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五. 叛徒或者英雄

一千七十五. 叛徒或者英雄

    一张围捕的大网已经在伦敦张开了。

    纳什非常确定的是,没有哪个背叛国家的人可以从这张大网里逃脱,他会用自己的尽责和忠诚告诉所有的人,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他喜欢这个名字,爱国者,就如同爱着自己的妻子一般充满了感情。他甚至幻想过,有一天他会死在敌人的枪口下,然后在他的墓碑上写下这样的字:

    “爱国者纳什——他睡了,但他的眼睛是睁开的!”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值得自豪的呢?

    伦敦的街头,人来人往,谁也不知道敌人的飞机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头顶,但这并不重要,战争会继续,生活也一样要继续下去。

    时间在缓慢的流逝着。

    那辆无比熟悉的轿车再一次的出现了,那是英国财政部长耶斯先生的轿车。还是那两个最先出来的保镖,还是一样紧张的神情,然后还是一样的耶斯钻出了轿车走进了咖啡馆。

    就在昨天的老位置上,帕里斯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

    “很高兴您能够准时出现。”帕里斯站起身来表达了自己的欢迎。

    “英国人总是喜欢一丝不苟的执行时间的。”耶斯和对方一起坐了下来,然后从随着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这是你要的证明,帕里斯先生。”

    “啊,真是太感激了。”帕里斯接过证明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一千万英镑,财政部长先生,我想这真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是我,我也认为这真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耶斯接过了支票。可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仔细检查支票,一大队特工忽然冲了进来,朝门口看去,那两个保镖已经被秘密的制服了。

    当看到全国警察总监纳什出现的时候,耶斯有些不太高兴:“纳什先生。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带着这些特工来是什么意思?”

    “财政部长先生,如果给您带来困扰的话我感到非常抱歉。”纳什略略欠了一下身子,随即面色一正:“我奉命逮捕您,财政部长先生!”

    “什么,奉命逮捕我?”耶斯好像挺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你疯了吗?你以什么罪名逮捕我?难道仅仅是我来这里喝了一杯咖啡吗?”

    纳什根本就没有搭理他所谓的笑话:“财政部长先生,这是芬顿总统亲笔签署的命令。请您去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有一些话想要问您。啊,还有你,帕里斯先生,请不要动这里的任何东西,否则我不确定我的手下是否会开枪!”

    帕里斯无所谓的耸耸肩站了起来......而耶斯也同样的丝毫都不害怕。他实在想不出纳什有任何可以逮捕自己的理由......

    ......

    “耶斯夫人,还有你们所有的人,请你们呆在这里不要出去。”与此同时,在耶斯部长的家中,他的妻子和家人也都遭到了特工们的控制。

    耶斯夫人有些吃惊,她正带着自己的孩子在家里整理着行李,昨天丈夫已经和自己说过了。会把她们送到美国去。

    从丈夫的嘴里耶斯夫人得知了战况非常的不妙,敌人随时都会对伦敦展开轰炸,目前的情况下没有什么地方比美国更加安全的了。

    可是还没有等她们把行李整理好,这些特工居然就冲了进来。尽管耶斯夫人提出了严重的抗议但却也无济于事。

    她们的管家彭多纳先生倒要显得镇静许多,他安慰着耶斯夫人,并且郑重的警告这些不速之客,这里可是财政部长的家,任何的损坏财物的行为都会遭到投诉。

    “管家先生,我们会尽量小心的不破坏这里的每一样东西的......”带队的那个上尉带着讥讽的口气说道:“但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损失,还请您和财政部长说一声。我们也是奉了政府的命令来做事的。”

    可怜的耶斯夫人除了让管家彭多纳不断的给自己丈夫的办公室打电话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就连办公室的人也不知道财政部长到哪里去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可是没有人能够回答耶斯夫人,而那群如狼似虎的特工们已经冲进了他们的每一个房间中。

    耶斯夫人欲哭无泪,她和丈夫的卧室就连他们的孩子平时也不太进去......可现在却被这群陌生人翻的乱七八糟的......

    ......

    “让我们来讨论一下您今天一天的行程吧。财政部长先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纳什如此说道:“公务繁忙的您,为什么会去那么小的一间咖啡馆呢?”

    耶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难道一个财政部长一天的工作安排还要向你这个全国警察总监汇报吗?”

    “当然不需要,您的私生活我也没有兴趣过问。”纳什笑了一下:“但是如果关系到出卖国家利益的问题我就不得不过问了。”

    国家利益?耶斯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去咖啡馆和国家利益有什么关系?

