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九. 疯子

一千五十九. 疯子

    “进入山林,进入山林!”卡莱曼大声呼喊着,看到迅速朝他们低空飞过来的庞然大物。

    这是一架攻击直升机,即美国陆军反坦克和火力支援型。全身披挂反坦克武器,挂载8枚反坦克导弹,以及四枚空地导弹。机头有1具30毫米大口径机炮,翼下挂载两具22发火箭吊舱,除此之外,机舱内还有人工架设的12.7毫米重机枪,整个一架武装到牙齿的空中猛虎。

    “混蛋!”奥克斯发出怒骂声,抱起机枪,狗熊般的身体像是一具铁塔一般留在最后,向天上的直升机扣动扳机。

    “哒哒哒......”狂暴的火舌从加特林枪管中喷出,黄澄澄的弹壳从枪机中跳出,连成一道黄线洒落在奥克斯脚下。

    “嗷......”“哒哒哒......”

    奥克斯发出高昂的嚎叫声,要将这架直升机击落,两条手臂的肌肉因为抵御后坐力,形成粗壮的线条状态,充满强大的彪悍。

    “奥克斯,撤!”庞德一把抓住以重火力进行断后的奥克斯,大声呼喊道:“这是武装式直升机,机身能够抵挡住机枪射击,撤,撤!”

    眼睛死死盯着越飞越近的虎式直升机,奥克斯根本不管庞德的叫喊,依旧稳稳端着加特林继续对虎式直升机进行射击。在他强大的臂力作用下,射出来的弹头形成一个环形弹着点,采取密集方式射中直升机正前方的驾驶室。

    “哒哒哒......”“铿铿铿......”

    疯狂倾洒的子弹瞬间击打在直升机驾驶舱的防弹玻璃上,灼出一道道白色的浅浅痕迹,可根本无法穿透防弹玻璃。

    直升机连12.7毫米口径的重机枪子弹都能抵挡,更别说7.62毫米口径了。此时这架直升机根本就没有打算开火,顶着密集的弹头朝奥克斯飞来,充满了嘲讽。

    “走!”发现奥克斯依旧在硬碰硬的朝直升机进行射击的希拉姆少尉,回转过身与庞德一起抓住奥克斯庞大的身体往后拉。

    在两个人的共同用力下,奥克斯庞大的身体终于被朝后拉了几步。

    “哈哈哈哈......”奥克斯发出大笑声,他清晰的看到驾驶舱的防弹玻璃裂开了一道白线。

    上千发子弹的密集射击下,哪怕是坚硬的钢板都无法承受,更不用说防弹玻璃了。

    “嗤......”一声导弹发射的声音响起,被激怒的直升机发射出一枚导弹向希拉姆少尉三人的位置发射过来。

    “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毒刺导弹发出剧烈的爆炸声,在黑红火焰的包裹下,地面被炸开一个深深的弹坑。

    “装弹!”导弹发射前进行规避的奥克斯冲希拉姆少尉大声说道:“在需要一条弹链,我就能把这架直升机给干掉!”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看到奥克斯舔着嘴唇的模样,希拉姆少尉脑子里涌出这个念头,不过他立即与庞德帮助奥克斯将弹链上上,因为奥克斯的行动可行。如此暴力打击下,绝对能够将这架直升机干掉,奥克斯这家伙不是没有脑子的蛮夫,相反他非常聪明,况且他的任务就是利用重火力为队友们进行断后。

    “砰!砰!砰!......”一阵沉闷的机炮声响起,距离三百米左右的直升机开始用机炮向撤到山林边缘的潜伏者进行扫射。

    “咔吧......咔吧......”大树断裂的声音不断响起,30毫米口径带有爆裂效果的机炮弹头,毫不留情的将一颗颗大树拦腰击打断,犹如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

