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七十. 美国军事情报调查局

一千七十. 美国军事情报调查局

    皮罗科夫妇出现在了王维屹的面前。

    对于昔日的好朋友,现在的德尔克夫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一句话也不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当成最好朋友的皮罗科夫妇居然会是这样的人。

    显然皮罗科夫妇还是非常尴尬的,皮罗科抱歉的对“莫约尔先生”说道:“莫约尔先生,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接受我最真诚的道歉,您挽救了多纳先生的生命,而我却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如果光靠道歉就有用的话,那这样的事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德尔克夫人冷冰冰地说道。

    但是看起来王维屹倒并不是的很在乎:“啊,我想你们的身份一定不一般。我不想过问你们太多的事情,但我想说的是,你们有你们的职责,我无法指责你们。请不要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皮罗科先生和皮罗科夫人。”

    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啊,德尔克夫人如此想道。

    但是“莫约尔先生”的话却让皮罗科夫妇放下心来。既然能够成为洛佩兹先生的好朋友,那么这位“莫约尔先生”也一定有很强的背景,要想在英国长期潜伏,像这样的朋友认识的越多越好,尽管自己之前得罪了他,但按照他的性格一定不会太在意的吧。

    “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我们想邀请您和德尔克夫人一起共进午餐。”皮罗科试探着提出了这个请求。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想暂时没有这个必要,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还在责怪你们,而是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我想呆在洛佩兹的庄园里是个不错的选择。”

    显然德尔克夫人也是不会接受邀请的。皮罗科耸了耸肩:“那么我想起码我们可以一起回到伦敦。”

    “当然,你们准备动身的时候完全可以通知我们一声。”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当皮罗科夫妇离开后,德尔克夫人多少有些责怪:“您为什么要这么仁慈,莫约尔先生?您救了他们的人,但他们却用这样的方式回报您。我为您感到不值。”

    “瞧,夫人,有些时候事情该从不同的角度考虑。”王维屹丝毫也不在意地说道:“我们总是想着要报复。但其实有的时候就让他们维持现在的状况,未必不是最好的报复。相信我,夫人。上帝在看着我们每一个人。”

    说实话,德尔克夫人并不是特别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新海狮计划”终于完整的落到了美国人的手里,这让美国人和芬顿政府的将军们欣喜若狂。

    这意味着轴心**队即将开始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在盟军眼里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伦敦一个电报接着一个电报的催促皮罗科夫妇尽快带着整份计划立刻回到伦敦,而对于皮罗科夫妇来说。和“莫约尔先生”以及德尔克夫人一同启程似乎能给他们带来很好的掩护。

    “莫约尔先生”的确没有把小小的“误会”太多的放在心上。他甚至竭力说服了心里还有着强烈怨言的德尔克夫人一起登上了开往伦敦的火车。

    在路上,各自心怀鬼胎的几个人并没有多少的话是可以说的。然而一到伦敦火车站意外的情况便很快的发生了。

    大使馆的人早就在火车站等着德尔克夫人了,当德尔克夫人一下火车之后,她便被迅速的请上了轿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德尔克夫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和“莫约尔先生”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

    然后,一群联邦探员在帕丁森上尉的带领下出现在了王维屹的面前

    “帕丁森上尉,真高兴能够在这里再次见到您”

    王维屹才说出了这句话,帕丁森上尉已经板着脸说道:“莫约尔先生,我想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有一些事情需要询问你。”说完,他放低了声音:“莫约尔先生。您最好全部说实话,这样我才能帮助你。”

    王维屹很快被带上了联邦调查局的车子

    他被带到了联邦调查局在伦敦的总部,在那间审讯室里,帕丁森上尉亲自主持了这次审问:“莫约尔先生,请你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会忽然去耶尔弗顿?”

    “我的朋友洛佩兹先生邀请我去参见他的宴会”王维屹平静地说道:“让我感到好奇的是,我是一个合法的美国公民,难道我没有权利选择自己去哪里吗?”

