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六十八. “双面计划”

一千六十八. “双面计划”

    这辆限量版的阿尔法.罗密欧2600轿车,无疑吸引住了德尔克夫人和怀特少校夫妻的眼球。

    在欧洲,乃至在美国能够拥有这辆轿车的人屈指可数。5年的时间,阿尔法.罗密欧2600型总共只生产了2000多辆。即便一些大富豪,想要拥有一辆这样的梦中情人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但是,他们居然在这里看到了阿尔法.罗密欧2600。

    “莫约尔先生”的实力让他们刮目相看。

    “我说过,我的朋友很有实力。”在发动了这辆轿车后,王维屹轻松地说道:“他能够办到许多别人无法办到的事情,能够让许多人的梦想成真,也许只有你们真正见到了他,才会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能够拥有这样的朋友你也是个非常有实力的人。”德尔克夫人非常真诚地说道。

    轿车开的飞快,在路上王维屹为德尔克夫人采购了一批生活必需品,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们便到达了耶尔弗顿。

    “莫约尔先生”的好朋友洛佩兹.冈萨雷斯亲自迎接了他们,把他们带到了自己的庄园里。

    起初怀特夫妇还有一些犹豫,但是洛佩兹先生告诉怀特少校,普利茅斯海军基地的雷威将军是他的好朋友,他会派人用专车送他们去的,这才让怀特夫妇顺利的住在了庄园里。

    安顿好了德尔克夫人和怀特夫妇,做为“老朋友”,“莫约尔先生”当然和洛佩兹有许多的话要谈,这也是人之常情。

    在自己的书房里,洛佩兹很快换了一种神态,恭恭敬敬地说道:“男爵阁下,从现在开始我将完全听从于您的吩咐,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很好。”王维屹也没有什么客气:“特拉维夫斯基到达的具体时间弄清楚了吗?”

    “是的,特拉维夫斯基到达的具体时间和所要经过的路线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洛佩兹不暇思索地道:“根据您的情报。德尔克夫人和皮罗科的妻子利兹是好朋友,所以在明天中午之后我会安排你们一次在耶尔弗顿的旅游,而且会有一些巧合,我会很巧妙的让德尔克夫人和利兹见面,并且邀请他们来我的庄园参加我所举办的一次小小的宴会......美国人得到了情报。在海军基地里隐藏着大量的德国和英国的间谍。所以他们并不敢让特拉维夫斯基在那里就医,甚至不敢在那里过多的停留,而必须隐蔽的送到耶尔弗顿。这就给我们创造的了绝好的机会......”

    王维屹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么,就按照你所策划的进行吧。”

    一直到现在为止,德尔克夫人和怀特夫妇还不知道其实他们不过是“莫约尔先生”整个计划中可以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

    ......

    洛佩兹先生的庄园让德尔克夫人和怀特夫妇大开眼界,他们在这里受到了最盛情的招待。而在第二天吃过中饭之后,洛佩兹先生又热情的招待他们去参观一下耶尔弗顿。

    他们很高兴的接受了洛佩兹先生的邀请。

    耶尔弗顿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城市,但却和任何一个英国古老的城市一样,拥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尤其是这里的耶尔弗顿板球俱乐部在全英国都是非常有名气的。在这里,需要有特别的邀请函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一旦加入了板球俱乐部,则意味着你已经成功的迈进了英国的上流社会。有许多人在十多年前就递交了入会申请。但接到邀请函却往往要付出长期等待的时间......

    在这里拥有着一系列的配套设施,这里的医院也集中了最优秀的医生,专门为那些会员们提供必需的医疗服务......

    洛佩兹先生当然是俱乐部的会员,在他的介绍下,莫约尔先生、德尔克夫人和怀特夫妇也首次进入了这个闻名遐迩的板球俱乐部参观,并且还亲自上阵打了几局。只是平常缺乏运动的德尔克夫人打了没有多少时间便香汗淋漓。而身边的球童一个不小心,将球拍砸到了德尔克夫人的脚上,结果让刚经过剧烈运动的德尔克夫人的脚很快便肿胀起来......

    “啊,真是对不起,德尔克夫人。”身为洛佩兹先生的好友。耶尔弗顿板球俱乐部的主席金查克先生急忙抱歉地说道:“我们很快会开除那个惹事的球童。德尔克夫人,请跟我去俱乐部专属的小型医院,在那里您将得到最妥善的医疗,并且很快就能够正常行走的。”

    “啊,我想没有必要开除那个可怜的球童......”心地善良的德尔克夫人在几个人的搀扶和陪伴下一瘸一拐的来到了医院。

    万幸的是德尔克夫人的伤势并不重,在医生的妥善照料下,她很快就可以不需要别人的搀扶而自主的行动了......

