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八十一. 墓地的袭击

一千八十一. 墓地的袭击

    英国全国警察总监纳什死了,这对于芬顿政府来说就是一场悲剧。

    这让他们少了一个最可靠的帮手,一个用来对付抵抗组织最有力的武器。然而,悲伤总是要过去的,如何选定纳什的接班人才是最重要的。

    美国人已经开始强势的干预芬顿政府的内政了,他们虎视眈眈的盯住了纳什遗留下的这张位置。至于无论是杰德上校或者是米尔斯中校,到底由谁来接班与他们的关系倒并不是很大。

    而杰德上校和米尔斯中校这两个天生的死对头,已经各显神通,拼命的为了自己能够坐上这张位置而各自施展本事。

    一个拉拢到了总理,一个拉拢到了国防部长,谁也不愿意轻易输给对方。相反,对于他们的本职工作倒放松了下来。

    安葬纳什的葬礼是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天气进行的。前几天,伦敦的天气变得特别的晴朗,可是,现在却又恢复到了阴雨天气。大概上帝也在预示着什么吧。

    很多美国人和芬顿政府的高级官员都参加了这次葬礼,不管纳什生前为人如何,不管他给自己树立了多少的敌人,但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兔死狐悲,这一点道理英国人也还是懂得的。

    “这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这是一个让人敬仰的人。”

    芬顿总统在那用低沉的声音念着悼词,底下那些先生太太们默默的听着,有人想到今天英国的局势忍不住眼眶都变红了。

    是的。他们并不是在为纳什流泪,而是在为自己的命运前途流泪。就在不久之前,局势看起来还是一片大好。可是一转眼的时间,却什么都变了。

    负责保护伦敦、保护他们安全的纳什都死了,那么他们的命运又会如何?他们是会成为敌人的俘虏,还是会死在敌人的枪口下?

    所有的人都想知道这个答案。

    “莫约尔中校”悄悄的站在了米尔斯中校的身边,他朝周围看了看:“杰德上校呢?他没有来吗?”

    “是的。”米尔斯点了点头:“甘德拉将军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杰德必须出席。嘿,莫约尔中校。你对纳什之死是怎么看的?”

    “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王维屹叹息了一声:“我和纳什认识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我很佩服他的为人,一个把工作视为比自己生命更加重要的家伙。”

    “是啊。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却死在了地下抵抗组织的手里”米尔斯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无奈:“这些年来,纳什始终都在和地下抵抗组织做着顽强的斗争,他从来也都没有放弃过,为此甚至连自己的家庭都不顾了。可惜的是。他终于还是没有能够抗争过命运”

    王维屹点了点头:“也许我们每个人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吧”

    这时候纳什的棺材开始入墓,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的是,居然一个纳什的直系亲属都没有到场,只有一个他的远房姑母出现了。而且据说这个姑母还从来没有见过纳什,是被芬顿政府从一个偏僻的小城镇里接到伦敦的,而且还许诺给她一大笔钱这个老女人才肯答应。

    “纳什很早以前就没有什么亲戚了”大概是看出了“莫约尔中校”的疑惑,米尔斯小声解释道:“他在那张位置上得罪了太多的人,我听说过这么一件事情。纳什小的时候家境非常困难,是他的一个亲戚一直在那救济他们。去年的时候,他的这个亲戚救了一个受伤的地下抵抗组织成员,最后,纳什竟然亲手把他逮捕了,你能够想象当时他的那位亲戚脸上的震惊吗”

    “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王维屹追问了一声。

    “死在监狱里了。”米尔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件事让纳什在某种程度上身败名裂,根本没有人再敢接近他了。所以他的葬礼,当芬顿以总统的名义亲自向他的家人发出邀请的时候,居然所有的人都以各式各样的借口拒绝了,我听说有的人还为此而幸灾乐祸最后没有办法了,芬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个一个老太婆来顶替纳什对于工作的狂热就好像朝圣者一样,可是这却让他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这并不是对工作的狂热,而是对权力的狂热。”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他迷恋于手中的权力,他一分一秒都不愿意放下,这才是他最核心的利益。如果谁触犯到了他的这一点,会让他把你当成他的敌人。他把所有的权力都紧紧抓在了自己手里,而当他死后,他所管理的所有部门我相信很快就会陷入到混乱中的”

