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九十. 万岁——德意志和英格兰!!

一千九十. 万岁——德意志和英格兰!!

    1966年对于全世界来说注定是个非常特别的年份。

    在这一年里德国成功的扭转了颓势,并在各线战场展开反击。意大利、乌克兰、俄罗斯纷纷加入轴心国的行列,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流亡政府也成功的让皇家海军重新对其效忠。

    法国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新的政府再度和德国结成了盟友,并且组建了庞大的兵力加入到了轴心国联军中。

    盟军在战场上已经出现了崩溃的局势。

    美国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大量的企业破产,国家经济结构遭到了史无前例的重创。不仅仅如此,在“路西之死事件”和“卡斯里学院事件”之后,黑人的不满情绪已经变得无比高涨,一场美国的革命也正在悄悄的诞生中。

    而在美国政府焦头烂额的时候,轴心**队对于英国本土的战争终于拉开了大幕。

    1966年9月24日,这一天是美国“卡斯里学院事件”愈演愈烈的一天,在这一天的轴心国对英作战前线总指挥部中,所有的高级军官们都已经出现在了这里。这一天,将是决定性战争的开始,这一天,将永远的铭刻在战争的历史上。

    这一天的造成7:30,英国流亡政府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在他的丈夫菲利普亲王和罗森爵士的陪同下同时出现在了总指挥部里。

    “隆美尔元帅。”

    “女王陛下。”隆美尔来到了伊莉莎白二世的面前:“战争即将开始,我不认为这个时候您出现在这里是明智的选择。”

    “是吗?但我可不这么认为。”伊莉莎白二世微笑着说道:“因为我想还有一个人也一起跟我来了。也许他会让你们更加振奋。”

    于是,所有的德意志和英国将领都看到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德意志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

    “hi——希特勒!”所有的德国将领都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

    “我来见证一段奇迹的开始。”这是帝国元帅的开场白:“二十年前,我们打下了莫斯科。你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见证了那一次奇迹的诞生,但并不包括我。二十年后,我们的国家转危为安,我们将协助我们的盟友英国,将美国人和所有的叛徒赶出去!我来这里,并不是想要干预你们的指挥,我来这里。只是和女王陛下亲眼看到这一切的发生。我为你们感到骄傲,我的元帅们,我的将军们。我为你们感到自豪。德意志和女王陛下的军官们。新的历史将在这一天诞生,尽你们的努力,先生们!万岁,德意志和英格兰!”

    “万岁——德意志和英格兰!”所有的人都爆发出了这样的呼声。

    在这里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帝国的元首出现在了这里。而不是过去一直出现在前线指挥战斗的亚力克森男爵恩斯特.勃莱姆。

    这一核心机密只有最高层寥寥几个人知道。他们必须为男爵严格保守这个秘密,他们绝不能让任何情况影响到男爵在英国的秘密工作。

    大概也很少有人会想到,一个帝国的元帅,竟然会再一次的深入到敌人的腹地中

    1966年9月24日,上午8:00。

    “新海狮计划”总司令埃尔温.隆美尔拿起来了那部红色的电话,他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对着电话用缓慢而坚定的语气说道:“开始!”

    当这个命令下达,无数的战机从空军基地、从海军的甲板上起飞。他们带着德意志和英格兰的荣耀。带着胜利的梦想,如同一只只在蓝天翱翔的雄鹰一般。直插目标——伦敦!

    8:03,随着两枚“鹰隼”式导弹在皇家海军“大不列颠女王”号上的呼啸掠出,对英国的全面导弹袭击也开始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中,希特勒默默的注视着面前的一切,二十多年前,他亲自制定了对英作战的“海狮计划”,但“海狮计划”却以一种比较奇怪的方式结束了。二十多年后,另一个“海狮计划”——“新海狮计划”在亚力克森男爵的策划下制定了。一样的对英国本土的袭击,但是却不是相同的进程。

    他朝身边的伊莉莎白二世看了眼,语气里带着一些抱歉:“女王陛下,我想我必须要对您道歉,这是德国第二次对英国本土的袭击了。”

    “元首先生,这完全不一样。”伊莉莎白二世显得非常平静:“如果说第一次的空袭让英国人痛恨,并且同仇敌忾的话,那么,这一次的袭击却只能让我感激。是的,来自天空和导弹的袭击将让英国蒙受很大的损失,但这样的损失英国人完全两可以接受,遭受轰炸的英国必然将会和一只浴火中的凤凰一样重生”

