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八十五. 卡斯里学院事件

一千八十五. 卡斯里学院事件

    1966年9月21日,奥克兰。

    “黑豹党”最近一个阶段的活动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尽管这一组织的声势还并不是很大。可是,这却是美国无数黑人武装团伙的一个典型代表。

    随着黑人的抗议浪潮越来越激烈,美国已经感受到了惶恐,而“路西之死事件”也让美国黑人和白人的对立情绪到达了一个顶点。

    黑豹党尽管目前看起来还比较之的温和,但他们在此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谁也无法保证。

    而事态的进展很快证明了人们这样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9月21日这一天,一些黑人青年开始出现在了卡斯里学院的附近,从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似乎只是想在附近找一个活动的地方,但这随即遭到了卡斯里学院里那些白人学生们的大声呵斥。

    要知道,辱骂黑人这可是卡斯里学院的“传统”,这些白人学生们把这当成了一种快感,如果谁不这样做的话,那么一定会遭到其他学生的鄙视和孤立。即便一个原本再心地善良人,在进入了卡斯里学院后,也总会慢慢的受到其他人的影响而逐渐迷失了自己的本性。

    按照过去的习惯,这些遭到辱骂的黑人们往往会带着愤怒和不平而默默的离开,社会地位决定了他们并不敢和白人学生发生正面冲突,但今天的情况却有了一些不同。

    那几个黑人青年开始回击,同样用肮脏的语言回骂着那些白人学生,而这一反击让那些白人学生们有些错愕,这些黑鬼今天是怎么了?但很快,他们便觉得自己遭到了侮辱,这些无法无天的黑鬼,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一定是发疯了。大量的卡斯里学院的学生在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开始聚集到了周围。他们用刻毒的语言辱骂着这些黑人,要他们滚出白人们的地盘。

    可是今天真的有些怪异。那些黑人丝毫没有退缩,他们告诉学生们,这可不是白人的地盘,这是公众的地盘,是属于奥克兰市的,是属于所有奥克兰人的,这其中也就包括了黑人!

    他们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那些白人学生!

    “打死这些黑鬼!”有人开始大声叫了起来。

    “就像打死路西一样吗?”一个黑人毫不客气的还击道:“你们什么都不是。你们只是一群寄生虫!听着,寄生虫!你们只要敢离开这里一步,你们就会遭到报应的。回到你们妈妈的怀抱里去吧,你们这些白人杂种!”

    卡斯里学院的学生们完全的听呆了。疯了,这些黑鬼真的是发疯了,他们怎么敢这么和白人说话?

    “多夫来了。多夫.迈尔斯来了!”忽然,卡斯里学院的学生们发出了一阵欢呼。

    多夫.迈尔斯这可是卡斯里学院里的一颗明星,他不但是卡斯里学院的橄榄球队队长,而且还是一个最坚定的反对黑人者。在“路西之死事件”发生后,多夫.迈尔斯甚至如此说道:

    “我们真应该感谢那几个白人,他们做了多好的事情啊,每杀死一个黑鬼。就能让我们的国家多一分秩序。”

    尽管这话在一些学生听起来并不是那么妥当,但他的话还是引来了更多的崇拜者。

    “这群黑鬼发疯了。”多夫.迈尔斯的跟班之一,也是最会拍马屁的布雷尔赶紧说道:“他们居然骂我们是白人杂种。”

    “那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多夫非常不满的瞪了一眼布雷尔:“在卡斯里学院可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让人觉得耻辱的事情,难道我们真的是一群胆小鬼吗?我们是白人,在美国我们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打死他们,打死这些无法无天的黑鬼!”

    这群学生在这样语言的刺激下,头脑一下变得冲动起来,无数的人“轰”的一下就涌了上去......

    这是继“路西之死事件”后又一起震动美国的事件。被称为“卡斯里学院事件”。

    在“卡斯里学院事件”中,有两名黑人受了重伤,三人不同程度的受伤。总算那群卡斯里学院的白人学生们并不敢真正的杀人,只是狠狠的教训了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黑人而已。而且按照过去一贯的习惯,他们顶多就是赔偿受伤黑人们一笔医药费,反正这里学生的父母大多都是一些有钱人。

    然而事情的进展完全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

    在“卡斯里学院事件”发生后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学院四周忽然出现了大量的黑人。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和棍棒。有几个人甚至还拿着枪。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四五百黑人聚集在了卡斯里学院的附近,这让学院里的学生和老师们惊恐不已。他们一边关闭了学校的大门,一边赶紧报警。

