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六十. 烈焰突击

一千六十. 烈焰突击

    直升机还在那里耀武扬威的炫耀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忽然发生了。在远处,两个黑点忽然出现,接着迅速的朝着这里接近。

    当那两个黑点飞临战场上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

    那同样是两架武装直升机,但机身声标记着的,却是德意志空军的标记!

    巨大的欢呼声在地面上这支德国突击队队员们的嘴里发出。

    他们的支援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刻到了!

    两架德军武装直升机的出现,迅速打破了战场上的局势。

    那架美军的直升机,眼看着力量对比落在下风,立刻掉头就跑,但是却已经太晚了。

    对于德国空军来说,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

    四枚导弹呼啸着飞了出去,夹着尖利的破空声,居然同时命中了美军武装直升机。顿时,在空中燃烧起了巨大的火球,美军的武装直升机直接在空中解体。

    这——是德意志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1966年8月19日,德军古德里安突击集群出现在了诺底卡美军基地!

    这是古德里安元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再次出现在战场,这个德意志的装甲之神,将再一次在战场上露出他狰狞的爪牙!

    同日,法国政府宣布脱离同盟军,加入轴心国,并在当天与德国谈判代表签署了《巴黎协定》。

    《巴黎协定》的签署对于同盟国来说是灾难性的,这也意味着继俄罗斯、乌克兰、意大利后。又一盟军在欧洲的主要力量脱离了同盟国的行列。

    在《巴黎协定》签署完毕之后,罗比托总统命令欧洲大陆所有的法军迅速加入到以德国为首的轴心国行列。就近向盟军展开攻击。

    当日夜,美国驻巴黎大使罗宾在于法国政府进行了紧急谈判之后,命令温格上校的海军陆战队全部离开了巴黎。他们还算是幸运的,并没有死在异国他乡。

    20日,6个师组成的法军部队到达诺底卡,协助德军向诺底卡美军军事基地发起攻击。

    这是法国境内规模最大的,也许是最后的战斗了。诺底卡军事基地的美军指挥官卡森中将拒绝了轴心国要求其放下武器立刻投降的要求,他决定用自己的勇敢。用美利坚士兵的勇敢誓死保卫这里。

    他太清楚诺底卡对于美国在欧洲的重要性了,如果失去了这里,美军将失去在法国、乃至在整个欧洲最重要的一块基地,甚至这将让美国最终失去在欧洲大陆的战争。

    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同样也下达了死守的命令......

    20日上午8时,德意志元帅恩斯特.勃莱姆出现在了诺底卡,当他和古德里安面对面再次在战场上站到一起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笑。

    德意志的光荣将从这里开始——德意志的骄傲将从这里重新开始!

    8:10。古德里安元帅下达了攻击命令,武装党卫军“布伦斯堡”装甲师做为全军的前导力量率先向诺底卡展开突击。

    美军海军陆战队第37旅同样做为美军最先接敌的部队展开了拼死还及击。

    双方以大炮、飞机、坦克互相拼命轰炸着对方,谁都不愿意失去这场战争的胜利,谁都想把胜利的果实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里。

    红着眼睛的两军官兵,竭尽全力的向前突进或者拼死防御。对于德意志的士兵来说,他们告诉自己必须要取得这次战斗的胜利。

    古德里安元帅就在身后看着他们。更加重要的是——恩斯特元帅也同样就在身后看着他们!

    而美国人的战斗意志同样是顽强的,他们在炮火的支援下,不惜一切代价的守卫着自己的阵地。隐藏在堡垒或者坦克后面的他们,利用着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进行着艰苦的抵抗。

    这被后来人称为决定欧洲大陆命运的“诺底卡之战”。

    在“诺底卡之战”爆发的第一天,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炮火和士兵展开交锋。德军在这一天艰苦的向前突进了十公里,这十公里的道路上。每一寸都凝聚了大量的艰辛。

    美军海军陆战队第37旅的士兵们也同样可以骄傲的告诉每一个人,自己完全对得起身上的这身军装了。

    在缺乏有效支援的情况下,他们虽然丢失了超过一半的阵地,但却异常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使得德军无法有效的建立起前进基地。

    而且,他们是在以一个旅的兵力对付强大的德意志武装党卫军的一整个装甲师。

    看起来德军这一天的进攻是让人沮丧的,然而这个时候古德里安却笑了......