    米尔斯有些吃惊“莫约尔中校”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仔细想想“莫约尔中校”说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现在英国的情报机关,尤其是那些纳什生前直接掌管的情报机关已经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许多正在进行中的案件停滞了下来,而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却并没有那么多的人手来为英国人分担责任,这也让地下抵抗组织的活动再次变得猖獗起来

    大概这就是纳什不肯放权后所带来的恶果吧

    “莫约尔中校,你知道在纳什死后,芬顿为什么成立了一个‘英美特别合作情报局局’吗?”米尔斯忽然如此问道。

    王维屹摇了下头,米尔斯放低了自己的声音:“纳什留下的真空,肯定是由我们美国人来接替,但是让一个美国人直接当上英国全国警察总监。这让英国人在感情上无法接受,所以就专门成立了这个组织,而情报局局长的位置其实就相当于之前的全国警察总监”

    其实不用米尔斯说什么王维屹早就已经知道了。杰德和米尔斯都在死死的盯着这张位置。谁也不愿意输给对方。这点让芬顿觉得非常难办。

    一边是总理支持下的联邦调查局,一边是国防部长支持下的中央情报局,双方都握有着巨大的权力,芬顿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好?

    “如果你可选择的话,你会支持谁呢,莫约尔中校?”米尔斯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想我大概会站在你的立场上”王维屹缓缓地说道。

    米尔斯的嘴角掠过了一丝笑意,他并不指望“莫约尔中校”在这件事上能够帮到自己的什么忙。但起码这话听起来就特别的舒服。

    当最后一铲土也落到棺木上的时候,一阵激烈的枪声忽然响了起来。这顿时让这里的客人们变得惊慌失措起来。紧接着,枪声变得急迫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芬顿暴怒的叫了起来。

    “总统先生。大量的武装分子出现在了四周。”特勤处主任莫瑞沙女士急匆匆的来到了总统的身边:“他们正在进攻,但是请放心,我们的保镖和联邦特工正在阻止敌人的接近,而且增援很快就会到达。”

    芬顿总统现在不是害怕。而是感觉到了一种愤怒。在之前从来就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因为芬顿出行的所有路线和安保力量全部都是由纳什来负责的,就连特勤处也必须征求纳什的意见。然而现在纳什死了,一切都变得乱套起来据说总统这次参加葬礼的路线是在前一天晚上才刚刚安排好的现在,居然有地下抵抗组织的家伙如此准确的捕捉到了总统所在的方位

    “该死的,这帮该死的游击队。”米尔斯恼怒的拔出了手枪:“莫约尔中校,你在这里,我去前面看看。”

    “好的,米尔斯中校。”王维屹平静的目送着米尔斯离开。接着自己迅速的向芬顿总统和英国政府高官的那个方向接近。

    “站住,站住!”总统的保镖拔出了手枪大声喝止了王维屹。

    “嘿。不要开枪,我是美国陆军情报局的高级调查员莫约尔中校!”王维屹举起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携带任何攻击性的武器企图接近总统。

    “够了,让他过来吧,我认识那个莫约尔中校。”烦躁的威尔金斯总理让保镖放下了手里的枪。

    威尔金斯总理这一刻也是恼火不堪的,过去他们从来没有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心烦过,但是在纳什死后,威尔金斯总理被迫直接过问起了总统出行安全的问题,可是,即便是这样还是出事了。而特勤处的那些废物,他们平时保护总统的那些经验到哪里去了?

    “莫约尔中校,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威尔金斯总理没有多少客套话:“三个路口全部都是敌人,那些该死的游击队调动了大量的力量,安保力量明显不足,现在总统先生无法乘车离开这里。而增援部队到达还需要十分钟。”

    “总统先生,总理先生,我建议你们立刻离开这里。”王维屹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认为游击队的手段并不仅仅只有这些。”

    威尔金斯总理迟疑了下,接着在芬顿总统的耳朵边悄悄的说了一些什么芬顿总统微微点了点头:“莫瑞沙,现在由莫约尔中校接管我的保安工作。”

    王维屹也不再客气:“立刻带总统先生离开这里,快,去那里,去那里!”

    说完,他一马当先朝自己说的地方而去,那些保镖们则迅速的保护着包括总统和总理在内的英国政府高级官员们跟在了他的身后。

    那是一片墓地边上的小树林,当这些人一到达后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三架武装直升机忽然出现在了天空,接着,武装直升机开始对着地面扫射,武装直升机上甚至还携带了可怕的导弹!

