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九. 约翰;奥斯洛

一千七十九. 约翰;奥斯洛

    杰德上校决定要上演一出好戏了,他必须要让那些总是喜欢和自己作对的家伙知道,谁才是真正能为战争赢得胜利的人。

    “莫约尔中校”为他提供的情报实在是太重要了,一旦能够成功的抓获约翰.奥斯洛,那么他就可以成功的为诺登之死好好的出上一口恶气,好好的羞辱一把自己的对手米尔斯和纳什。

    当然,这还能为自己带来巨大的声誉。

    抓捕约翰.奥斯洛是他亲自带队进入考文垂的,而一直到了这个时候米尔斯中校还不知道。

    就和诺登一样,约翰.奥斯洛也同样投靠了美国人。

    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之间的彼此不信任,彼此的勾心斗角才造成了今天这一幕的发生。

    而王维屹不过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利用了这一矛盾而已。

    当你能够熟悉敌人的弱点,能够掌握了敌人最尖锐也是最无法调和的矛盾时候,你也同样可以和男爵一样出色完成一次次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杰德上校执行抓捕任务的时候,伦敦遇到了一些让芬顿政府烦心的事情,一些破坏事件正在层出不穷的上演着。

    先是伦敦公共事务局的门口被人安置了一枚炸弹,爆炸发生在夜晚,炸飞了伦敦公共事务局的大门,没有造成任何人的伤亡,但却引起了芬顿政府的高度警觉,纳什甚至亲自出现在了现场。

    那是一枚定时炸弹,引爆的时间就在夜里10点。而纳什却并没有这么简单的看待这一问题。在他看来,一定是爆炸策划者弄错了时间,把晚上10点当成了早上10点。要知道,那个时间点正是伦敦公共事务局人流量最大的一个时间点......一旦在那个时候爆炸所造成的破坏力让纳什都无法继续想象下去了......

    是抵抗组织的人做的,纳什在第一时间造成了自己认为最准确的判断......然而这样的事件其实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就在纳什积极的侦破这一案件的时候,他的一名部下又遭到了袭击负伤进了医院......

    纳什赶到医院之后,这名受伤的特工告诉他,自己本来只是去买些东西,谁知道出来后却忽然遭到了两个蒙面年轻人的袭击。他们甚至动用了凶器,万幸的是,当时正好有警察经过,行凶者仅仅只刺伤了他的胳膊而已......

    一个普通人遇刺不值得纳什去管,但是遭到刺杀的却是一名特工,这不由得又再次引起了纳什的警觉......

    纳什不断奔波的时候,联邦调查局的米尔斯中校也同样遇到了烦心事。联邦调查局在伦敦的一个办事处最先遭到了袭击。袭击者用汽油瓶扔进了这个办事处,引起了一场小火,尽管被很快扑灭了,但这却是联邦调查局在伦敦首次遭到的袭击......那些该死的地下抵抗组织已经到了猖狂的地步......

    米尔斯中校下令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并且立刻抓到纵火者。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在纵火案发生的当天下午。两名负责调查此事的联邦探员在一家餐厅里吃完了中饭,回到了自己的汽车,当发动的那一瞬间汽车爆炸了,这造成了两名联邦探员当场深身死。

    如果说前面都是小打小闹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是两名联邦探员死了......暴怒中的米尔斯中校恨不得离开抓到凶手,然后就地将他们枪决。

    一件接着一件的案件在伦敦不断上演着,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发生了19起袭击案,这让米尔斯中校和纳什焦头烂额,大量的特工和警察被迅速的派出去应急。然而,袭击案并没有因为他们的高度重视而停止,反而愈发的变本加厉起来。

    在当天夜里又一连发生七八起案件,其中一半以上是针对那些英美特工们的......当然。这一次早有防备的特工们并没有让袭击者得逞,可是,他们也没有能够成功的抓住任何一名袭击者。那些袭击者似乎早就达成了共识,一旦袭击无法成功,那就立刻逃跑。而他们也早就选好了最佳的逃跑路线......

    “必须要查出是谁做的!”在电话里米尔斯中校几乎是在那里咆哮了:“20分钟前,我的汽车前居然被人扔了一个燃烧瓶,如果不是我下令加紧了戒备,也许炸弹甚至会放到我的汽车底下!”

