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七. 甘德拉将军的烦心事

一千七十七. 甘德拉将军的烦心事

    战争的脚步正在逼近伦敦,然而对于一些特定阶层来说生活一样还是要继续的。

    比如那些商人们和所谓的上流社会。

    他们并不在乎这个国家是由谁来统治的,女王陛下也好,芬顿政府也好,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完全一样的。

    “艾斯.艾斯克威尔”商店就是其中的代表。

    这是一家专门卖奢侈品的商店,他们不对外开放,所有的客人们都必须接到邀请函并且在每年缴纳一大笔的会员费成为他们的会员后才能够进入“艾斯.艾斯克威尔商城”去购买哪些价格高到离谱的奢侈品。

    没有人会在乎每年要缴纳多少的会员费,也没有人在乎在这家商城里会比别的地方多付出多少的冤枉钱,只要他们告诉自己的同伴,自己身边的衣服或者挎包是从“艾斯.艾斯克威尔商城”购买来的,便会引起无数羡慕的眼神。

    这就是“艾斯.艾斯克威尔”商店的魅力所在。

    这家商店有一个传统,每年总会在不固定的时间邀请所有的会员们参加他们举办的宴请,用来增进彼此的感情,顺便推销即便面世的新的商品。

    今年也同样没有例外,只是这次的邀请函并不是按照惯例是提前一个月,而是仅仅提前三天邀请函便送到了各位会员的手中。

    这可实在让人意外,三天的时间,必须要准备好所有的一切,包括穿什么样的衣服和鞋子就够让人头疼的了。

    可是时间再紧也必须要准备好一切,否则会让自己大丢面子的。

    下午5点的时候,各式各样豪华的轿车已经陆续出现在了“艾斯.艾斯克威尔”的停车场,那些穿着华丽的先生小姐们纷纷从轿车上下来。面带微笑,接受着那些闻风而来的记者们手中照相机的不断闪动。

    要知道,这样的场面在伦敦每年可都只有一次。

    他们陆续进入了“艾斯.艾斯克威尔”的商场里,这家商场里应有尽有,只要是你能够想象到的东西。

    不一会。一个特殊的客人走了进来,这引起了所有客人们的好奇,这是一位美军的少将。

    上帝啊,他居然还穿着将军服,难道他以为这里还是他的军队吗?难道他连一件像样的礼服也都没有吗?

    虽然伦敦需要靠着美国军人的保护,但是英国人里能够看得起美国人的还真不多。

    这是美军驻伦敦的司令官甘德拉将军。时候实在的,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接到“艾斯.艾斯克威尔”的的邀请函。

    “艾斯.艾斯克威尔”虽然闻名遐迩,但似乎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甘德拉将军同样对这家商店充满了好奇,要是当自己回到了美国,告诉别人自己居然没有进过“艾斯.艾斯克威尔”。也许会被那些人笑话了。所以在这样的心态下,甘德拉将军还是出现在在了这里......

    当客人们陆续都到齐后,“艾斯.艾斯克威尔”的总裁大卫.安德鲁先生出现在了客人们的面前,这很快引起了所有宾客们最热烈的掌声。

    要知道,安德鲁先生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轻易见到的。

    “诸位尊敬的客人们,感谢你们的光临?”安德鲁先生满脸带着笑容:“自从‘艾斯.艾斯克威尔’出现在了伦敦,得到了你们所有人的赏识。这是我本人,同样也是‘艾斯.艾斯克威尔’的巨大的荣幸,而在今天,我和我的公司将用最热情的方式来回报你们每一位最尊敬的客人们......”

    持续了大约了10多分钟的讲话引起了宾客们不断的热烈掌声。而在随后举行的新品展示上也更加引起了客人们的狂热情绪......

    甘德拉将军对这些东西并不是特别的感兴趣,反正其中的任何一样凭借着自己的薪水是绝对消费不起的。他有些百无聊赖的东看西看,心里想着的却是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或者寻找到一个借口也是不错的。

    “甘德拉将军。”这时候背后响起了一个打招呼的声音。

    甘德拉将军回过头去,看到居然是安德鲁先生带着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自己身后,安德鲁先生满脸笑容的伸出了手:“能够看到您出现在这里真的是太好了,我还担心邀请函无法送到您的手中。”

    甘德拉将军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邀请函是安德鲁先生亲自送的,只是他有些不太明白。除了自己刚刚就任美军驻伦敦司令官,在一次欢迎宴会上见过安德鲁先生,自己和他可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自从那次在宴会上见到了您,我就觉得把伦敦的安全交到您的手上是一个最正确的选择......”安德鲁先生的话里无不恭维:“这是美国和英国共同作出的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尽管知道对方说的并不完全是真的,但恭维的话总是会让人感到高兴的......甘德拉将军面带微笑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您看中什么东西了吗?”安德鲁先生忽然说道:“这里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您看中了,我都将给予您一个最大的折扣。”

    甘德拉将军苦笑着耸了耸肩:“我看中了许多东西,可是以我的薪水来说可绝对无法承受这一消费。啊,我也拒绝接受任何人的馈赠。”

    他是一个非常正直而且清廉的将军,他把自己的名誉看的比任何事情都更加重要......