    一瞬间,墓地完全陷入到了爆炸和火海之中。那些来不及逃跑的人。在直升机的攻击下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血泊中,悲哀的呼声不断的朝着这里传来。

    躲在小树林里的这些英国官员们的面色彻底的变了。如果他们再晚离开那里一步,也许他们已经和纳什一样变成了死人。

    现在他们看向莫约尔中校的眼神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感激和尊敬

    “莫约尔中校。感谢你的努力,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想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威尔金斯总理的话才说出来,王维屹便打断了他:“现在不是说感激的时候,所有的保镖都组成第一道防线,我们必须争取到时间。莫瑞沙,我们的空中掩护力量呢?难道总统出行,没有来自空中的保护吗?”

    “我不知道。”莫瑞沙急忙回答道:“应该有的。但我们的直升机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现。”

    芬顿相当不满的狠狠瞪了一眼莫瑞沙,可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只能希望增援部队能够尽快到达吧万幸的是。那三架武装直升机始终都没有发现这片小树林,否则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保镖和联邦特工们还算尽力,尽管游击队人多势众,但却始终无法接近这里。而一支在肆虐着的那三架武装直升机随后便离开了现场。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增援部队终于出现了。英**队中坦克和装甲车的出现,让紧张的局势一下得到了缓解。那些游击队的看到了正规军,很快便撤离了战场。

    芬顿总统终于从危险中脱身了

    这次悲剧性的袭击,造成了28死51伤,这是芬顿政府成立以来最可怕的一次遭遇。以至于当芬顿政府在军队保护下重新出现在墓地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悲伤和愤怒。

    他并不是因为死了多少人而愤怒,而是因为自己手下人的无能。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现在居然就这么出现了。以后自己还敢出来吗?以后自己还敢离开总统府吗?

    在纳什的死讯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芬顿只感到了悲伤。还没有什么其它的感觉,然而。现在纳什之死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完全的体现出来了。尤其是自己特勤处的主任莫瑞沙,她过去只知道按照纳什的吩咐去做,自己完全没有什么主见,一旦让她独当一面,差点让芬顿政府全部报销。

    但问题是芬顿还不能多说什么,莫瑞沙是他亲自任命的,因为在过去莫瑞沙曾经是他在没有当总统之前的秘密情人,这一次就当是还她的一份情吧。

    芬顿拒绝了让自己立刻离开这里的请求,他觉得这次发挥自己影响力的时候了。他命令立刻开始救助那些伤员,追击逃跑中的游击队员。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能够体现一个总统的冷静。

    他一转身,看到了一直保护在自己身边的“莫约尔中校”,芬顿默默地说道:“感谢你的努力,莫约尔中校。我想这一次如果不是你,我们会遭到非常大的损失,你需要我什么样的奖励呢?”

    “我不需要任何的奖励,总统先生。”王维屹平静的回答道:“我虽然不是你的保镖,但这同样也是我的职责。但是请容许我说一句冒犯的话,这可不是一个总统应该遇到的事情,您的特勤处真的实在太不称职了。”

    这一下就又说到了芬顿的心事。其实他也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并不是特勤处的那些人无能,而是他们之前太过于依赖纳什了,一旦纳什死了,不光是他们,居然连整个英国情报机关的人都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事情了。

    这样的局面必须立刻得到改观,纳什的继承者必须立刻挑选出来。此刻,芬顿已经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威尔金斯总理也来到了他们的身边:“总统先生,游击队的被打死了十多个人,其他的全部逃跑了,我们正在追击之中,受伤的人也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对于这次事件,我感到万分的抱歉。”

    这毕竟是威尔金斯总理亲自干预的事情。但是芬顿却摇头说道:“不,这不关你的事,而是我们的内部出现了大问题,总理先生,立刻召见紧急会议,啊,邀请甘德拉将军一起参加。我想,是该找出纳什的继承者了。”

    芬顿总统觉得此事一分钟也都不能拖延下去了。在临走的时候,他和“莫约尔中校”握了一下手说道:“莫约尔中校,再次感谢你的努力,我保证你会得到我的嘉奖。”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或许当自己告诉了芬顿,整个袭击都是自己一手策划的,许多人都参与到了这次袭击中,包括武装直升机的出现,包括负责保护天空安全的政府的直升机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没有出现,这全都是无数人做出来的杰作。

    如果芬顿知道了真相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或许他会当场杀了自己?

    可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设想一步步的进行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