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六十五. 蒙灵顿家族

一千六十五. 蒙灵顿家族

    莱克大使的生日舞会是伦敦近一段时期以来最热闹最风光的事情了。

    当舞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甚至就连所谓的英国政府的总统芬顿和总理威尔金斯都同时出现了。当这两个人出现在舞会的时候,现场很快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莱克大使热情的邀请他们为今天到来的宾客讲话,在略作谦虚之后,芬顿还是来到了话筒前:

    “亲爱的大使先生,亲爱的先生们、女士们。当然,我不希望这样的称呼引起诸位好好先生们的醋意。”

    这很快引起了一片笑声,芬顿等到笑声略略平静,这才继续说道:

    “莱克大使是我们多年的老朋友了,在那个以女王自称,始终让英国陷入恐怖的独裁统治的女人在位时,他就已经是这个身份了。莱克大使见证了英国从独裁走向民主的光辉道路,也见证了英格兰的复兴,他能够告诉所有的人,在英国曾经发生过多么伟大的变革,在英国,延续了上千年的王权终于在民主自由的旗帜下被彻底的推翻了。先生们、女士,我想我们应该为这一伟大的时刻欢呼!”

    掌声瞬间响了起来。

    文森特将军冷冷的盯着台上的这个人,然后低声说道:“他总是以大英帝国的救星自居,认为自己代表的才是真正的民主,只要反对他,就是反对大英帝国的民主。只要反对他,就是反对所谓的自由。在他的身边有一批盲目的追随着,而他也很好的利用了以民主和自由的权力这一句口号迷惑了不少人......当女王陛下流亡后,他的本来面目开始逐渐暴露出来,一大批反对者被他以各种名义扔进了监狱里......”

    “自由、民主、王权其实是并不冲突的......”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在这一点上英国之前一直做的不错。女王仅仅是国家的象征,是这个国家的精神领袖,真正的权力掌握在政府的手里。不是换了一个称呼,国王变成了总统便能够带领这个国家走向所谓的真正的民主的......一个大独裁者的总统也许将给这个国家带来的伤害更深......”

    文森特将军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位“莫约尔先生”说出了绝大部分英国人的心声......

    “先生们、女士们,英国是一个重视朋友尊重承诺的国家......”芬顿的声音继续在那里响起:“战争爆发之后。英国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了战争,为了全欧洲的和平和自由而战。我们曾经的盟友俄罗斯、法国无耻的背叛了同盟国,投入到了我们敌人的怀抱,无可否认的是,这也的确让盟军遭遇到了一些挫折,但是这对于坚强的英格兰来说。任何的挫折都无法击垮我们,我们将继续和我们的盟友美国团结在一起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我要求整个英国都行动起来,不惜一切代价的赢得战争......”

    他的通篇讲话都是在那竭力鼓动着要将战争坚决的进行到底。说到后来其对待战争的疯狂态度就连王维屹也感觉到了一些吃惊......

    他的讲话也引起了赞同或者尽管不赞成但却不得不如此的掌声。然而就当他的讲话稍稍停顿的时候,有人忽然问道:“总统先生,听说轴心**队正在准备渡过英吉利海峡,对英国本土发起进攻。英国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了吗?”

    “是的,我也听到了这个传言!”芬顿再次抬高了自己的声音:“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英国本土绝对不会遭到任何形式的攻击,我们有足够还击的本钱!”

    “可是您刚才还说了我们即将取得胜利......”那个声音继续响起:“取得胜利和在本土还击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我们已经丧失了战争的主动权,不得不转到对于本土的防御上来?是不是以德国为首的轴心国正在逐渐取得胜利?”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个声音吸引了......

    王维屹也不由自主的朝那里看去,他见到了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面对芬顿的时候这个人似乎没有任何的一点畏惧......

    “那是蒙灵顿爵士的孙子索普......”文森特将军低声说道:“您大概不知道蒙灵顿爵士在英国的地位吧......”

    王维屹笑了笑,自己当然知道蒙灵顿爵士在英国的地位,自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索姆河的时候就已经和蒙灵顿认识了,那次,是自己亲自把伤员罗森中校送回去,并且第一次和蒙灵顿见面。然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自己再次和蒙灵顿在伦敦相遇了......