    “中校,请冷静,我这里也再次发生了许多可怕的事件。”电话那头传来了纳什的声音,听起来他比米尔斯中校要冷静多了:“敌人这么做就是希望我们变得混乱起来,而根据我的判断,他们这些都是烟雾弹,他们一定在策划着进行什么大的阴谋。”

    米尔斯中校逐渐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想你说的也许是对的,敌人正在策划者一起重大的阴谋......啊,等等,我有一个电话需要先接一下。”

    两分钟后,纳什忽然听到了米尔斯中校气急败坏的叫喊:“见鬼,该死的,该死的,约翰.奥斯洛被捕了!”

    “什么?约翰.奥斯洛被捕了?”纳什大吃一惊,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

    约翰.奥斯洛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向纳什自首,身居地下抵抗组织高位的他让纳什欣喜若狂,认为自己获得了一块至宝。他很快和米尔斯中校制定下了一个计划,让约翰.奥斯洛继续在抵抗组织潜伏下去,不断的向纳什和米尔斯中校提供最有价值的情报......而在这些日子以来,约翰.奥斯洛显然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是被中央情报局的杰德亲自带队抓捕的!”米尔斯中校还在那里叫着:“该死的,他已经被带回了伦敦,必须立刻让杰德释放他,否则约翰.奥斯洛的失踪会引起那些抵抗组织成员怀疑的!”

    纳什很快也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米尔斯中校,我们立刻去杰德的办公室等着他回来......”

    ......

    足足几个小时的时间,一直在等候着的纳什和米尔斯中校才见到了杰德上校。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杰德上校满面春风:“纳什局长,米尔斯中校,你们怎么回来我的办公室?啊,我去办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听说你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

    “你是去考文垂抓捕约翰.奥斯洛的吧?”米尔斯中校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怒气说道。

    杰德上校得意的做出了回答:“是的,中校,你的情报真是准确,在考文垂,我抓住了抵抗组织重要的区域负责人约翰.奥斯洛,这可是我们一个伟大的胜利。啊,和你们击毙诺登不同的是,诺登可是我们的人。”

    纳什和米尔斯中校忽然有了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诺登,诺登,现在诺登的事件又重新上演了。

    纳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客气一些:“上校。我们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也许你并不愿意听到的事情了......约翰.奥斯洛。是我们的人!”

    “你们的人?”杰德上校皱起了眉头。

    “是的。我们的人。”纳什回答的非常肯定:“他很早以前就向政府宣誓效忠了,我们派遣他继续在抵抗组织内部潜伏,这段时间以来他向我们提供了无数有价值的情报。现在他却被你逮捕了,为了避免引起抵抗组织的怀疑。我请求你立刻释放约翰.奥斯洛,并将他送回考文垂去。”

    他很早以前就向政府宣誓效忠了,我们派遣他继续在抵抗组织内部潜伏,这段时间以来,他向我们提供了无数有价值的情报......这句话一下就激怒了杰德。

    本来当他抓错了约翰.奥斯洛后,他已经知道约翰.奥斯洛是无辜的了,也许纳什能够再说一些好话,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毕竟他们还是一条战线上的。然而纳什的这句话却让杰德一下就想到了诺登。

    诺登同样也向自己提供了无数有价值的情报,可是他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而约翰.奥斯洛呢?难道他的生命和价值就比诺登更加高吗?

    “我想我必须抱歉的告诉你们,我无法释放约翰.奥斯洛。”杰德冷冰冰地说道:“关于他的身份我还必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也许他是在为你们服务。也许他是个双面间谍。局长先生,中校先生,在经过了严格的审判后,并且证明了他的清白后,我会把约翰.奥斯洛重新交还给你们的!”

    “但那时候什么都已经晚了......”米尔斯忍不住大声吼了起来:“那时候约翰.奥斯洛对我们还有什么用处?”

    “请注意你的阶级,米尔斯中校!”杰德上校特别强调了“中校”这两个字:“这里是中央情报局在伦敦的总部,我们不归联邦调查局管辖,也不归英国政府管辖,这里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我必须再次警告你们,在证明了约翰.奥斯洛的清白之前,我是不会释放他的!”

    纳什和米尔斯中校听的目瞪口呆。报复,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报复......可是,他们此时又能有什么办法?除非是杰德上校在华盛顿的上司直接给他下达命令,可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什么都已经太晚了。

    在杰德上校的办公室里,纳什和米尔斯中校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甚至没有看到约翰.奥斯洛。

    他们能够得到的只有杰德上校冰冷的拒绝......