    黑人们并没有立刻采取行动。几具担架被抬了过来,上面躺着的正是在“卡斯里学院事件”中受伤的那几个黑人青年......然后,“黑豹党”的领袖休伊.牛顿和博比.西尔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我们一次次的遭受着这样的侮辱和伤害......”休伊站在一辆汽车顶上大声说道:“我们为这个国家创造着财富,但却没有人正视到我们的存在。我们做着最卑贱的工作,却拿着最微薄的薪水,而那些白人蛀虫们,对此却依然还不满足,他们想要榨干我们身上的最后一滴血,还要无情的践踏着我们的尊严。路西死了,白人们却依旧还在继续进行着他们无耻的罪行......而这一次躲在学院里的那些胆小鬼却再一次的伤害了我们......我们的肤色是黑色的,但我们的血液却是红色的。冲进去,把那些凶手们抓出来,为我们所有的兄弟们报仇!”

    “冲进去——冲进去——冲进去!”每一个黑人都爆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尖利的警报声响了起来,一辆警车在附近停下,接着两名白人警察走了过来。这让聚集在铁门后的卡利斯学院的老师和学生们顿时放心了不少。

    “嘿,从那辆轿车上下来,你这个该死的黑鬼!”其中的一个白人警察也同样是一个种族歧视者,他用过去一贯的蔑视口吻大声命令道。

    “黑鬼”这两个字彻底的激怒了所有的黑人。但这两个白人警察却依旧满不在乎的并没有发现危险的靠近......

    他们手里有枪,他们不用害怕什么!但是他们很快就会知道这一次他们真的错了......

    就在两个白人警察靠近的时候,几个黑人忽然冲了过来,在一瞬间的时间便制服了这两个警察。

    “你们这帮该死的黑鬼!黑鬼!”

    两个警察拼命的在地上挣扎着,其实聪明的话这个时候的他们应该闭嘴了......然而他们并没有这样做,于是这带来的结果只是引来了一阵的殴打。

    这一意外的插曲更加激起了这个黑人们的怒气,他们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卡斯里学院。不顾一切的冲击着铁门。而在铁门后的卡利斯学院的白人老师和学生们都彻底的被吓蒙了。上帝啊,这些黑人难道都发疯了吗?眼看着铁门在黑人们的冲击下摇摇晃晃,白人们发出了惊恐的叫声一哄而散......

    铁门终于在不断的冲击下被打开了,几百个黑人蜂拥着冲进了这个原本只属于白人的地方......

    卡斯里学院里绝大多数的白人,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被黑人们抓住了,铁门被集中在了学校的大礼堂里。这其中也包括那两名警察。他们慌乱的看着这群暴动中的黑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休伊.牛顿和博比.西尔这两个带头组织了这场暴动的“黑豹党”领袖缓缓走了进来,他们的目光冷冷的从白人的身上扫过,然后目光落在了两个被带出来的白人学生的身上。

    “那个个子高的是多夫.迈尔斯,边上那个是布雷尔。就是他们带头打伤了我们的兄弟。”

    “嘿,布雷尔,把你的胸听起来。不要在这些黑鬼面前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说实话,多夫还是有一些胆量的,即便在这样的时候,他依然如此大呼对方是“黑鬼”。

    旋即,他的肚子上便挨了重重的一拳,这让他痛苦的弯下了腰。

    休伊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听着,白人杂碎,我们不是黑鬼。你打伤了我们的黑人兄弟,你必须要向他们道歉!听着,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叫自己是白人杂碎!”

    “不,绝不!”多夫倔强的回答道。

    然而等待他的是一阵阵的拳打脚踢......休伊看着被殴打中的多夫,接着把头转向了布雷尔:“你呢?你也想遭到这样的待遇吗?”

    “不,不,放过我。放过我。”布雷尔可绝对没有多夫这样的勇气。

    “那么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休伊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杂碎......”布雷尔的声音非常低非常低。

    “你说什么,我可没有听清。大点声!”

    “杂碎,杂碎!”布雷尔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他不顾一切的大声喊了起来:“我是白人杂碎!我是白人杂碎!”

    一阵阵的哄笑声响了起来。卡利斯学院几乎每一个白人都流泪了,从学院成立到了现在他们可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侮辱......