    纳什把一份文件让人拿到了耶斯的面前:“财政部长先生,请您仔细的看一下,这上面是您写的内容,以及您的签名吗?”

    耶斯只简单的瞥了一眼,便认出了这是自己写给帕里斯的证明。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这是我写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您能够承认这是您写的那就没有问题了。”纳什让人把文件重新拿了回来:“让我们来看一下上面都写了一些什么样的内容吧......我将确保在轴心**队占领伦敦之后保证国库不会受到芬顿政府的转移,在此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安排......我认为按照芬顿政府目前的财政状况,他们已经无法继续坚持多少时间,持续的战争已经彻底的掏空了芬顿政府所有的财力和物力......战争很快会以我们的伟大胜利而结束......”

    “不,等等!”耶斯猛的大声叫了起来:“这不是我写的。见鬼,再拿来让我看看,这根本不是我写的!”

    纳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财政部长先生,就在一分钟前我特意让人把这份东西给您亲眼看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证明你刚才说的话。记录员先生。你把财政部长先生说的话里的每一个字都记录下来了吗?”

    “是的,我已经忠实的记录下来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否则的话我会被人误解在冤枉您的......”纳什带着那依旧冷冰冰的声音继续念着文件上的内容:“帕里斯先生的一千万英镑我们已经收到了,这将发挥出很大的作用,能够彻底的颠覆芬顿政府......啊,还有许多内容我想我没有必要再继续念下去了。签名是,你们亲爱的朋友,达里特.A.耶斯。”

    他把文件放到了一边:“在现场我们的确发现了一张一千万英镑的支票,上帝啊,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我拿着我应该拿的工资。但是我却问心无愧,因为我知道我的每一个英镑都是干净的,但是您呢,财政部长先生?”

    耶斯发现自己正在面前着一个巨大的危机,他想不到自己亲笔签署的证明文件为什么会变成了一封和敌人来往的信件。他确信这份证明文件在昨天写好好,没有任何人接触过它。啊,也许有一个。那是自己的管家彭多纳先生。

    可是彭多纳忠诚的跟随了自己二十年,他又怎么可能出卖自己?

    “我要求和总统先生通电话。”一片迷茫的耶斯说道:“我必须告诉总统先生我陷入到了一场可怕的阴谋之中!”

    这个到现在为止还执迷不悟的家伙啊!

    “恐怕您暂时无法和总统先生通话了......”纳什冷笑了声:“我可以告诉您的是,总统先生已经全权授予我彻查此事。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吧,您是如何和我们的敌人勾结到一起的,您又出卖了多少国家利益?”

    “没有,我从来没有出卖过任何国家利益!”耶斯暴怒的叫了起来:“我一直都在忠诚的为我的祖国服务着!”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纳什接起了电话听了一会,当他放下电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瞧,财政部长先生,尽管我非常的不乐意。但却还是不得不告诉您一个对于您来说不是特别好的消息。”纳什说到这口气一下变得严厉起来:“在您的家中我们查出了大量的信件,其中大多是我们的敌人写给您的,对于这一点您有什么解释吗?”

    耶斯除了摇头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啊,我想起来了。”纳什忽然说道:“您认为彭多纳吗?”

    “当然,那是我的管家。”处在混乱中的耶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他忠诚的跟随了我二十年了。是的。整整二十年,他可以证明我的清白,啊,你们可以把他立刻叫他,没有人比他更加正直的了!”

    “是吗?”纳什此刻的表情就好像在看着一只猎物落到了自己一手设计的陷阱里一般:“可是您的这位忠实的管家已经决定指证你了,他告诉我们你每天到了晚上总是在写着一封信,并且第二天早上会通过外交邮件的方式寄出去。有一次,彭多纳在打扫你房间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您写的一封信,内容让他大吃一惊,您正在背叛着您的国家!”

    “谎言,谎言!”耶斯猛的跳了起来:“这根本就是一派谎言,彭多纳在说话,是的,彭多纳在那说着无耻的谎言!”

    “可您刚才还说没有人比他更加正直的了......”纳什摇了摇头:“你最初否认了亲口承认的文件是您写的,现在又在否认您刚刚说过的话,您让我究竟应该相信您的哪句话呢?”

    耶斯无比颓丧的重新坐了下来......