    向医生道谢后,德尔克夫人离开了诊室,这时候有一扇诊室的门是开着的,德尔克夫人很自然的朝里面看了下,忽然惊喜的叫了出来:“皮罗科,利兹!”

    那间诊室里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听到这声叫声三个人一起会过了头,当看到了德尔克夫人,利兹的面色变了一下,但随即便欣喜的站了起来:“芬妮!天啊,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德尔克夫人很快为双方做了介绍,皮罗科夫妇可是她很早就认得的,但是他们身边那个陌生的中年人却是素昧平生。

    “这位是多纳先生。”皮罗科很快介绍道:“他是我们的好朋友,一起从德国离开的,啊,他不适应在海上的生活,除了感冒之外还得了一些其它的病,所以我们带他来这里治疗,我们有幸认识一些能够把我们带进这里来的朋友。”

    王维屹微笑着看向那位“多纳先生”,这位就是对于美国人和芬顿政府来说都重要无比的特拉维夫斯基了......

    “你们找到住的地方了吗?”德尔克夫人热情地说道,接着她把头转向了洛佩兹:“洛佩兹先生。我可以邀请我的朋友们一起住在您的庄园里吗?”

    “当然可以。”洛佩兹微笑着说道:“我那里很大,可以住很多人,而且非常安全,我保证可以让你们不会受到任何的打扰。”

    皮罗科夫妇原本是想拒绝的,身边的特拉维夫斯基实在太重要了。绝对不能出任何的问题。可是洛佩兹先生“我保证可以让你们不会受到任何的打扰”这句话却打动了他们。

    特拉维夫斯基的叛变是个绝密,即便在美军高层知道的人也并不是很多,为了防止意外。这次护送只有皮罗科夫妇两个人。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但是从这里到伦敦一路上的行程却很让皮罗科夫妇伤脑筋。

    尤其在耶尔弗顿,从普利茅斯军港到这里,游击队的活动非常频繁,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问题,而如果能够住到洛佩兹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的家中无疑是个非常好的选择。更加让他们心动的是,皮特少校夫妇也住在那里,一旦出现任何问题,起码这个美军少校也能够帮上不少的忙......

    “这恐怕会太麻烦洛佩兹先生了......”皮罗科故意推辞了下。

    “啊,我可不认为这有什么麻烦的。”洛佩兹再次递出了自己的橄榄枝:“我会命令佣人们为你们安排一个最舒适的房间。”

    盛情难却。皮罗科夫妇最终还是接受了洛佩兹先生的再三邀请......

    ......

    夜幕降临,洛佩兹庄园里却灯火通明,优雅的音乐不断的传出,给即将处于战火中的这里平添了几分奢华的气氛。

    洛佩兹宴请的客人并不是很多,大多都是他的好朋友和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说实话,即便成为美国人的王牌间谍。但皮罗科夫妇也还是第一次参加英国人举办的这样的宴会。

    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其中也包括了耶尔弗顿板球俱乐部的主席金查克先生,还有美军少校怀特和他的妻子,这让皮罗科夫妇彻底的放下心来。

    他们已经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完成这次护送特拉维夫斯基的任务后。他们将不用再去德国,而将长期在英国潜伏,为未来德军有可能到来的进攻做好准备。而要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必须要熟悉英国人生活中的一切细节。尤其是这些英国上流社会的人物是他们必须要结识的。

    周旋在洛佩兹先生的客人们中,皮罗科夫妇完全彻底的释放了自己......

    “多纳先生”——特拉维夫斯基也同样得到了最盛情的款待,他喝了不少的酒,但是显然喝酒并不是他所擅长的,没有多少时候,不胜酒力的特拉维夫斯基便无法支撑下去了。

    他被送回到了他的客房中......而就在他昏昏入睡的时候一个人影则悄悄的闪进了他的房间里......

    看着熟睡中的特拉维夫斯基,王维屹缓缓的举起了手里安装着消音器的无声手枪......

    “男爵先生,我的代号是‘使命’。”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处于醉酒状态中的特拉维夫斯基却忽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我奉命向您报道。我原本计划要在伦敦才能见到您,但没有想到在耶尔弗顿板球俱乐部却已经见到了您。”

    王维屹笑了笑:“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在西德尼的办公室里......”

