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六十九. 特拉维夫斯基的情报

一千六十九. 特拉维夫斯基的情报

    此时他们的唯一希望就是“莫约尔先生”能够挽救这条重要的生命了!

    特拉维夫斯基的重要性,皮罗科夫妇再清楚不过了,谁也无法承担失去他的责任。可就在这个看起来安全无比的洛佩兹庄园里,他却遭到了如此可怕的暗杀。

    周围的宾客们也都完全的被吓傻了。他们难以想象的是,如果连洛佩兹先生的庄园里都会发生刺杀事件,那么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大量失血,我只能帮他暂时止血,救护车还没有到吗?”在那忙碌了许久的王维屹终于抬起了头。

    “来了,来了!”在洛佩兹先生的声音里,警察和医生同时冲了进来。

    特拉维夫斯基很快被送上了救护车,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否能够保住生命,这其中也包括了王维屹。

    他不希望这个忠诚的间谍就如此死去,尽管特拉维夫斯基早就有了对付的方案。但他还是希望能够和特拉维夫斯基一起看到胜利的那一天到来。

    所有的宾客都被当地的警察局长卡斯卡帕留在了庄园里,对于发生在自己地盘上的凶杀案,卡斯卡帕局长还是非常恼火的。

    尽管耶尔弗顿是个不大的城市,但这里的治安却相当的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生过如此严重的凶杀案了。尽管在当地游击队活动频繁,但他们针对的却仅仅只是军人而已。当地的治安,是卡斯卡帕局长最为引以为自豪的一件事情。

    可是大概这位局长还不会想到,这件凶杀案的性质到底有多么的严重。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皮罗科很快借了洛佩兹先生的电话,然后他对帕斯卡帕局长说道:“局长先生,您能够来接一下电话吗?”

    帕斯卡帕迷惑的接过了电话。随即他的面色变变得严峻起来。那是美国军方的高层人物打过他的,在电话里,这位高层人物严厉的命令帕斯卡帕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侦破这件案子,因为遭到刺杀的“多纳先生”对于美国和英国来说都是重要无比的大人物。

    “我会尽到一个警察应尽的责任的......”帕斯卡帕挂断了电话,他冷冷的朝皮罗科看了一眼:“先生。我不希望有谁用权势来压我,该破的案子,我绝对不会拖延,但绝对不是在受到逼迫的情况下。”

    皮罗科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引起了帕斯卡帕局长的不快......这也许只能怪他太不了解英国人的自尊心了......

    帕斯卡帕按照惯例询问了一些基本的情况,然后又仔细追问了一下“多纳先生”遇刺后出现在客厅里的时间。接着他把洛佩兹叫到了一边:“洛佩兹先生,在8点10分到8点20的这段时间里有谁离开过宴会吗?”

    “啊。恐怕没有人。不,不,我想到了,也许有一个人曾经在这段时间里离开过这里......可是我想这个人不应该有任何的嫌疑。”

    洛佩兹的回答让帕斯卡帕精神一振:“洛佩兹先生,不管是谁我都希望您能够告诉我,您大概不知道这里面的牵连到底有多大!”

    洛佩兹朝正在那里接受警察询问的怀特少校看了一眼:“帕斯卡帕局长。您大概知道我喜欢各种类型的钟表,在宴会的时候,他曾经和怀特少校谈论过,非常巧合的是,怀特少校正好也拥有一块非常古老的怀表,他建议让我看看这块怀表的价值,所以他曾经离开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吧......”

    帕斯卡帕局长的眼睛亮了一下:“洛佩兹先生。在您看来,从这里到他的房间拿出怀表再走回来,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我想三分钟的时间就够了......毕竟怀特少校夫妇的客房就在边上......”洛佩兹显得非常迟疑:“帕斯卡帕局长,我不认为怀特少校会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他告诉我怀表找不到了。”

    “啊,够了,洛佩兹先生。”帕斯卡帕局长似乎已经有了答案,他让大家安静了下来,然后走到了怀特少校的面前:“少校,听说您又一块非常值钱的怀表?”

    “是的。”怀特少校觉得对方的问话有些奇怪。他拿出怀表交给了帕斯卡帕局长:“就是这块,怎么了?”

    “多么精美的怀表啊。”帕斯卡帕局长大略看了一下,然后还给了怀特少校:“少校先生,通常这么贵重的一样东西,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会精心珍藏的。一般我们需要看到的时候很快就能想到它在哪里,但是听说您寻找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是的,我找到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说到这,怀特少校忽然醒悟到了什么:“帕斯卡帕局长,难道您认为我是故意这么做的?难道您认为我和多纳先生的遇刺案有什么关系吗?”