    文森特大概和王维屹说了一下情况。自从女王流亡英国,芬顿政府上台之后,一些前政府的成员遭到了清算,只有蒙灵顿家族芬顿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去动他。尽管蒙灵顿爵士已经离开了人世。但这个家族在英国依旧拥有着很大的势力。从政界、财经界到军界,爵士的门生故吏遍布,一旦动了蒙灵顿家族,也许很快会引起一系列可怕变故的......当然,蒙灵顿家族在女王被驱逐之事上也保持着奇怪的沉默。他们似乎并不想就此事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有这个索普.蒙灵顿是个异类,他总是在公开的场合评击英国所谓的革命无非就是一场闹剧......

    为此,索普受到了几次公开或者非公开的警告,然而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却根本无所畏惧......

    果然,索普的话让芬顿的面色阴沉下来:“索普.蒙灵顿先生,你在曲解我的意思,这将在英国国内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我必须要郑重的警告您。在非常时期,任何的煽动蛊惑都会遭到法律严厉的惩罚!”

    “您也许会把我扔进监狱里,但那又有什么呢?”索普无所谓地说道:“民主是什么?民主有一个最重要的构成因素,就是允许所有的人说出不同的意见,在女王时代我们尚且有言论自由。难道在您倡导的真正民主时代,我们反而失去了说话的权力吗?”

    一阵轻轻的笑声在周围传了出来......芬顿面色铁青,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这个该死的年轻人......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怒气,否则自己在这个年轻人的攻击下会沦落为笑柄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们本土同样也遭受过攻击,是的。就在我们的这片脚底的土地上,但是我们却用最坚韧的意志坚持了下来,年轻人,我曾经经历过那场战争,我知道什么才是战争,而你不知道。战争永远不是仅仅靠表面发生的事情就能做出判断的......”

    “是啊,但是,那场战争爆发的时候我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却依旧记忆犹新。”索普的语气里依旧带着讥讽:“大家还记得亚力克森男爵吗?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战争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结束?恐怕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答案。而此刻,亚力克森男爵正在那里指挥着德国的的军队以及女王陛下的军队。我还听说皇家海军已经集体向女王陛下效忠,失去了海军的英格兰。该靠什么来保卫这里呢?”

    丝毫不留情的质问,让芬顿气的面色铁青。这时,帕丁森上尉来到了索普的身边:“蒙灵顿先生,请您暂时离开这里。千万不要逼迫我们使用武力。”

    索普大声笑了出来,他讥讽的朝芬顿和帕丁森看了眼,然后大步走出了这里。

    而现场的气氛却完全因为索普的出现被彻底的打乱了......

    “我喜欢这个孩子。”王维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我想我必须要保护好他的安全,也许芬顿会恼羞成怒的。”

    文森特将军悄悄地说道:“需要我给你提供一些帮手吗?”

    “啊,不需要,我想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王维屹整理了一下衣服。

    此时舞会的气氛已经完全的改变了。没有哪个人的心思还在什么舞会上......王维屹来到了德尔克夫人和保罗的面前,告诉他们自己临时有些事情将要离开这里,相信以后还会再次见面的。

    看得出来德尔克夫人有些恋恋不舍......

    ......

    “索普.蒙灵顿先生,我们知道蒙灵顿家族在伦敦有很强的影响力。”在一条伦敦随处可见的古老的小巷子里,两个FBI的探员冷冷的对面前的索普说道:“但是。蒙灵顿家族的权威仅仅对英国人有用,对美国,对联邦调查局丝毫不起作用。我给你个建议,你必须写下一份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发表类似的话。”

    “否则的话将会怎么办?”索普还是用自己一贯嘲讽的语气反问道:“杀死我吗?”

    “蒙灵顿先生,我必须要郑重的提醒你,我们有许多的办法可以让你消失,就算你的父亲有再大的能量,我也可以保证他无法找到你。”

    “当然,FBI的确有这样的本事。”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FBI能够做到许多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让人离奇的失踪。啊,你们大概是帕丁森上尉派来的吧?”

    两个FBI的探员面色一变:“你是谁?立刻滚出这里!”

    “瞧,多么不礼貌的话啊。”年轻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里可是伦敦,一个讲究绅士的地方,不礼貌的行为是回受到惩罚的。”

    还没有等两个FBI的探员继续说话,年轻人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手枪,枪口快速的跳跃了两下,然后,索普就看到两个FBI的探员倒在了血泊中。

    索普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够下这样的狠手......

    “索普.蒙灵顿先生,你好。”年轻人收好枪走了过来:“我是莫约尔,请不用担心,我是蒙灵顿家族的好朋友。”

    索普有些疑惑。他可不记得自己的家族有这么年轻的“好朋友”......

