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六十二. “亚利桑那”号

一千六十二. “亚利桑那”号

    美国海军战舰“亚利桑那”号。

    海风吹拂,一阵阵的寒意不断的侵袭而来。站在船上的那些美国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悲哀的表情。

    在对德国的战争爆发后,随着盟军的节节胜利,柏林夺取在望,美国政府大肆号召美国人向德国移民,让德国本土美国化。

    喜好冒险的美国人,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便在美国政府不断的推出的移民优惠政策上纷纷来到德国淘金。

    但是就那么短短的一段时间风云突变,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的改变了。

    德军在各线战场展开了强劲反击,欧洲国家纷纷背弃美国,尤其在德军吕贝克反击战打响后,美国移民在德国的生存状况骤然变得恶劣起来。大批的美国人遭到了逮捕,他们必须为美国政府所犯下的罪行负责。

    现在,就连美国政府也开始警告正在德国的美国侨民,这里绝对不是天堂,他们应该尽快的在美**方的帮助下离开这个国家,直接回到美国或者经过英国中转。

    才刚刚在一个地方落足,却又被迫离开这个地方,这不得不说是最大的悲哀。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继续留在其实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去面临极有可能到来的悲剧吗?

    没有人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

    “亚利桑那”号上搭乘了200多名美国移民,当军舰缓缓离开这里的时候。那些美国人还依旧站在船头似乎恋恋不舍。

    舰长斯塔姆似乎也是一样的心情,这位美国海军的中校只觉得这一阶段是自己渡过的最窝囊的一个阶段。他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满载着征服者的荣耀回到自己的祖国,然后告诉自己所有的朋友和亲戚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光荣战史。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中校,我们还有多少时间才能到达英国?”

    斯塔姆中校朝那看了看,是德尔克夫人。这个美丽的女人让人同情,她和他的丈夫德尔克先生一起来到德国冒险,可是在吕贝克反击战中,她的丈夫死在了德国空军的轰炸中。可怜的女人成为了一个寡妇。

    “啊,夫人。明天下午我们就可以到达英国了......”斯坦姆中校回答道:“到了英国就安全了,您可以选择很多种方式回到美国。对于德尔克先生的遭遇,我感到非常的悲哀。”

    德尔克夫人的眼眶有些红了,她大概又想到了自己的丈夫:“他总是喜欢冒险,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我劝说过他无数次,但他就是不肯听。在他死的前一天晚上。他还给自己的哥哥通了电话,可是就这么一个晚上的时间......”

    斯坦姆中校叹息了一声,德尔克先生的哥哥是美国驻伦敦大使馆的武官,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弟弟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们会遭到敌人潜艇的袭击吗?”德尔克夫人忽然如此问道。

    “不会的。”斯塔姆中校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边上一个年轻人已经说到:“虽然这是一艘军舰,但无论是德国还是英国人的潜艇。都已经知道了在这艘军舰坐满了平民,尽管袭击一艘军舰并没有什么不妥的,但是我想无论是德国海军还是英国皇家海军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德尔克夫人这才放心了不少......

    不过年轻人却引起了斯塔姆中校的好奇:“先生,看来您对这一切都很熟悉?冒昧的问一声,您是谁?您为什么来德国?”

    “莫约尔。您可以叫我莫约尔。”年轻人莫约尔微笑着说道:“在美国的时候我是一个家具商,平凡的生活让我无聊到了极点。于是我想进行一些刺激的冒险。我卖掉了我那个不大的家具店,然后来到了德国,可惜的是我的冒险却失败了。”

    “不是一个让人值得回忆的历险。”斯塔姆中校耸了耸肩:“相信在未来您会有好运气的。”

    德尔克夫人大概对这位忽然出现的莫约尔先生也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莫约尔先生,您的遭遇和我差不多,不,我的遭遇比您更惨,您只是失去了您的家具店,而我,却永远的失去了我的丈夫。”

    “啊,请您不要难过,夫人。”莫约尔先生叹息了声:“我们都喜欢冒险,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能够多想一些什么呢?军队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他们连自己都无法保护,又如何来保护我们呢?”

    斯坦姆中校有些不太高兴,可对方说的却的确是实话。

    这个时候军舰上响起了吃饭的钟声,这让斯塔姆中校找到了一个摆脱困窘的机会:“德尔克夫人,莫约尔先生,我有幸邀请你们一起用餐吗?”

    德尔克夫人和莫约尔先生当然没有理解拒绝舰长的邀请了......