    帕斯卡帕局长耸了耸肩:“我可并没有这么说,但是您的一些举动让我觉得有一些好奇而已......少校先生,十分钟,我已经问过了洛佩兹先生,从这里到您的客房拿出怀表再走回来仅仅需要三分钟的时间,还有七分钟足够做许多事情了。少校先生,您能和我解释一下这七分钟您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吗?”

    “我在寻找我的怀表!”怀特少校恼怒起来:“我再一次的申明,我忘记了自己的怀表究竟放到了什么地方,所以才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

    “可是怀表现在就在你的手中!”帕斯卡帕局长的语气也骤然变得严厉起来:“请您告诉我,既然你忘记了它放在哪里,又是怎么找到的?少校先生,我很难解释其中的原因。”

    怀特少校气的脸色涨的通红。自己说的全部都是真话,为什么帕斯卡帕局长就是不肯相信?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去您的房间里派人查找一下......”

    其实根本不用怀特少校答应。帕斯卡帕局长的手下已经进入了怀特少校的客房。而趁着这段时间,帕斯卡帕局长不慌不忙地说道:“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多纳先生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我蒙受了很大的压力,被要求必须立刻破案。但是尽管如此。身为一名警察,我还是必须做到证据充分。我保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王维屹一直都在一边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怀特少校毫无疑问是无辜的,但是自己必须要寻找到一个替罪羊,来洗清自己和洛佩兹的嫌疑。怀特少校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只能说他在错误的时间来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

    怀特少校的遭遇是让人同情的。从他患上了战争创伤症到被冤枉都是如此。但这又有什么办法?从他一介入战争开始,也许便已经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朝边上的德尔克夫人看了一眼,发现德尔克夫人因为紧张害怕全身都在颤抖着。甚至,她的手也在不自觉的情况下紧紧的握住了王维屹的手。

    这个女人绝对无法相信一路上看起来是如此可怜并且让人同情的怀特少校会牵扯到如此让人震惊的凶杀案中......

    “局长先生,我们找到了这个。”很快,警察重新回到了现场。并且手里拿着一把无声手枪:“是在怀特少校的卧室里找到的。”

    “不,这不是我的!”怀特少校大声叫了出来:“我发誓,这把枪绝对不是我的!”

    “但是却是在您的房间里找到的。”帕斯卡帕局长接过了枪,用冷冰冰的口气说道:“我们只需要回到局里做一些检测,很快就能发现这把枪和凶杀案有没有关系了。怀特少校,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您是最大的嫌疑对象。我不得不暂时扣押您。当然,因为您的美军军官身份,我会和雷威将军专门商量的。”

    警察上来给怀特少校带上了手铐,少校并没有挣扎,而是看了一眼早已泪流满面的妻子:“克瑞丝,不要担心,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很快就会洗清冤枉出来的。”

    克瑞丝除了用力点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才好了......

    怀特少校被带走了,一场好好的宴会遭到了让人不愉快的破坏。德尔克夫人竭力安慰着早已哭成泪人一般的克瑞丝。可这时候的她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办才好。

    “莫约尔先生,请您跟我们来一趟好吗?”皮罗科夫妇来到了王维屹的身边低声说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跟随着这对夫妇来到了边上的一间屋子里,皮罗科迟疑了一下:“莫约尔先生,感谢您对多纳先生的救治,他对我们,对整个美国来说都太重要了。您是一个爱国者。”

    “爱国者?”王维屹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我只是做了任何一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我想这和爱国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皮罗科夫妇互相看了一眼:“莫约尔先生,有些事情我们暂时无法对您明说......但是我想问您,在多纳先生的身上,您在救治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除了献血我什么也没有发现。”王维屹看起来很难理解对方的话:“您想问我一些什么呢?难道您认为我从多纳先生身上偷了什么东西吗?皮罗科先生,尽管我不是一个绅士,但您如此说也同样是对我的侮辱。”

    “啊,如果您是这样理解的话我非常的抱歉。”皮罗科嘴里虽然如此说,但表现的却根本就不在意:“我更加抱歉的是,在我们需要寻找的东西找到之前,我想您大概只能暂时留在洛佩兹先生的庄园里不能离开了。希望您能够原谅我们的无礼。”

    “如果这可以证明我的清白。”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但是我是一个美国公民,遭遇到了这样不公平的待遇,我将会会提出严重抗议的。”

    皮罗科夫妇也有一些无奈,他们的内心告诉他们“莫约尔先生”是清白的,可是特拉维夫斯基身上携带的那份情报对于美国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