    “这里不能继续呆着了。”王维屹朝周围看了看:“放心吧,联邦调查局虽然会怀疑是你干的,但他们没有证据,短时间内不会动你的。索普,我需要立刻见到你的父亲。相信我,他会认得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索普觉得面前的这个“莫约尔先生”值得自己信任......

    ......

    蒙灵顿家族依旧保持着一个爵士的传统,他们似乎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当你走进他们的庄园好像回到了中世纪一般。

    但就是这样的家族,在英国却拥有着莫大的影响力。

    索普让“莫约尔先生”在那里等一会,自己匆忙进去寻找父亲。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神态威严的格里斯罗.蒙灵顿爵士在儿子的陪伴下走了出来。当他看到儿子带回来的“莫约尔先生”的时候,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恭恭敬敬的弯了一下腰,用无比尊敬的口气说道:“男爵阁下,欢迎来到蒙灵顿庄园,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了。您还是和您第一次来到蒙灵顿庄园的时候完全一样。”

    索普看的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对除了皇室成员之外哪个人那么尊敬过。

    “男爵阁下,欢迎来到蒙灵顿庄园,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了,您还是和您第一次来到蒙灵顿庄园的时候完全一样。”

    男爵?二十年?难道这个岁数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二十年前就和父亲认识了?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祖父和父亲,以及蒙灵顿家族的好朋友罗森爵士时常提起的人: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索姆。过来。”格里斯罗将自己的儿子叫到了身边:“请向亚力克森男爵致敬!”

    一股电流从索普的脑海中穿过,是的,是的,他就是男爵!这个“莫约尔先生”就是不老的男爵亚力克森!

    索普和他的父亲一样恭恭敬敬的弯了下腰:“男爵阁下,能够见到您是我一生的幸运,我还必须感谢您救了我的命。”

    大概已经从儿子的嘴里听说过这件事了,格里斯罗显得非常的不满:“那些美国人在伦敦越来越嚣张了,他们似乎真的把这里当成了他们自己的地盘。联邦调查局?我想也许是时候给他们一些教训了。啊,男爵阁下,真是失礼。请您坐下说吧。”

    王维屹坐了下来:“格里斯罗,鉴于我和蒙灵顿家族之间的友谊,我想一些客套的话就没有必要说了。蒙灵顿家族为什么始终在女王流亡的事情上保持沉默?”

    “那是女王陛下的吩咐。”格里斯罗很快回答道:“那一天,女王陛下决定离开伦敦,我也准备陪伴陛下。但是陛下告诉我,必须有强有力的人留在伦敦,随时同胞伦敦情况,以及为未来的反攻提供帮助。而蒙灵顿家族就是其中最合适的人选......罗森爵士也是同样的意思。男爵阁下,蒙灵顿家族在英国拥有着很高的声望,而且在各个阶层我们都有许多朋友,无论芬顿政府如何痛恨我们,在没有确凿的把握之前他们也不敢轻易的动我们......而女王陛下在临行前还有特别交代,不到必不得以的时刻让我们尽量保持沉默......”

    说到这,他朝自己的儿子看了一眼:“但是索普却还是太年轻了,他总是按捺不住自己对于芬顿政府的愤怒,总是喜欢在公开场合评击政府,说实话,这给我惹来了不少的麻烦,但是我却无法将最真实的情况告诉他。”

    一直到了现在,索普才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苦衷......他在此前他一直在责怪着父亲为何变得如此的懦弱......

    “感谢你们为女王陛下做的一切。”王维屹轻轻的叹息了声:“我知道,有的时候保持沉默比振臂高呼更加难办到,这会让你们觉得痛苦,觉得自己的无能,但是你们却不得不如此做,因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你们。”

    “感谢您的理解,女王陛下还好吗?”格里斯罗关切地问道。

    “女王陛下一切都好。”王维屹点了点头:“就在我来伦敦之前我还见到了女王陛下,格里斯罗先生,所有的苦难行将过去,我想女王陛下很快会重新回到伦敦的。”

    格里斯罗父子的眼中流露出了狂热:“这么说即将到来的进攻是真的了?”

    王维屹表情严峻:“是的,大反攻即将到来,英国很快会重新成为女王陛下的英国!”

    英国很快会重新成为女王陛下的英国——在一句话让格里斯罗父子用力的挥动了一个胳膊。

    这是他们一直都在苦苦等待着的,所有的牺牲和努力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