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六. 法国国民临时议会

一千五十六. 法国国民临时议会

    “以革命的名义判处你们这些罗比托的走狗死刑!”

    在对海斯上尉暗杀的当天夜里,有超过五家的巴黎人听到刺客说出了这样的话,而且都愿意为革命的功勋海斯上尉作证。

    现在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

    “以革命的名义判处你们这些罗比托的走狗死刑!”

    毫无疑问,刺客都是那些反对罗比托将军的人,或者说的更加准确一些,都是一些激进的革命者。因为在革命者的队伍里,曾经不止一次的有人提出罗比托是政府的走狗,他没有资格来领导全新的法国。

    那么,刺杀案已经牵连到了这些所谓的革命者。

    伯克莱的办事效率让人吃惊的快速迅捷。在三天不到的时间里,他已经逮捕了十多个嫌疑对象。

    完全可以想象的,这些可怜虫落到了伯克莱的手中会遭到什么样的悲剧。

    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被抓进来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但是这并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伯克莱需要一些愿意按照自己意愿说话的人。

    也许有一些人是宁死不屈的,但绝不代表着所有的人都会如此。

    几乎只用了半天不到的时间,已经有八个人完全愿意和伯克莱合作,无论伯克莱需要他们说什么他们都愿意照做。

    够了,所需要的先决条件已经完全够了。

    报纸也同时开始大造声势,起码在部下被暗杀的问题上。罗比托已经已经充分赢得了舆论界的好感,他被看成是民主、遵守法律的象征。因此从一开始。舆论的倾向性已经非常明显。

    而在伯克莱的办案过程中,他一直都和新闻界保持着频繁的联系,有意无意的向记者们透露着一些他们需要知道的信息。

    记者们逐渐依靠所掌握的情报和自己的猜测拼凑起了一副拼图:

    在国民临时议会中出现了一伙激进的势力,他们企图铲除一切与他们作对的人,他们想和卡特里政府一样统治法国,甚至做的比卡特里政府时代的恐怖统治更加恐怖。而受人尊敬的罗比托将军绝不愿意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维护法国的民主和自由,因此自然而然的。罗比托将军就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

    而海斯上尉的遇刺,只是一系列暗杀行动的开始而已......

    报纸的舆论作用永远都是难以想象的,越来越多的法国人相信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开始站到了罗比托将军的这一边。

    他们呼吁特别调查小组立刻展开全方位的调查,立刻还海斯上尉一个公正。而在军队中这样的呼声也变得日益高涨起来。

    《巴黎日报》的记者特意采访了罗比托将军对于这些事情的看法,罗比托将军义正言辞的告诉这些记者:

    “我将坚定的保护法国的民主......我绝不会背弃我的信仰与理想......也许的确存在着一些阴谋分子,但这一样无法动摇到我坚定的决心。先生们。我是一个军人,我将服从于政府的命令,服从于国民临时议会的命令,哪怕明天他们就让我去死我也如此认为......”

    记者们惊叹于罗比托将军的决心,在报纸上他们更加努力的把将军渲染成为了法兰西未来真正的救星。

    当然,“法国国民临时议会”似乎隐隐的成为了一个反派......可以想象的是。罗比托将军一直忠实保卫着的这个组织在这次事件中似乎并没有扮演什么太光彩的角色......

    巴黎人在为罗比托将军唱着赞歌,把罗比托将军当成了法国的全部希望......而对于“法国国民临时议会”的不满情绪也正在迅速变得浓郁起来......

    嫌疑人的陆续不满,“真相”的一步步透露,以及法国人的不满情绪开始让国民临时议会的那些议员们感到了一丝恐慌......这些靠革命起家的政客们,他们无比的害怕再一次的出现一次起义。没有人比他们更加了解革命所带来的巨大恐慌了......

    “逮捕他们,逮捕所有造谣生事的人!”在议会中一名议员杀气腾腾地说道:“关闭以《巴黎日报》为首的那些报纸。这全部都是在造谣,如果我们不做出进一步的举动,事态完全会失去控制的。先生们,难道你们想在卡特里这些人还没有受到审判的时候自己先辈送上断头台吗?”

    他的话很快引起了一片赞同声......国民临时议会可不是任何武装都没有的,那些起义军被他们改编成了“议会军”,受到国民临时议会的直接管辖。他们有能力逮捕所有的反对者。

    当然,利特姆还是非常犹豫的,如果在议会还没有正式稳固的时候就在巴黎展开大规模的逮捕,会遭到什么样可怕的情况?巴黎会爆发第二次武装起来吗?这些都是利特姆不得不考虑的最现实的情况......

