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二. 地下抵抗组织

一千七十二. 地下抵抗组织

    一个强而有力的帮手将能够解决无数的难题。

    斯蒂芬公爵的出现对于王维屹来说将是自己在整个伦敦的行动中国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这个帮手的能量已经超过了蒙灵顿。

    每一个人都是有弱点的,也许他的弱点从外表上并不能看出来,甚至看起来这个人没有任何空子可钻。

    但是,也许他只是把自己的弱点隐藏到了内心的最深处。

    而现在王维屹要做的只是全力攻击他的这个弱点而已。

    这个时候的伦敦正在经历着芬顿政府成立之后最大的危机,轴心国军队即将到来的攻击让芬顿政府必须直面这一次也许是最强大的挑战了。

    让他们觉得幸运的是,他们获得了轴心国“新海狮计划”的全部情报,这让他们在应对这次的危机的时候能够觉得轻松不少了。

    不光如此,在美国大使生日宴会上遭受到了耻辱的芬顿总统,还决定再次召开一次官员们的聚会,用来振奋整个国家的决心,稳固自己的地位。

    当然,像索普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够再次出现的了。

    王维屹也同样接到了参加宴会的邀请,而这还必须要感谢米尔斯中校。米尔斯很显然的已经把“莫约尔中校”当成了一个自己最可靠的同盟。

    说实话,现在英国的情况可并不是很好,轴心国军队已经对英国本土发动进攻的消息正在被越来越多的英国人所知晓,动荡的局势正在英国各个城市波动着,做为联邦调查局的高级官员他必须要为这一切负责。

    但是,米尔斯中校却根本无法分心来管理这么多的事情,光是一个伦敦就够他忙碌的了。而“莫约尔中校”的出现却很好的为他化解了这一个难题。

    做为美国军事情报局的高级调查员。拥有着很大的权利,他们能够轻松的办到许多在被人看起来无比困难的事情,也能够通过特殊的方式来满足一些人的要求。

    只要他愿意的话,身子能够协同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行动。

    对于“莫约尔中校”的身份,米尔斯中校是确信无疑的。他亲自和菲利普斯副部长通过电话,而且电话局也证明了那的确是来自国防部的电话。甚至米尔斯还幻想过,一旦和“莫约尔中校”搞好了关系,那么便等于间接的认识了菲利普斯副部长,对于自己的仕途来说将是一个重大的飞跃,对于未来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飞跃。

    而且看起来。“莫约尔中校”是一个非常慷慨和和蔼的人......

    芬顿总统举办聚会的安全工作由联邦调查局和英国方面共同负责,纳什也将会出现在聚会现场,这对于王维屹来说是个接近并且仔细观察这个人的最好时机。

    那些芬顿政府的大员们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了,而王维屹则始终站在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默默的观察着。

    他必须要牢牢的记得这些人的长相,必须要让他们无法忘记他们的模样。

    “这些英国人总是喜欢搞这样的聚会。”米尔斯中校来到了他的身边:“我都忘记自从来到伦敦之后负责了多少次安保工作了......”

    “他们必须积累起自己的士气。”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战局的发展有些不是很妙,他们总得做出一些特别的表现出来。”

    米尔斯中校也情不自禁的笑了。他听出了“莫约尔中校”话里的讽刺味道......

    这个时候一片的掌声响了起来,英国“总统”芬顿和“总理”威尔金斯并肩走了进来。而寸步不离跟随在他们身边的,就是英国全国警察总监纳什。

    那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面孔消瘦阴沉,眼睛不断的在注视着周围,身体始终都保持着战斗的态势。这一点让王维屹可以确信,一旦发生了任何的危险。纳什随时随地都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射向芬顿的子弹。

    这是一个非常尽忠职守的家伙......

    “先生们,女士们,我很高兴你们今天能够聚集在这里。”此时,芬顿开口说道:“这是一次本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到聚集在此的一次聚会,我必须要先告诉诸位一个喜讯,我们最坚定的盟友美国政府的新的一批援助物资已经运抵到了伦敦......”

    这个喜讯很快引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芬顿让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接着说道:“我很清楚诸位的心里在担忧着一些什么,在最近的一个阶段,不断的有谣传在伦敦乃至整个英国传播着,我们邪恶的敌人正在准备大举进攻英国本土。伦敦即将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新的轰炸,但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怕的。伦敦曾经在敌人的轰炸中顽强的坚持过来,面对新的一轮挑战,我们同样会以英国人特有的坚韧不拔顽强的坚持下去,并且再一次取得战争的伟大胜利......请不要忘记我们的朋友美利坚政府拥有着全世界最大的军事实力。请不要忽视美利坚政府能够给予我们的最大帮助。我们有能力保卫我们的领土,我们同样有能力保卫我们的领空,我可以向诸位做出的郑重承诺只有一个,无论多少敌机出现在我们的头顶,都将遭到强大的英国空军最强有力的反击......”