    记得前不久,一个人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自己,并且把一张支票放到了自己的面前说希望认识一下将军,但却遭到了甘德拉最严厉的斥责,并且当场把他轰了出去。没有人可以收买自己,绝对没有!

    “啊,能够有您这样的将军真是所有英国人的荣幸。”安德鲁先生赞叹着。接着把自己身边的年轻人介绍给了甘德拉:“这是莫约尔先生,是我们这里的贵客。”

    一个如此的年轻人居然会是“艾斯.艾斯克威尔”总裁的贵客?甘德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礼貌的朝他点了点头。

    “莫约尔先生,我希望您能够陪伴一下将军,我那里又来了几个尊敬的客人。”

    “当然。安德鲁先生,我会陪着甘德拉将军在这里好好参观下的。”莫约尔先生要过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甘德拉:“将军,其实我也是一个美国人,我在英国的身份是一个从纽约来的家具经营商......”

    这话一下就引起了甘德拉的注意:“那么你的真实身份呢?”

    “美国陆军军事情报局高级调查员莫约尔中校......”“莫约尔中校”——王维屹正色说道。

    甘德拉点了点头:“我听过你的名字,是从米尔斯中校那里。那么。莫约尔中校,你是怎么和安德鲁这样的人认识的?”

    “他们给我伪造了一个身份,安德鲁先生朋友的身份能够让我在伦敦更加自由的行动......”王维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将军,如果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请尽管吩咐,现在战争的局面可不太乐观,更加需要我们紧密的合作。”

    甘德拉对这位年轻的“莫约尔中校”产生了几分好感。看起来他可不是那些只知道玩乐的人:“当然,我想我们将来会更加频繁的相遇的,具体的合作我想我会派人通知你的。”

    这两个人看起来很有一些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们从伦敦的局势一直谈论到了美国国内的经济状况甚至包括自己的家庭。

    王维屹知道了甘德拉将军虽然表面上风光无限,但其实家庭并不是那么的幸福。他的妻子在三十多岁的时候遇到了一场车祸瘫痪在了床上,万幸的是甘德拉并没有因此而嫌疑,而是始终都在照料着自己的妻子。当然。最让将军烦心的还是他的那个儿子。

    他的儿子叫舒卡科,由于在小时候缺乏母亲的关爱,再加上将军本人又要忙家里的事又要照顾瘫痪的妻子,也根本没有功夫来管教儿子,所以舒卡科从十多岁的时候开始便结交了一大批的不良少年,警局成为了他最常去的地方,虽然每次都在军方的干预下走出了监狱,但却还是让甘德拉将军丢尽了脸面......这些事情甘德拉将军丝毫没有隐瞒的都告诉了刚刚认识的“莫约尔中校”......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相信“莫约尔中校”早就已经知道这些事情了......

    “真是让人觉得不幸。”王维屹叹息了一声:“尤其是您的妻子。”

    甘德拉将军的面上却露出了一些微笑:“事情正在变得好转起来,前几天我接到了一封信。据说我的妻子已经能够略略的动弹一下腿了,医生说这是一个不错的状况,全面检查下来之后医生认为我的妻子有可能恢复部分正常人的行动能力,而这方面的权威是一个叫特拉曼的医生,他曾经成功的治疗过许多的瘫痪病人。”

    “那您还在等什么呢?我想您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找到这位特拉曼医生......”王维屹觉得有些奇怪。

    甘德拉将军苦笑了一下:“但是这位特拉曼医生却是一个德国人......而且他现在呆的地方是在柏林!”

    王维屹一下子便明白了甘德拉将军的苦涩......

    他在那里想了一下:“将军。这的确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但或者我可以去试一下。我们在德国也同样有秘密间谍在活动,我可以通过他们尝试一下绑架特拉曼医生的可能。”

    “不,这恐怕太危险了。”

    看到甘德拉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拒绝的却是那样的没有底气,王维屹的心里笑了。是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有弱点的,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人的弱点,然后完成自己的目的。而甘德拉将军的弱点已经被他找到了......

