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一. 斯蒂芬公爵

一千七十一. 斯蒂芬公爵

    王维屹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美*事情报局高级调查员。

    这个身份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掩护,让他在伦敦的行动一下少了无数的制约,这个时候的他可以公然的做他许多想要做的事情了。

    即便米尔斯中校想要查证自己是否真的是这个身份,但要想再次联系到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却足够让他去精心的部署了。

    从他进入伦敦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表现的非常抢眼,甚至可以说帮了美国人许多忙,尤其是在特拉维夫斯基这件事上,他的表现只能用杰出来形容。如果没有他的话,也许特拉维夫斯基身上携带的那份重要无比的情报美国人到现在还依然无法得到。

    而此时,王维屹决定为“新海狮计划”的到来继续扫清一些障碍了。

    芬顿政府从某些程度上来说,应该还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政府。整个政府有着完整的运作机制,并且其高级成员相当齐心,都是芬顿一手选拔出来的,要想让他们背叛芬顿似乎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

    这也是英国人的性格使然,他们一旦做出了决定,很少有事情能够让他们改变主意。

    在整个芬顿政府里,总理威尔金斯、国防部长卡帕农、财政部长耶斯、全国警察总监纳什显然都是芬顿政府的核心组成部分。

    尤其是耶斯和纳什,手中掌握了整个政府的核心权力,他们是芬顿最为信赖器重的人,政府的完整运作完全无法离开他们。

    财政部长耶斯和美国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美国人的一些要求也往往总是靠他来传达,这位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的高材生,控制着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

    至于警察总监纳什,这是一个爱工作甚至超过了自己生命的家伙。

    据说他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为的就是要弄清楚一起案件的真相。他也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为的就是要一个固执的犯人开*代出他想要知道的材料。

    这样的人无疑是得到芬顿极度信任的,而且纳什对于芬顿政府的忠诚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他对我们的破坏很大。”在蒙灵顿的家中,格里斯罗忧心忡忡地说道:“这之前我们被捕的人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案子是他一手破获的。我曾经派人想要收买他,但是我派去的人。反而被他当场逮捕。如果不是我的人意志坚定的话,只怕我已经受到了很大的牵连......”

    王维屹的眉头皱了一下。但是格里斯罗随即的话却让他感到了更加有些棘手:

    “不光是金钱无法收买这个固执的家伙......男爵阁下,他曾经参与了秘密逮捕女王陛下和王室成员的行动。差一点就让他能够得手了......在女王陛下刚刚流亡的时候,一些忠于王室的激进份子绑架了他的家人,这其中就有他深爱的妻子和女儿,他们要求释放被扣押的斯蒂芬公爵,并且将女王陛下重新请回伦敦,但是你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吗?他告诉那些人,你们可以杀了我的家人,但是我绝不和你们进行任何形式的谈判......激进份子认为他是在那里恫吓,于是切下了他妻子的一根手指交给了他。你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吗?他再次告诉那些人,我的妻子还有九根手指,你们可以一起切下来交给我,你们甚至可以杀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但我绝不会背叛我的信仰......”

    说到这,格里斯罗也不禁摇了摇头:“最后。那些激进份子退缩了,他们不敢再做出任何伤害的事情,特种部队趁机展开了突袭,全部抓住了那些激进份子,并且平安的救出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只是,他的妻子和女儿一直到现在为止都再也没有原谅过他......然而这似乎对纳什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他依旧全身心的在为芬顿政府效力......”

    这是一个绝大的麻烦家伙,甚至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个六亲不认的人,始终都是巨大威胁的存在。

    “既然无法收买威胁,有没有办法干掉他?”王维屹沉声问道。

    对付这样的人如果别的办法都不奏效的话,唯一的选择就是让他永远的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格里斯罗苦笑了下:“我们也设想过这个可能,可是他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他快要固定的上下班时间,也从来没有固定的路线。从芬顿政府上台到现在,针对他的刺杀一共发生了十一起,但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有些行动甚至还没有开始便被破获了......男爵先生,我想我们只能暂时把纳什的问题放到一边了......”

    王维屹也觉得有些头疼起来。从他来到这个时代开始他曾经遇到过无数各式类型的人,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纳什这样让他觉得棘手无比......或许真的只能像格里斯罗说的那样,暂时把纳什放到一边了吧。但是对于即将到来的军事行动来说这人却是个天大的麻烦......