    “砰!”一发弹头落在希拉姆少尉三人面前,将一块岩石击打的粉碎,迸溅出的石屑劈头盖脸的砸在三人身上。

    “吼!”奥克斯发出大吼声,提着重机枪再次站起来,铁塔一般的伫立在那,朝直升机再次扣动扳机。

    “哒哒哒......”爆裂的火舌再次狂喷而出,向直升机射去。

    就在这个时候,直升机突然向上高高仰冲到天上,脱离奥克斯的重活力打击,而后在冲到天上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朝三人所在的地域进行俯冲。

    一仰一俯,短短三百米的距离瞬间被直升机轻松飞过,变成一种俯冲式的强悍攻击。

    “砰!砰!砰......”机炮发出沉闷的爆响声,震的山林轰隆隆作响。

    “撤!”看到事不可为的奥克斯发出大吼声,一把将加特林仍在地上,与希拉姆少尉和庞德向后撤去。

    直升机在俯冲攻击的情况下不会发射导弹,只能采用机炮攻击,在如此近距离上,一旦采用导弹攻击,机体本身也会受到爆炸冲击波的影响,甚至会被弹片击中。

    所以三个人扭头呈现出S型战术动作向山林里进行运动,丝毫不怕身后导弹来袭。他们要做的非常简单,只要躲避机炮的射击就可以,一般而言,直升机前端配备的机炮可移动范围小,无法采取左右、前后的大范围移动攻击,只是一条直线。

    可就在这个时候,三人耳边突然传来令他们心脏瞬间收缩的声音。

    “轰”的一声,第二颗导弹向他们直直射过来,直升机竟然采取两败俱伤之下最不稳妥的攻击方式。

    “规避!!!”希拉姆少尉发出大吼声。

    奥克斯与庞德瞬间将自己身体向两侧贴地窜过去,滚出十来米的距离,双手抱住脑袋死死趴在地上。

    他们一左一右进行战术规避,可却把希拉姆少尉害苦了,他无法向左或是向右规避。因为电火雷石的瞬间,不管向左或是向右,都会撞到奥克斯或者庞德,他没有重新选择另外一条规避线路的时间。

    至于向前规避根本就不进行任何考虑,导弹爆炸所产生的威力绝对会把他希拉姆少尉从地上高高掀起来,被空气能推动激射的单片大卸八块,现在只能向后进行规避。

    根本来不及做多余的任何想法,希拉姆少尉猛的用双腿蹬地,整个人向后完成一连串的翻滚,死死趴在地上抱住脑袋。

    “轰隆”一声巨响,导弹精准的轰在刚才三人所在的位置上。

    “呜呜......哧哧......咔吧......哗......”

    随着一股难以忍受的炙烈高温,导弹爆炸产生的碎片尖啸着向四面八方削过去,发出呜呜的破风声,将周围零散的树木削的平平的。

    而这架武装直升机却在发射出这枚导弹的瞬间,不可思议的由俯冲状态改变成仰冲,堪堪避开爆炸所产生的侵袭。

    “呼”的一声狂风刮过,两耳被爆炸震嗡嗡直响的希拉姆少尉晃晃晕乎乎的脑袋,看到直升机安然避开,向已经撤到山林里的卡莱曼等人进行攻击。当他想要借助这个机会完成撤退之际,却发现身体不受他的控制,产生平衡失调。

    “轰!轰!”两声巨响传出,山林中闪过两片耀眼的黑红火焰,数棵不知道生长年的大树经受不住导弹的袭击,轰然倒塌。

    “哒哒哒哒......”调转机身的直升机,开始用机舱内的12.7毫米大口径重机枪向卡莱曼等人进行扫射。

    “砰砰砰......”一根根粗大的树枝直接被弹头生生击断,余势未消的掠过层层屏障,射向卡莱曼众人。

    “噗噗噗......”弹头钻进地面,发出特有的声音。

    各自寻找掩体规避的卡莱曼几人调转枪口,准备向盘旋在上空的直升机发动攻击。

    “上榴弹!”卡莱曼大声发出命令,转头冲塞勒吩咐道:“钢芯穿甲弹,油箱!”