    船上的伙食其实是非常不好的,当然,军官餐厅的伙食会好的不少,尤其是专门为斯塔姆中校和他的客人们准备的伙食还算是相当不错的。

    “莫约尔先生,您在德国呆了多长时间?你对战争如何看待?”

    面对舰长的问题,莫约尔先生很快回答道:“在德国,我已经呆了整整半年的时间了,在这一段时间里,我见过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从盟军的势如破竹,到后来的一败再败。从美国人在德国的幸福生活,到现在被迫离开这个国家。舰长先生,许多时候我也在考虑这样的事情是如何发生的,真的是太可怕了。”

    这样的回答让斯坦姆中校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其实这样的回答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口的。

    “那么您对德国这个国家是如可看待的呢?”德尔克夫人饶有兴趣地问道。

    莫约尔先生想了一下:“真是一个让我很为难的问题啊......一个不错的国家。是吗?哪怕我们现在处在战争的立场上我们也不得不如此说。这个国家一直有着许多非常优秀的品质,如果要我归纳的话。我认为可以用三点来形容。勇敢、坚韧、细致。”

    这里的谈话吸引了“亚利桑那”号上许多一起用餐的美国海军军官们的注意。他们纷纷凝神听着莫约尔先生说了下去:

    “让我们来讨论讨论勇敢,无论哪个民族对它都有一定的理解,但对德国人看来为了理想而牺牲一切的勇敢,确是责任和义务。舰长先生,让我们仔细分析‘光荣’与‘责任’这两个词,当其他民族认为勇敢即光荣时,德意志精神却视其为责任,也就是说勇敢是你应该履行的义务。无论结果怎样你应很平静地去面对。可再看看我们自己每当鼓起勇气想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否因为成功而庆幸或因为失败而气馁......”

    尽管是在说战争对手的好话,但斯塔姆中校还是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莫约尔先生略略停顿了下:“再让我们来看一下.坚韧。德意志精神所体现的坚韧品质则是享誉世界的。海涅曾经说过,‘德意志不是一个轻举妄动的民族,当他一旦走上任何一条道路,那么它就会坚韧不拔地把这条路走到底’......稳妥的决定加坚韧的步伐,像坦克一样缓缓驶向阵地。舰长先生。我想这一点我们已经充分的体味过了。”

    “是啊,我们充分体味过了德意志的坚韧。”斯塔姆中校叹息了声:“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如果仅仅比较坚韧这一品质,全世界很少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比的过。”

    “是的,承认对方的长处才能让我们更好的进步。”莫约尔先生微笑着说道:“如果说道德意志的第三个品质细致,我想德国人的认真细大概无人不晓。尤其在当今世界。在工业方面,德国制造已经成了高品质的标志。我想在这当中传统的德意志精神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德国人的理念当中,细致和彻底性是分不开的,只有彻底性的分析,才能了解全面性的需求;只有彻底性的执行。才能达到细致化的结果。”

    “您分析的相当彻底,莫约尔先生。”斯塔姆中校喝了一口酒:“尽管一个美国人在为德国说话。听起来有些别扭,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您的话大部分都是正确的。大概这三个品质,决定了即便是在他们最危难的时候,也能够顽强的坚持下去吧。”

    德克尔夫人插嘴说道:“可惜的是,德国人太过于古板,缺少了一些生活情趣。”

    “您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夫人?”莫约尔先生微笑着道:“那么来让我告诉你一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候真实的故事吧。随着战争进行到了尾声,美国人逐渐俘虏了一批德**官,美国人把这些德**官关押在一个战俘营里,对他们比较优待。美国人认为德**官具有骑士精神,而且个个都是职业军人,有很高的军事素养和坚强的意志,因此值得尊敬。一天晚上,附近的美**官举行晚会,邀请了一些战俘营里的德**官也来参加。许多美**官纷纷表演自己的节目,而德**官则旁坐一边,在静静的观看着战胜者的表演。只有一位施密特的德国少校对在场的美**官的表演不以为然。这种情绪被一位美国将军看出来了。他询问施密特少校,:‘为什么?‘少校说,你的乐师在演奏柴可夫斯基的乐曲时有许多错误的存在’......”

    这个故事即便连美国人自己都不知道,一时间餐厅里只有莫约尔先生的声音在那响起:

    “美国将军有些不以为然,就邀请这位施密特少校去演奏,少校有些迟疑的被美国人拉到了钢琴旁边,但当他整理好自己的军服以后,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他的表演。当施密特少校演奏结束以后。整个大厅一片沉寂.随后又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热烈的掌声。那位美国将军问施密特少校,你是从哪个音乐学院毕业的?少校惊讶的看了将军一眼。说我从没读过音乐学院,我是从上西里西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的正规德**官......”