    可是,当“莫约尔中校”王维屹进来的时候,他却得到了杰德上校热情的欢迎,他告诉“莫约尔中校”自己已经成功的抓住了约翰.奥斯洛,同时他也告诉了“莫约尔中校”约翰.奥斯洛的真实身份。

    “真是让人意外,约翰.奥斯洛居然是我们自己人。”王维屹此刻已经确定了约翰.奥斯洛的真实身份,但他却沉吟着问道:“你准备怎么办呢,杰德上校?”

    “既然是我们自己人,我想把他关押一段时间后就可以释放了......”杰德上校做出了自己的回答:“起码,这能够挫折一下纳什和米尔斯。啊,无论怎样,我还是必须要感谢你,莫约尔中校,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是无法抓住约翰.奥斯洛。”

    “感谢的话不必说了。我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王维屹不慌不忙地说道:“既然纳什和米尔斯能够利用约翰.奥斯洛,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利用这个人呢?要知道,他可掌握着地下抵抗组织不少的情报,如果你的动作快一些,约翰.奥斯洛被捕的消息还不至于泄露出去......”

    杰德上校的眼睛一下子便亮了起来......是啊,自己为什么不能利用约翰.奥斯洛以弥补自己失去诺登的损失呢?

    “请你和我一起来审讯约翰.奥斯洛!”杰德上校迫不及待的向“莫约尔中校”提出了这样一个诱人的邀请......

    对约翰.奥斯洛的审讯并不如何困难,像这样的叛徒总是贪生怕死的,总是愿意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不惜出卖一切的。

    他当真杰德上校的面保证从现在开始他将会对杰德上校和中央情报局效忠,他保证会把源源不断的情报提供和杰德上校和中央情报局......这一点无疑让杰德上校非常满意,纳什和米尔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现在却成为了自己最有力的一名线人......他没有过多的犹豫。很快派人把约翰.奥斯洛秘密的重新送回到了考文垂......

    而他认为自己最应该感激的。毫无疑问就是“莫约尔中校”了,如果没有中校向自己提供的情报自己根本无法如此顺利......这是一个让人信服而满意的同盟,他们的联手,一定能够让许多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

    被送回到考文垂的约翰.奥斯洛。长长的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的这次被捕反而成为了自己一个最幸运的事情。

    从现在开始,他可以在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以及英国情报机关之间游刃有余的游走,他们所有的人都需要自己的情报,他完全可以选择把情报提供给对自己最有利的一方。

    他朝后面看了看,中央情报局的两名特工正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他们是来负责保护他的。

    约翰.奥斯洛推开了门,打开了灯,当他走到卧室的时候。却整个人一下便呆在了那里,三个家伙就在自己的卧室里。正当约翰.奥斯洛转身想跑的时候,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约翰.奥斯洛先生,我不希望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是英国地下抵抗组织的安格斯上尉。”安格斯上尉让他的部下关好了卧室的门。然后冷冷地说道:“很显然,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全部事情,而我得到的命令是可以随时随地的将你处决。”

    “不!”约翰.奥斯洛大声叫了出来:“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他是个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任何的狡辩都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你出卖了很多的人,无数的同胞因为你的背叛而死在了我们敌人的手中......”安格斯上尉根本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可是你呢?难道你真的可以安心的过完每一天吗?”

    “听我说,安格斯上尉。”约翰.奥斯洛竭力想要获得对方的同情:“我真的没有办法,他们威胁我如果不和他们合作的话就会杀死我的,我想在那样的处境下您大概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不,我不会。”安格斯上尉缓缓的摇了摇头:“我不会和你一样的无耻,我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我知道不是每个英国人都和你一样的。”

    正当约翰.奥斯洛彻底绝望的时候,安格斯上尉又说道:“但是,我们却可以给你一次救赎的机会,就看你是否能够掌握住了。”

    “我愿意,我愿意。”约翰.奥斯洛忙不迭地说道。

    “我们知道你随手可以和我们的敌人联系。”安格斯上尉掏出了一张纸:“现在给杰德上校通话吧,把这张纸上的内容一个字不漏的向他做出汇报。”

    约翰.奥斯洛颤抖着手接过了那张纸......

    ......

    约翰.奥斯洛提供的第一份情报顺利的送到了杰德上校的手中,这是一份关于地下抵抗组织具体成员结构的。尽管其中的大部分内容杰德上校都已经知道了,但他还是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起码约翰.奥斯洛已经开始在为自己忠诚的服务了。

    王维屹在一边微笑着看着杰德上校,他知道从现在开始无数错误的情报将传到杰德上校的手中。

    而杰德上校也将完全按照这样错误的情报做出错误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