    只是上方茂密的枝叶让卡莱曼他们的榴弹无法发射,只能指望塞勒一枪命中油箱,把这架占尽优势的直升机干下来。干掉直升机他们才能进行撤退,否则全部得死在福格尔岛,对方拥有强大的制空权。

    听到命令的塞勒立即掏出一个特质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枚钢芯穿甲弹装在狙击步枪内,瞄向了直升机

    “直升机油箱遭到打击后会不受干涉的继续飞行二十分钟,将油箱直接打爆。”潘拉提醒塞勒。

    “闪点,穿甲弹!”塞勒向代号为“闪点”的突击队员发出短促的声音,眯起双眼瞄向直升机的油箱。

    “收到!”同样是狙击手的闪点立即填装穿甲弹,与塞勒同时进行狙击,将这个最具威胁的东西打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盘旋在上方的直升机突然向来时的方向飞去,脱离两人的狙击射程。

    “希拉姆!”塞勒的眼中迸射出惊骇,他看到直升机舍弃他们以后直直向未进入山林的希拉姆少尉飞去,正前方的机炮喷出剧烈的火舌。

    进行规避的奥克斯与庞德摆脱爆炸的带来的冲击波,快速的窜向山林,而朝后进行战术规避的希拉姆少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尽管冲击波没有伤害到他,但他距离爆炸点太近,以至于骨膜遭到响声创伤,直接影响到小脑,让他的平衡感降低,站起来之后有种不知身在何方的感觉。

    “希拉姆,快快快!”庞德冲希拉姆少尉大声吼着,他看到直升机从头顶飞过,向落单的希拉姆少尉发动攻击。

    “砰砰砰......”本身就具备爆裂性能的机炮弹头汹涌的扑向希拉姆少尉,要将他的身体生生撕碎。

    没有谁的身体可以抵御30毫米口径的弹头,不管落在哪里,都会被瞬间撕开。

    “啊!!!”奥克斯一把操起步枪朝直升机进行射击,嘴里高声吼道:“希拉姆,速度放快,撤回山林,快,撤回山林!”

    “哒哒哒......”“铿铿铿......”步枪弹头倾洒在直升机舱壁,发出金属撞击声,但只是徒劳的留下深深浅浅的弹痕。

    希拉姆少尉终于清醒过来,他清晰的看到一颗弹头向他的肩膀射来,甚至连弹头与空气剧烈摩擦出现的空气波纹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似乎看到自己的肩膀连同左臂被弹头生生撕扯下来,鲜血狂喷。

    千钧一发之际,一支步枪划过一道弧线狠狠砸在希拉姆少尉身上。一股大量从步枪上传来,将希拉姆少尉砸的向侧面退了一小步。

    “铿”的一声,弹头擦身而过,击打在身后的土石上。

    险死还生的希拉姆少尉立即拔足狂奔,躲避直升机机炮的射击。

    “快!快进山林!”扔出步枪救了希拉姆少尉一命的劳斯曼大声呼喊着,冲希拉姆少尉使劲挥手。

    此时的希拉姆少尉何尝不想进入山林寻找掩体,可距离山林的短短几十米让他根本寸步难行。头顶灵活的直升机以机炮和舱内重机枪向他轮番扫射,迫使他不停的进行战术运动进行规避,硬是没有办法冲过去。