    “海因茨,让我感到庆幸的是,你从来都没有丢失过战场的决断力。”王维屹也同样的笑了:“现在,你准备完全彻底的干掉第37旅吗?”

    “是的,完全彻底的消灭!”古德里安的脸上一直都带着那样自信的微笑:“如果在德军动用了一整个装甲师对付一个旅的兵力,还不能取得这样胜利的话,那么对于德意志来说将是一个最大的耻辱。恩斯特,我想你已经注意到了,今天一整天的进攻,我并不是想要取得多大的战果,而是充分的将战场开阔进一步的拉开。十公里,足够强大的装甲部队在明天天亮的时候展开总突击了!”

    古德里安从来就没有在乎过暂时的胜利,他要的只是最终的结果......而在今天一整天的战斗中顽强的德军部队已经替他做到了......

    “我喜欢黑暗里的感觉......”王维屹忽然淡淡地说道:“每一个黑暗总是让人充满了期待,因为我们都知道。很快就要天亮了。”

    “是的,很快就要天亮了。”古德里安朝自己的好朋友看了一眼:“恩斯特。你这次不会再离开了吧?”

    王维屹点了点头:“这一次我不会再离开了。我好像一个远离家的浪子,总是在寻找着自己的家,但其实我忽然发现,原来家就在我的身便。”

    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的位置......

    ......

    1966年8月21日,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元帅下令“烈焰突击行动”正式开始!武装党卫军“布伦斯堡装甲师”重新出现在了战场上。

    天空中呼啸掠过的是德意志空军的战机,面对那些从诺底卡基地起飞的美军战机,这些英勇的德军飞行员们在竭尽着自己的一切努力支援着地面上的这些德意志士兵们......

    导弹在那疯狂的呼啸。炮弹在那发出巨大而可怕的轰鸣声......隆隆作响的装甲部队已经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一团团的火焰在空中燃烧,一架架冒着黑烟的飞机从空中栽落......当战争开始之后这便是所有士兵已经注定好的命运......

    8:10,和昨天发起进攻的时间是完全一样的,德意志武装党卫军布伦斯堡装甲师终于重新投入到了战斗中。

    一样的时间,但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进攻方式......卡克卡准将和他的第37旅惊讶的发现了昨天根本就不一样的德意志军队......

    德军已经拥有了充足开阔的战场,他们的坦克发出了可怕的咆哮,傲慢的不可一世的向着前方发起了最凶猛的冲锋。

    卡克卡准将在战后的回忆录里很详细的记录下了这一次的战斗: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噩耗已经不断的传到了我的指挥部,德军的进攻简直让我们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窒息......威尔逊少校指挥的一个营,在这半个小时里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而就在昨天的时候他还一连抵挡住了敌人超过三次的进攻......一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德军在昨天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取得了多少战果,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充分开阔的进攻阵地......我知道站在我对面的指挥官是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元帅。他一直都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个指挥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有关他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说实话吧,在昨天的这个时候我还有些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居然成功的和古德里安元帅打了一个平手......现在想起来。我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

    古德里安元帅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暂时的胜利或者是失败,他要的是整个战争的最终胜利。而我却愚蠢的掉进了他设置好的陷阱中......不过在战后我有了一个非常自私的想法,我一点都不为这次的失败而感到懊丧,因为站在我对面的是德意志的两个最杰出的战神: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元帅和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元帅。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军官能够有幸同时充当两个德意志战神的对手......我可以骄傲的告诉我的孩子们,我曾经就经历过这样的荣幸......

    只是当天的情况确实恶劣到了极点,我们的阵地在德军装甲部队的突击下不断的失守着,大量的伤亡让我用光了手里所有的预备队,而卡森中将对这一切似乎也无能为力,法国人的六个师于德军一起同时发起了进攻,卡森中将手里同样没有多少可以利用的部队了......法国局势变化如此之快实在让人吃惊,根据我所知道的,在法国的各个城市,只要有美军部队驻扎,他们都无一例外的遭到了法国人的攻击。我可以确信的是,我们正在失去这个国家,并且,这将是一次永远的失去。从此后我们再也无法来到这个浪漫的国家了......

    在上午10点的时候,我的部队已经被迫龟缩到了一块很小的阵地上。四面八方都是德国人的装甲车,而根据空中侦察。在我们的身后也出现了大量的德国突击队,这意味着我们逃跑的路线已经被德军完全切断......这还不算是最坏的消息,最坏的消息是我们正在逐渐丧失着制空权......我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们已经无法从空中撤退了......

