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千五十五. 海斯上尉之死!

一千五十五. 海斯上尉之死!

    法国的春天终于还是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王维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始终面带微笑的看着所有这些呆若木鸡的法国官员们,然后缓缓的做了自我介绍:

    “我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每一个法国官员都怔了那里,他们呆呆的看着“维特根斯坦先生”,呆呆的看着骷髅男爵。他们做梦也都无法想到,男爵竟然出现在了这里,男爵竟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瞧,让人愉快的一天开始了。”王维屹缓缓地说道:“**者在追求他们想要的法国,你们在竭力维护你们想要的法国,争斗总是无法避免的。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是那些**者获得了胜利。”

    1966年8月2日,法国大**爆发!8月4日,法国总统卡特里、法国总理辛纳格、法国国防部长吕西安等一系列法国政府最高级官员被逮捕。

    8月4日下午3时,以利特姆为首的“法国国民临时议会”宣布接管法国政权,这意味着法国大**取得了胜利!

    法国大**爆发之毫无征兆,法国卡特里政府倒台之快速让人感到了震惊。在三天不到的时间里这些起义者们竟然取得了如此辉煌的胜利。

    同时,国民议会议长利特姆宣布逮捕前法国总统卡特里、前法国总理辛纳格、前国防部长吕西安等一系列法国高级官员,并将组织特别法庭对其进行审判。

    巴黎的街头充斥着狂热的欢呼,每一个人都在欢庆着他们来之不易的胜利。就连他们自己也都没有想到**居然会以这样的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形式胜利了。

    其实,对于利特姆来说,审判可以暂时放在一边,而在权力的争夺上必须立刻开始了。

    他迅速以临时议会的名义任命了一大批效忠于自己的官员,他知道在实力上自己是无法和罗比托将军、伯克莱这些人相比拟的,木已成舟似乎是个不错的办法。

    他本以为这会遭到罗比托等人的抗议,因为以罗比托为首的“军人派”在国民议会的任命中没有获得任何席位。但是奇怪的是,“军人派”却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好像心甘情愿的接受了国民议会的领导。

    这让利特姆放心了不少。也让他相信“军人派”是真心实意支持政府的......可是这些所谓的“**者”们的幼稚也正在于此......他完全没有想过,这些军人们怎么可能把胜利的果实拱手送给这些之前还是平民的家伙?这些军人们怎么可能甘心在这场胜利中只充当一个小小的配角?

    他们并不着急,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军人派”有坦克、有飞机、有大炮,有那么多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可是国民议会呢?他们除了那点可怜的武装和满腔的热情以外什么都不拥有。

    更加重要的是,“军人派”得到了来自亚力克森男爵的支持......男爵坚定的告诉他们可以做一切他们愿意做的事情......

    有了男爵的支持他们完全可以放开手去好好的对付这些狂妄自大的家伙了......

    5日,国民议会议长利特姆秘密接见了美国驻巴黎大使罗宾先生,在会谈中,利特姆告诉大使先生国民议会将会继续驱使法国和美国保持盟友关系,尊重过去和美国签署的一系列合作协议,同时希望自己领导的国民议会也能够得到美国方面的承认。

    利特姆想用两面讨好的方式来保证自己的地位,无论是德国方面还是美国方面他都不愿意得罪。

    罗宾大使当着利特姆的面郑重承诺,美国不会干涉法国的内政,美国政府对于新生的“法国国民临时议会”也是持完全支持态度的......

    大使先生的承诺让利特姆安心了。但是在回到大使馆后,罗宾很快召见了温格上校:“命令所有的美国士兵继续呆在自己的军营里,第二次兵变很快就要发生了!”

    “兵变?”温格上校呆在了那里:“国民议会已经掌握了巴黎的局势,而且那些法国的军人们对此也没有任何异议。”

    “我的上校,难道你以为那些法国军人真的允许一个平民组织夺取属于他们的东西吗?”罗宾大使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军人派支持国民议会,无非就是想利用他们的影响力推翻卡特里政府而已。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国民议会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利特姆和他的那些人上蹿下跳,不可一世,但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过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他们没有任何的武装力量。军人派随时都可以收拾掉他们,他们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而已。而且我可以确信的是这个机会一定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

    温格上校并不是特别懂其中的意思......但是这没有什么,反正这只是法国内部的事情而已......

    ......