    敌人要先把他在山林外干掉,而后再对山林内的潜伏者展开追杀。武装直升机是步兵的克星,被盯住就很难生还。

    “哒哒哒......”空中的武装直升机一个摆尾动作横在希拉姆少尉的前上方,重机枪顷刻间喷出剧烈的火舌。

    “砰!”一颗钢芯穿甲弹从塞勒的枪管中射出,高速旋转着射向直升机的尾翼。

    铿的一声轻响,钢芯穿甲弹将直升机尾翼直接洞穿,一片螺旋桨迸出,在空中发出呜呜的破风声狠狠插在地上。

    随着尾翼遭受的重创,这架直升机晃动了几下,失去了先前的平衡,整个向左面倾斜过去。

    “哒哒哒......”机枪重弹失去了准头,击打在空中。

    奥克斯与劳斯曼借此机会同时冲出来救援希拉姆少尉。

    “妈的!”希拉姆少尉盯着直升机张口骂了一句,眼睛里满是愤怒,利索的冲直升机伸出中指。

    “混蛋,你疯了!”奥克斯一把抓住希拉姆少尉的胳膊大声吼道:“这架直升机有脱离尾翼平衡系统,我们的时间不多!”

    奥克斯说的不错,直升机在尾翼停止工作之后,立即启动平衡系统,重新稳定住庞大的机身,缓缓调转机头向他们飞过来。

    “我没疯。”希拉姆少尉冷静的盯着直升机说道:“干不掉这架直升机我们很难逃命,哪怕进入山林也没用。”

    “该死的!”劳斯曼狠狠骂了一句,冲希拉姆少尉大声说道:“你觉得你能干掉这架直升机吗?”

    “能!”希拉姆少尉重重点了下头,双目变得越发冷静。

    希拉姆少尉曾经亲眼看过一头狼成功猎取老鹰的场面,那是一头草原上饥饿到绝望的狼。它狡猾的躺在草地上吸引老鹰的注意力,微微闭合的狼眼犹如万年冰山一样冷,在盘旋的老鹰俯冲抓向它的时候,闪电般的伸出狼嘴一口咬断老鹰的脖子,把没有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

    此时的希拉姆少尉就是那头能够捕获老鹰的饿狼,直升机就是他要捕获的老鹰,是他嘴里的食。

    “希拉姆,你就是一个疯子!”奥克斯痛恨的大骂希拉姆少尉,扭头朝山林里窜去。

    他可不是疯子,实在没有那份闲心陪希拉姆少尉这个疯子在这玩,这小子的一根中指已经把直升机惹毛了。

    “砰!砰!砰!......”调整完毕的武装直升机气势汹汹的飞过来,要用自己猛烈的火力将三人的身体撕碎。

    “走!”劳斯曼冲希拉姆少尉大吼。

    不过希拉姆少尉根本一动不动,只是站在那里死死盯着呼啸而来的虎式直升机。

    “杂碎!混蛋!”劳斯曼狠狠骂了一句希拉姆少尉,放下他向山林里窜去。

    这是希拉姆自找死路,怨不得别人,作为队友的他们已经尽力了。

    “疯子、疯子......”庞德与闪点难以置信的盯着站在那里的希拉姆少尉,嘴里喃喃的念叨着。

    这里大大小小都是疯子,可没有哪个疯子敢他娘这样跟一架武装直升机叫板,因为这样的叫板纯粹就是找死!不,希拉姆不是疯子,根本就是一个傻子,正常人谁也不会这样做。

    “这个混蛋!”塞勒的眼中喷出怒火,一拳砸在树干上。

    假如希拉姆少尉在他跟前的话,他绝对一枪托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下巴打碎。

    迎着直升机机炮的希拉姆少尉死死盯着机炮射出来的大口径子弹,看着它们沿着一道直线朝自己窜来。

    希拉姆少尉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从加入德军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是一个疯子。既然是疯子,那就要比任何人都疯,否则这个疯子不要也罢。

    “哒哒哒......”爆裂的子弹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追着打,在地上射出一道弹坑组成的长线。

    直升机上的人简直要气疯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敢跟武装直升机叫板的步兵。最重要的是这个叫板的人先是冲他们竖起中指,而后又用最恶毒的语言漫骂他们,简直就是活腻味了,怎能容他好好的逃掉?

    当直升机把希拉姆少尉追到山林入口之际,疯子一样的希拉姆少尉避开一串子弹过后又做了一个极具侮辱性的动作:

    他的双手放在腰间,狠狠的朝直升机做出顶跨动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