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七. 勇敢者和卑劣者

一千五十七. 勇敢者和卑劣者

    法国新的领袖终于诞生了!

    1966年8月11日,罗比托将军被晋升为法兰西元帅,出任法国政府临时总统,他将一直在这张位置上呆到六个月后的全民选举到来为止。

    罗比托的上台,意味着法国军人政府诞生了。

    这个军人政府的出现具有很大的特殊性,无数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催化了这一政府的成立。

    军人掌权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没有多少人想过,所有的法国人都已经厌倦了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只是如何尽早结束内乱,尽早的还法国人一个安全和平的环境。

    也许罗比托并不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但是难道还有在目前的情况下比他更加适合领导法国的人选吗?

    没有人,所以,法国人只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罗比托的身上。

    成为法国总统后的罗比托迅速作出了第一个多少让人有些吃惊的任命:

    任命前法国警察总监费蒂姆.伯克莱为法兰西政府总理。

    说实话,在之前伯克莱的名声可不是很好,法国恐怖统治中总有他的身影。死在他手里的人大概已经很难计算了。不过,在法国大**开始后,伯克莱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尤其在逮捕前法国总统卡特里、前法国总理辛纳格和前法国国防部长吕西安的军事行动中,伯克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任命的当天,罗比托是如此评价伯克莱的:

    “在过去它的确遭到过一些人的误会,但一个拥有伟大情操人的胸怀总是很难让人理解的......法国大**之所以能够成功,缺少了伯克莱总理的帮助是绝对无法实现的。在无数次的斗争中,总能看到他隐蔽的身影。他曾经无数次的利用他的关系帮助过**者,但是他的名字却总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和肮脏联系到了一起.......**已经胜利了,我可以自豪的告诉每一个法国人,伯克莱总理正是那种英雄式的人物。而他丰富的政治经验,也足以帮助法国渡过目前的困难期,他是法国总理这张位置上最合适的一个人选......”

    从来没有人给予过伯克莱如此高的评价......罗比托的评价也让普通的法国人陷入到了一种迷茫......他们当然无法知道政府的真实情况,对于高层发生的一切,他们只能从政府的公告或者报纸上知道......既然受人尊敬的罗比托总统也给予了伯克莱总理如此高的评价,那么这一切也许都是真实的吧......

    于是法国人接受了他们的这位新总理......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获得权力者想方设法的利用一切手段稳固他们的地位,而那些政治斗争中的失败者则不得不咽下一颗苦果了。

    前法国政府高官和所谓的“文达尔阴谋集团”就是其中最大的牺牲品。在法国新的政府成立后,一个特别法庭迅速的成立了,他们将负责调查这些人的罪行。

    伯克莱和“文达尔阴谋集团”被逮捕者中的绝大部分打成了一份协议,只要他们愿意承认自己的罪行,那么他们只会被判处非常轻的刑罚,然后在他们出狱的时候将会得到一大笔来自非官方的补偿。

    这些人都非常清楚他们在和谁打交道,一个**者眼中曾经的恶魔,一个杀人不会眨眼的刽子手,他可以隐瞒过普通的法国人,但却绝对无法在他们的面前隐藏。为了自己的生命,也为了家人的安全,这些人都无奈的答应了伯克莱所有的要求......而只有“文达尔阴谋集团”的“领袖”文达尔坚决拒绝了伯克莱的任何威逼利诱......他发誓会在法庭上尽全力为自己抗争......

    “你知道这会引起什么后果吗?”伯克莱最后一次问了声。

    “我当然知道。”文达尔轻蔑的看了一个这个可恶的刽子手:“我会死在狱中,我的家人也会受到你们的迫害,但我不会屈服,总有一天,历史会还给我清白!我忠于我的祖国,忠于我的民族,我从来都不是法兰西的叛徒!”

    伯克莱站了起来,笑了笑:“一个幼稚的家伙。文达尔副议长,在这里我可以坦率地说,你从来没有成立过什么阴谋集团,你也从来没有背弃过法国,但是我们需要找到你这样的一个人。你知道吗?刚才我把机会放到了你的面前,你完全可以掌握住自己的命运。三年,当你认罪并且接受三年监狱生活的话,你最多只会在监狱里呆上三个月,然后会被总统先生特赦,你会活的非常愉快。当然,还有你的家人。但你却断然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文达尔只是用轻蔑的眼神回敬了面前的这个人......

