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六. 纳什夫人和女儿

一千七十六. 纳什夫人和女儿

    财政部长耶斯的被捕震动了整个伦敦。

    他的罪名是“腐败”,这是芬顿政府再三考虑后给他安上的一个罪名,如果以叛国罪的话,没准还会让他成为一部分英国人心目中的英雄。

    那客人绝不是芬顿政府愿意看到的一幕。

    耶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交代任何自己所为的罪行,他甚至坚持认为自己什么也没有做错,但是纳什同样也是个非常尽职的家伙,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他一直都在昼夜不停的审问着耶斯,这是一种残酷的审讯方式。

    一个晚上不睡觉并没有什么,但随着审讯时间的延长,整个人的精神都会出现幻觉,然后进入濒临崩溃的状况,到了那个时候,还能坚持不开口的人也就很少了。

    耶斯最终还是按照对方的意愿交代出了自己的全部“罪行”,说实话,这个可怕的地方他连一分钟都不愿意呆下去了,他宁可现在就进入监狱里去。

    纳什心满意足,他再一次的完成了任务,而且依旧是如此的出色。他现在可以从容的向芬顿总统做出汇报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耶斯在被带走时候说的那一句话:

    “我承认了我的所谓罪行,那么你呢?今天的我,也许就是明天的你,不,也许你的最终结局还会更加凄惨。”

    笑话,纳什除了冷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自己忠诚的为这个国家服务,无私的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自己绝对不会像耶斯一样的。

    这几天一直没有见到破获这起案件最大的功臣莫约尔中校,此时的特纳已经非常信任莫约尔中校了,他很愿意把这个喜讯和对方分享。

    不过。他知道莫约尔中校正在帮自己做着一件私人的事情,那就是劝导自己的妻子艾琳达,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从这一点上来说,自己必须感谢莫约尔中校。

    他猜的没有错。在纳什昼夜不停审讯耶斯的时候,王维屹第一次见到了艾琳达和她女儿贝拉。

    “莫约尔先生”的忽然到访,让艾琳达措手不及,但她很快对这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产生了好感。

    “我受纳什先生的委托而来。”

    当“莫约尔先生”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多少让艾琳达觉得有些不快。她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了,每次只要一想起他,艾琳达就会觉得痛苦难过。他怎么能够这么做?他怎么能够对他的妻子和女儿的生命无动于衷?任何一个丈夫做的都会比他更加好!

    “我不想在这里谈论纳什,莫约尔先生。”艾琳达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起来:“我知道,他在英国拥有着很大的权力,但那和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和贝拉只想过平静的生活。莫约尔先生,希望你回去的时候帮我问一下他。我提出的离婚要求他考虑的怎么样了。”

    “啊,如果我的话冒犯到了您希望您能够原谅......”王维屹并没有退缩,而是微笑着说道:“我只是受到了纳什先生的委托,毕竟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艾力达有些不太相信。

    在她的记忆里,丈夫身边似乎从来没有什么朋友,对于他来说,工作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和家人。为了这两样,他宁可什么都失去也不在乎。而莫约尔先生却说出了“朋友”这两个字。

    王维屹指了指外面:“在我的记忆里,伦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连续几天的好天气了,夫人,为什么不能出去走走呢?”

    艾琳达想了一下,居然答应了莫约尔先生的请求......

    在他们走出屋子的时候,远处有两个人影缓缓的跟在他们的身后,艾琳达鄙夷地说道:“莫约尔先生,你看到了吗,即便我想过平静的生活。纳什也并不愿意放过我,从我和贝拉住进来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派人监视着我,每天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难道你不觉得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吗?”

    “或者纳什先生只是想要保护你们......”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夫人。有些事情你从不同的方向去看,会发现有不同的结果,比如您认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艾琳达想了一下:“礼貌、和蔼、年轻,您和纳什完全不是一类人。”

    “不,也许我和纳什先生在某一些方面其实是非常相像的......”

    莫约尔先生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让艾琳达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她很快就会明白莫约尔先生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了......

    ......

    两个纳什派来的特工无精打采的跟在艾琳达和莫约尔先生的后面,他们可实在厌恶透了这种无聊的生活了。每天一起来,便要保护好艾琳达和她的女儿贝拉,日复一日,谁愿意总是重复着这样的事情?

    可是没有办法,谁让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特工呢?

