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八. 杰德上校和莫约尔中校

一千七十八. 杰德上校和莫约尔中校

    已经和甘德拉将军牵上了线,这对于王维屹来说是个非常不错的消息。

    而美国人对于文森特将军调查的解密也已经完成,在文件中,证明了文森特将军的忠诚、正直、可靠,分析文森特将军绝对不会背叛芬顿政府。

    这下,无论是芬顿或者美国人都终于放心了。

    要知道,尽管他们之前还以文森特的忠诚,但依照他的军队里的影响力,以及他的不可替代性,芬顿还是无法彻底下定将他调离一线部队的决心。

    但现在这样的担心完全可以消除了,让他继续留在部队里,然后他继续为芬顿政府效力。

    然而,在美国人的建议下,伦敦的具体防卫工作并没有让文森特参加,这大概也是美国人还没有像芬顿那样百分之百的信任文森特吧。

    而从特拉维夫斯基那里获得的“新海狮计划”,也让盟军欣喜若狂,在经过长时间的研究之后,一个完整的英国本土保卫计划“基调计划”已经形成。

    这是一次处处针对“新海狮计划”的作战,盟军有理由相信,一旦英国本土遭到攻击,那么轴心国的军队将遭受到最沉重的打击。

    英国本土保卫作战的总司令官被任命给了甘德拉将军,这看起来多少有些奇怪,英国人保卫自己的土地却不能任命自己的司令官。

    可是现在的芬顿政府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要想成功的不让轴心**队登陆,他们唯一的指望就是美国人了。

    而此时,在等待特拉曼医生到达的同时,王维屹决定对纳什动手了。

    在破坏了所谓的“耶斯案”之后,纳什得到了芬顿的充分信任,他被赋予了更加大的权力,也变得愈发疯狂起来。这其中一方面大概是为了感谢芬顿对于他的信任,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妻子和女儿的再一次被绑架吧。

    找到妻子和女儿的全部希望都已经放在了“莫约尔中校”的身上,在“莫约尔中校”给他带来好消息之前。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心思全部扑在工作上。

    疯狂中的纳什是非常可怕的,忘我的工作让他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接连几个地下抵抗组织遭到破获,这让英国抵抗组织的力量受到了很大的削弱。

    现在,纳什这个名字成为了英国地下抵抗组织最为痛恨的了。

    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同样如此。他在他的庄园里让亚力克森男爵见到了斯蒂芬公爵的管家,考文垂地区地下抵抗组织的总负责人兰斯。

    在王维屹看来,一个管家,尤其是一个英国管家是绝对无法从事这种危险工作的,更加适合他们的地方是在某个爵士的身边,然后尽心尽责的为他们打理好生活中的琐事。

    然而在见到兰斯先生之后。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

    兰斯大概在五十岁左右。身材中等。脸上有一道疤,看起来很深。兰斯大约是注意到亚力克森男爵对于自己脸上这道疤的好奇,他平静的告诉男爵:“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位姑娘。但这位姑娘还有另一个爱慕者,于是我建议和我的情敌进行决斗,这道疤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当然,我取得了那次决斗的最后胜利......”

    决斗?在飞机大炮满天飞的时候居然还有决斗这样古老的事情?而且,还居然是一个公爵家的管家决斗?

    “我没有杀那个人,我和他都被关进了监狱里,最后是公爵阁下将我保了出来......”兰斯的话似乎永远都是那样的没有感情:“那是我唯一的一次决斗,而且我当时确定自己不会再做那样的事情了。只是,现在看起来我还得再来一次。”

    蒙灵顿爵士格里斯罗的儿子索普似乎对别的事情更感兴趣:“那么,那位姑娘呢?”

    “我并没有娶她,后来是我的情敌娶了她。”兰斯说话的口气好像这件事情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在决斗中他受了很重的伤,而且我也破相。不再适合和那位姑娘呆在一起,我能够做的只是祝他们幸福。”

    王维屹几个人听的面面相觑......世界上居然还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

    这只是在王维屹见到兰斯之后的一个小小插曲,很快兰斯说道:“芬顿政府加大了对我们的打击,在考文垂,大量的警察和特工控制住了当地的工厂和主要路段,我们的生存空间被严重的压缩。就在昨天的时候,我的助手遭到了警察的逮捕,这让我不得不撤离了大量人员。男爵阁下,我向蒙灵顿公爵秘密汇报了此事,但是公爵告诉我,现在英国的一切都由您来负责,所以我必须寻求您的帮助。”

    王维屹皱了一下眉头:“再说的详细一点。”

    “是的,考文垂所有的进出主要路段都被封锁,想要近考文垂或者出这个城市都必须有警察局颁发的通行证,这么说吧,考文垂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堡垒。”兰斯忧心忡忡地说道:“我这次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弄到了一张通行证,否则我甚至根本无法离开考文垂......”