    王维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我会再另外想办法的。对了,你刚才说到了斯蒂芬公爵,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室成员之一,他是女王陛下的叔叔,霍华德.伊斯科。”格里斯罗很快回答道:“在女王陛下决定流亡的时候,斯蒂芬公爵决定留在伦敦,那天我也在场,他坚定的告诉我们,总要有王室成员留在这里的,全部离开,将使王室的尊严荡然无存,所以他落到了那些人的手里。斯蒂芬公爵大约被关押了几个月,他年老体弱,对芬顿政府已经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再鉴于他之前的地位和在英国人心目中的影响力,因此他被释放了,现在正被监视居住着。不过每天依旧有许多人去参见他。只是斯蒂芬公爵似乎不太见人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我来伦敦的时候也曾经听说过斯蒂芬公爵的名字,只是无论在什么场合我都没有能够见到他......”王维屹隐隐的想起了这位公爵:“格里斯罗,你能安排一次我和他的见面吗?”

    “当然可以,而且就在两个小时之后我就能够安排你们见面。”格里斯罗点了点头:“公爵阁下每次在午饭后。总会到附近的公园去散步。我刚才说过,对他的监管并不是特别的严格,以公爵现在的身体。就算他先逃跑也都没有可能。所以跟随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贴身护士。男爵阁下,蒙灵顿家族和公爵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如果你愿意的话很快就能够见到公爵了。”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

    ......

    王维屹第一次见到斯蒂芬公爵的时候,发现这位公爵行走的非常缓慢,必须要在那个中年护士的陪伴下才能勉强前行。他计算了下,从他住的地方到公园,再溜达几圈回去的话,以公爵的速度没有两个小时根本就不可能。

    格里斯罗以最恭敬的态度参见了公爵,并且不断的朝王维屹这里指指点点。过了会,格里斯罗朝王维屹招了招手。

    “公爵阁下,我是莫约尔,能够见到你真的太荣幸了。”王维屹来到了公爵面前礼貌地说道。

    “啊,玛索,你和蒙灵顿爵士一起去公园里转转吧。”斯蒂芬公爵打发走了自己的护士。然后用拐杖驻地,打量着面前的“莫约尔先生”:“在我的记忆里,蒙灵顿爵士很少亲自带人来见我的,你和他有着特殊的关系吗,莫约尔先生?”

    “是的。我和他很早以前就认识了。”王维屹微笑着:“他总是告诉我你是一个可敬的人,所以我想我必须来见见公爵阁下。”

    “我现在不是什么可敬的公爵阁下了......”斯蒂芬公爵的话里似乎带着一些自嘲:“我只是一个失去了自由,并且连正常的行走都无法做到的普通人而已。莫约尔先生,我想大概见到我你要失望了。”

    王维屹笑了下:“我不觉得失望,一个老人的智慧总是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莫约尔先生,你能陪我走走吗?玛索不在,我一个人可无法走那么的路。”斯蒂芬公爵驻着拐杖缓慢而艰难的朝前走着,但他却奇怪的并不要王维屹的搀扶:“说到智慧,老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智慧的,有人浑浑噩噩的过了一生,但却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也都不曾拥有,可有的人呢?即便他的脸看起来是如此的年轻,却已经拥有了无数人难以企及的智慧......”

    他的话似乎在那预示着什么......

    “许多年前我曾经见过一个让我无法尊敬的人......”斯蒂芬公爵忽然缓缓地说道:“当他来到伦敦的时候,整个伦敦都沸腾了,当时这个英国的首都正在遭受着可怕的轰炸,可是随着这个人的到来,饼干代替了炸弹,和平代替了战争,他成了一个英雄,英国人心目中的英雄,欧洲人心目中的英雄,同样,也成为了我心目中的英雄......那时候的我,接到了参加欢迎这位英雄宴会的邀请,很可惜的是那天的我患了一种并不太严重的皮肤传染病,我无法赴约了,可是我却想办法,偷偷的在一间封闭的小房间里看到了那个英雄,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我便再也无法忘记那个人的样子了......”