    “是的,那时候皮罗科夫妇就开始拉拢我了。”特拉维夫斯基站了起来:“大概所有的人都不会想到,我其实是西德尼.赖利先生的人,也是您直接指挥的部下。”

    “这是一个不错的计划,是吗?”王维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次计划的代号是“双面”——双面计划!特拉维夫斯基是德军中一个掌握了重要情报的军官,但他的真实身份却是从第一世界大战开始就活跃在间谍界的王牌间谍西德尼.赖利的学生。这一身份除了王维屹之外没有谁知道。

    在来英国之前,王维屹向隆美尔透露了特拉维夫斯基的真实身份,并和赖利以及隆美尔共同制定出了“双面计划”,他们要把一份假的“新海狮计划”透露给美国人,让他们做出错误的判断和调动。

    除了这一小团体,他们甚至没有向英国人透露过“双面计划”。这样整个计划就能以一种最逼真的方式进行......

    显然,他们已经成功了一半。王维屹甚至没有告诉过蒙灵顿家族任何一个人任何关于这个计划的任何一些小的情报。在“双面计划”进行的过程中,他无法相信其他的人。一旦美国人确信自己掌握了德英联军的“新海狮计划”,那么对于未来的决战来说将会是至关重要的。

    “即便在来的路上,我也没有告诉皮罗科夫妇更多的细节,皮罗科夫妇虽然已经完全信任了我。但要想得到美*方的完全相信我们却还有一些细节要做。”特拉维夫斯基很快说道:“男爵阁下。一次真正的刺杀也许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王维屹的眉头皱了起来。一次阵阵的刺杀?他忽然想到特拉维夫斯基要做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我的心脏比正常人便宜了一公分。”特拉维夫斯基镇静的口气好像在说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一件事情:“如果您能够手不颤抖的话,可以对着我心脏部位射击,然后我还可以得到及时的救治。”

    “万一我射偏了呢?”王维屹注视着面前的这个人:“一公分?我想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如此准确的射击。特拉维夫斯基,我想我们还能有别的办法的,我不能拿你的生命冒险!”

    “男爵先生,做为西德尼的学生,我们随时都在进行着生命的冒险。”特拉维夫斯基的语气还是如此的从容镇定:“您是骷髅男爵,没有什么事情是您无法做到的,我相信您能准确的完成一次射击。如果射偏了或者我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那么美国人会在我的尸体里找到‘新海狮计划’全部的微缩胶卷,这反而能更加得到美国人的信任。他们相信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我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王维屹深深注视着他,许久之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谢你,特拉维夫斯基,我保证我的手不会颤抖,我保证我会打出我生命力最重要的一枪!”

    然后他重新举起了手中的无声手枪......正和他自己说的一样。这将成为他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一次射击......

    “能够再次见到您是我的荣幸。”特拉维夫斯基毫无惧色带着微笑说道。

    “能够再次见到你同样是我的荣幸。”当说完这句话后王维屹扣动下了手里的扳机。

    特拉维夫斯基捂着胸口倒下了,当他倒下的那一刹那甚至面上还带着微笑......

    ......

    音乐声依旧在那响起,王维屹重新回到了这里,他和洛佩兹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似乎在那告诉洛佩兹自己已经干掉了特拉维夫斯基。

    “少校。你回来了。”洛佩兹迅速把头转向了手里拿着一块怀表兴冲冲回到宴会中的怀特少校的身上。

    “啊,洛佩兹先生,瞧,这就是我刚才和您说的那块表。”离开宴会大概10分钟的怀特少校把表递给了洛佩兹:“我刚才在我的行李里找了半天,我还以为我遗失了,结果在我的另一只包里找到了,哈,瞧我这记性啊。”

    “这是块19世纪的怀表,做工非常的精细。”洛佩兹仔细欣赏着怀表:“我想能够值不少的钱,少校,你得好好的收藏才对。”

    怀特少校非常高兴。刚才在闲聊的时候他们偶然谈论到了表的问题,怀特少校正好就有一块这样的表,他决定拿出来给洛佩兹鉴定一下是否有收藏价值。只是他回到自己住的客房时候找了许久才找到了这快表,足足的耽误了十多分钟的时间。

    还好,这块表并没有丢失。

    “砰”的一声,一个跌跌撞撞冲进宴会,浑身是血的人一下栽倒在了地上,这顿时引起了宾客们的一阵混乱!

    皮罗科夫妇朝那看去,大惊失色,是特拉维夫斯基!他们慌张的冲到了特拉维夫斯基的面前,看到这个重要无比的人胸口上中了一枪,鲜血正在不断的从他的手指缝里流出。

    “刺客,我看清楚了刺客的脸......”特拉维夫斯基才说完这句话就昏迷了过去......

    “让开,让开!”王维屹冲了过来:“我的父亲是医生,快,现在我们必须要帮他止血!”

    皮罗科夫妇完全的傻了,一旦特拉维夫斯基死在了这里,那么他们真的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此时他们的唯一希望就是“莫约尔先生”能够挽救这条重要的生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