    是啊,一样的袭击,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过程和效果。

    而这,也是英国,是伊莉莎白二世所必须要面对以及承受的损失

    “恩斯特还在伦敦。”隆美尔的话里不无担心:“谁也无法掌握住袭击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万一恩斯特的隐藏并不能及时的话,我很为他的处境担心。”

    希特勒却笑了:“埃尔温,埃尔温,你在为恩斯特担心吗?在我的记忆里,恩斯特无数次的经历过这样的危险,他也无数次的在敌人或者我们自己人的轰炸中渡过可他自己从来都没有害怕退缩,他总是一次次的在经历着我们难以想象的冒险如果说死神遗漏了谁,那我想一定就是我们的男爵”

    “不是死神遗漏了他。而是他本来就是死神亲自册封的男爵”伊莉莎白二世也微笑着接口说道:“在欧洲广泛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恩斯特是死神亲自册封的男爵,每一次的战争他都会出现。他会骑着浑身冒火的战马。会手持死神授予的长矛,带着数不清的幽灵战士出现在战场,每一次的死亡,都只会让他的力量得到进一步的加强我想这个神话已经深深印刻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

    希特勒和隆美尔默默的点了点头

    1966年9月24日上午8:00,轴心国对于英国本土的进攻开始了,“新海狮计划”全面开始!

    这和盟军之前掌握的情报是完全一样的,甚至连敌人轰炸的具体地点盟军也都完全掌握。因此,他们对手中的这份敌人的计划已经深信不疑。在战场上,如果你能够掌握了敌人的下一步动态。就等于已经把胜利牢牢的掌握在了手中。

    天空上无数的飞机呼啸而来,盟军的飞机也不断的紧急起飞,迎战那些轴心国的空军们。导弹拦截系统全面开启,他们必须要让英国本土防御力量减少到最低。

    英国人还是秉承了他们一贯的平静。并没有因为轰炸的开始而惊慌失措。但是。这一次他们的表现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并不一样,那一次,他们在英国政府的领导下同仇敌忾,誓死抗敌,每一个人都把自己当成了保卫伦敦的一份子然而这一次他们却好像是置身事外的路人一般

    女王陛下已经在打大海的那一头发出了号召,全英国人民必须行动起来,宣誓向女王效忠,宣誓向真正的英国政府效忠。

    就在9月21日。英国流亡政府的临时内阁进行了重组,罗森爵士就任流亡政府首相。这也就意味着英国出现了两个政府,而英国人必须做出他们的抉择,效忠于女王陛下还是效忠于芬顿政府。

    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毫不迟疑的选择了前者

    轰炸声不断的响起,王维屹却显得非常平静,好像这些轰炸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似的。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他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镇静,天上是飞机和导弹在呼啸,可是这些英国人却还在享受着他们必不可少的下午茶似乎正在进行的战争,和他们一点关系也都没有。下午茶比起炸弹和导弹来说更加重要一些

    一个民族的特性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建立的

    现在芬顿政府和美国人已经忙成了一团,但是大概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按照德国人早就设计好的陷阱一步步的走进去

    王维屹品了一口咖啡,那么多年了,他还是无法适应咖啡的味道。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穿着便装的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那是贝拉克少校。

    少校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紧张的朝周围看了看,然后将一个文件袋放到了王维屹的面前:“莫约尔先生,这里面的胶卷上记录下了我们在英国的全部布防情况。”

    王维屹朝文件袋看了看:“瞧,不错的合作,是吗?少校,我回去后会仔细检查一下,如果证明情报是真的,你的报酬将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存进你的账户上的。”

    贝拉克少校长长的松了口气,要知道,他正在进行的一项无比危险的任务。一旦暴露的话,他将会遭遇到什么样可怕的情况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

    可是他现在却已经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

    “我还需要你做一些事情,少校。”王维屹缓缓的开口说道:“美国总统特使辛拉格什么时候到达伦敦?”