    “你当然有权力选择自己去哪里。”帕丁森上尉语气凝重地说道:“但是在耶尔弗顿,发生了一些很让人不愉快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已经牵扯到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你在这个时候忽然去了耶尔弗顿,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你和这些事件是否有牵连。”

    “我可以抽烟吗?”在得到了许可后,王维屹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一个被审讯的人,一旦抽烟的话就代表着他的内心正在产生动摇。”在隔壁的房间里,注视着这次审问的米尔斯中校说道:“现在这位莫约尔先生已经开始抽烟,我认为他很快就会交代出一些我们感兴趣的东西。”

    皮罗科耸了耸肩:“说实话吧,我并不认为莫约尔先生和整起事件有什么牵连。如果没有他的话,也许现在特拉维夫斯基已经死了,我们也没有那么轻松的就能得到‘新海狮计划’。”

    “皮罗科先生,我对巧合这样的事情始终存在着严重的怀疑。”米尔斯中校很快说道:“这个莫约尔先生忽然就出现在了英国,他勇敢的营救了帕丁森上尉和德尔克夫人。接着又出现在了耶尔弗顿,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不,我确信在他的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皮罗科夫妇还是觉得米尔斯中校实在是太多疑了

    “我很诧异你会这么认为。帕丁森上尉。”王维屹吐出了一口烟:“洛佩兹先生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一个朋友邀请另一个朋友去参加一次宴会,难道这也值得怀疑吗?如果真的如此,那么我想联邦调查局每天要忙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帕丁森上尉在那死死的盯着这个人:“然而你只是个普通的家具商,而洛佩兹先生无论是在耶尔弗顿还是在整个英国,都是非常著名的人士。我想请问您,莫约尔先生,您身为美国的一个普通的小商人。是如何认识洛佩兹先生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相信你也不会例外的。”王维屹微微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们对我有太多的怀疑,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打个电话可以吗?”

    帕丁森上尉无法决定对方是否可以打电话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探员走了进来在帕丁森上尉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话

    帕丁森上尉点了点头:“你可以用我们这里的电话打到任何地方。莫约尔先生。”

    王维屹掐灭了烟,然后走到了电话机前:“我需要接到华盛顿。”

    他要的电话很快便被接通了,王维屹对着电话说道:“我是莫约尔,我在伦敦。是的,我被联邦调查局扣押了,他们怀疑我是敌人的间谍或者是什么别的,是的,我等着你们的消息。”

    他仅仅说了这么简单的几句话。然后便放下电话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你就说这么几句?”帕丁森上尉疑惑地问道。

    “是的,只要这么几句就足够了。”王维屹脸上露出了一些笑意:“我想。大概你们还不知道自己惹上了多大的麻烦。”

    帕丁森上尉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颤抖了一下

    “我们惹上了多大的麻烦?”米尔斯中校好奇地说道:“天啊,我真想看看一个家具商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皮罗科夫妇互相看了一眼,他们的内心也和帕丁森上尉一样浮现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这个莫约尔先生的身上真的隐藏着什么特别的让人害怕的秘密吧

    “米尔斯中校,您的电话。”

    这个声音让米尔斯中校有些不快,但他的手下却低声说道:“您还是去接一下,是国防部来的电话。”

    米尔斯中校被吓了一跳,他赶紧接过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让他感受到了畏惧的声音:“这里是国防部,国防部副部长先生即将和你通过。”

    米尔斯中校完全被震惊了他这一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接到国防部副部长的电话

    “米尔斯中校,我是国防部副部长菲利普斯将军。立刻释放莫约尔先生,这是我的命令,我说的是立刻。我不想莫约尔先生的第二个电话再打到华盛顿。如果他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那么我会再次亲自过问此事的!”

    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国防部副部长的电话便被重重的挂断了

    此时的米尔斯中校呆若木鸡,他完全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概你们还不知道自己惹上了多大的麻烦”莫约尔先生的话再次在米尔斯中校的耳朵边响起。

    他急忙带着皮罗科夫妇走进了审讯室,让别的探员全都出去,只留下了帕丁森上尉,他死死的盯着“莫约尔先生”:“莫约尔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国防部副部长菲利普斯将军会亲自下令放人?”