    1966年8月6日,夜。

    海斯上尉和他的两名手下还是按照国民议会的命令,巡视着夜晚的巴黎,以保证当地的治安不会受到过渡期的影响。

    上尉本人亲自参与了兵变,他被国民议会授予了勋章,就在两个小时之前,但是让人意外的是,上尉居然拒绝了来自议会的“二级自由勋章。”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海斯上尉如此说道:“罗比托将军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该被授予元帅军衔。卡特里政府没有兑现这一原本已经执行完的承诺,而国民议会同样也应该先把元帅军衔授予将军阁下。在将军阁下得到他应得的荣耀之前,我和我的同伴们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勋章,绝不!”

    这让国民议会非常尴尬,而且他们的权威性和威严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其实对于罗比托将军的晋升元帅一事已经在国民议会的议案上了,对此据说国民议会内部还有一些争执,有些人认为应当授予罗比托元帅军衔,他在**成功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而有些人却认为罗比托是被迫加入**的,他曾经是卡特里政府忠实的走狗。

    利特姆是比较倾向于前一种意见的,但是他同样也有一些担心。罗比托毕竟在军队中拥有那么多的追随着,一旦授予他元帅军衔,那么会更加增强他的势力,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不太有利的。

    所以他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先授予那些在**中有功将士的勋章,在试探他们态度的同时拉拢一下军队之心。

    但是让他玩玩没有想到的是,以海斯上尉为首的军人们都拒绝了接受勋章......这点上是很让利特姆议长头疼的事情......

    海斯上尉并没有去考虑那么多,在他看来,没有谁的功绩能够比得上罗比托将军,晋升元帅是名至实归的。他要做的无非是履行好自己的职责而已。

    在巡视到第十街的时候,海斯上尉忽然发现前面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他大声呵斥他们立刻停下来接受检查,但那两个家伙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拔脚就跑。

    “追上去!”海斯上尉和他的两名部下迅速朝前追去......

    在一条小弄堂里海斯上尉失去了那两个家伙的踪迹,正当海斯上尉疑惑的时候,十多个手持着冲锋枪的家伙猛的出现了。带头的那个人大喝了一声:

    “以**的名义判处你们这些罗比托的走狗死刑!”

    然后所有的冲锋枪都响了起来......

    ......

    海斯上尉和两名法国国防军的士兵遭到了暗杀!

    一大早,所有的巴黎人都知道了这一消息!

    这完全是让人震惊的,海斯上尉是**的功臣,虽然他拒绝了国民议会授予他的勋章,但他却还是**的功臣。

    可是,现在这个功臣却遭到了卑鄙无耻的暗杀......罗比托将军震怒了,军方震怒了,就连国民议会也被震撼了。

    上帝啊,是谁做出了这样可怕的事情?这会引起轩然大波的!而随后传来的消息也让国民议会的那些议员们惶惶不安。

    军队里的愤怒情绪正在迅速蔓延,大量的下级军官正在准备以武力的形式控制巴黎,寻找到那些卑劣的凶手们!

    这等同于又一次兵变了!

    议员们毫无主意的在那争吵着,但是要让他们拿出解决的办法来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好主意。

    “罗比托将军到!”

    在这样的声音里,罗比托将军出现在了议会中。

    兵变了?是来逮捕他们的吗?几乎每一个议员的心里都产生了如此的担忧。可是,当他们发现罗比托将军只是一个人出现的时候,他们的一颗心也略略的放松下来了。

    罗比托将军径直来到了主席台上,他环顾了一下这些议员们:

    “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们**的功臣海斯上尉遭到了暗杀,我想这是法国**胜利后最黑暗的一夜吧......在军队里有一些流言,认为因为海斯上尉拒绝了议会颁发的勋章,这才遭到了一些激进**者的暗杀......我可以坦率的告诉诸位,一些血气方刚的军官们,正在企图用武力的方式来寻找到真相......然而,我可以更加坦率的告诉诸位尊敬的议员,我绝不会允许这样事情发生的......”

    议员们的心一下就彻底的放了下来......

    “**的胜利来之不易,做为一个军人我有责任保证巴黎的稳定......”罗比托将军继续说道:“我告诉所有的军人们,如果他们也想采用同样激进的方式,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一阵掌声响了起来。罗比托将军让大家重新保持了安静:

    “我不会允许巴黎发生第二次的战争,这将是一个军人的耻辱。我将竭尽我的全力保证巴黎的安全,保证巴黎人的安全。但是,海斯上尉之死必须得到解决。我想诸位尊敬的议员们同样也想知道真相。所以我要求成立一个由军方组成的特别调查组,由前法国警察总监伯克莱先生担任组长,对此一事件进行彻底的调查!”