    1966年8月12日,“文达尔阴谋集团”的“领袖”文达尔在关押处自杀身亡,他是用一条皮带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的。尽管外界对文达尔的自杀存在着一定的质疑,但质疑很快便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8月13日,特别法庭以让人惊讶的速度宣布开庭,对前法国政府高级官员和“文达尔阴谋集团”的成员进行公开审判。

    “文达尔阴谋集团”中的那些人是被最先带上法庭的,他们的审判进行的非常迅速,他们都爽快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们告诉法官自己是在文达尔的威逼利诱下不得不被迫做出了一些可耻的事情,包括暗杀**功勋海斯上尉。

    大法官做出了自己的判决,他们被判处一年到三年不等的监禁,判决如此之轻还是大出许多人预料的。其实原因也非常简单,所有的罪行都被推卸到了文达尔的身上。

    反正死人是永远也都无法开口的......

    8月14日,特别法庭的高潮到来了,那些被法国国民深恶痛绝的前政府高官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最先被带上法庭的是法国前国防部长迪迪安.吕西安,出现在法庭上的吕西安是如此的憔悴,已经完全失去了昔日法兰西元帅的风采。在面对对他多打17项的指控中,吕西安似乎失去了全部抗争的勇气,他承认了自己所有的罪行。

    他甚至在法庭上痛哭流涕,他认为自己受到了卡特里和辛纳格的蒙蔽,所以才犯下了如此严重的罪行。他请求法庭和法国国民宽恕他的罪行,他恳求法庭和法国人民给予他一次机会,让他用余生来弥补自己的罪行。

    大法官做出了自己的判决,他被判处终身监禁。这对于吕西安来说大概是他能够想象的最好的结果了。

    在下午的时候,当特别法庭重新开庭后,前法国总统卡特里和前法国总理辛纳格一起出现在了法庭上。

    曾经在法国不可一世的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两只可怜虫一般。

    在面对法庭对自己的指控时候,辛纳格否认了所有的指控:“是的,我是法国政府的总理,但也仅仅如此而已,所有国家作出的决定,都必须经过卡特里先生的批准,否则哪怕动用一个法郎我也无法做到。因为这个原因,该受到审判的不应该是我,而是我们的卡特里先生。”

    他的话顿时引起了旁听席上的一片嘘声......一个总喜欢把责任推卸给别人的家伙总是不被人所喜欢的......

    “卡特里先生,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面对大法官的询问,卡特里面孔涨的通红:“我认为辛纳格先生完全是在那里无中生有。身为法国政府的总统,我虽然高高在上,但其实却并不能决定多少事情。我想在这里的有我的曾经的一些同僚,他们应该可以为我作证,法国政府的大部分决定都是出自辛纳格先生之手,我要做的只是在这些决定上签署下自己的名字而已......”

    旁听席上的嘘声更加大了......这算是什么样的总统啊?一个傀儡?不,傀儡也许还能得到别人的同情,但他却是一个国家的领袖,他居然无法把国家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么这个国家还需要他做什么?

    王维屹就坐在旁听席中,他平静的听着法庭上所有人的对话,面对这场他一手策划出来的好戏,他的内心冷静的让人害怕。

    已经开始狗咬狗了,法庭上的那两个人会拼命的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给对方,会拼命的证明自己的无辜。这样的事情在无数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上演,越是所谓的那些上流人士,越是容易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情。

    “安静,安静!”大法官好容易才让法庭安静下来:“在大**爆发后,**的领袖之一阿瓦科遭到了残忍的杀害,有人指证是你们下达了开枪的命令,对此你们有什么需要辩解的。”

    “那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全部是艾诺瓦下达的命令!”刚才还互相狡辩的两个人居然此时异口同声地说道。

    前法国国民卫队第一师的师长艾诺瓦被带到了法庭上,在面对大法官询问的时候,艾诺瓦坦率地说道:“卡特里先生和辛纳格先生没有对我下达这样的命令,至于我本人也从来没有下达过强杀阿瓦科先生的命令......”

    “刽子手!刽子手!”旁听席中许多人开始愤怒的喧嚣起来。他们都是曾经的阿瓦科的部下,我们跟随着阿瓦科掀开了巴黎大**的序幕,他们都亲眼看着阿瓦科死在了敌人的枪口下。

    大法官不得不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法庭再次安静下来,他示意艾诺瓦可以继续说下去了。

    艾诺瓦此刻表现的非常冷静:“是的,在当时的局面下我和阿瓦科先生是敌人,我奉命镇压起义者,这些起义者中就包括阿瓦科先生。但是当我和阿瓦科先生进行了一次谈话后,我却非常尊敬这个人,无论我们是朋友还是敌人,我都不会下令枪杀他,这是卑劣的行径,这也将玷污我做为一个军人的荣誉。”

    “那么请你告诉我,艾诺瓦先生,阿瓦科先生为什么会倒在了你的军营前?”

