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八. 新的政府

一千五十八. 新的政府

    该得到惩罚的人已经无一例外的得到了惩罚,哪怕那些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坏事的人也被完全的牵扯了进来。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这就是最残酷最真实的世界。

    新成立的法国政府受到了全世界的瞩目,新政府的态度对正在进行的战争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尤其对于美国来说,罗比托政府的态度太重要了。

    德军已在各线战场进行反击,俄罗斯、乌克兰和意大利的釜底抽薪、倒戈一击让盟军焦头烂额,他们必须要保证好法国的态度。

    但是显然,罗比托政府的态度太暧昧了。

    新上台的罗比托总统没有能够给予美国人以任何形式的实际承诺,他只是非常委婉的向罗宾大使表示,法国国内的局势目前非常复杂,他必须要妥善的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否则也许新的抗议浪潮就会重新席卷法国。

    虽然罗比托总统说的也许有一定的道理,但却总是那么的让人不放心。最让人担忧的,是原本势如破竹的德军,在法国境内忽然放缓了攻势,似乎正在隐隐的传递着什么信息。

    罗宾大使的担忧并没有错,罗比托政府已经按照之前喝亚力克森男爵的协议,全面开启了德国政府的停战谈判。

    新政府里的总统、总理,都是亚力克森男爵一手扶持上去的,他们知道男爵的力量,更加知道一旦得罪男爵。或者不遵守承诺将会遭到什么样可怕的报复。

    他只有一个人,但他一个人的威严却好像有几十万的德军正驻扎在巴黎。

    “男爵阁下,谈判进行的还算比较顺利。”在总统府里。罗比托总统干干净净地说道:“我已经秘密下令各线法军停止战斗,同时在德军境内的法军,也停止了参与盟军的军事行动。目前,在巴黎的美军已经受到了我们严密的监视,法国国防军陆军、海军、空军都做好了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只有一点还是不太让人放心的。”

    说完,他朝罗伯逊看了眼。罗伯逊迅速来到了法国地图前:“男爵阁下,请看,在诺底卡。有一个美军基地,那是卡特里政府掌权时允许美国在这一地区建立的,这一军事基地将对巴黎造成很大的威胁,而且即便德军推进。也无法绕过这一区域。我想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这一基地。既然德法正在进行谈判,那么我想也不用再担心什么了,我会下令超过6个师的法军在空军的配合下向诺底卡方向推进,但是这需要德国方面的配合。”

    王维屹的目光默默的注视着地图,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诺底卡军事基地存在的问题,也得到了德国方面的重视,在不久之前,一支德军突击队已经开始向诺底卡方面秘密运动。他们讲成为德法联军夺取诺底卡的前导部队。罗伯逊将军,你做的非常出色。”

    受到了男爵的嘉奖。让罗伯逊忍不住挺了一下胸膛

    “在国内,我们纠正了卡特里政府时代的部分问题。”新成为法国总理的伯克莱随即说道:“并且,我们正在法国国内制造一种反美情绪,让法国国民自发的要求政府脱离同盟国组织,为随后到来的谈判公示奠定基础。可以预料的是,这将引起美国方面的极大愤怒。”

    王维屹淡淡的一笑;“是啊,这将引起美国方面的极大愤怒。先生们,俄罗斯和意大利已经退出了同盟国,加入到了轴心国,这对于美国的力量是个很大的打击,当法国再出现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可以想象的是,胜利距离我们已经并不遥远了。而且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新海狮计划’正在全面实行之中。”

    “新海狮计划?”在总统府里的人全部都怔在了那里,接着好像忽然醒悟到了一些什么。

    “新海狮计划。”王维屹重重的强调了这几个字:“那是对我们共同敌人的最致命一击,而我,将亲自指挥这一计划的顺利实施。”

    伯克莱猛的想到了一些什么:“男爵阁下,您要离开巴黎了?”

    “巴黎由你们掌握,我很放心。”王维屹微笑着道:“革命者曾经把你们视为他们最大的敌人,但是现在毫不避讳的说,革命的胜利果实已经落到了你们的手里,而你们,是我的朋友,并且,我希望你们一直都是我的朋友!”