    掌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能够看得出这些官员们对于芬顿总统的话还是非常信服的......

    芬顿的话还在不断的响起,而纳什则悄悄的来到了米尔斯中校的身边,在向米尔斯中校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后,纳什低声说道:“我们在伦敦郊外发现了一个抵抗组织的秘密军事基地,抓捕行动将在这次聚会结束后开始,中校,您有兴趣参加吗?据说这伙抵抗分子中有一大批美国政府的反对者。”

    “我希望能够从他们中得到一些非常重要的情报......我当然愿意参加了。”米尔斯中校点了点头。接着把身边的王维屹介绍给了他:“莫约尔少校,国内新派来给我的助手。”

    这是王维屹和他的一个约定,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可以介绍自己为“莫约尔少校”,联邦调查局派遣到伦敦的新的官员......

    “少校。见到你很高兴。”纳什和“莫约尔少校”简单的握了一下手:“希望伦敦的气氛不会让您觉得不快。”

    “当然不会,我很享受这里的空气。”王维屹微笑着回到道。

    米尔斯中校随即说道:“联邦调查局会和你们共同进行行动,而我们的负责人将会是莫约尔少校。纳什先生,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这点让纳什变得有些好奇起来......尽管他是第一次见到“莫约尔少校”,但能够看的出来米尔斯对于这位才到伦敦的少校非常之的信任。

    这点在多疑的米尔斯身上可不是能够经常见到的......

    芬顿的讲话大约进行了20分钟,随后又是威尔金斯总理、卡帕农国防部长接二连三的讲话。内容无非就是在那里想方设法的振作英国官员们的士气,想方设法的向他们传递一个消息,这场战争必然会以芬顿政府的胜利而结束。

    会场上响起了一阵接着一阵的掌声,在芬顿总统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并且离场后,纳什再一次的回到了这里,朝米尔斯和王维屹点了点头。

    当王维屹走出会场的时候。帕丁森上尉和十多个联邦探员早就在外面等候着了,纳什转头对王维屹说道:“莫约尔少校,我的人已经在郊外等着我们了,你杀过人吗?要知道抵抗分子可不会那么轻易放下武器的,我们将会遭遇到非常激烈的抵抗。”

    “我曾经杀过几个人。”王维屹淡淡的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

    大批的警察已经包围住了一处位居于废弃庄园里的两幢老式的房子,从房子的外形来看,大概曾经是某个英国贵族曾经居住过的。

    “这里曾经是一个庄园。周围地形比较复杂,很有可能在疏忽的情况下被那些抵抗分子逃脱......”纳什大概做了一下介绍,然后叫过了一个警察:“艾伯特少校,和里面的抵抗分子交涉过了吗?”

    “是的,先生,已经交涉过了,但他们拒绝投降。”艾伯特少校很快回答道:“在里面的是一个抵抗组织的地区负责人诺登,我们已经抓捕了他许久。”

    “诺登?”纳什皱了一下眉头:“这次我可不希望他再次从我们的手里逃脱了......艾伯特少校,既然他们拒绝投降,那么就做好进攻的准备吧......莫约尔少校。你准备带着你的探员负责哪一个方向......”

    “我们会从左面进攻进去。”王维屹指了下自己负责的方向:“左面的那幢房子,希望我们不会遭到太激烈的抵抗。”

    可是这一次王维屹的判断却错了,当英国警察和美国联邦探员共同开始进攻之后,他们居然遭到了机枪和冲锋枪联合火力的封锁。这帮抵抗组织成员的火力强大,已经远远超出了想象。

    王维屹本来想让格里斯罗通知这些抵抗组织成员撤离的。但他很快便放弃了这样的想法,纳什早就已经包围了这里,他是绝对不会让他的敌人们如此轻易的逃脱的。与其冒险,还不如借助着这次机会接近纳什并且取得他的信任......有的时候有些人是必须要牺牲的......