    “啊,对于成立特别调查组我没有反对意见!”这时一个议员说道:“但为什么是伯克莱呢?他可曾经是卡特里政府最忠实的走狗,他的双手沾满了**者的鲜血!”

    “不,他是有功之臣!”罗比托将军缓缓地说道:“他一直都是**的同情者,甚至在奥朗捷被捕的时候他还进行了积极的营救。而且,我想诸位应该知道,逮捕以卡特里为首的那些法国高级官员,让**迅速得到成功,伯克莱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甚至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如果没有伯克莱,那么我们现在还在和政府军做着激烈的战斗。”

    “为什么不呢?”同样身为议员之一的萨姆站了起来:“伯克莱为**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他拥有很强的刑侦经验,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还能够想到比他更加合适的人选吗?”

    眼看议员们还有一些迟疑,罗比托将军的面色阴沉了下来:“我不明白你们还在等待什么。对于军队情绪的控制是有一个时间限制的,如果超过了这一时间,你们却还在喋喋不休讨论的话,那么我很难保证军队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没有什么话比这一句话更加具有杀伤力的了......

    利特姆议长清了清嗓子:“罗比托将军用他的方式向国民议会宣誓效忠,他是一个爱国的将领,海斯上尉之死让我非常痛心,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希望尽早的找到凶手。如果你们认为有币伯克莱更加合适的人选完全可以提出来。”

    一片的鸦雀无声。

    利特姆很清楚此时必须向军方做出一些妥协了:“那么我以国民议会的名义宣布成立军方特别调查小组,由罗比托将军选择小组名单,他有权任命任何一个人进入该小组。”

    “感谢议长和诸位议员们对我的信任。”罗比托将军缓缓地说道。

    军方特别小组的成立以及成立过程很快出现在了报纸的首页,罗比托将军的声望再一次的得到了提高。

    在《巴黎日报》中是如此形容罗比托将军的:

    “将军完全可以用武力的方式迫使议会屈服于他的决定,但是将军却并没有这么做,他尊敬国民议会就如同爱惜自己身为军人的荣誉一样......这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将军尊敬这一点,而这一点也正是法国最大的幸运所在......”

    王维屹把《巴黎日报》仍在了一边,笑了笑:“这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吗?”

    “起码我们把主动权控制在了自己的手里。”海森堡上校接口说道:“罗比托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了这样的事情,而他也为自己赢得了名声。”

    “你呢?”王维屹微笑着问道:“你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了吗?”

    “是的,我已经做好了我的事情。”海森堡上校平静地说道:“我可以确定我叫的那一声‘以**的名义判处你们这些罗比托的走狗死刑’,足够让那条弄堂里的大多数住户听到,要知道那时候可还不是睡觉的时间。”

    “瞧,有的时候我也认为这是卑鄙的举动。”王维屹淡淡的笑着,然后把头转向了另一方:“你认为呢,伯克莱先生?”

    “任何的**其实都充斥了卑鄙和阴谋。”伯克莱面色表情的回答道:“比如初次掌权的利特姆就辜负了您的信任,他秘密的和美国大使罗宾进行了接触,在向您效忠的同时也讨好美国,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来领导整个法国的。”

    王维屹注视着他:“那么在你看来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领导这个国家?”

    “对德国采取一边倒的政策......”伯克莱毫不迟疑地说道:“我很确定我和罗比托会在您的支持下掌握法国的所有权利,但是我们更加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权力是谁赋予的。男爵阁下,我们应该是您最不用操心的人。”

    “是啊,我不用为你们操心。”王维屹若有所思地说道:“你们手里握有过权力,你们知道权力争夺中的复杂,所以你们会更加珍惜,而那些**者们呢?当他们一旦掌握了权力,他们会沾沾自喜,他们会忘乎所以,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控制住了一切。”

    “所以他们的结局并不会比卡特里这些人愉快多少。”伯克莱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笑意:“我会让他们在监狱里渡过自己的下半辈子,并且我会让所有的法国人都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相信我,这是我最擅长的事情了。”

    王维屹点了点头,他知道,伯克莱完全拥有这样的强大能力!(未完待续。