    这是男爵态度的一个重大转变。在此前,他曾经让伯克莱当他身边的一条狗,但现在他却以“朋友”来称呼,这也让这几个法国人倍觉振奋。

    不是有很多人可以成为男爵的朋友的。

    只有王维屹自己最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一条狗饲养的时间长了,当它已经习惯依偎在主人的身边,那么隔三差五的总要给它们一根大骨头的。

    只有这样,才能更加好的让狗为主人服务。

    “男爵阁下,您完全可以放心的离开法国。”罗比托总统郑重其事的承诺道:“法国的一切都会在您的掌握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没有人可以破坏德法之间坚不可摧的同盟关系。”

    “我相信。”

    也许当王维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思已经全部放在了“新海狮计划”之中

    “男爵,您要走了吗?”听的出来,多多安的话里充满了不舍。

    “是的,我要走了。”王维屹注视着这个孩子:“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柏林吗?”

    “不,我想留在这里。”多多安此刻表现的非常坚强:“在这里有我的朋友,他们中有许多人都死了。我想在这里陪着他们,而且,我想帮他们看着政府。看着政府不能玷污他们用鲜血换来的胜利果实。”

    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所说的话。

    王维屹轻轻的叹息了声,他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一个孩子快速的长大成人。

    可是,多多安还是完全不懂得这个世界的可怕阴暗他没有能力看着法国政府,甚至连他自己的生命他都无法保证

    “多多安,听我说。”王维屹凝视着他:“很多事情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当危险来临的时候,不要光凭借着一腔的热血。要记得,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多多安并不能理解男爵话里的意思。他只是为了男爵的离开而难过。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再一次的见到男爵

    白宫,1966年8月。

    气氛显得非常凝重,美国总统威廉的目光一直都盯在面前的一张地图上,那是法国地图。

    短短的时间里法国风云突变。让美国根本无法做出准备。更加不用说准确的判断和决定了。卡特里政府换成了罗比托政府,而新的法国政府态度的暧昧也让美国方面觉得忧心忡忡。

    一旦法国和俄罗斯或者意大利一样宣布脱离同盟国那将会是一件最可怕的事情

    “我们正在积极搜集法国国内的情报。”身为总统的高级幕僚,特纳对于局势同样也不乐观:“我们同时也正在积极研究对策。”

    “情报没有什么好搜集的。”威廉转过了身子:“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一个人做出来的亚力克森男爵,是的,我可以确信这些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出来的。”

    特纳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德军正在德国境内进行反击,骷髅男爵能够分心去巴黎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拥有像男爵这样的人最重要的原因”威廉居然奇怪的笑了一下:“他永远可以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永远可以在一场战争正在激烈进行的时候,去进行属于他的另一场战争。他想做的任何事情。没有谁可以阻挡到他,谁都不可以。特纳。我想我们会失去法国的”

    特纳倒吸了一口冷气。当然,他也有强烈的迷惑,虽然做为美国最大的敌人,但是总统先生却从来没有对男爵有过任何的愤怒,相反的总是充满了尊敬的语气。也许男爵的确值得所有的人尊重,但威廉总统代表的毕竟是美国的利益

    只是像总统先生这样的私事自己还是少过问一些为妙

    “总统先生,国内的局势同样不容乐观。”特纳定了定神说道:“经济危机非但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反而愈演愈烈。多个城市爆发了大规模的骚乱,自杀事件几乎每个小时都在发生。大批的失业者不断的抗议着政府,一些议员要求我们立刻结束战争,把重心回到美国国内的建设上来。大选在即,形势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的严峻了。”

    “特纳,你知道吗,我现在最不担心的反而就是大选。”威廉显得毫不在意:“我为美国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是否还能够继续呆在这张位置上,我不会去过多考虑的。我的继任者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也不会去过多考虑的,我唯一在乎的只要我还是一天的美国总统,我就必须把战争坚定的进行下去!”

    这是一个固执的有些偏执的总统特纳在心里悄悄的叹息了一声

    在这场原本不该发生的战争中,美国的力量同样也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而且更加要命的,那些美国曾经的盟友正在纷纷倒戈。美国在欧洲,在全世界那么多年的努力正在逐渐的丧失。

    特纳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轴心**队在吕贝克登陆,在法国境内发起反击后,我们注意到德英联军正在进行着一系列大规模的兵力调动,而且我们的情报部门侦查到一个代号为‘新海狮计划’的行动正在进行,情报部门认为。德英联军的目的地将会是在”

    “英国!”威廉帮他说了下去:“在不久的将来,德英联军将对英国发起反击作战。我们在英国建立的政府将会受到最强硬的挑战。或许我们还会失去英国。”