    德克尔夫人完全沉浸在了这个故事里......甚至一直到莫约尔先生讲完了这个故事很久他才反应了过来......

    “先生们,德国的军官团大都是贵族出身,从小练习马术,弹钢琴,画素描,油画,读书的阅读量很大。因为受过良好教育,平均素质很高,一战失败后军官团以各种俱乐部的形式保留了下来。”王维屹最后说道:“所以我想这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国家。”

    斯坦姆中校叹息了一声:“莫约尔先生,如果不是您坦诚的说出了这一切,让我反而没有了任何的怀疑,否则我真会通知情报部门已间谍的罪名将您逮捕!”

    “美国难道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吗?”王维屹笑了一下:“无论我们说出什么,只要这样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那么我想我们就可以畅所欲言。忽视别人的长处,永远无法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强者。”

    斯塔姆中校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想到,当“莫约尔先生”在这里宣传这些言论的时候,其实也在给美**官传递着一个强烈的信号:

    德国——绝对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德**官——也绝对不是美国政府宣传的那样!

    这一批美军军官,都没有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于德国也没有什么非常深的概念,所以必须用特别的方式,来告诉他们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而起码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正当斯塔姆中校还想问一些问题的时候,尖利的警报声忽然响了起来。一瞬间,餐厅里的那些美军军官迅速的离开了餐桌。回到了自己的战斗岗位。

    这一点还是让“莫约尔先生”——王维屹比较钦佩的,哪怕美军在陆地上吃了再大的亏。但是美国海军的军官还是拥有着极高的素质。

    “发现英国皇家海军‘不列颠胜利’号巡洋舰和‘斗志’号驱逐舰!”

    随着这个报告,斯塔姆中校的神情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亚利桑那”号是一艘老旧的巡洋舰,主要任务是运送这些美国移民,无论在吨位还是在火力上,“亚利桑那”号根本就不是敌人军舰的对手。

    这条航道本来应该是条非常安全的航道,可是忽然出现的皇家海军让人一下变得措手不及起来。

    “准备战斗,请求支援!”斯塔姆中校不得不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那些出现在甲板上的美国移民也变得惊慌无比,一旦爆发海战的话,他们根本没有地方可逃。

    “不用紧张,夫人。”看着因为害怕而全身发抖的德尔克夫人,王维屹在一边安慰道:“我认为这两艘皇家海军的军舰并不是来攻击我们的。”

    “哦,是吗?”德尔克夫人显得并不相信。

    王维屹淡淡的一笑,他可以很确定这两艘皇家海军的军舰对于“亚利桑那”号绝对没有任何的恶意......

    ......

    “不列颠胜利”号。

    “上校,那就是‘亚利桑那’号。”

    索尔比上校拿起望远镜仔细的看了一下:“你知道吗,少校,一个伟大的人物就在那艘军舰上,由于怕遭到误伤,我们奉命对‘亚利桑那’号进行保护,这真是一件最奇怪的事情,皇家海军居然在为我们的敌人护航。”

    “美国人大概做梦也都不会想到这点的......只是让我奇怪的是,‘亚利桑那’号上究竟乘坐了什么大人物能够让我们做出这样奇怪的事情?”

    索尔比上校笑了一下:“我已经和你说过了,一个伟大的人物。当我们准备护送着女王陛下重新回到伦敦的时候,这个伟大人物已经为了英国开始了他的冒险。危险无时无刻不再陪伴着他,而我们能够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事情了。”

    他知道在“亚利桑那”号上坐的是谁,但这却是一个绝对的秘密,他不能够告诉任何人。

    “立刻和‘亚利桑那’取得联系,告诉他们,我们没有任何攻击的企图,我们只是准备把他们平安的护送到目的地。”

    这,就是“不列颠胜利”号,一艘英国皇家海军的军舰给“亚利桑那”发去的电报......

    ......

    一份根本让斯塔姆中校摸不着头脑的电报,“我们没有任何攻击的企图,我们只是准备把你们平安的护送到目的地。”

    这算是什么意思?敌人想做什么?敌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阴谋?

    无论斯塔姆中校如何努力也都无法想出其中的真实原因。

    也许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敌人的指挥官发疯了。可是,这样的可能性是绝对不会存在的。

    斯塔姆中校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他不知道在自己的船上坐了一位什么样的大人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