    “不好了,大量的军队包围了这里!”正在这个时候,议会军的司令官卡萨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他们已经下了我们的武器,我们所有的人都被命令呆在自己的军营里不许出来,否则格杀勿论!”

    “轰”的一下,整个议会都炸开锅了。

    “军队想做什么?兵变吗?”

    “立刻以国民议会的名义下令他们回到自己的军营里去,否则他们就是反对议会,反对政府!必须以强有力的手段回击他们!”

    乱哄哄的声音响了起来,可还没有等利特姆拿定主意,一大堆军人已经护送着革命的功臣罗伯逊将军出现在了会场。

    这个罗比托将军最忠实的手下。自顾自的走到了主席台前,就和那天的罗比托将军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罗比托将军在那天是一个人来的。而罗伯逊的部下,则迅速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所有的议员们......

    “罗伯逊将军,这里是法国国民临时议会!”利特姆大声发出了自己的抗议:“你们想要做什么?”

    罗伯逊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来到了麦克风前:“你们这些只知道在这里高谈阔论的家伙,法国正在经历着最严重的考验。你们曾经答应会和德国进行和谈,但是现在呢?德军在法国境内于几个小时前再次取得了一次大捷,现在,德军的前导部队距离巴黎已经只有不到一个礼拜的行程了......”

    议员们听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相信德军的进攻竟然快速到了如此的地步......

    罗伯逊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严厉:“在法国的军人们为了革命的胜利而勇敢倒戈,在法国的军人们为了法兰西的自由而浴血奋战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这里进行喋喋不休无休止的讨论,你们在策划着一次次的暗杀行动。罗比托将军尽一切可能保护着你们的利益,你们却在一次次的背叛这罗比托将军......军人们已经无法等待了,我们将用自己的方式来决定法兰西的未来......现在,我做为法兰西军人代表向你们提出如下要求......”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们要求议会立刻授予罗比托将军法兰西元帅军衔,我们要求议会宣布罗比托元帅担任法国政府临时总统,一直到新的选举开始为止!”

    议会里再一次的变得混乱起来......如果说晋升罗比托为元帅这还能够接受,但是任命他为法国临时总统这简直是太荒谬的事情了......这算什么?军人政府吗?这算什么?用武力来威胁议会吗?

    “我抗议!”说话的是副议长文达尔,他愤怒的站了起来:“你们这是在进行兵变!这是"ci luo"裸的用暴力手段威胁议会,我绝不会向你们妥协的!”

    罗伯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时伯克莱忽然带着一些警察出现在了这里。

    伯克莱的脸上也一样是冷冰冰的:“文达尔,参与策划了对革命功勋海斯上尉的暗杀,并且企图对罗比托将军进行暗杀,超过二十个证人能够证明这点。文达尔,你被逮捕了!”

    当这句话落定。如狼似虎的警察冲了上来,用手铐铐住了文达尔。

    “我抗议!我抗议!”文达尔大声呼唤着。但警察们却依旧把他脱离了会场。

    所有的议员都陷入了震惊中,被带走的可是国民临时议会的副议长,这些无法无天的军人和警察根本不管什么法律,根本无视议会的存在,就这么把一个副议长逮捕了!

    伯克莱的目光从这些议员们的身上一一扫过:“在我的手中有一份名单,上面列举了大量参与文达尔阴谋集团的人,我随时随地都可以逮捕他们。海斯上尉正在看着我们,他希望正义能够得到申诉!”

    现在他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么按照这些军人们的话去做,要么就成为所谓“文达尔阴谋集团”中的一员......你完全可以想象,落到伯克莱的手中会是什么样可怕的下场。

    “现在进行表决吧!”罗伯逊一分钟也都不想浪费:“晋升罗比托将军为法兰西元帅,任命罗比托元帅为法兰西政府临时总统!”

    伴随着他的话的还有那些士兵们举起来的枪口......

    荒谬?是的,荒谬到了极点,一次在刺刀下的议会表决。要么为了自己的信仰抗争到底,要么就屈服于这些无法无天的军人们......

    利特姆第一个举起了自己的手......他是一个聪明人,他可不想因为反对这些军人而当场遭到可怕的逮捕......

    越来越多的议员举起了手投下了赞同票,也有一些不愿意屈服的。但很快便成为了“文达尔阴谋集团”的一伙而被警察带了出去......