    “我建议您还是重新的考虑一下您该说些什么吧。”纳什重新用他那冷冰冰的语气说道:“我的耐心非常有限,我不会在您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希望我下一次再走进这间办公室的时候我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然后他看都没有看便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此时。在隔壁的审讯室里,帕里斯正在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一直到纳什走了进来他才懒洋洋地说道:“我可不知道我触犯了什么,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里。我是一个美国公民,我希望我在英国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保证。”

    “让我们开门见山地说吧。帕里斯先生。”纳什阴沉下了面孔:“我知道你是谁,你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那么,你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要告诉我吗?”

    “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生意人而已......”帕里斯还是用他那慵懒的声音说道:“我来美国做一些生意,受到一些人的委托将一张一千万英镑的支票带给耶斯先生,啊。那是存在维特根斯坦银行里的,先生,维特根斯坦银行是全世界最安全,也是回报率最高的银行,如果您要存钱的话,我强烈建议您将钱存到维特根斯坦银行......”

    纳什哭笑不得。他可没有想到帕里斯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为自己的银行拉起了生意。

    帕里斯活动了一下筋骨:“当然,除了这张支票外,我的委托人还让我带一份文件回去。做为中间人,我不会过问这是一份什么样的文件。如果违反了英国的法律,我感到非常的抱歉,您完全可以按照贵国的法律给予我相应的处罚!”

    “你知道我们不能拿你怎么样,帕里斯先生。”纳什强忍着自己的怒气:“但是你身为一个美国公民。这也一样是在犯罪,我们可以把你交给联邦调查局或者中央情报局!”

    “为什么不呢?先生?”帕里斯根本就无所谓:“我想在那里我或者可以证明我是个多么无辜的人。”

    如果可能的话,纳什会现在就把他逮捕,但是他必须要忍住自己的冲动:“帕里斯先生,在美国独立战争的历史上,曾经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任务阿诺德,你听说过这个人吗?”

    “当然了,纳什先生,我想大概每一个美国人都听说过这个名字。”帕里斯表情轻松地说道:“1780年,独立战争初期的英雄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将军对战争的进程日益感到失望。也对爱国者的行动长期感到不满。不久,阿诺德向英军将领提出以2万英镑的代价出卖他手中的西点要塞。如果英军获得这个要塞,华盛顿不仅会丧失对哈德逊河流域的控制,而且可能全军覆灭。1780年9月21日,阿诺德向英军少校安德烈提供了情报。但安德烈在归途中遇到大陆军的巡逻人员。并被搜出了情报。大陆军的指挥官不相信阿诺德会叛变,便派人到西点去要求解释,阿诺德连夜带妻子弃营出逃,后来在英王的军队中得到准将军衔,二十年后在贫困潦倒中死去,其名字在美国成为卖国贼的同义词......”

    他朝纳什看了一眼:“我还可以给你更加详细的解释,阿诺德是康涅狄格商人,1775年列克星敦战役后被康州议会任命为民兵上尉,指挥了袭击加拿大的战役,参加萨拉托加战役,最终升至当时的最高军衔大陆军少将。在萨拉托加战场史迹公园的纪念碑上,三面刻有盖茨、斯凯勒和摩根三位将军的塑像。第四面是空的;在西点军校的一块纪念碑上刻有参加了独立战争的所有美国将军的名字,但阿诺德的名字没有出现,而是被称为‘某少将’。”

    “瞧,你对美国的历史非常熟悉。”纳什缓缓说道:“一个美国的叛徒,可惜他并没有好下场,我衷心的希望你不要步他的后尘。”

    “美国人的叛徒,但对于英国人来说却是英雄。”帕里斯出人意料地说道:“我认为应该受到指责的应该是英国人,他们从阿诺德那里获得了非常有价值的情报,但阿诺德却最终在贫困潦倒中死去。你说呢?”

    纳什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了。好吧,他必须承认面前的这个家伙口才很好,留着他还有非常重要的用处,无论什么样的怨气自己都必须忍耐下来。

    他竭力让自己变的平静:“帕里斯先生,既然你什么都不愿意说的话,那么你现在可以走了,但我不希望第二次在这里再一次的遇到你。”

    “我也同样不希望再一次的遇到你。”帕里斯站了起来说道:“先生,我想我还该说最后一句话,叛徒或者英雄的定义,有的时候得看你用什么眼光去看待他!”

    叛徒或者英雄,有的时候得看你用什么眼光去看待他!

    这句话或许多少有一些道理吧,起码对于现在的英国来说正是如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