    “劳,不要这么哈欠连天的,很快会有人来接替我们了。”

    “比利,我可不是在发牢骚,你知道我们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了吗?三个多月了,我都不知道这三个月我们是怎么渡过来的,我觉得我们就是两个傻子而已......”

    “好了,好了,不要发牢骚了,是工作,总是要有人去做的。再忍上一天,我们就再也不用看到这对母女了。”

    特工劳和特工比利互相发着怨言,也在互相劝慰着,不过起码有一点是让他们欣慰的,再过不到24小时的时间,他们就可以摆脱这种无聊的生活了。

    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艾琳达和那位莫约尔先生忽然失去了踪影,这让劳和比利有些奇怪,正当他们想赶快追上的时候,忽然几个手持武器的家伙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让劳和比利这两名倒霉的特工想掏出自己武器的时间都没有......

    “我是安格斯上尉。地下抵抗组织的。”领头的那个家伙面无表情得说道:“特工劳,特工比利,我希望你们不要反抗。”

    劳和比利很快便在枪口下放弃了反抗的念头......

    他们被带回了艾琳达的家中,说实话,他们尽管保护了那对母女那么长的时间。但却还是第一次走进她的家,而且是在一帮抵抗组织成员枪口的逼迫下进入的,这种感觉实在有些奇怪。

    “先生们,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安格斯上尉的话听起来非常的礼貌:“但是,我同样也希望你们能够和我合作,我保证你们在遭到一段时间的监禁后便会得到释放。先生们。你们愿意打到我的要求吗?”

    劳和比利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勉强点了点头。

    “那么,第一步我希望你们能够拿起电话,给纳什先生打一个电话,当然,在电话里说什么我会告诉你们的。”

    比利颤抖着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

    ......

    “局长先生。您的电话,是比利打来的。”

    哈欠连天的纳什睁着几乎快要睁不开的眼睛来到了电话前,那头传来了比利的声音,但是对方的话却一下子让纳什完全的清醒过来:

    “纳什,我已经厌恶了这样的生活,我不愿意再过哪怕一分钟了,而且。现在我可以表明我的真实身份了,我很早就加入了抵抗组织,还有我的朋友劳。我们知道你抓住了耶斯,我希望你能够立即释放他,否则,我们将无法保证艾琳达和贝拉的生命安全......”

    “见鬼,纳什,你敢动她们一根汗毛的话......”

    纳什正想继续说下去,可是对方的电话却已经被挂断了......

    ......

    街角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莫约尔先生”忽然指了指那辆轿车:“夫人。您想要乘坐以下吗?”

    “啊,不了,时间不早了,贝拉很快就要放学了,我得去接她。认识您很高兴。莫约尔先生。”

    “认识您我也很高兴,夫人。”王维屹再次指了一下那辆轿车:“但是您的女儿我已经帮您接回来了,瞧,就在那辆轿车里,我觉得你们应该搬一个新的住处,我发誓,您和贝拉绝对不会遭到任何的伤害。我们只是想借助您的力量把纳什先生引出来而已......”

    艾琳达惊恐的看到自己的女儿贝拉正在摇下来车窗那向自己挥着手......

    ......

    门铃不断的响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门才被打开。精神看起来不是很好的“莫约尔先生”一眼就看到了慌张的纳什。

    “怎么了,纳什先生?您看起来好像在害怕什么?”

    “您去过我的妻子和女儿那里了吗?”纳什一进来便焦急地问道。

    “啊,我准备晚上再去拜访,我病了,在家里睡了整整的一天。”王维屹满脸惊讶地说道:“她们出什么事了吗?”

    纳什来到了酒柜前,也不用这里的主人招呼,他给倒了一杯酒,然后一口全部灌了下去:“艾琳达和贝拉被绑架了!”

    “什么,被绑架了?”王维屹难以置信的看着纳什:“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就在我审讯耶斯的时候。”纳什恶狠狠地说道:“我派去的特工已经被地下抵抗组织收买了,他们绑架了艾琳达和贝拉,并且要我用耶斯来交换她们。她们怎么能够这么做?他们有什么资格敢这么做?”

    看的出来一贯冷静无比的纳什已经有些乱了......第一次他的妻子和女儿的被绑架或者早就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纳什给自己倒上了第二杯酒:“我第一时间赶到了那里,可是我却没有见到艾琳达,也没有见到劳和比利,他们是我派出去的特工。莫约尔中校,我现在很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爱艾琳达。也爱贝拉,可是我却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们蒙受着伤害......”