    “很快,超过三分之二多数的票通过了!”罗伯逊对这一结果表示满意:“这是议会成立以来最为正确的选择。伯克莱先生。请您继续留在这里,而我将会去劝说罗比托将军接受议会的决定。”

    罗伯逊离开了,阴森可怕的伯克莱留了下来,谁也不知道还会有哪个人会在文达尔和那些被带走的议员之后遭殃......

    “利特姆议长。”伯克莱用缓慢的语速说道:“一个可怕的阴谋团伙,他们正在企图进行着覆灭法兰西的罪恶,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呢?”

    利特姆勉强笑了下:“难道文达尔不是已经被你们逮捕了吗?你呢?还准备逮捕我吗?不要忘记,我是议长,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伯克莱耸了耸肩:“是的。我的确没有权利这么做,但未来的法国总统却有这样的权力,外面的那些军人也有这样的权力。我们认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向你提出一些私人建议,放弃这张位置吧,这不是属于你的位置。当然,这得在罗比托总统宣誓就职之后。他可是一个最遵守法律的元帅了......”

    利特姆从现在开始已经完全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没有实力的革命都只是一些过家家的游戏而已,哪怕看起来他们在表面上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也是同样如此的......

    ......

    “议会超过三分之二同意了吗?”在自己的家中,罗比托平静地问道。

    “是的,元帅阁下,议会超过三分之二同意了。”罗伯逊的身子站的笔直:“这是所有军人们,也是所有法国人的意愿。现在。大量闻风赶到的记者已经聚集在了外面,他们迫切的想要对法兰西新的总统进行采访。”

    罗比托的目光落到了亚力克森男爵的身上,正在看着一份报纸的王维屹甚至没有抬头:“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罗比托元帅阁下。”

    罗比托换上了崭新的元帅服,然后在罗伯逊将军的陪同下走出了自己的屋子......

    大量的记者已经聚集在了那里。看到罗比托元帅出来,照相机顿时疯狂的闪动起来。一个个话筒迫不及待的凑了上去。

    “元帅阁下,您对法国的局势是如何看待的?”

    “元帅阁下,这是一次兵变吗?”

    一个个的问题不断的抛了过来,罗比托微笑着让所有的记者安静了下来:“这并不是一次兵变,这只是一些爱国的军官和士兵自发进行的一次行动,我可以保证的是,议员们绝对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威胁,而军人们最初的本意也不是想要推举我担任总统,他们只是想为遭到杀害的海斯上尉讨还一个公道......文达尔和他的阴谋集团,对法兰西造成了太严重的破坏......我必须要提醒你们的是,那是一个国家神圣议会的副议长......国民临时议会已经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他们认为只有我才能约束这些士兵......而我,也可以在这里郑重宣誓,我将尽我的一切可能稳定法兰西的局面......”

    “元帅阁下,您会对兵变士兵进行惩罚吗?”

    “我再说一次,他们绝不是兵变士兵,他们只是一群爱国军人!”罗比托纠正了他们的说法:“他们不会遭到任何的惩罚,相对的,那些正直的议员也绝不会遭到任何的惩罚,他们会继续呆在他们的位置上,为我们的国家服务!而我,也将就任法兰西临时总统,一直到新的大选来临为止,我将竭尽所能的为这个国家服务。”

    “那么,海斯上尉和同时遇害的两名士兵呢?”

    “他们将被授予法兰西的英雄称号。”罗比托的表情看起来是如此的凝重:“他们没有死在战场之上,却被自己人给杀害了,这是军人的悲哀,也更是法兰西的悲哀。我们必须要让所有的人都记得他们曾经为法兰西的付出!”

    “元帅阁下,德军在法国境内再一次取得了胜利,您对战争是如何看待的?法国会和德国举行谈判吗?法国会退出同盟国吗?”

    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罗比托忽然觉得在自己的身后有一双眼睛正在冷冷的盯着自己。这双眼睛的主人拥有着强大的魔力,他可以轻易的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甚至,他可以轻易的决定一个国家的生死。

    罗比托深深吸了一口气:“战争,不应该再继续进行下去了,尤其是不应该继续在法国的国土上进行下去了,法国不应该卷入这场战争,法国不应该让自己的人民去战场上白白送死。我想,我会和德国政府立刻展开停战谈判的!”

    乱了,记者们完全的乱了,这可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

    王维屹站在窗户后面平静的听着罗比托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这正是他最需要的人选,他会帮自己完成许多棘手的事情的。

    而自己要做的只是在背后推波助澜,然后用特别的方式来结束这场战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