    “听到了吗?杂碎!他们都是白人杂碎!”休伊指着布雷尔大声吼道:“我们遭受过的侮辱,现在原原本本的还给了他们!我发誓,我们将来再也不会遭受这样的侮辱!我发誓,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白人骑在我们的头上侮辱我们!我发誓,我会带着你们寻找到真正的尊严!”

    “休伊——休伊——休伊!”

    所有的黑人们都整齐划一的大声呼唤起来......

    ......

    “卡斯里学院事件”震惊了整个奥克兰市。整个事件分成前后两个部分。先是五名黑人青年遭到了卡斯里学院学生们的集体殴打,接着愤怒的黑人冲进了卡斯里学院,绑架了学院里超过300名老师和学生,而且其中还包括两名警察。

    而那些参与“暴乱”的黑人们是由“黑豹党”率领的,他们提出了要求卡斯里学院郑重道歉,赔偿受伤黑人损失,保证不再歧视黑人。要求消除种族歧视,要求给予黑人平等地位在内的二十八项要求......

    无数焦虑的学生家长和老师们的家人聚集在了卡斯里学院的附近,但这个时候的卡斯里学院已经被黑豹党用无数的杂物封锁住了道路。他们完全不知道里面下载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

    “如果美国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黑人的决心,那么,这对美国来说,将是致命伤。自由和平等的爽朗秋天如不到来,黑人义愤填膺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63年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黑人只要撒撒气就会满足;如果国家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黑人得不到公民的基本权利,美国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正义的光明的一天不到来,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

    学院里的高音喇叭在一遍一遍播放着马丁.路德.金这篇最著名的演讲。这似乎在宣告着“黑豹党”的决心。

    而这却也更加增添了所有人的担心......

    当奥克兰市的市长杜伊拉和警察局长道格拉斯出现的时候,他们迅速遭到了家长和记者们的包围。一个个焦急的问题抛向了他们。

    “冷静,请冷静。”杜伊拉大声说道:“事态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恶化,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救出所有的人质,并且我会保证不会有几个人受到伤害。”

    “市长先生,您认为这起事件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当记者把这个问题交给杜伊拉市长的时候,这位市长不暇思索地道:“这不过是一群无政府主义者做出的破坏行径而已,就我所认识的卡斯里学院。这都是一群有教养的学生,我本人也正是从卡斯里学院毕业的,我太了解这所学校了。”

    “但是,事件的起因却是五名黑人青年遭到了卡斯里学院的集体殴打......”

    “这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传说。”杜伊拉表现的非常不屑:“我坚信卡斯里学院的学生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殴打对方,哪怕对方是黑人。我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有什么原因激怒了卡斯里学院的学生们。”

    “你也是种族歧视者吗,市长先生?”

    这个声音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杜伊拉略略有些恼怒:“我可不是你嘴里说的种族歧视者。但我是一个市长,我必须要为奥克兰市所有的一切负责。起码,现在占据着学校并且绑架了老师学生,甚至还有两名警察的是几百个有武装的黑人,而不是卡斯里学院的人。”

    他说到这里好像还有些不太甘心:“这些黑人们尊敬马丁.路德.金,听,喇叭里一遍遍的在那播放着金牧师的演讲。他说了一些什么?‘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宫门口的心急如焚的人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杯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他尚且在反对暴力的手段。然而那些黑人却背叛了金牧师的要求......”

    “道格拉斯局长,你会和里面的黑人进行谈判吗?”

    当这个问题问道道格拉斯局长的时候,他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我们绝不会和无政府主义者进行任何形式的谈判,我限令他们在一个小时内清理路障,放出全部的人质,然后他们会被逮捕,但我可以保证的是,他们将接受正义的审判。”

    “如果他们拒绝呢?”

    “那么我想一些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会发生......”道格拉斯局长冷冷地说道:“所有的警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先生们,女士们,我必须要提醒你们的是,有两名我的同事也成为了人质,他们维护着奥克兰市的治安,他们辛苦的工作着,但他们现在却被绑架了。我发誓,我会尽我的一切可能把每一个人都安全的救出来,而绝不是该死的什么谈判!”

    “一旦人质的生命出现威胁怎么办?我听说他们都携带着武器。我想,也许强攻不会那么顺利的。”有一个记者继续提出了这样最让人担心的问题:“或者,会有人质出现死伤的。”

    道格拉斯局长冷哼一声:“那么那些黑人们必须承认为此引起的全部严重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