    芬顿政府如此重视考文垂是有道理的。这座古老的城市地处英格兰中心,与伦敦、布里斯托尔、利物浦、赫尔诸港距离大致相等。而且这里是英国的军需工业中心,对于英国来说具有着特殊的意义。

    所以,芬顿政府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这座城市出现任何问题的......

    “据说是纳什亲自指挥的全部部署......”兰斯继续说道:“这是我们的老对手了,在这两年中,我们被捕或者遭到杀害的同伴太多太多了,他的手上沾满了英国人的鲜血,我听说就在不久之前诺登先生也死在了他的手上。”

    “诺登是我杀死的。”

    亚力克森男爵的话让几个人都被吓了一跳,诺登是男爵杀死的?男爵为什么要杀死自己人?

    “他是一个投靠了中央情报局的叛徒而已......”王维屹解释了他们心中的这个疑惑:“杰德上校收买了他,我当时正好跟随联邦调查局一起行动,诺登亲口告诉了我这些,还说当时差一点就能够抓住你了,兰斯先生。”

    兰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诺登居然投靠了自己的敌人......是的,当时自己差点就到现场,现在想起来兰斯也不禁觉得有些后怕起来。

    “在我们之中并不是仅仅只有一个诺登。”王维屹淡淡地说道:“诺登这样的人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并将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损失。从现在开始,核心的机密只能由我们来掌握,而那些重要部门的负责人,也必须进行严密的监视。先生们,我们并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在最后决战到来的时候我们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问题。”

    几个人频频点头,胜利到来的那一刻他们的敌人永远都是最疯狂的......

    “至于纳什。我本来还想继续留他一段时候。但现在看起来是提早解决他的时间了。”王维屹的话里根本就没有把纳什放在心上。这一点也是让兰斯这几个人非常吃惊的。要知道,在英国纳什就是恶魔的化身,而对于地下抵抗组织来说他就是最可怕的敌人。但是在亚力克森男爵的嘴里却似乎随时都能将这个人除掉一般......

    “这件事情由我来具体负责,我需要你们做的是在伦敦造成多次小的破坏行动。尽可能的牵扯住我们敌人的注意力......”王维屹吩咐道:“规模不要太大,但一定要频繁,

    而且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破坏行动没有固定的时间和地点,随心所欲的去做。可以在工厂,可以在一间咖啡馆,甚至可以在一个公共卫生间。先生们,我需要的是敌人根本摸不清我们到底想做什么,根本无法猜测出什么的真实目的来......调动起你们所有能够在最快时间里调动的力量吧......”

    兰斯、格里斯罗和索普父子一下变得振奋起来。这可是他们最乐意做的事情了......他们乐意看到芬顿政府惊慌失措,乐意看到那些警察和特工们到处乱窜,乐意看到他们的敌人乱成一团。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是亚力克森男爵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亲自领导他们进行一次行动......

    ......

    铲除纳什的计划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进行起来,而在这个时候。中央情报局驻伦敦的最高负责人杰德上校却找到了“莫约尔中校”。

    自从诺登被误杀后,杰德上校对联邦调查局和纳什所领导的英国情报部门的愤怒已经到达了顶点。尽管他知道自己的部门和这两个部门之间一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随着诺登之死这样的矛盾已经彻底的被明朗化和公开化了。

    更加让杰德上校不快的是,他的死对头米尔斯中校最近看起来春风得意,和纳什一起合作破获了好几个大案子,而相比于他们来说,自己指挥的中央情报局就要显得暗淡了许多。

    他也同样知道了来自美国陆军军事情报局高级调查员“莫约尔中校”的事,根据他在联邦调查局里的内线情报,这位“莫约尔中校”很得米尔斯中校和纳什的信任,而不仅仅如此,“莫约尔中校”还拥有很强的能力,并且交际非常丰富,甚至和甘德拉将军都有关系。

    这样的人如果再让米尔斯中校和纳什和他交往下去,也许自己在伦敦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了,这一点杰德上校非常确定。

    所以他必须也和结识一下这位“莫约尔中校”......

