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八十四. 路西之死事件

一千八十四. 路西之死事件

    甘德拉将军和王维屹讨论了许多工作上的问题,随即他忽然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发生什么事了吗,将军?”

    “是啊,确实是出了一些问题。”现在的甘德拉将军已经完全把“莫约尔中校”当成了自己的朋友:“我曾经和你说过,我有一个很叛逆的儿子舒卡科,我总是在为他头疼,但是,这次他给我惹下了大麻烦。昨天,我在纽约的同事告诉我,他的麻烦之大已经不是靠军方的力量就能够让他脱罪的了。”

    王维屹完全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舒卡科牵扯到了一桩谋杀案中,而且是让美国非常震惊的谋杀案。

    在纽约街头的某个夜里,一个黑人少年路西遭到了殴打,随后,黑人少年路西的尸体在以个垃圾桶里被发现了。尸体看起来伤痕累累,惨不忍睹。路西的母亲从小就和儿子相依为命,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精神彻底崩溃,她最后选择了自杀。

    这个时候的纽约,因为经济危机的影响,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愤怒和彷徨,而路西之死给了他们一个发泄这种心情的绝好机会。在加上之前在马丁.路德.金的影响下,美国黑人正在为自己的权益做着艰苦的斗争,路西之死让黑人心中的愤怒不满也彻底的爆发了。

    白人和黑人难得的团结在了一起,他们愤怒的举行游行,要求彻查此事。惩办凶手,让路西母子能够在天堂里安息。记者们也蜂拥在了纽约,密切关注着此事的紧张。

    在强大的舆论和社会压力下。几乎整个纽约警察局都投入到了对案件的侦破中,他们很快就抓住了行凶的三个白人青年。这就是三个平时无所事事的白人青年,他们在夜里喝醉了,然后遇到了路西,接着便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本来行凶者得到惩罚,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但很快案件便在几天后出现了转机。三个白人青年一口咬定一个叫舒卡科.甘德拉的白人也同样参与了行凶。而且他才是主谋,甚至是他亲自动手杀死了路西。

    警察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抓到了舒卡科,并且在他的家中找到了行凶的凶器。再加上有三个证人的同时指证,舒卡科被捕了。

    舒卡科拒绝承认自己和路西之死有任何的关系,并且告诉警察自己当天晚上正在一家酒吧喝酒,那里的伙计可酒吧女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让路西意想不到的是。那个酒吧的所有人都证实舒卡科当天并没有出现在酒吧里。

    舒卡科成为了路西之死案件中的主要行凶者!

    尽管舒卡科一直在为自己喊冤。但看起来已经无济于事了。随后,《纽约时报》更是退出了一枚重磅炸弹:舒卡科是美军驻英国最高司令官甘德拉将军的儿子!

    美国社会一片哗然!一个将军的儿子竟然成为了一个卑鄙的种族歧视者和杀人凶手绝不能包庇将军的儿子,美国社会再度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路西之死事件”迅速开始升温,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路西和舒卡科之间的事情。就连几个参议员也公开告诉记者,无论舒卡科是什么样的身份,有什么样的背景,也都必须得到他应得的惩罚,没有人可以包庇他。他们将密切关注着此事的进展。

    王维屹平静的听着甘德拉将军诉说着,其实他完全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路西之死是一起非常偶然的事件。也是美国白人中种族歧视的一次体现而已,只不过在美国的帕里斯却紧紧的抓住了这次机会。要想冤枉一个人,以维特根斯坦家族的力量来说太轻而易举了。所有涉案的人都被帕里斯用金钱或者威胁的手段收买了,没有人可以替可怜的舒卡科作证,舒卡科根本就不知道这样可怕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我的儿子不可能杀人!”甘德拉将军非常肯定地说道:“他是做过许多坏事,但是杀人是他绝对做不出的。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我是他的父亲,我了解我的儿子!”

    这是一种父亲对于儿子的强大信心有的时候这种信心的来源在哪里只怕就连当事人也说不清楚

    王维屹淡淡地道:“将军,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我想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在吃饭的时候仔细的讨论一下。”

    甘德拉将军面色凝重的默默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的棘手之处就在于您是一个将军”王维屹喝了一口酒:“如果舒卡科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舆论便不会那么沸腾,那些记者和参议员们也不会死死的盯住这件事情,要知道对于权贵阶层普通民众总是抱着一种奇怪心态的,而路西之死是这种心态最好的体现。将军,我很为您的儿子担心。”

    甘德拉将军看起来非常的难过:“莫约尔中校,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国防部给我来了电话,再三叮嘱我不要就此事接受记者的采访,也不要发表任何意见,甚至不要企图去见到监狱中的舒卡科。可是我知道我的儿子没有做过这样可怕的事情莫约尔中校,你能够明白我此时的心情吗?”