    “将军,我想您不应该这么说。”王维屹平静地说道:“我并不是仅仅为了您一个人。一个如此优秀的医生,如果他身在美国的话,可以救治无数瘫痪患者,这难道不是美国的幸运吗?您大概也曾经听说过,我们的任务除了军事方面的以外。还有一项非常重要也是非常特别的任务,在全世界寻找那些有特殊才能的人,并且利用一切办法把他们带到美国......”

    甘德拉将军默默的点了点头......如果这样的话起码还是能够让自己保持住充分的荣誉感的......

    “我会尽快帮您处理此事的。”王维屹不在意地说道:“也许几天之后您就能够得到您想要的那位特拉曼医生了......至于您的儿子?我可没有办法,您或许在战争结束后可以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和他好好的谈谈......”

    是啊,儿子,甘德拉将军情不自禁的重重叹息了一声......他很幸运自己能够参加这次宴会。很幸运自己能够遇到“莫约尔中校”,尽管这个人的军衔远比自己低,但他手中的权力却能让他做到许多自己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也许上帝很早就安排好了吧。

    只是唯一让甘德拉将军担心的是自己以后应该如何报答这一位莫约尔中校呢......

    ......

    宴会还在那里进行着,王维屹缓步进入到了“艾斯.艾斯克威尔”的总裁办公室里。在那里,安德鲁和帕里斯早就在那里等候着了。

    “甘德拉将军已经走了吗?”帕里斯看到男爵进来问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艾斯.艾斯克威尔’,维特根斯坦家族有这个吗?”

    “是的。我们属于维特根斯坦家族。”安德鲁恭恭敬敬的回答道:“男爵,我们忠诚的为维特根斯坦家族服务,忠诚的听命于艾略特先生,同时这一切其实也都是属于您的,这一点艾略特先生专门向我们交代过。”

    艾略特,艾略特,他忠心的为自己。为维特根斯坦家族服务了那么多年,但他却没有任何的索取,甚至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真正属于他的家。

    王维屹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报艾略特几十年来的忠诚......

    他把思绪收了回来:“立刻通知柏林,让他们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一个叫特拉曼的医生,他是治疗瘫痪患者方面的权威,一旦找到,立刻将他送到伦敦,并且要造成他被绑架的假象。记得,一个星期之内我就需要看到特拉曼医生出现在我的面前......”

    在交代完了这件重要的事情,王维屹随即又对帕里斯吩咐道:“你立刻回到美国。找一个叫舒卡科的年轻人,我想在美国警方的犯罪档案上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个人。”

    “一个年轻人吗?他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吗?”帕里斯似乎并不是特别的明白。

    王维屹淡淡一笑:“他是甘德拉将军的儿子。”

    帕里斯一瞬间便完全的明白了......

    王维屹依旧保持着他的笑容:“这是个叛逆的年轻人,每个家长总会被迫遇到孩子的这一特殊时期,甘德拉将军并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帮他处理一下家庭的矛盾。帕里斯,我想不用我多说你就应该知道你做些什么事情。”

    “是的,我知道我该去做些什么。”帕里斯镇静地说道:“我们会让这个年轻人卷入到一场天大的麻烦中,让甘德拉将军最终不得不来寻求您的帮助。每个人都是有弱点的,您曾经告诉过我这样的话,而我想甘德拉将军的弱点您已经找到了。”

    王维屹的笑容愈发变得灿烂起来,但是随即他的笑容便消失了,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威廉。

    “这是个叛逆的年轻人,每个家长总会被迫遇到孩子的这一特殊时期,甘德拉将军并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帮他处理一下家庭的矛盾。”

    自己刚刚说过这样的话,然而,在威廉产生叛逆期的时候自己却在另一个空间里进行着冒险,当威廉需要父亲教导的时候自己却并没有在他的身边,自己的家庭矛盾呢?有谁来帮自己解决呢?

    王维屹一刹那觉得迷茫起来了!

    “您怎么了,男爵?”帕里斯似乎发现了男爵的一些异样。

    “啊,没有什么,我想到了自己一些私人的事情。”王维屹掩饰了下:“帕里斯,我交代你的事情尽快去办,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伦敦的军事部署我们一天我们得到,我们的进攻就会变得无比困难,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一点。”

    “是的,我今天晚上就可以搭乘最后一班航班回到纽约。”帕里斯很快回答道:“我会每天都和您保持密切联系的。”

    王维屹“恩”了一声,可是这个时候在他的脑海里出现的全是儿子威廉的身影。

    也许父子再次见面的那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