    “喝点什么吗,中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杰德上校表现出了特别的热情:“我这里有一瓶不错的威士忌。”

    “那就太感谢你了,上校。”

    王维屹接过了杰德上校给自己递来的酒:“上校,在我刚刚进入伦敦的时候,便已经听说了你的名字,很遗憾,一直到现在为止我才有机会正式拜访。”

    杰德上校邀请他坐了下来:“是的,尤其在那次抓捕地下抵抗组织的时候,你表现的非常出色。尽管我的人诺登是被你打死的,但我却无法责备你。当时你刚刚来到伦敦,对这里的情况还很不熟悉,难道我可以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卸到你的身上吗?”

    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示好表示了......王维屹微笑着看着杰德上校,然后听他说了下去:

    “莫约尔中校,在我看来,我们才更应该成为朋友,中央情报局同样隶属于国防部管辖,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上司,菲利普斯将军。当然。我并没有见过将军本人。但是我想这并不妨害到你我之间的关系。不过让我稍稍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在伦敦你接触的更加频繁的却是联邦调查局和英国情报部门,而我们之间却缺乏必要的沟通。”

    “对于这一点我同样感到非常遗憾。”王维屹叹息了一声:“我其实很清楚你们之间的矛盾,然而我的身份却让我们无法插足其中。上校,既然你如此坦率的说了出来。我想我也可以很愉快的告诉你,我愿意和你建立一切必要的合作。”

    这句话让杰德上校一下就变得兴奋起来了......他兴致勃勃的告诉了“莫约尔中校”,中央情报局在英国这些年来所做的那些让他觉得自豪的事情......既然要想和一个人合作,那么,让对方对自己建立起一个强大的信心是必不可少的......

    当吹嘘完了自己的丰功伟绩后,杰德上校不无炫耀地说道:“我可以非常自信的告诉你,摸莫约尔中校,在伦敦如何缺少了中央情报局的帮助,那么许多事情都寸步难行。尤其是在这特殊的时刻更是如此。敌人正在对英国蠢蠢欲动,这个时候应该去相信谁呢?米尔斯还是纳什?啊,我可不这么认为。我们参与了英国本土防御一些重要的决策部署,我的人正在英国各地忙碌着,而不是像米尔斯和纳什一样。只盯着几个无足轻重的**武装分子。”

    这一点让王维屹感到了兴趣:“我完全赞同你的这些话,上校。我也急切的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建立起亲密的联系。当然,我丝毫不隐瞒的说,我更加急切的是能够在伦敦做上一两件漂亮的事情,这样我才可以对菲利普斯将军有所交代。让我们坦率的说吧,我知道在英国一个地下抵抗组织的秘密据点......”

    杰德上校的眼睛完全的变亮了......老实说,中央情报局已经很久没有做出过什么漂亮的案子了,风头完全被米尔斯和纳什所压制,这也让他背负了很大的压力。而此时“莫约尔中校”的话让他看到了希望。

    “我能够知道这个秘密据点吗?”杰德上校试探着问道。

    “考文垂。”王维屹不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甚至可以告诉那里他们具体的负责人,如果你行动快速的话,我想你可以将那些抵抗组织成员一网打尽。”

    这是兰斯告诉自己的一个怀疑对象,那个地区的负责人是约翰.奥斯洛。本来兰斯并没有怀疑到他,但几次考文垂的地下抵抗组织遭到破坏,原本应该负责那些地区的约翰.奥斯洛每一次都“凑巧”的不在现场,从而躲过了敌人的抓捕。这一点就让人非常觉得可疑了,但是兰斯却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然而这对于王维屹来说完全不成为他。一个有嫌疑的人是完全不能用的,无论有没有所谓的什么证据。而借助着杰德上校的手也许能够弄清楚约翰.奥斯洛的真实身份。

    “那个地区的地下抵抗组织负责人叫约翰.奥斯洛。”王维屹说到这特别关注了一下杰德上校的表情,他发现杰德上校听的专心致志,没有对这个名字产生任何的反应。

    那么这个叫约翰.奥斯洛就应该是联邦调查局或者是纳什的人了:“这个人手里掌握着非常重要的情报,而且非常的危险,但是让我担心的是联邦调查局和纳什也已经盯上了他,上校,我所能提供给你的情报只有这么多了。”

    “莫约尔中校,我必须要感谢你给我提供的情报。”杰德上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约翰.奥斯洛?很好,我会立刻亲自带着人去考文垂,然后带他会伦敦,我会让他知道,中央情报局在很多时候比任何地方都要可怕。”

    王维屹淡淡的笑着:“但这恐怕会得罪米尔斯和芬顿的。”

    “最早撕破亲密合作关系的正是他们。”杰德上校又被勾起了不快的回忆:“我只是用相同的办法来对付他们而已。”

    王维屹站了起来:“上校,那么我想我应该提前祝您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