    而在双方展开激烈交火的时候,王维屹已经凭借着丰富的战场经验迅速的寻找到了一处突破口,他一边让帕丁森上尉带着联邦探员们不断的开枪用火力掩护自己,一边悄悄的接近了那个突破口。

    当他到达的时候,拿出了两枚手雷,打开了保险,然后用力的从敞开的窗户里扔了进去。

    “轰——轰——”的两声巨响后,屋子里传开了悲惨的呼声。抵抗组织的火力一下被减弱了,趁着这个时候,警察和探员们迅速的接近了这里。

    一分钟后,十多条人影从藏身的屋子里冲了出来......这里已经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了......

    大批的警察和探员从几个方向包围上去,纳什是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的......

    离这里最近的王维屹是最先冲进庄园的。他看到了一个在两个人护卫下狼狈逃跑的身影,他很快便能确定这是这次行动主要的抓捕对象,英国抵抗组织的地区头目诺登!

    虽然这里的抵抗组织人员大部分都会被打死或者被捕,但王维屹却还是想着是否能够想方设法的让诺登逃出去......

    诺登逃跑的速度看起来并不快,跌跌撞撞的,王维屹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近了......而就在这个时候诺登却忽然停止了逃跑的动作......

    王维屹看到诺登停了下来。接着似乎在对两个保镖说着什么......当那两个保镖转过身子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发生了......

    诺登——竟然在他们的身后开枪!两个保镖就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便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诺登很快扔掉了手里的武器,高举着双手,大声喊着“不要开枪”朝王维屹这里走了过来......

    王维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诺登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我是中央情报局的。”

    中央情报局的?王维屹似乎猛的明白了一些什么......他冷冷的看着诺登:“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可以和中央情报局的杰德上校通话。”诺登并不在意地说道:“我在去年的时候已经宣誓向中央情报局效忠,并奉命潜伏在抵抗组织之中,他们非常信任我。我也向中央情报局提供了大量的有价值的情报。该死的,你们发动袭击为什么不和杰德上校说一声,再过一个多小时,考文垂的地下抵抗组织头目兰斯就会来和我们开会了,这可是个非常重要的家伙......”

    王维屹立刻想起了斯蒂芬公爵曾经和自己说过的:“啊,说到这,我想念我的管家兰斯先生了。他被我派了出去,在考文垂组织了一个抵抗组织,兰斯先生虽然之前只是一个管家,但他却拥有着非凡的能力,相信你见到他的时候也会喜欢上他的......”

    那是斯蒂芬公爵派出的得力助手......

    王维屹笑了下:“关于兰斯你还知道一些什么?你还对谁说过?”

    “啊,我只知道他是某位重要人物的心腹,但是他受谁的领导我还没有查出来。”诺登完全变得轻松起来:“这件事我还没有向杰德上校汇报过,你呢?你是谁?立刻带我去杰德上校那里。该死的,你们把事情都给搞砸了,要不然现在兰斯已经被我抓到了!”

    “你大概无法见到杰德上校了。”王维屹又笑了一下:“至于你问我是谁?我是恩斯特.勃莱姆。亚力克森男爵!”

    在诺登错愕的眼神中王维屹果断的扣动下了扳机......

    英国地下抵抗组织的负责人诺登被打死了,死在了“莫约尔少校”的手中,对于这个结局,赶到现场的纳什还是非常满意的。他也根本就不知道诺登的真实身份。而这其实也正是英国情报部分、CIA和FBI的关系直接体现。

    这三个部门相互合作,但又彼此提防。谁都不愿意把自己最核心的机密和对方分享,这也造成了他们在各个方面的重重矛盾。比如在诺登这件事上就是如此。

    如果杰德上校哪怕能够向纳什或者米尔斯中校透露有关这方面的任何一点点的消息也许就不会产生这样的结果了......

    “杀人的手法非常漂亮。”在检查了诺登的尸体后纳什满意地说道:“干净利落,这可不是仅仅杀了几个人就能有的。”

    “也许好几个吧,谁还记得这些呢?”王维屹耸了耸肩:“起码我们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是的,我想这一地区会平静许多的。”

    纳什才说到这里,忽然几辆轿车风驰电掣的冲到了这里,轿车才一停稳,中央情报局的杰德上校就非一般的冲了过来,当他看到了诺登的尸体,他脸上的表情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见鬼的,这他妈的究竟是谁干的!”

    “我们一起做的,怎么了,杰德上校?”纳什带着英国人对美国人一贯轻蔑的语气说道。

    说真的,他可不喜欢这个美国人的上校!这个杰德上校看起来总是那么的傲慢,总是把他们当成了英国人的救世主,好像英国少了他们就无法存活一样。要知道,就在几百年前美国还是英国的殖民地!

    杰德上校铁青着脸,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这具尸体是我们中央情报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