约尔先生”的身份活跃在伦敦一直等到德军的到来

    “您疯了,莫约尔中校。”再次得到“莫约尔中校”召唤的贝拉克显得有些焦虑:“现在的局势如此紧张,我还承担着保护辛拉格的任务,如此频繁的离开,我迟早都会引起他们怀疑的。”

    “我决定干掉那位特使先生。”

    “莫约尔中校”一开口便把贝拉克吓了一大跳:“什么,干掉他?怎么干掉他?他的周围有一个班的美国士兵在24小时保护着他。而且还有甘德拉将军亲自调来的一辆装甲车的保护,一旦发生枪战,几分钟之内增援就会到达!”

    这在贝拉克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这需要你的协助。”王维屹把贝拉克带到了地图前:“我需要你带着辛纳格走这条路。只有半个班的美国士兵保护他,而且要把装甲车给调到原先设定好的路上去,我们将会在这里展开袭击,让辛纳格先生再也无法完成总统赋予他的使命!”

    “这不可能。”贝拉克想都不想便拒绝了“莫约尔中校”的这一要求:“我可以向您保证,我没有办法做到这点,而且即便我能做到,我也会暴露的。我会被愤怒的甘德拉将军亲自枪毙!”

    “永远不要那么快的拒绝一个朋友的要求”王维屹并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在我看来很多不可能的事情总能够想到办法解决的是的,当这次袭击发生后,你会暴露。但在我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因为你很快就会离开伦敦这个古老的城市,并且再也不会回到美国。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那个美国的寡妇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被送到了西班牙那是一个让人着迷的国度。你们会在那里隐姓埋名的过上奢侈快活的生活”

    “即便这样我也无法做到。”尽管思想上已经出现动摇。但是贝拉克还是知道这是个多么危险而可怕的任务

    王维屹将随身携带的一只黑色的皮箱交给了贝拉克,什么话也没有多说。

    贝拉克疑惑的打开了皮箱,然后他的眼睛完全直了。这里面装的全部都是英镑。这是人的一种奇特的心理,支票上尽快也代表着金钱,但远远没有现金如此的让人动心。把钱抓在手里永远都是让人放心的。如果王维屹是给予的贝拉克支票,也许所能够产生的效果就没有如此的强烈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贝拉克少校紧张地问道。

    “十万英镑,少校。”王维屹拍打了一下少校手里的皮箱,这给予了少校心理上一种强烈的暗示:“而这是我付给你这次行动。也是我给予你的最后一次行动所有报酬的十分之一。”

    贝拉克少校完全不知所措。十万英镑?十分之一?上帝啊,难道自己只要协助“莫约尔中校”完成了这次行动。就能够得到整整一百万英镑吗?

    那么,自己将来完全可以和自己的爱人过上另一种之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生活了

    “天上的鸟之所以会被孩子抓住是因为它们对于食物的渴望。”王维屹说出了这句英国人人人都知道的谚语,这和中国人说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一样的道理:“可是在精美的食物面前我们谁也无法抵抗。少校,我希望你仔细的考虑一下,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要做出你的选择了。”

    贝拉克少校关好了皮箱,他点着了一根烟用力的吸着。当一根烟完全被吸完之后,他把烟蒂扔掉了地上,然后重重的踩了几脚:“剩下的钱您什么时候会给我?”

    王维屹开心的笑了,人总是有弱点的,一旦你发现并且完全掌握了他的弱点,那么这个人便会心甘情愿的为你卖命。

    贝拉克少校也同样是这样的人。

    “剩下的钱我会在袭击现场给你。”王维屹掏出烟递给了少校一根:“现金,我会用现金的形式给你。”

    贝拉克少校接过了烟:“但是还有一种可能,你不会给我这笔钱,而会在你的目的达到之后杀死我,那时候我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吗?莫约尔中校,我想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出现的,你既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能省下一大笔的钱。”

    王维屹放声大笑起来,他拿出打火机替少校点着了烟:“瞧,你说的完全正确,不是没有这样可能的出现,可是商人们有一句话,越是危险的事情越能让人获取得巨大的财富,为什么不选择冒险呢,少校?当然,我还可以告诉你一点你所不知道的,一百万,也许在你的眼里是一笔庞大的数字,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并不算是什么。我不会因为一百万英镑而失去一个朋友的。”

    贝拉克少校非常清楚自己绝对不是“莫约尔中校”的朋友,过去不是,现在也同样不是,他们只是因为利益的关系各取所需。但是起码“莫约尔中校”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越是危险的事情越能让人获取得巨大的财富”。

    没有冒险,不是特别危险的事情,“莫约尔中校”是绝度不会拿出这样一笔巨款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想我可以信任您一次。但是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告诉我,您是骷髅男爵吗?我相信,骷髅男爵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伙伴的。”

    王维屹又笑了笑:“我想,当你该知道的时候一定会知道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