    帕丁森上尉也被完全的吓到了。

    王维屹却还是保持着那样淡淡的笑容:“菲利普斯将军亲自来电话了吗?啊,这点我倒并没有想到。我还以为会是他的办公室主任舍里打来的电话。”

    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这位莫约尔先生似乎对国防部的每个人都无比的熟悉

    “你们想要知道我是谁吗?当然可以。”王维屹笑了一下:“为了避免将来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谁。但你们必须保证绝对不会泄露。”

    “我保证!”米尔斯中校郑重其事的做出了承诺:“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对今天所说的话都不会泄露的。”

    王维屹这才缓缓地说道:“我是美国国防部军事情报调查局的高级调查员莫约尔中校,隶属于菲利普斯将军直接管辖。”

    这样就完全说的通了,米尔斯中校的一颗心也多少放了一些下来美国国防部军事情报调查局,这是一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候就成立的组织,后来逐渐被中央情报局取代。在对德国的战争爆发后,军事情报调查局再次成立,由国防部副部长直接负责。拥有着非常大的权力。据说他们的调查员遍布各个战场,尤其是高级调查员,甚至拥有着决定无数人生命的生杀大权。

    得罪了他们。的确是惹上了很大的麻烦这根本就不是米尔斯中校这个级别的联邦探员可以插手调查的人

    “请保持轻松,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也是同僚。”王维屹居然安慰起了他们:“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先生们。敌人正在策划这进攻英国本土的大型军事行动。我接到的任务是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确保英国本土安全,所以我以一个家具商的身份出现在了这里。特拉维夫斯基的倒戈我们已经知道了,而我将确保特拉维夫斯基的情报能够安全的送到伦敦皮罗科先生,皮罗科夫人,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我那么巧和你们相遇了吗?德国人和那些女王的间谍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除掉特拉维夫斯基,我将负责保证你们的安全,但是在洛佩兹的庄园里,我们还是出现了疏忽。而这一疏忽几乎就是致命的!”

    皮罗科夫妇默默的点了点头如果没有莫约尔中校的话,也许特拉维夫斯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万幸的是我们成功的把情报送回了伦敦。”王维屹放松了一些自己的口气:“但这仅仅是第一步而已。特拉维夫斯基知道的,也许比送到伦敦的情报更加详细,必须保证他的安全,并将他平安的松回到伦敦,动用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设备,我们需要活着的特拉维夫斯基!”

    “这点联邦调查局可以去办。”米尔斯中校很快接口道:“我们会立即将特拉维夫斯基转移的。”

    “感谢你的努力,中校。”王维屹点了点头:“其实在伦敦还隐藏着大量敌人的间谍,他们活跃在伦敦的各个阶层,这将对即将到来的伦敦保卫战产生到非常坏的影响,米尔斯中校,我希望你能够和伦敦警察和情报人员密切合作,尽快把这些间谍铲除!”

    米尔斯中校露出了一些为难的表情:“莫约尔中校,你说的情况我完全了解,但这主要是由中央情报局负责的,而且那些敌人的间谍非常狡猾,我们始终无法破获。”

    “我得到的命令是铲除敌人的间谍组织,无论是联邦调查局或者是中央情报局都可以。”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向你们提供你们所需要的支援。至于间谍网的组成部分,我想我的手中有一份名单,我可以提供给你们。”

    米尔斯中校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如果莫约尔中校手里真的有这份名单的话,他完全可以自己去破坏敌人的间谍组织,何必要把这么大的功劳让给联邦调查局呢?

    王维屹大概是看出了米尔斯中校的疑惑:“中校,我的主要责任是军事方面的情报,除了我们已经得到的‘新海狮计划’,还有许多工作需要我去完成,那些间谍们说实在的,并不是我的工作重心。在伦敦,我需要你们的密切合作,所以我不妨建议我们将一些重要的情报共享。”

    米尔斯中校这下完全的懂得了莫约尔中校的意思。

    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我很高兴您是一个如此通情达理的人,如果您又任何需要,我都愿意提供您一切需要的帮助。”

    王维屹微笑着点了点头:“至于你们,皮罗科先生和皮罗科太太,我这里也有一些你们感兴趣的情报,相信这些情报的获得,能够让你们的上司对你们赞赏有加的!”

    一个多么慷慨的人啊,皮罗科夫妇完全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感激。他们曾经冒犯过莫约尔先生——不,是莫约尔中校,但中校却丝毫也都没有在意,反而向他们提供了如此重要的帮助。

    这会让他们迅速成为间谍界的传奇的,这一点皮罗科夫妇坚信不疑。

    “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我们的胜利。”王维屹特别的加重了自己的语气:“胜利,我想也许离我们已经并不遥远了。”

    这一些美国人根本就没有读懂这句话里的真正含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