    每个人都变得绝望起来,但他们无法被指责,因为在这场战斗中他们每个人都尽到了自己身为一个美利坚士兵的责任......在中午11点的时候,德军的进攻忽然停止了,然后我惊奇的发现自己接到了恩斯特元帅的电话......”

    那是卡克卡准将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在自己的指挥部里他真的接到了德国恩斯特元帅的电话......

    他甚至在老年之后还能够清楚的记得自己那天和恩斯特元帅的每一句对话:“卡克卡准经,我是恩斯特.勃莱姆!”

    “恩斯特元帅,很荣幸能够在这里听到您的声音,尽管我们现在是处在敌对的双方,但这无法妨碍到我对您的尊敬。”

    “谢谢你的夸奖,卡克卡准将。在战斗爆发后,你和你的部队表达出了足够的勇气。现在局势已经完全脱离了你的控制,而且我还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卡森中将已经无法给予你任何形式的支援了。身为一个指挥官,我认为是考虑如何保全幸存者的生命了。”

    “您是让我投降吗?”

    “是的,我是让你投降。身为军人会觉得投降将是最大的耻辱,但是在明知道会失败的情况下依旧要顽抗到底。是对士兵们的严重不负责任。卡克卡准将,到了你做出抉择的时候了,是为了自己身为一名将军的荣誉死战到底,还是保全你的那些士兵们的生命......”

    “元帅,我希望您能给我半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尽管我知道这样的要求是荒谬的,毕竟半个小时里会产生太多的变故。”

    “我将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信任你。也许我的信任会让我的士兵再次迎来一次战斗,但是我还是愿意信任你。这个电话将一直保持畅通,我将在电话前等待着你最后的决定。”

    这是一个来自敌人的信任。卡克卡准将发誓自己从来也都没有得到过这样无条件的信任。

    他接通了和卡森中将的电话,先向他汇报了第37旅恶劣的情况,然后通报了敌人恩斯特元帅的要求。

    卡森中将在电话的那头沉默了很久后才说道:“我也一样的相信你,准将。你是一个勇敢的指挥官,如果不是到了最后的时候,你是不会向我汇报这一情况的,准将,我将批准你投降的请求,而所有的责任都将由我来承担。我会向威斯特摩兰总司令汇报的。”

    “您呢,中将?我相信您的处境并不会比我好多少。”

    “是的,我这里也非常的艰难。敌人对这次的军事行动已经准备了太长的时间,除了在法国境内的那些军队,轴心**队还在各线战场同时展开了进攻,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力量来对这里进行增援了。但是,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特殊的情报,就在昨天夜里,威斯特摩兰总司令亲自给我来了电话,他用非常严厉的措辞命令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诺底卡军事基地。所以我已经做好了战死在这里的准备。”

    卡克卡准将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

    他太了解卡森中将的为人了,一旦他做出了什么决定便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他......而自己能够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祝福他能够有好运气了......

    卡克卡准将挂断了就和卡森中将的电话,然后重新拿起了之前的那部电话:“元帅,您还在吗?是的,我做出决定并没有用一个小时。元帅,我很荣幸我的部队能够向您投降,尽管投降我使用了荣幸这个词显得非常荒谬。”

    “没有什么荒谬的,卡克卡将军,我必须替你的部下感谢你挽救了他们的生命,我会在这里等待你的到来。”

    “我相信您不会等待很久的。”卡克卡准将放下了电话,然后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

    他就如同一个孩子那般激动,因为他很快就要见到他儿时的偶像了!

    那是让人尊敬的亚力克森男爵!

    投降使用“荣幸”这一个词也许的确显得有些荒谬,但卡克卡却并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只有恩斯特元帅对他说的那一些话:

    “是的,我是让你投降。身为军人会觉得投降将是最大的耻辱,但是在明知道会失败的情况下依旧要顽抗到底,是对士兵们的严重不负责任。卡克卡准将,到了你做出抉择的时候了,是为了自己身为一名将军的荣誉死战到底,还是保全你的那些士兵们的生命......”

    是的,自己并没有做错,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指挥官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有人因此而指责自己,自己也将会坦然的面对一切!

    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这,正是一个指挥官应该做的重要事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