    “我完全能够明白。”王维屹接口说道:“看着自己的儿子遭受冤枉,可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样的心情是非常让人绝望的。将军,我想或许我能够帮上您的一点忙。”

    甘德拉将军的眼睛一下就亮了是啊,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莫约尔中校呢?他是陆军情报局的高级调查员。尽管心中人不在美国,但是在美国他一定有很多朋友,有很多可以利用的势力。

    本来甘德拉将军从来不会去求人。但这已经关系到了自己儿子舒卡科的生死问题。他曾经就此事咨询过律师,律师的回答让他绝望,舒卡科可能因为多项谋杀罪名被判处死刑。最乐观的结果也是终身监禁。

    甘德拉将军的身边其实并没有多少的朋友,他所有的活动范围都是围绕着军队的,当这件事情发生后,他完全不知道应该去找谁。曾经帮助过他很多次的军方,这次也唯恐避之不及。这可不是什么偷窃之类的小案子。而是轰动整个美国的杀人案!

    尤其是还牵扯到了美国社会非常敏感的黑人问题。在小石城事件后,美国黑人问题已经得到了社会上下的严重关注。

    1957年9月,在阿肯色州小石城发生白人以武力阻止黑人入学事件。引起黑人强烈抗议。小石城地方法院宣布该市中学接纳黑人入学,秋季开始黑白混校。9月2日,阿肯色州长奥佛尔.福伯斯以“防暴”为名,派200名武装的国民警卫队在中学附近布岗。阻止黑人学生入学。为了避免事态扩大。艾森豪威尔出面干预,要求阿肯色州长作出让步,但遭拒绝。9月23日,在州长的挑动下,有1000多白人包围学校,使已入学的8名黑人学生被迫离校。

    9月23日当天,艾森豪威尔发布了第3024号文告,宣布:“我将使用美国的全部权力。包括所需的一切武装力量,以阻止任何妨碍法律的行为和实施联邦法院的命令。”9月24日。总统下令派101空降师开赴小石城,先后有1000多名伞兵,并下令把州警卫队改编为联邦部队,由联邦政府指挥。艾森豪威尔称这是自重建以来,因南部种族问题上对抗中央而导致军事管制的先例。直到11月27日,空降师的最后一批部队才撤离小石城。

    小石城事件是战后黑人运动兴起的标志,它预示着反种族歧视斗争将蓬勃地开展起来。

    “路西之死事件”如果无法得到妥善的处理,在如今美国大气候的影响下,也许会变成一场严重的社会混乱的。

    甘德拉将军完全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正是他为儿子感到担心的根源所在,而现在莫约尔中校却给予了他一个希望。

    “我在美国有许多有力的朋友。”王维屹再一次重复了自己的话:“我相信您做为父亲的直觉,一个父亲是不会看错自己儿子的。将军,请您安心的呆在这里,舒卡科的问题就交给我去处理吧。”

    “莫约尔中校,我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了。”甘德拉将军非常认真地说道:“我和您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您却一次次的无私的向我提供着帮助。我只是一个军人,我不知道将来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的地方。”

    “我们是朋友,将军。”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朋友之间,是不应该说出报答这样字的。不过,或许将来有一天我真的会有一些事情寻求您的帮助。”

    甘德拉将军可以发誓,无论将来莫约尔中校遇到了什么问题,自己都会尽自己一切可能的向莫约尔中校提供任何他所需要的帮助

    纽约,1966年。

    “路西之死事件”的影响力正在迅速的升温,要知道,进入60年代之后,美国黑人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已经将斗争上升到了暴力的形式。

    1964年开始,黑人运动进入武装抗暴阶段。1964年7月18-23日,纽约市哈莱姆区数千黑人抗议警察枪杀黑人儿童起而同几千名警察搏斗了一昼夜,揭开了斗争的序幕。1964年8月,在新泽西、伊利诺伊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也发生了动乱。马尔科姆.爱克斯主张以武力保护黑人的生命财产和自由权利。他说:美国黑人“以暴力对付暴力,一眼还眼,以牙还牙!”他还说:“非暴力革命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唯一的一种非暴力革命是黑人革命。”1965年2月21日,他在纽约曼哈顿区的奥杜邦舞厅被一名黑人刺杀。