    贝拉克少校吃了一惊,这对于外界来说根本就是最绝密的情报,但是“莫约尔中校”好像跟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隐瞒他一般

    少校迟疑了一下:“莫约尔中校,辛拉格将会在明天到达伦敦。”

    说到这,他已经决定不再隐瞒任何的事情。现在,自己和“莫约尔中校”是一条船上的了,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抛弃一切的幻想呢?他把自己所知道的竹筒倒豆子一样的全部说了出来:

    “威廉总统对于英国的现状非常担心,英国如何无法守住,这意味着盟军的战争将最终以彻底的失败而结束,所以他派遣了辛拉格做为自己的特使秘密来到英国,和芬顿政府以及甘德拉将军秘密商谈战争进程,以及一旦出现战败情况之后他们的对策莫约尔中校。这次会谈将会是绝密的,我根本没有资格能够参加会议而且,我可以确定的是。甘德拉将军对于他们在会议上谈了一些什么也不会告诉我的”

    “这一点我完全相信。”王维屹点了点头:“我也并不奢望你能够告诉我关于会议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但是我需要你替我做一件事情,把辛拉格特使在伦敦的所有行程都弄清楚,并且在最短的时间里送到我的手中。你能够做到吗。少校?”

    贝拉克少校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在那里考虑了许久之后才说道:“莫约尔中校,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他特别强调了“非常”这一个词,王维屹随即淡淡的笑道:“我当然知道这非常的危险,但是任何一件危险的事情总是会有回报的。少校,我已经为你和你那位美丽迷人的情人安排好了新的身份,一份完全真实的身份,瑞士或者西班牙。你愿意去哪里都可以。在那里,你会过着奢侈的生活。而且每个月,你都会接到来自德国的一份薪水,我所说的是优厚的薪水,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而且每个月,你都会接到来自德国的一份薪水”

    当“莫约尔中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贝拉克少校心中最后的一个疑团也解开了,他早就怀疑“莫约尔中校”是德国方面的间谍了。真是让人觉得可笑,美国陆军情报局的高级调查员,居然会是一名德国间谍!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贝拉克少校已经不再在乎什么了,他和“莫约尔中校”此时已经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他们的一切都紧密的捆绑在了一起。

    “我会尽力做到的。”对于一个叛徒来说,一旦出卖了自己的灵魂,那么接下来他做事便会肆无忌惮,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可言:“让我觉得幸运的是,辛拉格先生在英国的所有安排我都参与在了其中,本来这大约应该是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事,可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并没有安排给他们,而是直接交给了军方处理。很难让人理解。”

    王维屹的眉头皱了起来。没有交给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处理,而是交给了军方直接处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王维屹这个时候有些迷茫。

    这当中大概一定有什么自己并不知道的内情在其中。

    或许这会对英国未来的局势造成一定的影响

    “美国总统的特使?”在王维屹的办公室里,杰德上校显得有些惊讶:“我们从来都没有接到过这方面的情报,我相信米尔斯中校也没有接到过这方面的情报,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想象,难道白宫的那些人认为军方比我们更加熟悉英国的情况吗?”

    王维屹可以确信的是杰德少校对此毫不知情,美国人到底想做什么?

    “啊,也许我的情报出现了一些偏差。”王维屹笑了笑:“你不必放在心上,上校。”

    “不,不。”杰德上校对于此事却显得非常谨慎:“莫约尔中校,我相信你是一个坦诚的人,但是我也可以非常坦诚的告诉你,这关于到权力的争夺。布防直说吧,在伦敦,一直都是由我们三方说了算的,但是难道白宫想要剥夺我们的权力吗?军方直接插手到这样的事情中,他们只会让局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莫约尔中校,我希望在这样的时刻我们能够更加团结一些,一起去解开这个谜团。”

    王维屹也迫切的需要解开这个谜团,他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自己没有弄明白的地方。

    辛拉格特使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且没有让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参与其中,是有什么秘密?还是辛拉格特使除了贝拉克少校说的之外肩负了什么特殊的使命吗?

    没有人可以回答王维屹的这个问题,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寻求答案。

    爆炸声在外面传来,那是伦敦正在经受着轰炸。然而这并不能让王维屹觉得开心起来,在他的内心隐隐的感觉到什么危机正在迫近,也许,这有可能威胁到德国的整体胜利。

    他必须要调动起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了,无论是自己的朋友或者敌人,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开这个谜团,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自己自己心里的感觉是真的。

    辛拉格特使,现在成为了王维屹最重视的一个目标。

    在胜利到来之前他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