    特拉维夫斯基遇刺引起了美国高层极大的震动。这个人对于美国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他被送到了当地最好的医院耶尔弗顿板球俱乐部进行紧急治疗。

    皮罗科夫妇赶到医院的时候,一场手术刚刚做完,医生走出来的时候告诉皮罗科夫妇:“伤势非常沉重,子弹正好击中了心脏部位,但是万幸的是。多纳先生的心脏比正常人偏移了一公分,这点挽救了他的性命,我们的手术进行的非常成功。”

    皮罗科夫妇庆幸不已,但谨慎的皮罗科还是问道:“有没有可能是自己开枪对准心脏部队射击的?毕竟,只有多纳先生自己猜知道自己心脏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医生诧异的看了一眼皮罗科:“这种可能也许存在,但是除非他想自杀。一个人即便知道了自己身体里的某些特殊结构。但是在开枪的时候,再坚强的人心理上也会出现紧张情绪,一公分的距离绝对无法控制的如此之好,这点我可以确定。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根据火药残留形成的面积好,这绝不是近距离射击。开枪者和受伤者保留了一定的距离。”

    皮罗科夫妇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了......

    此时医生又说道:“你们还必须感谢那位替多纳先生做了及时治疗的人,如果没有他的努力和医学知识替多纳先生及时的止血,恐怕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多纳先生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

    皮罗科夫妇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同时想起了那位现在还被软禁着的“莫约尔先生”。

    “多纳先生能够开口说话了吗?”皮罗科试探着问道:“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立刻问他。”

    医生在那想了一下:“20分钟,我只能给你们20分钟的时间。”

    皮罗科夫妇很快便冲进了病房里......

    特拉维夫斯基终于醒了过来,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一脸焦虑的皮罗科夫妇:“我还没有死吗?”

    “是的,特拉维夫斯基。你还没有死。”皮罗科急忙回答道:“你看清楚刺杀你的人了吗?”

    “是的,我看清楚了。”特拉维夫斯基立刻说道:“怀特,那是怀特少校,他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就对我开枪了!我知道自己没有死,但是我却不敢动,一直等到他离开后我才敢冲出去呼救!”

    果然是怀特少校,这个美国人里的败类!皮罗科感到有些恼火,怀特少校几乎就让美国失去了一个无比重要的人物。

    看着皮罗科欲言又止的样子,特拉维夫斯基忽然笑了一下:“你们大概在想我把‘新海狮计划’藏在哪里了吧?皮罗科。我现在可以把‘新海狮计划’交给你了。你走到我的面前来,看看我的肩膀上有些什么。”

    皮罗科走了上去,看到特拉维夫斯基的肩膀上纹着一些数字。

    “我随着携带了一只旅行箱。”特拉维夫斯基喘息着说道:“去打开那只旅行箱,外面看起来非常普通,我想你们在船上的时候一定趁我睡着的时候翻过了吧?”

    皮罗科夫妇有些尴尬。

    特拉维夫斯基笑了一下:“把旅行箱里面撕开。你们会发现夹层里还有一只小巧精致的公文包,记得,不要试图拿出来,那会直接让炸药爆炸把所有的一切都销毁的。我胳膊上的数字,就是打开这只公文包的密码。我必须郑重的提醒你们,千万不要输错,只要错误一次,同样会把那些文件全部销毁的!”

    皮罗科夫妇听的后怕无比,过了会皮罗科才小心地问道:“如果那天夜里我们发现里旅行箱里的机关,并且不幸把那些文件销毁了怎么办?”

    “那你们只能企求我不要死了。”特拉维夫斯基淡淡地说道:“因为所有的文件都装在了我的大脑里。”

    皮罗科夫妇完全的明白了,早就听说特拉维夫斯基拥有着非凡的让人惊讶的记忆力......

    ......

    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怀特少校因为凶杀而被带走了,接着“莫约尔先生”又被软禁了,这让德尔克夫人根本不知所措。

    她好容易才见到了“莫约尔先生”,德尔克夫人的眼眶不禁又红了起来。相反倒是“莫约尔先生”的神情显得非常平静:“不要担心,夫人,清白的人迟早都会被还以清白的,我相信正义女神并没有抛弃我。”

    “可是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德尔克夫人抽泣着说道:“你救了多纳先生,但是你却被关押在了这里,我想我应该给保罗打个电话,让他直接干预此事!”

    王维屹笑着摇了摇头:“我想没有这个必要!”

    就在这个时候皮罗科夫妇忽然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