    1965年3月21-25日。马丁.路德.金在军队保护下,领导3000多群众由塞尔马向蒙哥马利和平进军。1965年8月11-19日,在洛衫矶的瓦茨区发生黑人武装狙击军警暴行的事件。同年8月12日。在芝加哥的湖西区也发生了黑人同2000军警的两天武装冲突。这一年黑人武装抗暴斗争发展到9个城市。

    在“路西之死事件”爆发后,“黑豹党”成立了。

    黑豹党也是一个激进主义的反种族歧视、争取政治平等的组织。它成立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兰市,该市梅里特学院两个黑人学生休伊.牛顿和博比.西尔创办了这一激进组织。黑豹党组织了武装巡逻队,它的大部分成员来自黑人区的下层,他们自命为黑人革命的先锋,但是他们的实际影响远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么大。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自称为“帕里斯”的先生找到了黑豹党的创始人休伊.牛顿和博比.西尔。

    这两个今年刚刚满23岁的美国黑人青年。除了他们满脑袋的激进思想外,并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领导黑豹党。党内外的许多事情都让他们焦头烂额。而白人帕里斯的出现,也让他们差点就有了杀了对方的冲动。

    “警察就在附近。所以在这个时候你们必须要保持冷静。”面对两个黑人青年凶狠的目光,帕里斯显得非常平静:“而且,我并不是你们的敌人,我是来帮助你们的。”

    “帮助我们?”休伊和博比变得迟疑起来。

    “我梦寐以求地希望。人人生来平等;我梦寐以求地希望。从前的奴隶的儿子和从前奴隶主的儿子将会像兄弟般地在一张桌子旁坐下来。我梦寐以求地希望,这个国家有一天将不再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品德来评定他们的为人。”

    当帕里斯念出了这段马丁.路德.金的名言后,休伊和博比的态度一下就转变了。啊,大概白人并不全部都是坏人吧。起码面前的这个白人还能够念出马丁.路德.金的演讲。

    “瞧,我知道你们的组织现在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帕里斯缓缓地说道:“维持一个党派最必须的先决条件是什么?资金!而你们最缺乏的是什么?资金!先生们,革命并不是凭借着满腔的热血就能够成功的,它需要全面的策划。更加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人物在背后的支持。

    休伊和博比疑惑起来:“强有力的人物?我们并不认得这样的人。”

    帕里斯笑了:“我想这样强有力的人物此时此刻就站在你们的面前。”

    他掏出了一张一万美元的支票交给了休伊:“这个将略略代表我的一点诚意,我想这也能够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的。”

    休伊和博比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是的。他们现在需要钱,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钱。黑豹党里的那些人,每天的吃喝拉撒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靠募集来的那些资金已经用光了,而在他们最犯愁的时候,一个白人却给他提供了那么大的帮助。要知道,因为钱的问题,在黑豹党里甚至已经有人提出去抢劫了。

    见鬼,休伊和博比即便再冲动,也会知道这将引起黑人同情者的严重不满的

    “帕里斯先生,您真的让我们太感激了。”此时休伊的称呼也都变了:“在几分钟前我们还不敢相信,一个白人居然会给我们提供这样的帮助,上帝啊,我们该怎么感谢您呢?”

    “我想这是我应该做的。”帕里斯非常冷静地说道:“只是我想向你们提出一个建议,你们为什么无法取得原本应该得到的尊敬?因为你们始终没有做出什么重大的事件。你们无法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存在。”

    休伊和博比无奈的点了点头,他们也知道这个问题的所在,但是他们却很难想到解决的办法。

    “武力,用武力的形式争取到自己合法的权益!”帕里斯抬高了一些自己的声音:“在奥克兰,在整个美国你们并不是孤独的,有许多的黑人团体在做着和你们一样的事情。武力,一次次的武力,让白人能够承认你们的存在,让美国政府重视到你们的存在!梅里特学院都是黑人学生,而卡斯里学院中全部都是白人学生,他们享受着远比你们更好的生活条件,他们严重的鄙视你们。甚至就连从卡斯里学院毕业的学生寻找工作也远远要比你们来的轻松。先生们,你们难道认为这是公平的吗?”

    “不,这不公平!”休伊和博比同时大声叫了出来:“他们总是用歧视的眼神看待我们,他们总是在各种场合辱骂我们,他们享受着特权,工作的权力也都被他们霸占了,黑人只能在最底层寻找着最卑贱的工作!”

    帕里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那么就为你们应得的正当权益战斗到底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