    到到这,他牢牢的盯住了王维屹:“亚力克森男爵,虽然你没有见过我,但是我却见过你。”

    王维屹笑了,这个老家伙,其实从一开始就认出了自己是谁,但他甚至连格里斯罗都隐瞒了。

    “男爵阁下,欢迎再次来到伦敦。”斯蒂芬公爵神采奕奕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伦敦很快就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了,我一直在等待着的女王陛下也即将回来。”

    “是的,你没有猜错,斯蒂芬公爵。”王维屹在那淡淡的笑着:“伦敦的变化会让任何人都吃惊的,而伊丽莎白女王陛下,也很快会重新回到他的王宫。啊,斯蒂芬公爵。从你现在的表情看,你并不像是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

    “老人?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老过。”斯蒂芬公爵居然用力的挥动了几下拐杖,那样子好像是在击剑:“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还可以和你来一次比试。男爵,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怎么可以瞒过那些一直在监视着我的家伙?怎么能够做那些我想要做的事情?”

    王维屹有些不太明白。斯蒂芬公爵的脸上露出了老狐狸一般的笑容;“你以为我真的那么不怕死,为了所谓王室的什么荣耀而留在了伦敦?一个死人是没有任何荣耀可言的。让蒙灵顿爵士留在伦敦的主意也是我提出来的,当然。蒙灵顿爵士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援助,而这个援助的来源就在我这里......”

    现在,王维屹大概有些隐隐的明白了......

    “蒙灵顿爵士遇到过许多的危险,但每次都能够化险为夷,那可不是因为他的运气特别的好!”

    “那是因为你在暗中的帮忙。”王维屹接口说道:“一个公爵在伦敦总是有许多势力的,而一个垂老的连正常的生活都无法自己照料的老人也不会引起敌人多少的重视。斯蒂芬公爵,我觉得你应该去当一个演员。”

    “当然,我在年轻的时候特别热衷于表演,可是始终都没有人能够看出我的演艺才华。”斯蒂芬公爵兴致勃勃地说着。随即他收住了笑容:“男爵,对英国本土的攻击我想很快就会开始,你需要我的什么帮助吗?”

    “你能够提供给我什么样的帮助?”

    斯蒂芬公爵自信的笑了笑:“许多,各方面我都能够提供给你帮助。在军队里,在警察中,在政府里。我有许多人在,包括哪些散布在各地的抵抗组织,有许多人都曾经是斯蒂芬公爵的部下。啊,说到这,我想念我的管家兰斯先生了。他被我派了出去,在考文垂组织了一个抵抗组织,兰斯先生虽然之前只是一个管家,但他却拥有着非凡的能力,相信你见到他的时候也会喜欢上他的......”

    老狐狸,这真的是一个老狐狸,谁能够想到这个表面看起来正在等待死神到来的老人,却掌握着一个如此庞大的组织。还有女王政府方面,他们早就知道了斯蒂芬公爵的真实身份,但他们却始终没有告诉过自己,一直等到自己揭开这个谜团为止。

    “纳什,我现在最需要对付的是纳什。”王维屹正色说道:“这对于我们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但我却一直想不到对付他的办法。”

    斯蒂芬公爵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纳什,这是一条毒蛇,我也一直在想着除掉他的办法,可是他实在是太谨慎了,几乎让你找不到什么破绽,但是再谨慎的人其实也是有弱点的,比如他的家人。”

    “但是我听说他对家人并不关心?”

    “你说的是当他的妻子被切下了手指,但他却说出了‘你们甚至可以杀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但我绝不会背叛我的信仰’这句话吗?”斯蒂芬公爵冷冷的笑了下:“男爵,是的,他的信仰相当坚定,但他的内心却并不像他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根本我的情报,在他的妻子和女儿被释放,并且拒绝与他见面的那天夜里,纳什一个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灌下了一整平烈性酒,以至于第二天他的部下上班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他们从来没有见到的烂醉如泥的家伙!”

    王维屹的眼睛亮了,纳什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我记得赫胥黎曾经说过一句名言。”斯蒂芬公爵缓缓地说道:“要意志坚强,要勤奋,要探索,要发现,并且永不屈服,珍惜在我们前进道路上降临的善!忍受我们之中和周围的恶,并下决心消除它。男爵,如果说我们代表的是善,那么毫无疑问的,芬顿政府以及像纳什这样的人就是恶,对付恶的唯一办法就是除掉它。”

    “而我记得培根曾经说过,无论你怎样地表示愤怒,都不要做出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来。”王维屹也同样用平缓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每进行的任何一步都危险无比,任何的一步错误都将给我们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不过既然纳什是如此爱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我想,或许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我却需要你的全力协助。”

    “能够为亚力克森男爵提供帮助是我最大的幸运。”斯蒂芬公爵微微欠了一下身子:“我和我的组织将随时听候您的调遣。”

    王维屹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坚强无比的同盟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