    艾诺瓦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天,我要护送阿瓦科先生离开,但是他却拒绝了,就在他走出我的军营没有多久,一颗子弹就击倒了他,而且,根据我的判断,子弹的确是从我们这一方射出的......”

    法庭上再一次的沸腾了......艾诺瓦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并不后悔,他是一个军人,他必须要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每一个人。甚至,他也一直想要弄清楚阿瓦科究竟是怎么死的。只有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才能够还自己一个清白。

    “我刚才注意到了你的一句话,你奉命镇压起义者,那么下达这道命令的是谁?”大法官追问道。

    艾诺瓦再次沉默了下:“是卡特里总统和辛纳格总理联合签署的命令。”

    “你能把命令仔细的说出来吗?”

    艾诺瓦朝同样站在法庭上卡特里和辛纳格看了看:“命令中说,暴民们正在企图毁灭我们的国家,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不惜采用一切手段进行坚决彻底的镇压,任何的怜悯都是犯罪,我可以在任何时候采用任何方式......”

    “任何时候采用任何方式?”

    “是的,命令中就是这么说的。”艾诺瓦点了点头:“为此我特别和辛纳格总理通了电话,在电话中辛纳格总理告诉我,我必须坚定果决的开枪打死那些暴徒,必须坚定果决的命令坦克从那些暴徒们的身上碾压过去,我不会成为法国的罪人,我只会成为法兰西的英雄。是的,我承认,在事态无法控制,尤其是在阿瓦科先生遭到暗杀之后,面对起义军的进攻,我下达了开火的命令。大概超过一千名起义军死在了军队的枪口下,而我的部队也付出二百多人的死伤。先生们,这是一个悲剧。我愿意承担所有我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法庭上现在变得一片鸦雀无声......“大概超过一千名起义军死在了军队的枪口下”......那天血淋淋的一幕又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艾诺瓦先生,我想确认一下,你承认了你的罪行了是吗?”

    “是的,我必须为我曾经做过的事情负责。”艾诺瓦坦率地说道。

    对艾诺瓦的判决很快便做出了,这位前法国军队的中将被剥夺了所有军衔,并且法庭宣布他必须为血案承担责任,他被判处死刑。

    当死刑宣布的时候,艾诺瓦非但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军人,也是一个具有高度荣誉感的军人,王维屹在心里如此想到。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想办法挽救艾诺瓦的生命,但他很快压制住了自己的这一想法。这不明智,尽管自己同情艾诺瓦,但却绝对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艾诺瓦被带了下去,这个坦诚并且无所畏惧的军人却遭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谩骂。有的时候勇敢反而会为自己带来悲剧......

    “卡特里先生,辛纳格先生,艾诺瓦先生的指证已经确定了你们和血案有着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了。”大法官的目光盯向了站在被告席上的那两个人:“你们认罪吗?”

    “不,我不认罪,我否认所有的指控!”辛纳格毫不迟疑地说道:“我是一个爱国者,我为这个国家几乎贡献出了我的全部,我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法兰西。艾诺威在那里说谎,我根本没有下达过那样的命令,啊,都是卡特里下达的,是的,全部都是卡特里下达的!”

    “辛纳格,你还可以再无耻一些吗?”卡特里暴怒的大声叫了出来:“你可以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出这些话吗?你可以告诉他们所有的人真相,到底是谁在控制着这个政府吗?啊,大法官阁下,我只是个可怜的总统,所有的一切都是辛纳格这个卑鄙的小人在那里控制着的。该惩罚的应该是这个人,而不应该是我!”

    如此赤裸裸的狗咬狗让大法官也忍不住摇了下头。他们毕竟曾经是法国的总统和总理,但是此刻在法庭上,他们更像是一群疯狗,为了推卸责任而在那里互相撕咬,在众目睽睽之下丢尽了所有法国人的脸面。

    大法官很快做出了自己的最终判决,在所有的证人和证据面前,卡特里和辛纳格必须对法庭所有的指控承担起全部的责任,他们的所有罪名全部成立。大法官宣布,卡特里和辛纳格也同样被判处了死刑。

    如果说艾诺瓦是无所畏惧的去死的,那么卡特里和辛纳格就是带着卑劣去死的。他们的死只会带给了鄙夷。

    这就是勇敢者和卑劣者的区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