    总统先生其实什么都知道了但是从他的表现来看他却还是如此的漫不经心

    “我们会失去许多地方,特纳。”威廉放低了自己的声音:“但是只要我们还拥有战斗的能力。战争就绝对不会停止。我不关心在我下台之后会遭到什么样的评价,我根本就不担心。甚至那些曾经把我抬到很高位置的人,在我下台之后对我进行粗鲁无礼的指责我也并不在乎。我一直都在为这个国家尽心尽力的服务着”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特纳接起了电话停了会,放下电话的时候面色有些紧张:“总统先生,在法国诺底卡地区发现了一支德军突击队,并且超过6个师的法军正在向诺底卡方向运动。我们的指挥官有理由相信,德军甚至法军将可能会对诺底卡军事基地发起突击!”

    “坚决的消灭他们!”此时的威廉表现的是如此的坚定:“诺底卡军事基地是我们在法国最重要的军事基地,绝不能让其落在敌人的手里。告诉我们的指挥员。法国的叛变迫在眉睫,我需要他们用最顽强的精神维护美国在欧洲的利益所在!”

    特纳的心里长长的叹息了声曾经一片大好的形势现在完全的改变了。法国一旦背叛的话,美军根本没有其它力量对法国发起攻击。

    也许,现在是该好好的考虑一下一旦失败会遭受什么样的结果了

    诺底卡。1966年8月。

    “自由者。自由者,我是红色,再重复一遍,我是红色。”卡莱曼少校不断的和指挥部保持着联系:“我们已经进入诺底卡地区!”

    “我是自由者,请汇报情况,红色。”

    “是的,现在汇报诺底卡地区情报。”卡莱曼仔细的把自己所率领的突击队这几天来侦察到的情报全部汇报给了指挥部。

    “红色,我们正准备向诺底卡地区发起进攻。在此之前指挥部需要你们继续留在这一地区,为主力的到来持续提供情报。”

    “是的。我知道了。德意志好运。”

    卡莱曼挂断了和指挥部的通讯,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曾经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当然,那已经是战争的末期了,而且,他就是驻法国的德军中的一员。

    在新的战争爆发后,德军遭到了法军的攻击,他顺利的撤退出了法国。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居然又再一次的来到了这个国家。

    希拉姆少尉来到了他的身边:“少校,对于重新回到这里有什么想说的吗?”

    “啊,我的心情非常平静。”卡莱曼点着了一根烟:“我甚至觉得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国家,少尉,在这里我整整渡过了好几年美好的时光。第一次我奉命回国,是在1952年。1955年的时候,我再次奉命进入法国。我几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了。”

    “所以你甚至娶了一个法国妻子。”奥克斯中士走了过来,带着打趣的口气说道:“嘿,那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法国女人了。”

    自己的妻子可是自己最骄傲的,卡莱曼挺了挺胸膛:“当然,那是我在巴黎时候认识的,小伙子们,你们得知道,德**官在巴黎是很受欢迎的。等到这次我们重新进入巴黎之后,我想也许你们也能找到一个不错的法国妻子。”

    一阵哄笑声在突击队中响了起来。

    少校在作战时候严厉到了苛刻的地步,但是在没有战斗任务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和自己的队员们开些玩笑,就算你得罪了他也没有关系。

    他们现在是在法国境内,美军军事基地就在他们的身边,他们也许随时随地都会被美国人给包围的,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哪里不是打仗?在哪里没有危险?

    “少校,我听说你曾经见过恩斯特元帅?”

    当部下提出了这个问题后,卡莱曼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是的,我当然见过恩斯特元帅。元帅曾经对我们进行过讲话,你们大概永远想象不到士兵们对于恩斯特元帅的狂热。他们大声的欢呼着。啊,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相信在那个时候,哪怕元帅让他们立刻去死,我们中的每一个人,也都会没有任何犹豫的!”

    队员们的脸上露出了羡慕的表情,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见到恩斯特元帅的。

    “等等,我好想听到了一些什么奇怪的声音!”希拉姆忽然让他的同伴们安静了下来,然后他竖起了耳朵。

    的确,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正在传来,卡莱曼面色一变:“直升机,武装直升机,所有的人立刻进入山林,我们被美国人发现了!”

    整个突击队快速的行动起来了。

    一架庞然大物正在发出着轰鸣迅速的朝这里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