    “再喝一杯吧,也许这能让您平静下来的......”王维屹又一次的给酒杯里倒上了酒:“在我看来,耶斯绝对不能交给他们,这些抵抗组织的家伙。即便得到了耶斯,也绝对不会释放艾琳达和贝拉的。”

    “是,我绝不会交出耶斯的。”纳什似乎多少恢复了一些冷静,也许真的是酒精的作用吧:“工作和家庭我分的非常严格,尤其是耶斯这样无比重要的犯人,地下抵抗组织的这些家伙越是这样。越说明他们已经随着耶斯的落网而乱了。但是,我也不能不管艾琳达,莫约尔中校,我想拜托您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王维屹一下便猜出了对方想说什么:“您是要让我去寻找艾琳达吗?”

    “是的。”纳什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随着耶斯的落网,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而您在这里的身份非常特殊,您甚至可以调动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力量。如果您愿意把我当成您的朋友,那么请您一定要帮帮我。”

    王维屹不暇思索的便做出了自己的回答:“当然,我们是朋友,对吗?我会调动我身边的一切关系,帮您把艾琳达和贝拉找到的。”

    纳什的眼中闪动着一些感激之色......一直以来他的身边都没有朋友,他也不认为朋友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帮助......但是,显然有一个朋友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比如帮了自己如此多忙的莫约尔中校......

    “我想,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也许不够。”王维屹沉吟着说道:“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别的特殊的方式?”

    纳什并不是太明白对方的意思,王维屹缓缓地说道:“那些抵抗组织的家伙绑架了您的妻子和女儿,我想他们还会再来电话的。我想我们需要一些和他们讨价还价的本钱。您有妻子和女儿,耶斯同样也有妻子和孩子。”

    纳什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是的,那个该死的纳斯一样也有他的家人......这个手段看起来有些卑鄙,但这个时候的纳什已经根本顾不得这些了。他满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快救出自己的妻子孩子。

    他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已经完全恢复了之前的冷漠无情:“感谢您给我的建议,莫约尔中校。我再次郑重的拜托您能够寻找到艾琳达和贝拉,而我,我想我该去做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了。明天见,莫约尔中校。”

    “明天见,纳什先生。”

    王维屹目送着纳什离开了这里。然后关好了房门。他伸了一个懒腰,在一天之内要做出这么多的事情,就算是铁人也会感到疲劳的。

    帕里斯从内室走了出来:“男爵,您又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这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在我看来手段还有一些卑劣。”王维屹苦笑了一下:“可是在特殊的时刻我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帕里斯点了点头:“不过还有一个比较遗憾的消息,我们没有能够成功的收买到名单上的那几个美国军官,伦敦的具体军事防御部署我们还没有能够得到。”

    王维屹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次他来到伦敦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尽量得到盟军在伦敦的军事部署......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些美国军官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收买的。可是,伦敦军事防御必须要尽快得到,这能让德国空军更加有效的对伦敦实施攻击。

    “核心机密掌握在甘德拉将军的手里。”帕里斯很快说道:“他负责着伦敦的所有军事防御,其核心机密即便连文森特将军也无法知晓,男爵,恐怕这次我们要失败了。”

    “永远不要轻言失败。”王维屹的目光不知道在那注视着什么地方:“离对英国的进攻还有一段时间,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甘德拉将军?我想我该寻找一个机会去拜访一下这位美国将军了。”

    帕里斯笑了一下,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男爵阁下一定能够做到,这是长时间以来他对男爵阁下形成的一种强大的信心。

    王维屹其实在这个时候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切入点应该在哪里,但他始终相信一件事,任何一个人都是有弱点的,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人的弱点,然后完成自己的目的。

    比如自己用来对付纳什的方式!

    “帕里斯,我需要你给我安排一次和德拉甘将军见面的机会。”王维屹的心里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计划:“一次舞会或者是一次宴会,当然,不能够用你的名义,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当然,男爵,这可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帕里斯自信的回答道:“我们在美国有许多的生意,在伦敦也一样有许多的生意,甘德拉将军虽然是个固执的家伙,但他不会拒绝这些邀请的,我会去安排的,男爵。”

    王维屹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有一个如此能干的助手总是让人觉得愉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